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一只小小鸟

作品:《怪厨

    白雨看看白路,想了想,忽然笑了一下,脱去外套,慢慢走上舞台,钱经理让人送上一把吉他,于是演出开始。

    没有一句废话,没有一句介绍,琴声一响,歌声便也响起,静静的白雨在即将喧闹的舞厅中静静歌唱。

    每唱一首,白路鼓掌一次,让服务员送上鲜花。

    有了他的带头,陆续有人送花,还有人花钱点歌。

    服务员去问过白雨的意见,选择性的唱了两首点播歌曲,一直唱到九点钟,舞台谢幕,狂乱的鼓点轰轰响起。

    从九点到九点半、甚至到十点,依旧是垫场时间,前半个小时,跳舞的人很少。真正的高潮是十点以后,所以演出也在那个时候,人多了,钱才花的多。到十一点的时候,是舞厅气氛最热烈的时候,群魔狂舞,便是在这一刻。

    当大家都进场跳舞的时候,白雨把白路的棉衣拽下来,拖着他进场,一起疯狂。

    通俗点儿说,摇头晃腚半个多小时,俩人回去坐下。白雨大声问:“嗨不?”

    白路笑着点头,这样的舞厅其实挺有意思,乱摇摆乱发泄,大家都挺嗨,很过瘾。

    又歇了会儿,十点一刻,舞曲停下,开始表演节目,一个个出类拔萃的艺人轮番登台,吸引顾客献花、也吸引顾客砸钱。

    钱经理走过来说:“十点半,两首歌,时间在八分钟以里,把歌名告诉我。”跟着又说好话:“你唱的真好,可惜这里不是清吧。”

    来夜店玩的,多喜欢热烈、摇滚的音乐,这里没有白雨的市场。

    白雨想了想回道:“《我没有远方》。《我是一只小小鸟》。”她也想嘶吼一把,也想发泄一次,不再那么安静,把这些年的辛苦和委屈都要发泄出来。

    钱经理说好,去跟主持人交代一声,让乐队注意配合。

    听到是这两首歌,白路跟过去问钱经理:“有小号没?”

    “好象有。”

    “借我用用。”

    “你等下,我找找看。”吩咐服务员去后台找。

    不一会儿,还真找回来一把小号。白路拿着走出舞厅,去外面呆了十分钟,然后回来。

    这个时候,白雨已经上台,在乐队的伴奏下演唱她的没有远方。

    从某种程度来说。她是没有远方,前路迢迢,却只堪远望,满心不甘,终化成一声呐喊入歌。

    看着很安静的女孩不再安静,白路有点不好受,何必呢。自己为难自己?

    很快,第一首歌唱完,吼完以后的白雨好象真的没有了远方一样,眼神空洞。有点茫然。待歌曲结束,不做任何停歇,随手抚琴,清脆的和弦声轻轻传出。她开始很静的演唱《我是一只小小鸟》,于是。第二首歌开始。

    前面第一段实在唱的太静了,除了鼓手在轻轻打点儿,电吉他和贝斯都不敢加入进去,生怕乱了节奏,影响演唱。

    白雨在歌唱,唱着自己,有时候好象一只小鸟,或者说,不是有时候,是一直都是小鸟,努力想飞,却总也飞不高。

    第一段唱完,白雨突然顿了一下,因为她看到白路笑着走上舞台,冲她轻轻点下头,然后面对观众吹起小号。

    一段很静的吉他和弦,一段很静的歌声,突然加入高亢高昂的小号声,声音直拔而上,越拔越高,那只飞不起来的小鸟突然能飞了,随着号声冲破樊笼,冲破屋顶,向四方飞去。

    舞厅很大,客人很多,有人说话,有人点东西,服务员往来穿梭,吧台也是忙来忙去,可是在这一瞬间,所有人的所有动作全部停住,全都看向舞台,看着那个吹着小号的秃子。

    小号声高亢,无论远近,一人不拉的直击耳膜,冲击你的心灵。

    白路从头开始演绎歌曲,把白雨方才唱过的,用小号重新再唱一遍,一声声,如云帆激荡,越飘越高,也是越飘越远。忽然进入副歌部分,如鹰啼长空,声音高的不可想象,好象要把小号吹破一样,直直的炸向人群,听的每一个人都吊着心,似乎随时能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听着这个号声,白雨忽然就哭了,面上却是带笑,她在笑着哭。

    眼见白雨如此,肯定没法接着唱下去。而小号已经到高潮,副歌最后一个大弯即将转过。舞台上的乐队一看,必须接下来。吉他手是真牛,在小号尾音将落未落之时,一个高音弹出,跟着玩了个电音,接下来一段lo,此时贝斯插入,把这段乐曲衔接的十分完美,好象排练过许多次一般。

    吉他手边弹边看白雨,看她恢复的咋样,能不能继续唱。白雨也是老歌手,很有经验,快速平缓情绪,笑着冲吉他手点头,意思是可以了。于是吉他手再冲鼓手点头,下一小节,鼓声猛烈躁起来,轰轰的带动舞厅气氛,然后,白雨再次狂热嘶吼,舞厅气氛一再升温。

    这首歌唱疯了,台下无数人跟着一起喊,好象真正的演唱会一样。

    看到大家这么热情激动,吉他手和鼓手对个眼神,于是多奏两遍副歌,让气氛更加热烈,直接达到顶点。

    在这种音乐中,白雨完全忘记自我,只管大着声音呐喊,她想像方才的小号那样,要冲破穹顶,飞翔于高空之上,让自己的歌声向四方传播。

    在嘶吼最后一遍最后一个音的时候,声音破了,可是台下人群却是给予更加猛烈的掌声和更加大的欢呼声。

    当歌声停歇、乐曲也慢慢停下的时候,白雨放下手里的吉他,朝白路猛扑过来,一下抱住他,紧紧抱住他,她又哭了,泪水滑到白路的脖子里。带着点点暖意。

    白雨在小声重复,不断地重复:“谢谢你,谢谢,谢谢你,谢谢。”

    回报给她的是台下热烈的掌声,没有人做别的事情,大家都在鼓掌叫好,突然有人大喊:“在一起。”

    于是,好多人一起喊道:“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这个时候,钱经理已经愣了,玩夜店玩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台上人不演出。台下人却是不断叫好。

    约莫过了半分钟,白路让白雨松手,带着她给台下观众鞠躬。

    这一谢,又是换来无数掌声和叫好声。人们也缓过来了,有人送花篮,有人送酒。

    夜店演出,很重要一条。演员必须能喝。如果客人给你酒,你不喝,是不给客人面子,还是不给客人面子?

    所以白雨很有酒量。也所以,在看到有人送酒之后,白雨为了不砸夜店的场子,主动拿起酒瓶。对着瓶子开始吹。

    她这一喝,又有人送酒。片刻后,舞台上堆了二十多瓶啤酒。

    白路一看,这是要疯啊,喊服务员去吧台拿过来一个盆,把所有酒倒进盆里,然后端起盆一口干掉。最后打了几个酒嗝,把大盆翻过来一举,只掉了几滴下来。

    于是,场下又热烈了,大喊着过瘾,大喊着再来。

    趁这时候,白路赶紧带着白雨给大家再鞠一躬,从侧面跑下舞台。

    他俩一离开,吉他手马上奏起下一首歌,另一个歌手上场,继续下一个演出。不过很可惜,在经过方才那首疯了一样的小小鸟之后,他唱的再好,也只显得索然无味。

    这时候,钱经理在跟白路说话:“太牛了,我见过许多吹小号的,吹萨克斯的,还有单簧管什么的,真的,你绝对是第一,来演出不?一天六百。”

    方才白雨的演出时间绝对超过八分钟,连哭带喝酒的,最少用去十几分钟,可是钱经理完全没有责怪的意思,由此可见,只要有实力,连规矩也可以为你改变。

    白路递过去小号:“谢了。”

    “是我谢你才对,有没有兴趣来演几场?”

    白路笑笑:“我就会那一首。”

    钱经理也笑:“不信。”

    “你的吉他手不错。”白路转换谈话内容,看看白雨,问道:“走么?”

    白雨说走。于是二人跟钱经理告别,穿上衣服离开。

    走出夜店,冷冽的空气让人瞬间清醒过来。

    俩人往前走了一百多米远,白路说:“等我一下。”走到灌木丛前面站住,长吸两口气,猛地弯腰,刚才喝下去的啤酒好象水箭一样射出,浇在这片灌木丛中。

    等他吐好了,回来和白雨说:“看吧,明年开春,这一片肯定长的特别好。”

    白雨疑问道:“酒精也能当肥料?”

    “应该可以,很多东西都是沤着沤着就成肥料了,酒精也是沤出来的。”

    “沤出来的?你这么一说,我以后还怎么喝酒?”白雨也想吐了。

    白路哈哈一笑,看眼手机:“十一点了,送你回家。”

    白雨沉默片刻:“我不想回家。”

    “啊?那也成,这么晚也不方便,在附近找个宾馆吧。”白路自以为猜到白雨在想什么。

    白雨没说话,算是默认下来。

    前面不远有家快捷酒店,白路进去开房,问白雨要身份证,交钱登记。

    登记后,还回身份证,白路说:“我走了,你好好休息。”说话的时候挥了下手,然后出门拦出租车回家。

    大堂中站着发愣的白雨,自来到北城,因为职业关系见过许多男人,除去同性恋外,少有不想占她便宜的,尤其大晚上、只有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可是这个白路偏偏就不想占她便宜,从来都不想!甚至在自己主动表示不想回家之后,这个光头却是自己走了。

    想了好一会儿,长叹一声:“好男人都不是自己的。”上楼睡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