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木头的事情

作品:《怪厨

    白路嘱咐周衣丹三个女人在屋里呆着,一定不要出去。他和柳青去赴约。

    黑河的出租车比北城便宜许多,从宾馆到饭店,六块钱搞定。

    这家饭店的名字和五星大饭店有的一拼,二层楼,叫国际大饭店,主营俄罗斯菜。

    装潢很好,客人很多,和下午那家俄罗斯饭店差不多,坐着许多老外。

    卖木头的两个人等在门口,一个叫陆吉,一个叫刘行,三十六、七的年纪,都有些微胖。

    看到柳青后,哥俩眼睛都眯到一起了,笑开了花,上来就是握手。至于白路,以为是跟班,直接被忽略掉。

    柳青也不解释,和他俩在一张火车座,对面坐下。俩人很热情,推荐这家饭店的招牌菜。无它,无非是鱼子酱和伏特加酒。

    俩人要了一瓶波兰产的伏特加,殷勤的给柳青和白路满上。白路扫了一眼,六十五度,这哥俩真有才。

    柳青说不会喝酒。陆吉笑道:“能做这么大买卖,哪能不会喝酒,太谦虚了。”这家伙边说话边正大光明的盯着柳青看,眼睛里满是。另一个人刘行也是这样,笑眯眯的看着柳青。

    不过刚见面,不好表露太多东西,先说客套话,彼此介绍一番,等菜肴上齐,陆吉举杯:“先干为敬。”然后催着柳青喝。

    柳青推脱不过,抿了一小口。陆吉说:“这哪行?干了,干了。”

    饭店用的是小方杯,约莫不到一两酒,一口干一个,很坑人。柳青摇头不喝:“咱是来谈生意的。把我喝醉了,还怎么谈买卖?”

    那哥俩互看一眼,没想到小娘们还挺精明,便借着谈生意的名头继续劝酒,陆吉笑道:“明天谈也来得及,这地方要啥没啥的,有的是时间谈生意。”

    柳青说:“陆先生说木料已经到了?”

    “到了,下午到的,我俩去看了。全是原木,柳小姐凑齐资金了吧?正好逛逛木材市场,我跟你说,黑河的木材市场全国有名,北城的木料。有很多都是从这里发过去的。”

    柳青点点头:“麻烦二位了。”

    “有什么可麻烦的?给美女服务是荣幸。”刘行插话,接着又说:“柳小姐难得来次黑河,我俩算是半个地主,怎么也得招待好,一会儿去唱歌,这里的歌房虽然比不过北城,可也不错。歌儿挺全的。”

    柳青不愿意说这些事情,问道:“一共是多少方木料?我算一下,好准备钱。”

    陆吉没有马上回答问题,反是问道:“不知道柳小姐准备了多少钱?”

    “怎么?”柳青问道。

    “是这样的。这一批走的量大,不光有我们的,还有别人的,不过呢。货主和我俩很熟,如果柳小姐的价格适中。可以让我朋友把货也卖给你,大家都方便;就算柳小姐用不了这么多木头,只要运回北城,倒手出去,马上能赚个几万不是?”

    柳青皱眉:“我要那么多木头做什么?”

    “要不要的,明天再说,今天晚上的任务是喝酒,来,碰一下。”

    陆吉和刘行看白路很碍眼,如果没有这小子,只要硬把柳青灌倒,兴许就能得了这具诱人的身体。如果柳青戒备心再小一点儿,按照他俩的想法购买木材,这一次必定赚的盆满钵满。

    柳青只是不喝,见他俩不谈木头的事情,开口说道:“天晚了,得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说着起身离开。

    陆吉和刘行来想拦,可是看见白路微笑盯着他俩看,就笑笑起身,送到门口:“好好休息,明天见。”

    等白路和柳青离开,俩人坐回座位,阴着脸各自琢磨事情。过了好一会儿,刘行问:“如果她不肯买咱的木头怎么办?”

    陆吉笑笑:“你说呢?”俩人边喝边聊,不时传出阴阴的、也是淫荡的笑声。

    这时候的白路和柳青在出租车上,柳青说:“我怎么感觉他俩不对劲,在北城时不是这么说的。”他怕白路认为他没有能力,不会办事。

    白路知道她在担心什么,笑道:“柳大经理,我看好你。”

    柳青难得的脸红一下:“不用你看好,我来就很好。”

    回到宾馆,三个女人在斗地主,柳青去洗澡,出来后四个人打升级。

    白路不放心四个女人,留在客厅看电视。

    他们开了两间房,一间是大套房,住四个女人;白路住隔壁的标准间。

    四个女人在白路身后打扑克,白路拿着遥控器按来按去,电视屏幕以每秒一个台的速度进行跳动。周衣丹坐在电视对面,大声问道:“你干嘛呢?”

    白路很感慨:“小城市就是不行,广告不好看,还是北城台的广告好看。”

    周衣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刚想骂他神经,白路电话响起,何山青很高兴的问他:“看没看新闻?”

    “看新闻干嘛?”

    “这么大的事,你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

    何山青的好心情完全被这个混蛋给搅乱了:“你赶紧去死。”挂掉电话。

    白路摇着头放下电话:“真可怜,这孩子傻了。”继续拿遥控器找广告看。

    第二天上午九点,白路带着四个女人一起去看木头。

    木材市场在郊区,经济开发区里面,占用原来贮木加工厂的地方,反正很大一片,交通方便,汽车火车都有。

    一大早,陆吉打电话说来接柳青,被拒绝。柳青要来地址,约好时间,自己赶过去就是。于是,九点半,五个人在木材交易中心的大门口和陆吉、刘行碰头。

    看到又多出三个女人,这哥俩愣了一下,陆吉笑问:“你这是来旅游的啊?”

    柳青笑着说是,又问:“木头在里面?”

    昨天到的木头,如果手续没办完,这时候应该在海关。

    陆吉笑道:“哪儿啊,木头不在这,进这里的木头,再想出来,都是要花钱的。”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看柳青,抽空才看看其他人,见大家都是空着手,问道:“没带钱?咱可是一手钱一手货,现金交易的。”

    “得用现金?转帐不行么?”

    “我行,老毛子不行啊,人家要现金,好买东西。”理由倒是挺充足的。

    “可是咱这银行,一下提几十万,给提么?”

    “没事,我有熟人,就是多花点儿手续费。”

    “我想先看看木头再说。”柳青说道。

    陆吉笑了下:“那就先看木头。”领着众人往东走。

    白路担心沙沙的伤腿,把她背起来,沙沙搂住他的脖子问:“还背过别人没?”

    往东走了几百米,道右边有个堆场,里面堆着许多木头。刘行过去和看门的打个招呼,大家一起进去。

    堆场是露天的,大冬天的倒不用担心下雨。

    他俩领着白路来到一堆木头前面停住,指着这一片木头说:“就是这些,看看吧。”

    几十根长木堆成个垛,一共有十几二十垛,都是松木,一头略粗一头稍细,基没做处理。

    柳青过去看木头,可是她也不懂啊,看来看去,回来跟白路说:“出去找个木匠?”

    白路摇摇头,笑着走过去,别的木头不了解,樟子松却是很熟悉。

    他熟悉几种木料,胡杨、白杨、樟子松等,原因只有一个,曾经见过,也曾经仔细学习了解过。

    沙漠治沙多是种植松树杨树。这几种树抗造,耐折腾,耐寒耐旱。

    当然,如果说起治沙,不是把树苗种下去就成,要一步一步慢慢来,是一项很麻烦很艰巨的工程,前前后后加一起,起码三十年才能略见成效。最后固沙的,总少不了这几种树木。

    他也不伸手去摸,只绕着几垛木头转了转,回来问陆吉:“这些木头要八百块?”

    他了解樟子松,但是不了解价格,所以要问一问。

    “恩。”在陆吉说话的时候,刘行朝里面走去。白路眼尖,看见个穿军大衣的胖子朝他们走来。

    白路又问:“最好的樟子松大概多钱?”

    “最好的?不用最好的都两、三千,北城更贵,好木头根无价。”陆吉说的是实话。

    “哦。”白路指着这堆木头说:“要是都买了,大概多少钱?”

    陆吉扫了一眼:“大概六十万吧。”

    “六十万能买这么多木头?”

    陆吉听出不对,问柳青:“你俩谁是老板?”

    这个时候,刘行走回来,冲陆吉点点头,陆吉又说:“瞧你样子是老买木料的,这些木头就在这,也骗不了你,咱去取钱吧,六十万,这些全给你。”

    白路笑了笑:“杨木呢?不是说还有杨木?”

    陆吉说:“没了,现在就这些木头。”

    这个时候,穿军大衣的胖子走过来说道:“都是好木头,买回去就能用,绝对不变形。”

    陆吉跟胖子说谢谢,走到柳青跟前说:“取钱去吧。”眼睛里依旧是火热。

    白路笑笑:“走吧,去取钱。”

    陆吉果然有些办法,带着他们进到一家银行,一个小时后,白路取出六十万现金。

    拎着钱往回走,陆吉说:“木头真的不错,到岸价就快八百了,等于没赚钱。”

    他们走出银行,刘行拖在最后,还呆在银行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