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热闹唐人街

作品:《怪厨

    曼哈顿区是纽约最繁华的地区,有华尔街,还有无数电影故事中提及的唐人街。确切来说,现在的唐人街其实是一座小城,生活着无数中国人。和法拉盛地区不同,这里的住户主要是华人,甚至可以说几乎都是。

    唐人街距离华尔街很近,白路推着沙沙到处逛,东转西转的便是来到这里。

    因为不识路,多耽误些时间,却也多看到许多风景。

    他俩来到唐人街的时候,接近下午一点钟。沿街而行是各种店铺,什么影碟店,药铺,水果摊,报纸摊,轻易堆满街道两边。甚至还有卖锅碗瓢盆的,自然也有蔬菜店。

    虽然都是卖东西,可是因为街道不同,背后的建筑不同,繁华程度不同,这里和法拉盛便是完全不同。

    最大的体现,已经快一点了,还有许多家饭店有人排队等吃饭。

    白路绕开这些饭店,一直往里走,走啊走,拐啊拐,让过几条主要街道,拐进一条小巷,行人终于少了,也没有拥挤的饭店了。

    前面有家东北菜馆,白路问沙沙:“这里?”沙沙自然没意见。

    饭馆不大,前厅大约有个四十几平米,墙两边摆着两溜儿方桌,没有客人。

    看见客人进门,吧台站起个老大爷,约莫六十多岁,很瘦,打招呼:“请坐。”拿菜单走过来:“请点菜。”

    白路一听就笑了,这家伙,一句外语都不说啊,我来的是美国,不是东北。

    问沙沙吃什么?

    沙沙想了想:“米饭,辣鱼。牛肉汤。”

    白路说:“再拍个黄瓜,炒个鸡蛋。”

    老大爷说:“没有辣鱼。”

    “那就随便做条鱼,要炖的,不要炸的。”

    老大爷去厨房忙活,从里屋走出来个小孩,约莫五、六岁的模样,一双眼睛特别亮,古灵精怪的。

    小家伙坐在把头的椅子上,手里是游戏机。玩一会儿,看白路两眼,玩一会儿,看白路两眼,不用问。是出来监视的锦衣卫。

    白路笑着走过来:“玩什么?”

    小孩把手缩回去:“不给你玩。”

    “不给就不给吧。”白路坐回去。

    他们点了四道菜,拍黄瓜和炒鸡蛋很快端上来,老板说慢用,想回去继续炖牛肉。还没转身呢,门口走进来一个中年胖子:“老冯,考虑的怎么样了?”

    老冯叹气:“如果你要搬,那我也搬。好歹做个邻居。”

    “那成,明天去谈价钱。”中年人转身离开。

    老冯叹口气,回去继续做菜。

    约莫过去十五分钟,炖鱼和牛肉汤端上来。老冯坐在柜台后按计算器,按了一遍又一遍,叹口气,收起计算器。

    沙沙吃了口鱼。皱皱眉头,喝口牛肉汤。又皱皱眉头。小丫头已经被白路把口味养刁了,别人做的菜完全不合口味。

    白路看见她的表情,问:“怎么了?不合口味?”

    沙沙轻点下头。

    白路挨样菜尝了一下,确实不对,不要说和自己比,就是一般的中餐馆也不会做出这等味道。难道说美国的中餐都是这个味?

    看了老冯一样,没必要说那些难听的话,起身过来问道:“老板,麻烦一下,我想借厨房炒个菜,价钱照算,可以不?”

    老冯愣了一下,这是对自己手艺不满意?想与之争论一下,可是又一想,算了,由他去吧,还能多卖一道菜,于是说道:“可以。”

    还是炖鱼和牛肉汤,老美这里的鲤鱼不值钱,白路随便挑了条,清洗、割口,入锅炖上。再去炖牛肉汤,切了点西芹末、洋葱末撒进去。

    十分钟后,鱼出锅;十五分钟后,牛肉汤好了。

    按正常来说,这两道菜都需要花大时间制作,比如牛肉,要大火煮小火炖,折腾上一、两个小时才能入味,肉才能烂。

    不过饭店做菜,不可能让顾客等太久,一般都是用高压锅先把肉弄熟,然后上锅一煮,加上调料,待汤锅一开,就算是完工大吉。

    白路当然不会这么做,先烧开水,加汤底,再用刀背快速敲肉,然后逆纹切片。待水开后,放肉,放辅料,旺火大烧,滚滚而开,加盖闷上十分钟,菜成。

    肉片切的又齐又薄,在乳白色汤水中隐隐浮现,好象是水底盛开的花朵。

    等他端出去两盘菜,老冯看了两眼,没看到出奇之处。如果硬要挑不同,就是比他做的要清淡一些、好看一些而已。

    饭店做菜,为了让菜好吃,一个是油多,一个是味素多。白路反其道而行,用油量小,也很少放味素。所以只看两道菜的外表,肯定要略素一些。

    白路撤掉原先两盘菜,把自己做的放到沙沙面前。

    老冯跟过来,看看自己做的菜,再看看白路做的,好歹是个厨子,心下略有不甘,就不信你做的好吃,问道:“我能尝一口么?”

    白路看他一眼:“锅里还有点汤。”心里想的是,沙沙还没吃,你也想吃?

    老冯没计较他的态度,转身进厨房。

    过了会儿出来,很有些不敢相信,问白路:“你怎么做的?都加什么了?”

    白路吧唧下嘴巴:“按照剧情需要,你应该大叫着太好吃了,快速冲出来,然后一直表扬我才对。”

    老冯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跟什么?

    沙沙看了白路一眼:“哥,快吃,一会儿还有事呢。”

    沙沙一说有事,白路电话突然震动起来。白路冲沙沙伸大拇指:“金口玉言,麻烦再说句,我会心想事成。”

    沙沙很认真,放下筷子,双手握在胸前,虔诚说道:“白路会心想事成。”

    听到这句话,白路仰着脑袋左右看,任凭电话震动不已。

    沙沙问:“看什么呢?”

    白路说:“我在找白光,张大领导的虔诚祝福,老天怎么也得给点表示才对。”

    这家伙又开始胡说八道了,沙沙好象照顾顽皮小孩一样,略带些无奈表情,轻叹口气,开始吃饭。

    白路接电话:“喂,你找谁……啊……啊……”按住电话问老冯:“你这里的地址。”

    老冯被白路的胡说八道弄迷糊了,一劲儿盯着他看,琢磨这家伙是不是脑袋有病?怎么一点都不正常?连带着听到这句话也没有反应过来。

    白路一看,直接把电话塞给老冯:“你和他说,叫他赶紧过来。”

    听到电话里的声音,老冯反应过来,报出地名,无非是什么什么街什么什么地方什么什么饭店。挂电话后问白路:“你这手艺是跟谁学的?”

    白路咳嗽一声:“老先生,我们饿了,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说成不?”

    老冯露出歉意笑容:“不好意思,你们先吃。”

    老冯被劝回去,可是还有个小家伙。那家伙看出来白路对他爷爷不好,冲过来大叫:“你没有礼貌!老师说中国人是最讲礼貌的,你不是中国人。”

    郁闷个天的,直接上纲上线了,白路问老冯:“你这孩子在哪上的学?”

    “就在前面,免费学前班。”

    “还有免费的?”

    “有,这里有很多事情都是免费的,比如法拉盛图书馆经常开办各种活动,跳舞啊,看演出啊,都是免费的,咱这还有免费教学,教英语,教学车,幼儿园也有免费的,不过教不了什么玩意,就是学汉语,像前面街上的同乐会,都会定期组织一些活动,不过我是东北的,加不进去……”

    不知道憋了多久,老冯一讲起来就不想停口,白路咳嗽一声问道:“同乐会是黑社会?”

    “那不是,就是老乡会,这里福州人多……”

    老冯又开始演讲,从北说到南,从白说到黑,最后说到自己身上:“以前的唐人街才叫热闹,房租比纽约最贵的门脸也只高不低,后来发生恐怖事件,生意就下来了,恢复了十好几年才恢复过来,谁能想到,情况刚有些好转,钱没赚到,房租升的倒快,就我这个地方,就这么大的屋子,房租四千多,能赚什么钱?以前还有纺织厂,还有公司,现在,唉,在美国混了十多年,啥也没混到。”

    “生意不好?”

    “也不能说不好,凑合吧,将将够活的,刚才那个胖子,在隔壁开个菜馆,生意也是一般,撺掇我往第八大道搬。”

    听老冯说着自己的不如意,白路想起在法拉盛见过的那个歌手,大家似乎混的都不容易。

    就这时候,门口停下来一辆汽车,汽车放下人之后重又开走。走进来三个男人,第一个是华人青年,用汉语问:“哪一位是白先生?”

    白路说:“在这。”

    华人青年走过来:“泰勒先生需要鉴别股票的真伪,请出示一下好么?”

    白路看了华人青年一眼,这家伙不过是个翻译,居然这么不懂礼貌,不介绍自己是谁,上来就提要求?

    不过再一想,算了,咱是来卖东西的,不是来吵架的,也就不和他计较,在轮椅上的书包里抽出一张纸:“是这个吧?”

    华人青年接过股票,转交给身后的金发青年。

    这张股票是没有裁减的,简单点说,就好象印钞票一样,印出一大张,要切成小张才是钞票。股票也一样,一大张纸上会有许多张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