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擅长说胡话

作品:《怪厨

    白路没想到冰雕还可以这么玩,算是学了一招,跟沙沙说:“记好了,等饭店开业,我弄个大冰雕玩。”

    沙沙赶忙放下杯子,拿出手机做备忘录。

    丽芙悄悄走过来,拿起冰杯喝了一口果汁酒,马上对白路说:“你偏心,给我也做一杯。”

    她走过来,那个大个子美女明星也来凑热闹,也要果汁酒。等扬铃翻译过她们说的话之后,白路认真说道:“我不懂外语,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

    扬铃有点儿无奈:“我刚刚给你翻译过这句话。”

    “那我也没听懂。”白路抓着大牛排吭哧吭哧猛吃。

    在扬铃翻译过这句话之后,丽芙小声嘟囔:“真不是绅士。”扬铃赶忙把这句话翻译过来打击他,白路继续装听不懂。

    这天晚上,大家玩的很嗨,由此可见,美酒美食是世界上最锋利的武器,可以让很多不认识的人变得相熟起来。

    那个大个子明星玩的太高兴了,想拽丽芙和扬铃去夜店,丽芙拒绝,她还有事情和白路谈。

    在晚上接近十点钟的时候,餐会结束,每一个老外都和白路拥抱、握手,说些认识他很荣幸、一定去北城找他之类的话语,尤其大个儿美女,抓着白路的手说:“下次来美国,我什么都不做,专门接待你,玩一个月都行。”

    白路听出潜台词,这是要我做一个月的免费厨子,赶忙拒绝:“怎么好意思让您破费?下次来了再说。”

    做为一个伟大的吃货,罗斯十分不舍白路离开,在大个子美女后面,跟白路更长时间握手。并建议道:“在第五大道开个餐厅吧,钱不够,我可以全资,把它做成世界上独一无二、也是最棒的餐厅,没有之一!”

    白路笑着着:“有点不方便,我在北城拖家带口的……”话说一半停住,这家伙习惯性的胡说八道,竟然把自己说愣住,我也是有家有业的人了?

    又略微寒暄几句。大家启程回家。

    去停车场拿车,丽芙送人二回宾馆。在路上,赵平打来电话:“你住在哪?我过来。”

    “你过来干嘛?”

    “回国啊,我怕明天找不到你。”

    “那你过来吧。”随口说出饭店名称。

    “我去,你真猛啊。超豪华饭店?”赵平挂上电话。

    饭店不远,没多久到达,丽芙把车交给门童,和白路一起上楼。

    进屋后,丽芙认真说道:“现在,你是我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我希望你回国后。不要做会影响公司声誉的事情。”

    白路撇嘴:“我很忙的,哪有时间搞破坏?”

    “公司规矩,你每周都要打电话述职,三个月回来一次……”

    话没说完。直接被白路打断:“我辞职。”

    “好吧,公司可以为你改规矩,电话不用打,也不用经常回来。但是公司有人去北城,希望你能做好招待。”

    “这么大个公司。规矩说改就改了?也太不靠谱了。”白路眨巴下眼睛:“直说吧,你是不是打算经常去北城?”

    “公司如果有这方面的业务,我当然会经常去。”

    “这您大可放心,我绝对不会给公司增加一分钱的业务,真的,我用人格担保。”

    “不要这么说,我很相信你的能力,我相信我们公司有了你的加盟,一定会很好的开展在中国的业务,我看好你。”

    “你一定瞎了。”白路认真说道。

    “没有,上个礼拜才做的体检,我身体非常健康。”

    “昨天刚瞎的。”白路依旧很认真。

    这俩人一正经的胡说八道,扬铃都听傻了,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公司老板和员工,着实大开眼界。

    后面又说了一堆废话,白路记起那把枪,打开保险柜,拿给丽芙:“前几天闲的没事,出去打了个劫,瞧着挺好看的,送你了。”

    纯银色手枪,小巧精致,以丽芙的小手也能很好的掌握,在听过扬铃的翻译之后,丽芙拍胸口说道:“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要打劫我呢。”

    “你那么穷,有什么可劫的?记住了,赶紧赚钱,你还欠我……”小声问沙沙:“是四千万吧?”

    沙沙无语了:“四千万啊,不是四千块,这才几天你就忘了?”

    “没忘,就是确认一下。”白路跟丽芙说:“记住,欠我四千万,赶紧赚钱还钱,不然抓你家喜儿……不然抓你去抵债。”

    在他说胡话的时候,电话再次响起,是赵平到了,白路告诉他房间号,没多久,赵平在服务员的帮助下,拎着两个大包上来。

    白路鄙视道:“打劫去了?哪来的大包?”

    这家伙完全不懂礼貌,也不介绍丽芙给赵平认识。

    赵平苦着脸说:“没办法,每次来美国,都得带一堆东西回去,那么多朋友亲戚,总得意思意思。”看向扬铃和丽芙:“这两位是?”

    “欠我钱的,你不用认识。”说着话进屋,丢下赵平傻傻的站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一会儿又出来,丢给赵平两沓美圆:“机票钱。”

    一百美圆一张的纸币,崭新的、厚厚的两沓,起码有五万。

    赵平说:“多了。”

    “多的算报酬,这次辛苦你了。”

    赵平有点不好意思:“这钱不能拿,也没介绍成客户,还招惹到是非,对了,你那些东西都卖出去了吧?”

    “拿着吧,沙沙说出境不能拿太多钱,我带着也是没用。”白路很大方,能记住自己欠了别人多少,却总会选择性的忘记别人欠他多少。

    扬铃插话:“那句话是我说的好不好?”

    “好吧,算是你提醒我的。”

    “什么叫算是,根就是我提醒的。”

    “好吧,是你提醒的。还有别的事儿没有?”这家伙要赶人走,临时记起件事,问丽芙:“衣服呢?买没买?”

    “没买!”丽芙气道。

    白路大怒:“你这是贪污。”

    “就贪污你了。”

    “算你狠,没事了吧?没事儿赶紧走,晚了好赶不上公共汽车了。”于是,一中一外两个青春大美女被白路毫不留情赶出房间。

    赵平问:“她俩是谁?”

    白路说:“不认识,还有,你是不是该回去自己的房间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呢?包放在这,明天早上过来拿。”赵平也被白路轰出房间。

    等房间里就剩下白路和沙沙。白路去烧水,继续给沙沙热敷。不过吧,这么大的饭店竟然没个脸盆,真不方便。

    在热敷的过程中,沙沙在玩手机。不时跟白路说句话:“丁丁姐也知道咱来美国了,说你不够意思,不带她来。”

    “恩。”

    “青问买没买衣服。”

    “告诉她没买。”

    “告诉了,她要她要辞职,还要杀了你。”

    “呀,和我口气很像么。”

    “对了,青姐说房东找你。”

    ……

    半个小时后。热敷完毕,白路拿出一个黑色小包,递给沙沙:“你的。”

    “什么东西?”打开后,是一件黑色半露肩长裙。带弹力的,不知道是什么布料,有些亮,很滑。手感特好。

    “给我的?”

    “恩,这个裙子不怕你长个儿。你长个儿,就当短裙穿。”

    沙沙看看白路,又看看裙子,低声道:“谢谢。”

    白路笑道:“这谢什么。”

    沙沙想了想,把裙子收进自己的书包,没有马上试穿。

    又过了会儿,俩人各回房间睡觉。

    第二天一早,赵平下来敲门,白路感慨:“您老人家真有活力。”

    因为华哥的事情,赵平连画展都不去了,天天窝在家里,巴不得早点回国。一进门就说:“我打电话了,一会儿服务员送餐,吃完饭直接去机场;跟导游也约好了,机场见。”

    老赵这么热情,白路不好拒绝,那就吃吧。

    吃完饭,老赵去存钱,说回来就走。

    白路收拾东西,其实也没啥可收拾的,装钱的箱子不要了,手枪给了丽芙,中药也用光了,除了几件衣服、几书、再就是手机、充电器一堆小玩意。

    过不多时,赵平上来,见他俩各拿个小包,其它再没东西,有点儿着急:“怎么还不收拾?”停了下又说:“你俩来美国,啥东西都没买?”

    白路想了好一会儿:“没买。”

    赵平气道:“买就买,没买就没买,你思考个什么劲儿?”

    “你不懂,这叫范儿,特有气质。”

    “我懂你个脑袋,走吧。”赵平拎着俩大箱子下去退房。

    白路再检查一遍房间,还有保险柜,确认没拉下东西,推着沙沙下楼。

    刚来到楼下大堂服务台,赵平说:“你的房间已经结完了。”

    “哦。”白路看向前面。

    服务台对面沙发站起扬铃,穿一身得体的黑色职业装,修出纤纤细腰很是打眼。光洁额头,束着黑发,笑容满面迎过来:“丽芙让我来送你们去机场。”

    “少用小恩小惠收买我,我立场很坚定。”白路表现的很义愤。

    “好吧,不收买你,刚替你结的住店钱,一共是八千美圆,还给我吧。”

    “休想,入了我的口,还想夺出去?沙沙,我们走。”

    扬铃呵呵一笑,过来挤开白路,推着沙沙往外走。

    赵平见缝插针,拽过来大行李箱:“小白,帮我拿一个,太沉了。”

    “你笨啊,有服务员的,喂特儿。”用英语招呼行李员,指了指赵平,然后双手抄兜,很悠闲的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