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有人起贪念

作品:《怪厨

    麻辣烫可以当零食吃,此时店里坐着几个老外,吃的很热乎,都流汗了。白路跟老板说:“给我弄十块钱的。”翻出钱递过去。

    老板笑着应声好:“在这吃还是带走?”

    “在这吃。”

    沙沙提醒他:“你刚吃完饭。”

    白路正色道:“你不懂,在美国大地吃这玩意,上档次,有感觉,多浪漫,多有飞灵。”

    沙沙摇头:“我是腿坏了,脑袋没坏,大冷天的站在大街上吃这玩意,那不是浪漫,是傻;还有,你说重复了,飞灵就是感觉的意思。”

    “不许揭露我。”白路假装凶狠模样。

    没多久,店主烫好一大堆蔬菜,装好了给他。白路双手端着小盆看了又看,十块钱怎么给这么多?都冒尖了,跟店主说:“老板,你真实惠。”又跟沙沙说:“来,一起吃。”这家伙蹲在轮椅边上,端个盆,简直傻到帅了。

    沙沙边笑边摇头:“我不饿,你吃。”拿出手机照相:“来,笑一个。”

    “你真不吃?”白路又摆出凶狠表情威胁沙沙。

    沙沙高傲的仰着美丽的脸庞:“我是战士,你是吓不倒我的。”

    好吧,吓不倒你。白路端着小盆跟老板说:“老板啊,拿个东西给我垫一下,这么烫怎么吃?”

    老板拿出小凳,白路把盆放下去,蹲在大道边上胡噜胡噜开吃。

    这家伙就是个活广告,他吃的这么爽,把路人都看饿了,纷纷过来买麻辣烫。老板十分高兴,在忙碌之余,抽空跟白路说:“你管够吃。我请,千万别走。”

    白路忙着吃东西,也是抽空回话:“你喂猪啊?还管够吃,先把钱还给我。”

    费好大劲终于吃完一半,把剩下的一放,跟沙沙说:“一会儿买衣服去,他们都说老美的衣服便宜,咱买他几包。”

    说话的时候,街边停下来一辆黑色卡迪拉克。很大气稳重,车门打开,是赵平,招呼白路:“上车。”

    “又换辆车?你在美国混的比国内好多了。”

    我在国内是知名画家!赵平一阵郁闷:“你会不会说话?”

    白路不理会他的郁闷:“咱去哪儿?我还想买衣服呢。”

    “你那堆东西,找到买主了。”

    “哦。”白路和沙沙上车。轮椅折起来塞进去。

    汽车一直往北开,约莫十来分钟,开进一座大厦停车场,一直开到电梯口附近。停车后,华人司机引着赵平等人进电梯,在八楼停下,电梯门一开。竟然是个豪华会所,服务员都是黄皮肤黑头发的国人美少女。

    白路很是感慨:“我真是出国了么?怎么去哪都是中国人。”

    听到这话,司机冲他笑了笑,引着三个人往东走。

    走廊尽头有个房间。门口站着两个华人壮男,看到这种情景,白路明白,这是遇见传说中的社团了。

    似乎知道他们是谁。两个壮男只酷酷的扫看他们一眼,侧开身子。敲敲门,然后推开。

    司机第一个进入,一进门就鞠躬:“华哥,人来了。”

    房间很大,是标准的ktv包间,练歌房该有的设备,这里一点不缺,只是没有人唱歌,电视也是黑屏。

    灯光明亮,当中坐着个穿唐装的青年,低着头玩手机。左右两边各站着一个西装青年。稍远一点,坐了一个带眼镜的华人青年。

    听到司机说话,随意挥挥手让他出去,等白路一行进门之后,青年才抬起头,笑着起身:“过来坐。”好象很热情。

    赵平笑着说:“华哥,我就不坐了,你们谈事情比较重要。”说着话给白路做介绍:“这位是华哥,在唐人街和法拉盛开了几家公司,很有钱。”又跟华哥说:“华哥,他叫白路,是那些股票的主人。”

    华哥笑了笑:“那成,你别走啊,我先和他谈事情,谈完找你喝酒。”

    赵平说好,开门出去。华哥冲白路说话:“坐,喝点什么?”

    白路道:“不喝了,华哥对股票感兴趣?”

    华哥的脸稍有些长,眼睛长且细,很有点电影反派角色的感觉,听到白路的问话,华哥笑了笑:“可以看看股票么?”

    白路在书包里抽出一张,递了过去,华哥接过扫了一眼,右手一伸:“你看看。”坐在屋角的眼镜快步走过来,仔细检查后说道:“是真的。”

    华哥笑着点点头,跟白路说:“我都要了,你带在身上没有?”

    这家伙也太痛快了吧?白路笑问:“你的钱在哪里?”

    “钱么,有的是。”华哥说:“只要交易成功,马上给你,不过先得检查你的东西是真是假,都在那个包里么?”目光盯在沙沙怀里的两个书包上。

    白路看看他,又看看两个西装青年,暗笑一声,想玩阴的?好,就陪你玩!从书包里抽出一叠债券,往茶几上一丢,又丢出一张借记卡,不说一句话。

    华哥拿起来,大略翻了翻,呵呵一笑:“爽快,阿三,你去拿钱。”

    一个青年应声是,开门出去。白路没有任何动作,任凭他离开。

    五分钟后,青年拎个箱子回来,往白路身前一放,走回到华哥身边站好。

    华哥说:“好了,交易好了,走,请你喝一杯,对了,这个卡是你的,别忘了拿。”

    白路拿起一个箱子,打开看了看,满是一百块一张的美钞。

    合上箱子,问道:“这里面有多少钱?”

    “一百万美圆。”华哥说着话,在身边拿起一个皮包,往里装那叠股票。

    白路叹口气:“钱不太够啊。”

    华哥呵呵一笑:“少年仔,有的拿就拿吧。”

    白路也笑:“假如我不拿呢?我想拿回股票。”

    “何必呢?你这些东西来路不对,我帮你处理掉,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再说了,这位小妹妹这么漂亮,你不希望她出事吧?”

    这是玩威胁?白路摇摇头,想不到老赵一个化人也认识黑社会,且是美国黑社会,这世界真的要疯了。叹气道:“你是中国人?”

    “什么意思?”华哥沉下脸。

    “我在美国地皮上,老外不敢欺负我,你想欺负我?”

    “少给老子放屁,就是看你是同胞的份上才给你钱。不然你现在还能站着么?少年仔,别不知足。”华哥敛去笑容,阴冷看着白路。

    白路笑着说:“我考虑考虑可以不?”

    华哥哈哈一笑:“还考虑什么?股票已经在我手里。”

    “也是。”白路低声说道,同时低头看沙沙,小丫头面色平静。好象什么都没听到一样,可是紧咬的嘴唇出卖了她有些慌乱的心情。

    沙沙把手伸进红色书包,那里面有一把枪。

    白路很想知道小丫头到底摸过枪没有,居然也敢去拿。

    不过,这不重要,他不会让沙沙有开枪的机会。

    把轮椅朝墙边挪了一下,让出半边身子。弯腰再拿起皮箱,按了按锁扣,好象是想重新打开查看有多少钱,其实是检查锁得是否结实;与此同时。笑着问华哥:“活到现在,你后悔过么?”

    华哥面色一变,刚想说话。就见眼前黑影一闪,黑色皮箱砸向他右手边的黑西装青年。白路快速冲向另一个黑西装青年。

    速度太快了。俩黑西装青年完全没反应过来,一个已经被白路快速两拳砸昏。另一个被钱箱砸中,退了两步,等他缓过劲,想冲过去的时候,白路已经站在他的面前,一个钩拳砸出,同时高抬右膝,猛往上顶,正顶在这家伙的档部。

    也就是两秒多钟的事,只听两声闷响,这哥俩就都倒了。

    这时候,白路走回沙沙身边,从红书包里摸出手枪,指着华哥说:“你现在后悔不?”

    看到白路这么勇猛,华哥吃了一惊,不过面上表情却是不屑,冷笑道:“你敢开枪么?杀了我,你也走不出这里。”

    “你是白痴么,听不懂汉语?”白路摇了下头,转向门口。

    屋里打架,门外人听到动静,两个壮汉加上司机青年一起冲进来。

    白路用手枪朝里比画两下,又把枪对准华哥,冲门口三个人说话:“进去,背对我跪下。”

    没有人愿意下跪,可是老大被人拿枪指着,三个人只好很不情愿的往屋里走。

    司机好象很能打,想玩单骑救主的游戏,在往前走的时候,特意往白路身边靠了靠。琢磨着就算夺不下枪,也得抓住瘸子女孩。

    白路根不给他任何胡思乱想的机会,见这家伙在自己攻击范围之内,右手猛地一挥,枪把狠狠砸下,司机青年的脑袋直接溅出一道鲜血,整个人朝后瘫倒。

    白路吧唧下嘴巴:“最讨厌自作聪明的白痴。”跟着一大脚踩下去,就听喀吧一声,那家伙腿断了,几个月内是别想开车了。

    华哥表情变得极难看:“有事你就杀了我们,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

    白路呵呵一笑:“好啊,听你的,杀了你。”

    这时候,那两个家伙已经背朝他跪下,白路走到他俩身后,一点不留手,用枪把狠砸其中一人的肩胛骨,只一下,喀吧一声,那人大叫一声摔倒。

    另一个打手一看,总不能等着挨打,跳起来想要抢先攻击,白路侧过身体横扫一脚,好象踢足球一样把对方扫倒,然后再一大脚,踩到对方小腿上,喀嚓一声又弄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