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许多艺术家

作品:《怪厨

    段大青见白路看他,笑问:“认识我?”

    白路赶紧摇头:“不认识,我不懂画,而且孤陋寡闻,不知道诸位大名,实在对不起。”

    马承平笑道:“你懂钱就成了。”抬手砸出一个多亿,这是超级有钱人。

    赵平喊来服务员,替白路和沙沙做主,点了两客牛排,又随便搭配个沙拉,等上菜后,陪着两个小辈吃饭,他们在聊天,聊明天画展的事情。

    白路听了一会儿,知道赵平、龙游海、段大青都有参加这次画展,不禁对画展好奇起来,不会又是《伤》那种匪夷所思的神作吧?

    很快吃好牛排,龙游海说:“去我家坐坐。”其他几人没有意见,于是结帐离开。

    后面的事情就是见识龙游海的家有多大,几个老爷们边喝酒边继续说话。白路只能和沙沙聊天。

    龙游海很有钱,在曼哈顿区有一间两百多平米的房子,光客厅就一百平,随意摆着几组沙发,墙上挂着许多画作,在彰显主人的品位不凡。

    这帮家伙聊到十点才散,赵平借了龙游海的汽车,送白路和沙沙回家。

    在路上,赵平没话找话:“学不学画?免费教你。”

    白路摇头:“不学。”事实上,白路很善于画画,不过只限于速描,很快速的描画出事情形象,比如画犯罪现场,可以用来破案。

    说完这俩字,突然记起一件事,问道:“老赵,你答应给我画五张画,什么时候给我?回国以后?”

    赵平转头看他,还没说话。白路大叫:“看路,别看我。”

    赵平说:“明天画展,你知道我的画多钱一张不?”

    “多钱?如果像段大青那种风格,白给我都不要。”

    赵平来了兴趣:“你见过段大青的画?”

    “换个话题成不?”看到那类根看不明白的画,却纷纷标以高价,是在说众人皆醉你独醒,除了你、你同类、以及欣赏你画作的人之外,别人都是傻子、都不懂艺术么?

    赵平笑道:“放心,我不敢那么画。大青是南方一个艺术院校的副院长,我才是个教授,差的远呢。”

    白路笑道:“怎么听着酸酸的?”

    说话的时候,汽车开回法拉盛,很奇怪。大晚上的,竟然有许多人在街上溜达。

    赵平看了两眼:“是墨西哥黑帮,不知道谁又惹到他们,整个地区找人。”

    “黑帮这么嚣张?”

    赵平笑道:“这还不算嚣张,如果去黑人区,去那些牙买加人的地盘……不说这个,就说这帮墨西哥人。还有西班牙后裔,曾经大闹洛杉机,几十个帮派火拼,过瘾不?”

    如同赵平所说。这些墨西哥黑帮分子并不太嚣张,起码没有当街拦车,任他们一路前行,轻松回家。

    汽车停到门口。看看左右,没有人影。白路赶紧下车,扶沙沙进屋,赵平帮忙搬轮椅。

    送二人回家后,赵平在门口问:“明天到底去不去画展?”

    白路想了想:“去。”

    他对艺术不感兴趣,他只在意能让人活下去的东西,比如水和食物。可是因为墨西哥黑帮的事,白路决定小心一些,尽量避远一些,同时还可以做件别的事情。

    赵平说:“明天上午来接你。”关门离去。

    屋里面,沙沙问话:“这只枪怎么办?”白路拣的四个混混的枪,打完架之后,不好随意丢弃,只能塞进包里。

    白路去厨房烧水,说道:“先放包里吧。”

    沙沙想了想,把枪放进自己的红色书包。这里面只有换洗衣服,丢了也无所谓。

    晚上照例是热敷,然后睡觉。

    第二天一早,赵平来接他俩去曼哈顿区,佩斯艺术中心就坐落在这里。同时,还有个分画廊也在这一区,今天的画展就是在分画廊举行。

    在路上,赵平和龙游海等人用微信商定见面的时间,白路看着直晕:“不能打电话?”

    “我们这是一个群,电话怎么打?如果没有特别急的事情,一般都用这玩意联系。”

    “您老人家还真潮。”

    白天的曼哈顿和夜晚的完全不同,好象是另一个世界,车流如梭,没有敢快开的,街边总有人冲司机大喊大叫。

    白路好奇:“他们喊什么?”

    赵平所答非所问:“你猜在这里停车,多少钱一小时?”

    “一小时?还能多少钱?十块八块了不起了。”

    “十块八块连半个小时都不能停,看见前面那个牌子没?你懂英语不?”右手边的人行道上竖着一个牌子,上面是很大的一个数字1098。

    白路好歹背过两天词典,仔细看看那几个单词,惊呼道:“半个小时要十一美子?换成人民币得七十块,我的天,这是抢钱吧?”

    赵平笑道:“在这里,不是特别有钱的人,没人愿意买车,交不起停车费,好一点的停车场要几十块钱一小时,那些人就是给停车场拉客的。”

    白路笑道:“龙游海岂不是特别有钱?能买得起车,还有一间巨大无比的房子。”

    赵平说是:“他确实有钱。”

    没多久到达地方,停车后往回走,依然是大厦,画廊在二楼,龙游海和段大青站在门口迎接他俩。

    画展么,作为展品作者,当然要参加,三个人都穿的很像回事,完全是职场范。白路跟两位画家问好后,推着沙沙进场。

    画展第一天,大厅里站着许多人,三三俩俩凑一起说话,也有一个人发呆的,略过他们,画廊里零星站着些人,在欣赏画作,只是人数有些少。

    白路推沙沙进去,第一幅画就让他震惊,好吧,我承认自己见识少,和这幅画比较,段大青也只是一般人。段大青的画好歹有个标题,这幅画根没名字。

    一幅一米多高的画作,用橙黄色油彩涂满整张画布,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白路特意看了又看,没标价钱。

    段大青走过来说话:“你也喜欢抽象画?”

    原来这玩意就是抽象画,可问题是他抽的是什么象呢?白路想了想问道:“这画多少钱?”

    “你想买?”

    “不买,就是好奇。”

    “看是谁画的了。”段大青凑过去看了看,随口说道:“大概一百万吧。”

    “你说什么?”白路怀疑耳朵不好使了。

    “大概一百万美圆。”段大青重复道。

    白路吧唧下嘴巴,艺术这个行业实在太让人吃惊了。

    段大青给他解释:“这是马克大师的作品,马克大师是抽象派领袖之一,一幅画卖上两、三百万美金很正常……”

    白路摸摸脆弱小心灵,转头找赵平,也不管那家伙在和谁聊天,走过去跟那人说句很不标准的rry,然后告诉赵平:“我得出去转转。”推沙沙往外走。

    赵平有点担心:“不会又迷路吧?”

    “你把我当什么了?”白路不满地嘟囔一句,和沙沙慢慢走出这个创造奇迹的地方。

    曼哈顿区有许多创造奇迹的地方,不止画廊,还有世界上最有名的一条街,华尔街。短短的街道,罗列着无数知名机构,成为财富的象征。

    白路并没想来这里,他要找个安静的地方打电话,没想到只是顺着街走,走着走着走到教堂,再往前穿,于是,出现在华尔街上。

    高楼林立,将天空分割成一块一块。在一块一块阳光的照耀下,白路闷头前进,找寻安静的存在。

    这家伙眼里完全没有华尔街,只想打电话,却没想到他想要交易掉的那堆证券,正是因为这里才会存在,也是因为这里才有价值。

    他的一堆债券里,有一份是保险公司的,一张股票就是一万股,他一共有五十张,他要给那家保险公司打电话,让他们自己派人赎回去。

    沙沙查过股价,保险公司的股票是三十七美圆多一点,五十万股,就是一千八百五十万美圆。按说没多少钱,换成人民币也买不下风画室。可是也不少,这样一份不多不少的债券,正好用来试水。

    白路想的很清楚,大老远来美国一趟,总不能会在赵平一棵树上吊死,要在七天内,想尽办法卖掉所有债券。

    纽约真好啊,到处可见华人,白路让一个留学生帮忙,查那家保险公司的电话,然后打过去,直接说出想法,告诉他们,我有大批贵公司股票想卖掉,如果你们有购买,请准备翻译和我面谈,请打这个电话号码。

    这些话说的很霸气,留学生很开心,挂电话后哈哈大笑,问白路:“哥们,你是干嘛的?搞恶作剧?”

    白路点头:“对,专门搞恶作剧的。”给留学生二十美圆辛苦费。

    留学生稍微推了一下,然后收下,笑着告辞。

    该做的事情做过,白路暂时无事可做,继续陪沙沙闲逛。

    昨天在法拉盛玩的很开心,却是忘记照相,今天一定不不能犯这种错误,基上是走一处照一处,小半天下来,轻松照了上百多照片。

    不过,他玩的开心了,那家保险公司却一直没给予回复。也不知道知道保险公司的领导是怎么想的。

    眼看中午将至,白路只好推着沙沙找饭馆,在这等时候,吃饱饭比什么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