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 好多个电话

作品:《怪厨

    后面的事情就是问口供,问来问去,经过银行的确认,知道白路的资金来路没问题。他的问题是打伤四个人,其中一人裆部受伤,一人肋骨受伤,一人腹部刀伤,光这三个人的医药费就不知道怎么支付,所以多留白路一会儿,要调查过另一些人才能做决定。

    白路不是犯人,和四个女孩坐在会议室里,百无聊赖的东翻西看,最后拿了份报纸坐下。

    看过头版,翻开后是一则新闻消息,特别醒目,说的是证监委对十二月初发生的股票案进行调查,宣布是内幕交易,罚款五亿,清理相关负责人  。

    白路对股票不感兴趣,约略扫了一眼,忽然想起昨天晚上何山青的电话,难怪他那么高兴,原来是柴老七那些人倒霉了。

    依何山青和高远对柴老七的态度来说,很有可能趁机阴老柴家一把,于善扬应该也被波及到。

    白路不在意这些事情,又翻了会儿,把漫画和笑话看完,丢掉报纸,走出会议室,喊住第一个看到的警察:“那谁,你们这有没有电视?”

    他说话太过随意,那警察有点意外,目光越过他去看会议室,里面坐着几个女孩,心下琢磨,这是领导的亲戚还是什么人?刚想问话,方才问白路话的警察走过来,把他拽到一边小声说:“白先生,你在黑河有没有仇人?”

    “没有吧,昨天刚到。也不认识什么人。”

    那名警察三十岁zuoyou,皮肤略黑,让他再想想:“那些人说,有人花两千块雇他们打你。”

    白路啊了一下:“那怎么办?”

    “依着我说,按咱老百姓的想法,离开黑河比较好。”警察也是个直肠子。

    白路说:“可我得买木头。”

    警察说话点到即止,不会多劝,笑笑说道:“那你小心些,另外,他们告你伤害罪。你怎么看?”

    白路笑道:“现在流氓挺狠啊。打的过就玩黑社会,打不过就玩法律,来,我去和他们谈谈。”

    那警察也笑:“行了。你没事了。走吧。”

    白路冲他伸大拇指:“你不错。”警察笑了下。转身离开。

    白路去会议室告诉大家可以走了,一手拎着钱袋,一手扶着沙沙慢慢走。

    拐个弯就是大门。门外站着陆吉和刘行。

    这哥俩一边抽烟一边琢磨接下来该怎么办。

    刚才去银行取钱之后,刘行回去问银行员工,白路的卡里有多少钱。银行员工用一副十分夸张的表情说:“三十个亿啊,这才是有钱人。”

    刘行也是一惊,赶忙出门给陆吉打电话。

    一个电话过去,陆吉被震住,可是时间仓促,来不及细思,加上白路就在身边,匆忙决定让刘行按原定计划打人。

    而在打人计划失败之后,刘行更是出昏招,建议做了白路,打算等买完木料以后再动手。幸好警察提前到来,否则这家伙不知道会倒霉成什么样。

    事情闹到这一步,不是说哥俩太笨,只是突然间想不到太多事情,暂时做出错误决定。老话说,三思而后行,绝对是生存真理。

    比如你我吵架,叮当三响的吵个热闹,结果是委屈的不高兴。等事后一想,其实有太多机会可以让对方委屈的不高兴,只因为吵架时候,脑子当机,没把握住机会,才会被人欺负。

    现在,哥俩脚下全是烟头,经过这会儿思考,刘行已经反应过来,不想太过冒险。

    正想着呢,白路等人从里面出来,俩人赶紧迎上去,刘行问:“没事吧?”

    白路笑道:“没事。”

    “那去买木头?”陆吉问。

    白路说:“不了,先回宾馆。”

    “我们送你。”

    “不了。”白路去拦出租车。

    到这个时候,陆吉和刘行已经知道正主是白路,犹豫一下,跟上去说道:“没想到能出这样事情,有点不好意思,这样,晚上我摆一桌,请诸位务必赏光,压压惊。”

    白路没说话,把四个女人送上车,让她们先回宾馆,这才面对陆吉和刘行:“你们俩不想跟我解释解释么?”

    “解释什么?”陆吉装糊涂。

    白路笑笑:“没什么。”拦车离开。

    白路走后,刘行问:“他是不是发现到什么?”

    “发现个屁。”看着远去的出租车,陆吉眼露凶光。

    “咱还做么?”

    “做!怎么不做!”

    陆吉也伸手拦车,让司机跟上前面的出租车。

    俩人不敢跟的太近,遥遥缀着,隐约看到那辆出租车停在名汇大厦前面,赶忙让司机转弯,在一家饭店门口停车。

    刚刚下车,刘行的电话响起:“刘哥啊,警察让我去报道,那帮孙子把我卖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扯到你身上,我绝对讲意气。”

    讲你马个意气,给你五千办事,你贪了三千,还讲意气?刘行压下脾气,淡声说道:“你放心,我刘行会办事。”他许了张空头支票。

    “那就谢谢刘哥了。”电话那头挂掉。

    刘行握着电话想了好一会儿,说道:“咱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你什么意思?”陆吉沉着脸问道。

    “咱俩在北城有住处有买卖,不应该冒险。你想一下,那个小子有三十亿,能是普通人么?假如说做了那个小子,那四个女的做不做?一起做掉就是五个人的大案子;还有,那家伙的钱在卡里,咱怎么取出来?转帐?只要转不出国外,是给警察留线索么?”

    陆吉不死心:“做了这一笔,就转到国外怎么了?只要把钱转出去。咱俩也出国。”看了眼刘行,又说:“河对面就是俄罗斯,只要过去了,谁能抓到咱?再说,有钱怎么了?李家成还有钱呢,不是有个张子强?”

    “张子强和咱能一样么?”刘行萌生退意。

    “有什么不一样的?不都是一个脑袋两只手。”

    “人家有枪,人家敢玩命!”刘行想了又想:“对不起,这次我不做了。”

    他俩是跑单帮的,没有手下。刘行退出,陆吉自己没有把握。沉思片刻说道:“不着急做决定。明天打电话让他们看木头,现金交易,到时候再说。”

    刘行叹气:“就怕他们不跟咱们看木头了。”

    事实如他猜测,第二天一大早。白路带着四个女人去木材市场。用半天时间买木头。预付定金,货到付款。然后四处逛风景。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大江居然结冰了。江中间拉着网,充当国界线。

    丫头们在冰上玩了一个多小时,正忙着欢乐,下雪了。于是丫头们玩的更疯,拍了许多照片。

    至于陆吉和刘行,白路感慨,这哥俩运气真好,如果不是身边有四个女人,一定让他俩过几天好日子。

    尤其沙沙,一定不能让她担心。

    昨天只是晚回去一小会儿,刚进屋,沙沙就说:“还以为你去打架了。”

    白路忙回话:“哪儿能。”为了不使沙沙担心,白路决定高高手,暂且不理会陆吉二人。如果他们还想找死,那时候再说。

    那俩家伙的表现尚可,在几次电话联系之后,知道白路无意在他们那里买木头,便是息了这份心思,不再打扰。

    只是,他们不打扰了,白路却始终全心戒备,坚决不离开沙沙半步,也不允许四个女孩乱走。在他的带领下,大家多玩上几天。

    黑河有很多地方可以玩,比如有个小岛,专门有个中俄贸易市场,经营各种物品。老外多是卖毛皮刀具一类物品,其他衣服裤子啥玩意的,全是国人摆摊。

    另外还有个游乐场,因为天冷,没开。

    丫头们兴致很高,在黑河呆了五天。每天都是热情出发,浑不惧怕北地的寒冷。白路甚是叹服:“你们真是一群女汉子。”

    这五天也发生了点儿事,比如白路的电话变成热线,险被打爆,据不完全统计,王某墩拨打五次,平均每天一次催他回家。问是什么事,王某墩又不说。

    何山青打过两次,一次是忍不住说股票的事情,果然牵扯到柴老七,五亿罚款,他要出两亿。另一次是问白路什么时候搬家,结果知道白路在外地潇洒,怒而骂之。

    童安全打过一次,道歉说近期还是不能还钱,而且因为房租疯涨,他们几个同事已经从三环里搬到六环附近。

    接到这个电话之后,白路愣了好一会儿,刚来北城那会儿,是童安全三个人来吃饭才引出后面许多事情,并帮他做了门口的规矩牌子,不想,这就搬走了?说起来,他们三个人每人还有一次预定吃饭的特殊权利没有使用。

    如今的小王村路,大家都要搬家。不同的是,白路即将搬入豪宅;白领们却是搬去郊区,甚至农村。不免有些嗟叹。

    林子也打过一次电话,让他带周衣丹尽快回去。说是过几天有个圣诞晚会,在中天百货大厅举办,有些类似于地下乐团或是二流、三流歌手的小宣传会。周衣丹有演出,一共三天,主要是在圈里先混个脸熟。

    本来按照林子的想法,先造名气,然后上电视台做节目,不管什么节目,先接几个月的,密集型轰炸,让她快速成名。就算是头猪,也会让人记住,你是头不一样的猪。

    不过呢,周衣丹刚毕业,有着学生妹的天真,认为自己优秀的是歌曲,应该多一些演出机会,丰富jgyàn后再争取多出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