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强大的债券

作品:《怪厨

    第二天早饭后,白路给赵平打电话,没想到那家伙居然关机。估计是害怕华哥找他算帐。

    丽芙着急借钱,八点打来电话,依旧是扬铃做翻译,询问饭店名称,打算来接他去公司签协议。白路哪有闲心去办公室发呆?直接拒绝,让扬铃告诉丽芙,赶紧去找瑞得制药和摩根谈债券的事情,顺便调查那张股权书上的公司,另外还得卖股票,等这一切弄好了再给他打电话。

    碰见这么一个不知道体恤别人、也没啥同情心的怪家伙,丽芙没有办法,只好确认一遍那家公司的名称,同时要求白路务必不要关机。

    白路随口应声好,就把手机丢到床上,转头看着大床发呆。

    床上是四把枪,这家伙东抢一把西抢两把的,已经丢掉好几把,竟然还是留下四把手枪,不由感慨道:“要想富,抢劫是条路啊。”

    沙沙在看手机,忽然插话:“青姐让你给她带礼物,说是去第五大道随便扫荡一家商店就成。”

    “她懂的倒多,你问问饭店服务员,第五大道有没有棺材店。”

    “好,我告诉青姐,你给她带棺材。”

    “郁闷,你到底和谁一伙儿的?”

    “我是帮理不帮亲。”沙沙骄傲回话。

    昨天晚上血洗唐人街,为求保险,唐人街是不能去了。正好借着柳青的由头,问沙沙:“去买衣服?”第五大道很繁华,治安也好,应该不会发生意外情况。

    沙沙不想白路给她乱花钱,摇头说:“不买了,我在长个儿。今天买的衣服,兴许明天就小了。”

    白路很兴奋:“对啊,你在长个,得买新衣服,站起来,量量有多高。”

    沙沙以前是个一米五多一些的小丫头,和李小丫的身高差不多,不想经过这一次骨折,安安静静休养两个月。竟然长高许多,应该是伤骨刺激到生长激素加速分泌。

    沙沙站直后,白路过去比量一下:“应该有一米六,加油长。”跟着又说:“难怪你的衣服看着显小,听我的。一会儿去买衣服。”

    沙沙说:“不小啊,这衣服正好。”她穿的是厚大冬服,看起来当然不小。

    “那就买大一号,反正是冬天,反正你得长个儿。”白路做出决定。

    上午十点多钟,当太阳勉强挤出一些热度以后,白路和沙沙出门。依旧是推着轮椅走,不过这次只拿了一个书包,其余包裹都丢进宾馆保险箱里。

    他们入住的宾馆在中央公园附近,问过服务员也看过地图。知道第五大道同样在中央公园附近,于是步行前往。

    中央公园很大,跨越几个街区,细分下来有很多景区。比如小型游乐园和动物园,还有歌剧院和运动场地等等。

    最酷的。这是一片绿地,没有大门,不收门票,供人们随意游玩,走在里面,你会感觉这里是属于你的,可以尽情纳凉或者晒太阳,全不似国内某些著名、非著名的风景区,好象门票越贵就越高档一样,一定要多多收钱。

    现在是十二月的冬,公园里的游客不多,连带着街头艺人也减少许多。

    白路推着沙沙走了很久,才在一棵大树下看见个华人老头吹笛子,笛声悠扬,在寂静的冬日里显得格外清亮,却又带些悲凉。

    白路没做停留,横穿公园而过。中央公园东面就是著名的第五大道,那个遍地是名店的神奇地方。

    一出公园,世界马上变不同,高楼大厦挤满眼帘。

    斜前方有一座高楼,往前走了几步,白路指着一个很熟悉的商标跟沙沙说:“我认识那个。”

    沙沙叹息:“我也认识。”

    “给你买一个?不对,给你买一套?”

    “不要。”

    那栋大楼有一个特别醒目的标志,楼前面巨大的玻璃房子上挂着个被咬掉一口的苹果。

    白路问:“为什么不要?上次去你们学校,我看见有学生用。”

    “是要被没收的,再说,我有了已经。”

    白路想了想,笔记或是手机啥的,确实没太大用处。于是给自己找了借口,这玩意都是国内代工,没必要跑老美这买。于是继续往前走。

    刚走两步,又看到一个商标,跟沙沙说:“这个我也认识。”这家店是lv,慈善拍卖会上,丁丁捐出去、又让他买回来的昂贵皮包,就是这个牌子。

    沙沙有点无奈:“除去这两个商标,你还能认识别的牌子不?”

    “走走看。”白路想要一探究竟,看看自己对时尚的掌握度,也看看对英语的掌握度。

    可惜,最终结果是失望,除去最开始的两家名店以外,再就没认出一家。

    看着稍有些熟悉的英字母组成陌生单词,问沙沙:“这都是些什么玩意?”

    沙沙正色回话:“都是商店。”

    第五大道并不长,单纯步行的话,二十分钟差不多。只是这许多名店、许多看着就漂亮名贵的衣服,绝对会拖延你的时间,逛来逛去,转来转去,总不舍离开。不夸张的说,一天时间绝对不够,流连忘返就是形容这里的。

    好在这次来的是沙沙,如果是柳青或是丁丁……一想到这两个疯女人,白路决定,坚决不带她俩来这里,最起码,不能陪她俩来这里。

    按说在冬天,应该没多少人逛街。可白路忽略掉一件事情,再有二十天是圣诞节,老美极在乎这个节日,各商家提前一个月做准备做宣传,所以,街上行人并不少。

    推着沙沙挨处转悠,也进去几家商店,因为语言不通,沙沙又是坚不配合,白路只好无奈回到街上。

    此时,白路又想推她进服装店,沙沙说:“我有衣服,足够了。”

    白路说:“你不是说,青让我买衣服么?”

    “不知道尺寸怎么买?”沙沙找借口。

    白路想了想,算了,让丽芙去买吧,正好给小丫也带份礼物。

    他刚想到丽芙,电话响起,扬铃说:“摩根大通的人要和你面谈,听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我觉得应该是认识这份债券的主人,也就是你;瑞得制药的代表晚上到纽约。”

    白路表情不变:“约好时间、地点告诉我。”

    “现在。”一听就知道丽芙很着急。

    “现在?”看看热闹的第五大街,那就现在吧,拦辆出租车,把电话交给司机,让扬铃说地址,二十分钟后,汽车回到华尔街。

    华尔街和第五大道都是高楼林立,不同的是,这里的高楼显得厚重古朴,走在这里,好象走在历史中一样。相比较而言,第五大道要显得新了许多。

    一栋二十层高楼,楼顶似乎另有加层,墙体和大门都显得老旧,门口并不太大,墙上挂着块很不起眼的标牌,是保险集团的名称。

    走进大门,与外面的感觉完全不同,高大宽敞,有门卫和迎宾,右手边是电梯,绝对不浪费每一丝空间。

    扬铃等在门前,在白路下车的时候抢先付过车钱,又扶沙沙下车,很明显,她目前的工作就是照顾好这兄妹俩。照顾的越好,她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多。

    扬铃引他俩进入大厅,一边走一边说:“摩根来的是执行副总裁,说一定要见到债券的主人,也就是你。”

    在刚才接到电话的时候,白路就明白,摩根公司起怀疑了。

    这么大一笔钱,就算是不记名的,摩根公司也一定有记录,知道是给了谁。现在,这批债券突然出现,摩根公司当然要搞明白发生什么事情。

    至于由执行副总亲自出面,这样的事情必定有隐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只能由他出马。

    同理可知,晚上赶来纽约的瑞得制药的人,身份也一定不会低。

    白路说:“我不会见他,把债券给丽芙,让她去交易,只说是替亚洲客户代办即可,如果办成,马上签借款协议。”

    “你不见他?”扬铃有点吃惊。

    白路说:“你先给丽芙打电话。”语气不容拒绝。

    “好。”扬铃打电话,片刻后挂电话,坐电梯到二楼,在一间会客室等丽芙。

    没多久,丽芙到来:“摩根的人在十九楼,要求见你。”

    “不用见我,我会跟你上去,但是不和他们的人见面,我把债券给你,由你和他们交易。”

    “由我交易?”丽芙有些不明白。

    “简单说,这里面涉及到很多事情,我不想掺和进去,我想你也不希望被人纠缠,你就说是一个华人青年要入股你们公司,托你兑现这些东西,如果摩根的人不肯兑现,你告诉他们,我会在这里放出消息,看看有多少富人肯收购这笔债券,也要让大家看看摩根有多么丢人,连自己公司的债券都不肯兑现。”

    想都不用想,这笔债券肯定和国内某项交易有关。摩根付出两亿美圆的代价,得到的起码是十倍二十倍以上的利润。另外还有那个瑞得制药,保不齐又涉及到什么丑闻。而这些,只是张老三凑巧偷到的、也只是白路凑巧得到的一点点而已。更多的,应该隐藏在更多的不知名的地方。其背后也一定有更多更多的阴暗和不幸事情。

    想到这些事情,白路突然想做贼了,偷死这帮王八蛋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