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们跟团走

作品:《怪厨

    四十分钟后,房门被咚咚砸响,何山青到了。

    一开门,那家伙就说:“不够意思,去美国不叫我。”手里拎着两个空包,一个是运动包,一个是旅行包,都是名牌包。

    白路没接话,拿过包大概看了两眼,指着铭牌说:“名牌包?”

    “废话,好不容易出趟门,不拿个名牌包,多丢人,认识不,这个是lv……”

    话没说完,被白路打断:“我认识这玩意干嘛?”把包还回去:“拿这包上飞机?不够丢人的。”

    “我靠,你知道这包多钱不?”何山青叫道。

    “他卖再贵,关我屁事,有没有电视广告演的那个,就是运动员背的那钟……”

    何山青气道:“运动员也背这个包!国足都背这个。”

    白路摇头:“那我更不能背了,你们都是有钱人,我是穷人,不能和你们同流合污,我就想背那个打勾的包,是李宁牌的,我觉得那个包特别好,你有没?”

    “打勾的李宁?”何山青努力思索。

    白路回屋拿出个:“就这个。”

    何山青一看,一个大对号,下面是汉语拼音的李宁,山寨的实在让人向往,不禁问道:“这包,你在哪买的?”

    “不是买的,你给我的。”

    “我给你的?”何山青多看两眼书包,依稀有些眼熟,忽然想起当初卖金子,就是用这个书包装的现金,忍不住咳嗽一声:“那个,先不说这个包,我陪你去买打勾的小包。”

    “还用你陪?我自己去,你在家照顾沙沙。”

    “我靠。老子也是病号,刚出院……”

    白路根没听他说话,开门出去,回答何山青的是咣的关门声。何山青叹口气,走到沙沙身边坐下:“去美国,想玩什么玩什么,想买什么买什么,把你哥花穷,回来我给你奖金。”

    沙沙眨巴下眼睛:“不如先给我奖金。我去了一起花,最好多给点儿。”

    何山青隐隐感觉有点不对,仔细想了又想,再是一声长叹:“和你哥这个混蛋在一起,这么好的妹子都学坏了。”

    白路去的很快。蹬自行车来去如风,买了一黑一红两个运动型单肩背包。红的给沙沙装衣服和手机等物,黑的自己背,装着沙沙的书籍,六包中药粉末,一叠债券,还有很厚很厚的英语词典。

    边装包边问:“这玩意到底是不是李宁的?我问服务员说要买带勾的。服务员问我是不是来砸场子的,搞的我都不敢说话。”

    何山青无奈道:“你真是我的偶像。”

    等白路忙活完,何山青没话找话:“拿词典干嘛?现学英语?能看懂么?”

    白路翻出英语学习机,按了下。小喇叭开始朗诵英语单词,白路很骄傲:“看见没?我准备充分。”

    “成,你充分,明天几点的飞机。我去送你。”

    “十点的。”

    “十点的飞机?”何山青皱了下眉头:“我去过纽约,可是没有十点钟的飞机啊。”拿出手机开始查询。查了好半天,叹气道:“你牛!知道坐多久不?”

    “不知道。”

    “谁给你订的票?”

    “老赵,就上次那个开画室的。”

    “让他把票退了,我给你重订,中午一点的,十几个小时就到。”说着要打电话。

    白路说:“你等会再打,他好象都订完了,我问问。”拿出电话打过去,过了会儿挂上电话:“老赵说不能退,我们是跟团走的,纽约七日游,收费一万五,他说单买机票都得一万八,现在跟团走,来回加上吃住才一万五,很合适。”

    “我顶你个肺啊,你牛皮!”何山青甚是无语。

    晚上的时候,五位大少爷齐聚五星大饭店,每个人来到的第一句话就是问白路去美国干嘛?第二句话是几点走?第三句话问有这班飞机么?

    白路实在懒得解释,直接推出何山青替他回答问题,他去厨房做饭。

    一顿饭吃到九点多。八点钟,柳青回来,大家一起坐着说话聊天。到这个时候,五大少爷才知道白路已经买下一间两千四百平的大房子,直接晋升为地主阶级。

    林子摇头:“难怪要借钱,钱不用还了,算我入股。”

    “你做梦!”一群人都是这个语言,鸭子跟白路说:“差多少钱,算我一个,我入股。”

    一群人你一句我一句,乱说一通,说着说着,说到第一食堂的事情,大家往外看,看向对面才装修好的饭店。

    第一食堂明天开业,为避免再发生事故,灯火彻夜不灭,有八名保安值班,很是认真。

    看着那些保安,高远忽然说话:“路子真能吸引仇恨,先惹了罗天锐,又惹上柴定安,对了,最开始你还想惹我来着。”

    “我真想弄死你!你来找麻烦,还说我惹你?还有,姓柴的和姓罗的,哪个不是帮你们忙才惹的麻烦?我靠,典型的白眼狼。”白路骂道。

    “好了,说点正经的。”司马智丢过来一张银行卡:“以前在美国时办的,还剩个两、三万美圆?为这么点钱,不值当跑一次美国,你正好给花了。”

    白路赶忙把卡抓在手里,冲高远伸手:“抢我的一万块钱,赶紧给我。”

    “我去你大爷,这次酿酒花了几十万,我可没问你要一分钱。”

    “两回事,不能混为一谈。”

    ……

    这个夜晚很热闹,六个老爷们边喝酒边说胡话,很快乐。等夜晚散场的时候,高远出门后竟是傻站着不动。

    何山青问怎么了。高远没说话,摇摇头,又站了会儿才开车回家。

    突然离开的热闹让一切都不真实,好象失去了什么,会变得落寞,那一丝幽幽的感伤,竟是徘徊不去,好象世界只剩下自己一般的孤单。

    没心没肺的白路当然不会有这个感觉,锁门,挂免战牌,和柳青回家。

    俩人边走边说话,白路说:“我不在家,如果有什么花费,或者你想买什么东西,可以从装修款里扣。”

    说白了,柳问青为了他的饭店在努力辛苦,白路想补偿。

    柳青不干:“装修款是装修款,补助是补助,装修款不能乱动!你必须再给我补助。”说完这话,又补充道:“公款花的不塌实。”

    白路无奈:“分这么清干嘛?”

    “企业想要做大,必须要帐目清晰……”

    眼看这丫头又有长篇大论的打算,白路赶紧说:“回去给你,一千够不够?”

    “不够,你们去美国的机票就一万多。”

    “好吧,给你一万,你和小丫一起花,不过有一点,你得多费点心,照顾好小丫。”

    柳青很高兴,一把抱住白路:“你真是好老板。”

    白路脸都红了,咳嗽一声:“那个,你抱我好几回了,要注意影响。”

    “德行。”柳青小跑回家。

    家里,李小丫和沙沙看电视。沙沙穿着短裤,一条腿上蒙着热毛巾。这是不想麻烦白路。

    白路没说话,看了会电视,和女人们打个招呼,上楼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赵平打来电话,约在国贸地铁站见面。然后北行,走机场高速,八点半到达机场。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白路只给沙沙带了拐杖,没带轮椅。

    机场大厅靠近门口的一块地方,站着五十多个人,大包小包的、年轻年老的都有,每个人都带着红帽子,帽子上写着国航旅游。

    赵平带着白路沙沙赶过去。

    一进到队伍里,导游马上皱起眉头,怎么还有个瘸子?不过呢,这话没法说,于是换成另一句话训斥道:“怎么才来?就等你们了。”没好气的给他们发帽子。

    赵平笑笑没说话,心底是有点不高兴。不就是美国么?我去了多少次了!这次如果不是为赚佣金,至于跟团走么?

    如今,私人可以办旅游护照,很简单,只是稍微费一些时间。为了尽快成行,赵平才会跟团走。同时,在办理入团手续的时候,跟旅行社说好了,一到纽约,大家各玩各的,该给你们的钱一分不少,该回来的时候马上回来,不用担心。

    在正常情况下,旅行社不会接这样的客人,不过赵平是例外,这家伙有美国绿卡,还有一个知名画家的身份,可以给予适当的信任。

    此次美国之行,一共有六十三人,另加导游两人,一男一女。到纽约后,美国旅行社还会提供导游一名,总之是努力做到让大家满意,旅行社也满意。

    现在,导游稍微训了两句话,开始办理登机手续。

    这一切全由导游操心,白路什么都不用管,只管扶着沙沙跟着队伍走。

    赵平打量下他俩的包裹,问道:“你到底卖什么?”

    白路抗冻,穿了套简单的黑西装,上身多穿件薄毛衫。沙沙则是披件棉袄,两个人的背包是又小又轻,明显没装什么东西。

    白路说:“卖拐。”

    赵平郁闷,再不问废话,安静走向安检。

    坐飞机,最麻烦的地方就是这里,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概不让带,还动不动鸣叫警报,让人头大。

    白路还好,除去手机和皮带,身上干净如斯,轻松通过。麻烦的是沙沙,警卫说拐杖是金属的,不让带上飞机。

    白路一听就急了:“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