小说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税务来收税

作品:《怪厨

    在瞎琢磨之中,门口走进来两个穿制服的男人。

    白路一看,稀客啊,灰了吧唧的,难道是保安?

    李小丫迎过去说话:“不好意思,本店现在不营业。”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皱皱眉头:“我们不吃饭,你家老板在不在?”

    李小丫看向白路。

    白路说:“你是经理。”

    李小丫一挺胸膛:“我是本饭店的经理,请问你们有什么事?”

    “你是经理?成年没有?”三旬男人看向白路:“你雇佣童工?”

    白路咳嗽一声:“请问您二位是?”

    “你是老板?”

    “算是吧。”

    “那好,罚款。”另一个制服打开随身携带的皮包。

    “我干嘛了就罚款?还有,你俩是干嘛的?”

    制服男很有礼貌,分别出示证件。不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在你眼前晃一下就收回去,他俩把证件放到白路眼前停了五秒种才收回去。

    三旬制服男说:“我俩是东三区税务局的,你们这个饭店从前年开始就没有交过税,我们税务部门十几次上门,店门始终关闭,打电话也没人接,这个性质是很严重的,像你们这种情节特别严重的,应该吊销营业执照,你怎么还能开业呢?”

    “从前年开始就没交税?我才来北城三个月啊,不信你问附近店铺,他们都知道……对了,他们都交税吧?”

    “交。”

    “他们交税,就可以相信,你问问他们,我是不是刚接手这个饭店,而且开业没多久,你看这墙壁,这椅子,还有炉灶。看看有多新……”白路开始辩解。

    俩制服男也不说话,由着他胡说八道,等他说完了,三旬男笑着说话:“其实吧,我们知道你这个饭店是国庆节期间重新装修开业的,从十月到十一月,你都没有交税。这个事情属实不?”

    “属实。”

    “那不就是了,交钱吧,把帐本拿给我看看。”

    “没有帐本。”

    制服男愣了一下:“你怎么开店的?没有帐本?”

    “事实上,我这个饭店都是爱开不开的,经常关门,要帐本做什么?”

    “你爱开不开不归我们管。不过,只要开业一天,有了营业额,我们就得收税,你一个月流水大概有多少?”

    “记不住,大概一万?”

    “流水,不是利润。”制服男提醒道。

    “我知道什么是流水。基本上不到一万。”

    “你这个饭店开的,还真是……”制服男有点儿不知道说什么好,流水一万,利润可想而知。

    停了片刻,三旬制服男说:“如果从前年开始算起……”

    “干嘛就从前年开始算啊?”白路赶忙拦话。

    “我刚看了下,饭店的营业执照没变,饭店名称没变,还是以前的法人。也就是说,其实这还是以前的饭店,你们得把以前的税给补上。”

    另一个制服男接着说:“五星大饭店一共欠税三十六个月,你们交的是固定税,和隔壁包子铺、拉面馆交的都一样,每个月九百六,一共是三万四千五百六十块。另外还有滞纳金,原则上是每天收欠款的万分之五,不过呢……你去哪?”

    一听要收三万多的税款,还有滞纳金。白路慢慢往门口移。

    只是吧,正对面是两位制服男,他得绕道,有点不方便,于是被两个税务男重新挡住去路。

    “这个,那个,我要上厕所。”

    “屋里不是有厕所?”

    “堵了。”

    制服男也不揭穿他的谎言,笑道:“想逃跑?饭店也不想要了?”

    “谁要谁是孙子,欠好几万还要?我一个月才赚多钱?小丫,昨天晚上收了多钱?”

    李小丫拿出个小本,翻了几页说道:“一共是四百八十块。”

    “这不是有帐本?”一个制服男去拿过本子,看了两眼,赶忙把本子还给李小丫。原因是记的钱太少了,一共就记了不几页,有赚的钱,还有买菜的钱,乱七八糟堆在一起,按照这个本子列出的数字计算,五星大饭店每天赚的钱还不够交煤气水电和人工费的。

    遇到这种情况,两位税务男有点儿为难,怎么办?如果白路愿意补齐以前的欠款,滞纳金可以不收,甚至也不罚款。可问题是,欠税实在太多,那家伙摆明不肯交。

    很难得的,收税的让交税的难住。是该认真执法呢?还是该照顾下人情?

    认真执法,这家伙百分百会跑陆,再次消失不见。可是不认真执法,差的钱由谁来补?

    “你能不能联系上法人,就是营业执照上那个人。”制服男想出个法子。

    白路干脆回话:“能!我可以告诉你手机号和现在住址,不过,他呆的地方手机没信号,住的有点远,你们真想去?”

    “他住在哪?”

    “塔克拉玛干中央,很好找,那地方方圆百里之内,就那一个地方能住人。”白路轻易出卖掉他的二叔。

    “你说哪?”制服男有点晕。

    “塔克拉玛干,你们不知道?没学过地理?啧啧,回去买本地理书就知道了,那地方老大了……”

    白路又想表演口才,被制服男打断:“你不是和我们开玩笑吧?”

    “和你开玩笑?你是给我钱,还是不收税?”白路认真说道:“他确实在那个鬼地方,你们去找他收税吧。”

    让我们去沙漠收税?俩制服男说:“不管他在不在,饭店的法人是他,总得交税。”

    “可是我们都不营业啊,交什么?”白路想了想,直接使出终极杀招:“你们收的太多了,我肯定不交,你们前脚走,我就后脚关门。”

    俩制服男这个为难啊,不过听其意思,有肯交钱的想法。年纪稍大一些的三旬男跟另一个人说:“你留下,我回去一趟。”

    他得留下一个人监视白路,不能让他关店。三旬男回去问领导,这事情该怎么办。

    白路又笑着说话:“那个,这个,要是等待的话,能不能去外面。不好意思啊,一会儿得营业,我得赚钱交税,还请您体谅一下。”

    看人家这话说的,赶你出门,你还得认。无奈的制服男推门出去。

    饭店里没有外人。李小丫问白路:“老板,交税不?好多钱啊。”

    “交是一定要交的,不但这里交,新饭店同样要交,看交多少吧。”白路去厨房干活,准备营业。

    大中午的,估计税务局的领导都吃饭去了。一直到下午四点多,三旬男才回来饭店。

    看到饭店大门敞开,心里石头落地,快步走进去。

    一进门,跟同事点下头,走到白路面前:“我们开了个会,专门研究你们饭店拖欠税费的问题,经过商议。决定减免税款和滞纳金,算你运气好,只要交一万二,就能把以前欠的税款全部补齐另外,从这个月开始,每个月五号以前主动去税务局交税,再有迟交或不交的情况。一定严惩不怠。”

    他们领导想的很好,能收回一点是一点,在他们的以为中,五星大饭店早黄了。那些税款也早没了。现在能收回一万二,已经算是惊喜。

    “还得主动交税?太麻烦了,问一下,能不能提前交,像水电费那样预交。”奇葩的白路问出奇葩的问题。

    俩制服男愣住,收这么多年税,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主。

    像五星大饭店这种小饭店,收固定税,一般在次月七号前交税即可。制服男担心这家伙会拖欠税款,所以缩短两天期限,不过目前看来,这个担心很有必要,五星大饭店很有可能会再次拖欠下去。

    岁数稍大一点的制服男咳嗽一声:“你把电话告诉我,以后每个月,我给你打电话,提醒你交税。”

    “你真是好人啊。”白路好象胜利会师一样激动,抓住制服男的双手一阵猛摇。

    “先把欠税给交了吧。”另一个制服男开收据。

    “一万二啊,你们领导真狠,打蛇打七寸,就知道我有这么些钱。”白路翻翻兜,又说:“等会儿,我去拿钱。”

    “你不会想跑吧?”制服男犹豫一下:“我跟你去。”

    “不至于吧,十分钟就回来。”白路回家拿钱。

    白路回家,中午留守饭店的制服男跟三旬男说话:“你是没见到,这小子哪像是开店的?就伺候一拨客人,多余客人连门都不让进,然后进门的客人还不让点菜,好象做盒饭一样,每个人收二十块钱打发了事,要半个小时吃完,一点之前必须走人,而且不卖任何饮料,哪有这么开店的?”

    按说,五星大饭店开业俩多月,凭白路的手艺,饭店的名声和古怪规矩都应该广为流传才是。可惜这家伙太没正型,动不动就关门歇业,把人心弄散了。除去一些特别忠实的老顾客、和许多厌食症病人之外,别的客人很少愿意来自找没趣。比如附近几座大厦的白领们。

    所以很可惜,从这个角度来说,五星大饭店还属于无名之辈。也所以,税务男并不太了解五星大饭店。

    十分钟不到,白路拿了两沓钱回来,点出一万二,剩下的丢给李小丫:“以后交税什么的,也由你来。”

    三旬男人查点无误,把钱收进皮包,想了想说道:“最好还是别雇佣童工,会出问题的。”

    “谁雇佣童工?她是我们自家人,住一起的。”白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