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巨大的房间

作品:《怪厨

    白路有点发愣:“你是说,这里比画室还大?”

    “大多了,每层楼六个户型,最小的一百六十平,最大的三百二十平,取个中,就算二百四十平,六间房是多少?三层楼又是多少?”

    “谁这么牛?能买这么一户房子?”白路有点不敢相信。◎文學館r

    “有的是牛人,你见识太少了。”引着白路进入房间,一进门是巨大玄关,摆一些常用物品,比如雨伞,拖鞋,另有鞋柜和简单的衣柜。不过现在是空的,除去几双拖鞋,什么玩意都没有。

    何山青也不换鞋,在地毯上略微蹭了几下鞋底,直接往里走。屋里面的装修更加奢华,不过都是大件,可以这么说,五星级饭店的总统套房不过如此。

    何山青坐到沙发上:“自己看吧,我懒得动。”

    白路也没看,只冲着玄关和客厅的装潢,就知道这屋子绝对不会便宜。问道:“房子是谁的?”

    “地产公司老总的,他盖的楼,可以随便设计户型,就弄成这样了。”

    “这么好的房子,为什么卖?”白路问:“没钱了?”

    “谁能没钱,他也不能没钱啊,是被抓了,三年前判个无期,房子被没收后空到现在,谁都想要这个房子,可是谁都买不起,再加上这个房子实在太显眼,没人敢借用,就一直空着,每个月光打扫费用就得一万多。”

    白路有点好奇:“你怎么对这里这么了解?”

    何山青笑了笑:“你决定买这个房子,我就告诉你为什么。”

    “这么大的房子得多少钱?”白路问。

    “三年前做价的时候,最低做到一亿八千万,家私赠送,楼下有两个车位,还有个专用停车场。都一起赠送,可是没人敢买,小两个亿,当时斗争那么残酷,谁敢露把柄给人抓,后来房价一直涨,更加没人买,到现在,没有四个五个亿是买不走了。”

    四个五个亿买间房子?白路摇头:“你们北城人民是不是都疯了?就一间破房子也卖这么贵?我在美国。顶级豪宅才卖我两千多万美圆,还有个巨大花园和运动场,这里有什么?”

    “你说要大的,还要位置好的,这里最大。位置最好,买不起了吧?”何山青笑道。

    “不就是四个亿么?怎么买不起?画室都花了我一亿二,我是对这里不满意。”

    “哦?怎么不满意?”何山青笑着看他,眼中满是戏谑之意。

    白路想了想:“我想给沙沙建个舞蹈室,起码得有两个,不,起码得有四个教室那么大。还得有琴室、画室、游戏室……”

    “编,继续编。”何山青毫不留情打击他。

    “好吧,我说真实原因,我不相信电梯。我不喜欢把生命交给我不能掌控的东西,万一出事就是一条性命。”

    何山青笑了:“还能找出什么理由?”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房子太大了,会让我感到空虚。”

    何山青又笑了笑:“我觉得吧,你们家的事你根本做不了主。晚上带沙沙过来,她看好了。你一准儿买。”

    “我靠,你再跟老子造谣,我弄死你。”白路起身去屋子里转悠。十五分钟后回来,坐在何山青对面说:“我算知道什么是了。”

    何山青笑着看他,也不说话。白路接着说:“就三层楼,居然有专用电梯,还有个特别大的客厅,说是舞厅都成,另外还有电影室,桌球室,健身房,最让我生气的居然有室外篮球场。”停了下叹气道:“有专业听音箱的地方,有ktv,有钢琴房,有舞蹈室,反正我能想的到的,这里都有了。”

    “尤其三楼,有一间两个教室那么大的空房子,房子正中摆张椅子,再没有任何东西,对面墙壁是巨大无比的玻璃窗,敢情就是用来看风景的。”

    何山青听的轻轻一笑:“少年,多长长见识吧。”

    “这房子多少钱?”白路有点动心了。

    “这个小区是十五年前建的,当时房价一万八,你自己算算现在该值多少钱?”

    “我怎么算?”

    “算上共摊面积,每层楼应该是一千五百平左右,三层楼就是四千五百平,一平米算十万,四亿五是最少的。”

    “一平米十万?画室才四万多点。”

    何山青不屑道:“画室那个小区能和这里比么?你看看整个小区的楼距,再看看采光,再看看附近小区的住宅楼,要你十万都是少的。”

    “一出小区门就是绿地公园,东西两边有学校有医院有超市,距离三环又不远,往西直走,各种娱乐场所有的是,如果不是这个房子有些敏感,加上太大太贵,一般人不敢接手,否则早就卖出去了。”说着话,何山青起身:“会打台球不?”

    “我会打玻璃球。”

    “你这个智商,怎么就能在北城混的风生水起?”何山青很不平衡。

    白路认真问道:“我混的风生水起了?”刚说完这句话,电话响起,是周衣丹:“亲爱的白哥哥,你可有时间?小妹想请你吃晚饭,定在五星大饭店可好?”

    “你给我说汉语。”白路怒道。

    “这个,恩,我代表丁丁姐来查岗了,你的破饭店干嘛不开门?你在哪?和哪个小三在一起?”周衣丹恢复正常说话状态。

    白路挠挠头:“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懂。”

    “你去死,我找文青姐去玩。”周衣丹挂上电话。

    白路捏着电话问何山青:“林子最近在干嘛?”

    “装糊涂是吧?捧你的小歌手呢,不过,他也没做什么,我还是觉得鸭子做的是正事,这小子有点办法,咬着柴老七炒股。居然也赚了一千多万。”何山青又说跑题了。

    白路咳嗽一声:“走吧。”

    “房子呢?买不买啊?”何山青问道。

    白路想要征询沙沙意见,没有马上回答,打量打量他说道:“你真牛皮,身体挨一刀,胳膊挨一刀,硬是跟没事人一样,佩服佩服。”

    “少说没用的,年根了,公安局要钱。法院也要钱,你买了房子,大家都开心。”

    “我靠,敢情是这么回事。”白路大怒。

    “少跟老子装,就这房子。就这装修,你花十个亿都是占便宜。”

    白路笑了一下:“按你说的,四千五百平,就算五千平成不成?我花十个亿买?十个亿除去五千,一平是二十万,你看看我的脑袋后面是不是有个光环,上面有两个金光闪闪的大字。二b?”

    “你懂不懂汉语,我说的是就算!”

    “好了,不说这个,如果不看一遍这个房子。我是一点买的兴趣都没有,现在有兴趣了,就说多少钱吧。”

    “不知道。”何山青干净利落说出三个字,又说:“回家。”

    “我真想弄死你。”白路留恋的看一眼房屋。抬步离开。

    “我还想弄死你呢,你不想买。我问个屁价钱。”何山青气哼哼跟上。

    下楼后,何山青指了指前面:“买了房子,这两个车位就是你的。”

    白路当没看见,上车后就闭目养神。何山青笑着开车,回小王村路。

    今天中午,因为某些不知名的原因,五星大饭店继续歇业。何山青送回白路,马上离开。

    白路在五星大饭店门口站了一会儿,开着小面包车出去。

    他刚一离开,从对面第一食堂中走出来一个人,阴阴的看着白路的车影,又看看高挂免战牌的五星大饭店,心里很是郁闷。

    这家伙是邹小樱,特别不平衡,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五星大饭店长久不营业,也能吸引大量顾客。

    最近十来天,整个小王村路所有饭店员工,最累的就是他,为了打败五星大饭店,不但把价钱降低,还亲自掌厨,依靠精湛厨艺吸引来大批顾客。

    尤其服务员都是美女,服务态度也好,顾客好象沙丁鱼群一样蜂拥而上。

    在这些天里,他听够了表扬,只是,在众多表扬中少了一句,你做的菜比五星大饭店做的好吃。

    缺少这句表扬词,就好象考试得了一百分、家长不知道一样。邹小樱很是气愤。莫奈何,白路从来没把他当成对手,因为不够格。

    现在,他在门口站着发呆,欧阳走出来:“帮你争取了,第一食堂是初选赛场之一。”多的话也不说,走下台阶,开车离开。

    欧阳说的是食神大赛的事情。

    这件事原本是何山青和林子挑头,他俩气不过花园酒店的所作所为,为给白路张名,扩大比赛规模。

    却是一不小心弄的太大,再经过高远父亲插手,小范围的厨师竞技变成整个东南亚地区的厨界盛事。为了能让中国选手在最后的决赛中一举夺冠,前期进行国内预选赛,选拔优秀选手出赛。

    北城是主赛场,分为四个赛区,同时在八大菜系省会城市设立分赛区,每个赛区取前三名,进入全国总决赛,从大年初三开始决赛,历经一个春天,决出最后十强,在五月份,春夏交替之际,参加东南亚食神大赛。

    因为这场比赛,花园酒店和韩国千喜集团组织的厨王大赛暂时停掉,很多厨师都在全力备战食神大战,准备在国内赛区名列前茅,进而在食神大赛中大放光芒。

    作为国内最优秀的青年厨师之一,邹小樱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邹小樱一直憋着一口气,他从没和白路正面交锋过,所以不服气,他不信这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光头会比自己还擅长做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