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把自己铐上

作品:《怪厨

    略微缓了会儿,换乘下一辆拥挤的公共汽车。结果一样,辛苦熬了十几站之后,硬是没遇到小偷。

    白路有点儿想不明白,咋搞的?不是说一早上能抓到三百多小偷么?怎么轮到自己连一个都碰不上?

    再次下车后,看到一个jg察在路边慢慢走。白路一个箭步窜过去:“jg察同志,知道哪里有小偷么?”

    jg察打量打量他:“一个人?”

    “一个人怎么了?”

    “你找小偷干嘛?”jg察又问。

    “我要揍小偷。”

    jg察犹豫一下再问:“知道家里的电话号码不?”

    “干嘛?”

    “知道住在哪么?用不用我送你回家。”

    我去,这家伙什么眼神?把我当弱智了?白路转身就走:“你剥夺我做好人的机会。”怒气冲冲去医院,找那个叫什么刘刚的,等爷爷来收拾你。

    可巧的是,刘刚不在医院。

    白路的愤怒值瞬间爆棚,这是逼我发火啊……不对,好象是不给我发火的机会。

    再气冲冲离开医院,像个孤魂野鬼一样在街上游荡,打算见义勇为,顺便发泄怒气。

    却是没想到,愤怒的他好象保护神一样,去到哪里,哪里就风平浪静,连红灯都没人闯。

    柳文青忽然打来电话:“有客户说能从俄罗斯弄来圆木,我觉得,咱都买下来好不好?”

    “好。”白路痛快回话。

    柳文青接着说:“花费有点大,木头的钱另算。便宜的木工一天也得五、六百,起码得十几个木工干一个月……”

    “没事,该花的钱不能省。”白路挂掉电话。

    柳文青捏着电话想了又想,给白路发个短信:“你还得给我一百万。”这几天见了电器商、餐具商,逛了装饰用品商店,看来看去,没有一样便宜东西,光这些消费加一起就得大几十万,再加上木头,一百万肯定不够。

    在这段ri子里。花钱如流水。花的她都紧张了,每天都要核对帐目,所有单据和预开销算得一清二楚,生怕出错对不上帐。让白路误会自己。

    白路没回消息。回头看十米外一个四十多岁的男jg察。他早发现jg察在盯梢。却不在意,琢磨着自己不做坏事,他盯一会儿也就算了。没想会坚持到现在。

    这个jg察一直盯他,盯了好一会儿,见一个大光头瞪着大眼睛在人群里转悠,目光不离行人的眼睛和双手,刚开始以为是做坏事。后来发现不对,倒像是新参加工作的同事,正犹豫是过去问话、还是离开的时候,白路转头看他。

    于是,那jg察走过来说:“身份证。”

    郁闷个天的,这不是香港电影里的情节么?白路拿出身份证,jg察随身带着扫描枪,用端口一扫,绿sè屏幕显示数据,是个正常人,没有案底,把身份证还回来:“打扰了。”

    “没事。”总的来说,因为大老王的原因,白路对jg察的印象还不错,收起身份证笑着回话。

    jg察尤有点儿不放心:“来旅游?”

    “就是瞎转。”白路摸棱两可回道。

    说这句话的时候,忽然看到街对面有一个熟悉身影,白雨穿着发白的牛仔裤,红sè薄羽绒甲克,拎着琴箱在街口匆匆而过。

    白路有点不明白,怎么什么时候见到这个女孩,她都是来去匆匆,好象过了今天没明天的架势。

    如果只是看到白雨,白路也无所谓,可巧,在收回目光的时候,看见另一个熟悉脸孔,刘刚坐在一辆面包车上说着什么。那辆白sè面包车正是转向白雨前进的街道。

    下意识地,白路发觉不好,跟jg察说道:“我可以走了吧?”

    “恩,走吧。”jg察稍有点傲气,板着脸说道。

    白路没时间计较他的态度,快步跑向过街天桥,几步跑下去,拐进那条街道。

    街道很繁华,两旁是各种饭店和门市,白雨看也不看,只管低头走路。而那辆面包,正是不紧不慢跟在后面。

    看样子,暂时不会有事。白路也不着急了,左右看看,对面有个女孩骑自行车过来,白路拦下她,拿出一千块钱:“一千块,买你的自行车。”

    在他想象中,女孩会痛快且高兴的卖掉自行车,不想,那个女孩冷笑道:“神经病,识货不?ri本原装自行车,市价两千七,你给我一千块?”

    “误会。”白路找向下一个人,终于用一千块买下一辆女式自行车。

    有了代步工具,慢慢跟着面包车往前走,连续走过两条街,眼前豁然开朗,我去,竟然绕到伟大的西直门桥。

    就在他好奇白雨为什么来这里的时候,人群里突然跑出一个帅哥,一把拽住白雨:“跟我回家。”

    白雨愣了一下:“我不认识你。”

    “不认识我?不就是没买房子么,不就是嫌弃我穷么?就不认识我了?有什么事,咱回家说。”

    他俩这一闹腾,街上许多人停下观看。

    现如今,贼都玩心理战了,按常理来说,人越多,贼胆越小。可如今的贼偏偏反其道而行,就在大庭广众为难你,让围观人群难辨真假。

    男人很大劲,拽着白雨往道边走。距离他们吵架之处十米外,是慢慢开过来的面包车。

    白路一看,人才啊,人群里突然发难,面包车接应,在围观人群反应过来之前,快速逃跑,绝对是香港电影的标准素材。

    男人一边拽着白雨一边大喊:“赶紧回家。”

    白雨也在大喊,努力挣扎。嗓子都要喊破了:“我不认识你,救命,jg察,救命。”

    路人只是将信将疑看着,没人报jg。男人扯着白雨来到路边,同一时刻,面包车凑巧停下。

    如此一来,傻子也能看明白,刘刚和青年是一伙儿的。

    白路嘿嘿一笑,敢情是专业拐买妇女的人渣。脚下使劲。猛蹬两脚。只听轰的一声响,自行车撞上面包车,先不说这一下撞击的力量有多大,只说面包车的质量有多差。自行车前轮好象一把刀一样把面包车外壳挤碎。插进去小半个轮胎。

    当然。自行车轮胎也很荣幸的爆掉,车圈已经瓢了。

    白路蹭地跳下来,跑到驾驶窗外。指着司机大骂:“你瞎么?在这停个屁车?赔钱。”

    司机的注意力在帅哥和和白雨身上,没想到会有人撞车,猛地一震后,看到暴跳如雷的白路,摇下车窗骂道:“找死么?哪远滚哪去。”

    白路嘿嘿一笑:“你再说一遍?”

    那家伙一听,我靠,还有人敢和我叫号?刚想重复刚才说的话,只感觉眼前一黑,受到猛烈撞击,脑袋一沉,砸到方向盘上。

    白路没有耐心听他重复废话,直接一拳干倒,对着副驾驶位置的刘刚说:“挺眼熟的啊,你是卖什么的?”

    白路做事完全不按常理,刘刚没能反应过来,等他看到同伴被打倒之后,大骂道:“干你娘,想死是吧?”

    白路嘿嘿一笑:“你猜呢?”打开车门,把昏迷的司机丢下车,伸手一抓,把刘刚薅过来:“呀,还受伤了呢,好事成双。”把刘刚拽到地下,抬脚就踩,只听喀嚓一声,另一只手也废了。

    这一脚下去,白路马上爽了,抓什么小偷?多没前途。抓人贩子才过瘾。

    面包车里还有第三个人,刚把车门打开,准备接应帅哥。忽然被撞个趔趄,还没及下车查看是怎么回事,司机已经被一拳打倒,接着刘刚也被人拽下车。

    这家伙jg觉心比较强,顺手拽出把砍刀横着砍向白路。

    白路站在车外,随便让了下,就听喀嚓一声,大刀砍在车框上。

    这个时候,帅哥已经把白雨拖到车门口,白雨一眼看见白路,急忙大叫道:“救我,我不认识他们。”

    白路嘿嘿一笑:“叫声哥。”一拳打破第二排座位的窗户,抓住拿砍刀那家伙的胳膊,用力一拽,只听喀嚓一声,胳膊撞破玻璃,被扯出来一点。

    白路很不满意,什么破车?一点都不配合。左手也搭过来,两只手猛地一拽,车里的家伙先撞破窗户,然后被拽出来,胳膊上,头上,脸上,到处是血痕。

    白路把他拽到路上,右脚好象不经意的一踢,可怜孩子直接被踹进车底。

    到了这个时候,抢人的帅哥也懵了,搞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一时有点犹豫。

    搞定了三个人的白路,自然不允许第四个人跑掉,双手一扒车顶,双脚使力,蹭地跳上去,然后一步跳下,右手肘朝下狠砸。于是在四个人中,帅哥受了最重的伤,直接昏倒在地。

    一群人当街打架,事情闹的挺大,路过行人纷纷停下,有人拿手机照相。与此同时,方才见过的中年jg察也是跑了过来,指着白路大叫:“住手。”

    白路举起双手,慢慢走到白雨身边:“没事吧?”

    “没事。”白雨嘴里说着没事,眼泪哗哗掉。

    jg察大叔小心走过来,冲白路说:“你,过来把自己铐上。”

    白路甚是无语:“你报jg吧,现在我做什么你都不放心。”

    他本来一直为难于怎么收拾刘刚,如果在郊外,没有人烟,随便弄残弄死都无所谓,可是人多眼杂的,怎么做都有些不方便。这玩意如果留下口实,不知道会惹下多大麻烦。

    巧的是,这帮家伙居然又打上白雨的主意;更巧的是,作案的时候被白路看见,于是白路就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