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大家来分酒

作品:《怪厨

    五星大饭店第一分店?听着这个如雷贯耳的伟大名字,柳文青很无奈:“老板,你还能再懒一些么?”

    白路认真想想:“能。[ ]”

    柳文青真想把一桌子的帐单帐本砸过去:“严肃点,这是大事。”

    “又不结婚又没死人的,大什么事?”白路回房睡觉。

    “还有件事……”柳文青气的大喊。

    “明天再说。”白路消失在前面走廊,过了会儿听见关门声。

    柳文青看看一桌子的帐目,气得回屋睡觉。只是过了一会儿,又出来继续工作。

    第二天上午,送沙沙去考试,送柳文青去新饭店,然后在柳文青的带领下去看厂房用地。路上,白路很认真的跟柳文青探讨学术问题:“我从厨子荣升为司机,是不是该搞个庆祝宴会。”

    柳文青当没听见,拿个小本子翻来翻去,问起新饭店的事情:“是不是我定多少工资都行?”

    “都行,等饭店营业后,我给你一千万做启动资金,你看着折腾。”

    “真的?正想和你说新饭店的推广宣传……”

    话没说完,被白路打断:“不用和我说,实在不行就雇个人。”

    柳文青有点生气:“这么多钱,怎么能不和你说?万一赔了怎么办?我可还不起。”

    虽然白路什么都不说,完全放权给她,可是这样的老板最给人压力。如果他能亲力亲为多做些事,而柳文青是帮工,纵是累一些,却会轻松许多。

    白路看看她:“那就先放两天,等考完试,你和沙沙、小丫一起商议着来。包括饭店名字,如果你对‘五一’不满意的话。”

    柳文青彻底没语言了,一路再不说话。

    车出东五环,继续东行,然后拐往南面,没多远进入一个旧厂房,像四合院那样围着一圈三层楼房,当中是八百多平米的空地。

    这是最典型的中小型私人工厂,没有绿化没有植被。宿舍楼和厂房在一起,空地上一面是车棚,一面是篮球场。

    白路看的很满意:“这地方不错,价钱怎么样?”

    “一个亿,连房子带地一起卖给你。”

    估算一下面积。加上一圈三层楼,这个价钱还算合理。白路说:“你去谈,谈好了我拿钱。”

    柳文青叹气:“不了解一下附近情况?”

    “了解情况?我和你一起去找房主谈。”白路终于勤快一次。

    房主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收拾的挺干净。开始不想说,只是看白路年轻,柳文青又漂亮,一时心软。也不想害别人,叹气道:“跟你们交实底吧,这个厂子我根本不想卖,我是做电器元件加工的。os机,微打是主打产品,有自己的牌子,还给人做代工。一年不干不干的,也能收个一、两千万。当然,这是毛利润,但它是个产业啊,我卖了房子能去干什么?投资房地产?搬家重起炉灶?”

    “我在海淀那面有五家柜台,四川有个代理公司……算了,不说这个,就北城现在这地价,我只要搬家就肯定死,除非搬到河北或者大农村去,那里地价便宜,能省许多钱,可我这行业不行啊,必须要靠近马路,从这里出去,步行二十分钟是地铁,开车更快,去哪里都方便,可我搬到大农村,海淀的柜台怎么办?”

    中年男人苦笑一下:“算了,不卖了,你们走吧。”

    白路摇头:“讲故事讲一半是很恶劣的事情。”敢情把人家大叔的苦难历程当评书故事了。

    中年男人笑了下:“其实也没什么,我们这一片得拆迁,拆迁标准都出来了,很低。”

    柳文青说:“没看到拆迁啊。”

    “年后就拆,现在在约谈公司,领导想既拆房子,还想留下我们交税,真他马的。”中年男人爆了句粗口。

    “怎么留?”白路有点好奇。

    “从这里往东南走有个老村子,那面也拆,打算圈出块地弄工业园区,可交通不方便,而且还贵,不但要出钱买地,还得出钱帮村民盖楼,否则百姓不搬。”

    白路叹服:“能想出这个主意的绝对是高人。”这等于在玩空手套白狼。

    “高他马个屁股,一群生孩子没屁眼的王八蛋,在这么帮玩意带领下,能好了才怪。”中年男人骂了两句又说:“算了,你们走吧,不坑你们了,给你们打电话是我的错,我道歉。”

    白路笑笑:“没什么错。”和柳文青上车离开。

    柳文青有点不好意思:“老板,又让你空跑一趟。”

    “我发觉个问题,你一有所图、或者想认错的时候就叫我老板,用不用这么势利?”

    “嘿嘿,路子。”见白路没生气,柳文青马上改称呼。

    往回走的时候,何山青打来电话:“高远说,酒都给你了?分我一半。”

    “我先弄死你,再弄死高远,怎么就都给我了?知不知道造谣是要判刑的?”

    “我管你那些,先给我弄二十桶,我老娘一直惦记,准备过年招待客人,还有送礼。”

    “问高远要,他有一百桶,我才几十桶。”

    “几十桶?必须来十桶。”

    “来你个脑袋,晚上我扔电梯口五桶,自己来抗。”白路挂上电话。他是真想关机,如果不是怕沙沙联系不上自己,肯定关之关之再关之。

    果然如他想象那般,一下午,鸭子、林子分别来电,甚至连不怎么打电话的司马智也参合进来,那家伙说:“你给林子、鸭子、小三每人五桶,我也来五桶吧。”

    早就知道这帮混蛋都在打那些酒的主意。郁闷的白路许给每人五桶,然后给小黑打电话,让他晚上开个大面包来龙府。决定也送他两桶。

    如此,八十桶酒还一口没喝,已经分出去二十二桶。

    听他打完电话。柳文青说:“你得给饭店留下五十桶,在酒厂还没着落之前,只能靠这些酒撑场面。”

    白路看看柳文青,扒拉扒拉手指:“我还剩八桶?”

    “还有八桶这么多?留两桶过年喝,一桶备用,剩下五桶存起来吧,对了,咱住的地方其实不适合存酒,最好存到阴暗干燥的地方。咱找个地下室……”

    “不用找,大冬天的没事,年后等新饭店开业,把这些酒灌瓶,你爱放哪儿放哪儿。”

    柳文青想了想:“也行。听你的。”

    白路也想了想:“我怎么感觉自己就是个奴隶,什么活都干,还没有工资。”

    回家给沙沙准备饭菜,然后送到十八中,晚上再接她回来,好象伺候公主那样伺候着。

    吃晚饭的时候,周衣丹说:“今天晚上有我节目。一起看。”

    看见周衣丹突然出现,白路有点儿没反应过来,这丫头怎么也在?想了想,记起昨天事情。问道:“丁丁呢?”

    “睡觉呢。”

    “哦。”白路不置可否,任她继续睡,只招呼沙沙吃饭。

    周衣丹气道:“我说我上电视了。”

    “上电视有什么牛的?你哪个台?年后我也上电视,北城有线台。全国直播。”

    “你上的什么节目?不会是征婚吧?”周衣丹好奇问道。

    “和你这种没有追求的人就没法沟通。”正说着话,门铃响起。小丫跑去应门,回来跟白路说:“是何哥,问你要酒。”

    “我靠,把这事给忘了。”他本来打算把酒搬到外面,免得剩太多酒被这帮混蛋觊觎,现在不用了,大部分酒被柳文青征用,所以很心安理得的放何山青上楼,让他带工人自己搬。

    一进入巨大储藏室,如同进入酒的海洋,何山青怒气冲冲指着白路大骂:“败家子!你见过哪个国家存酒是一桶摞一桶的?这是酒,不是积木!”

    白路摊摊手:“没办法,房间太小。”

    “我家大,全搬走。”

    “搬你个脑袋,弄二十二桶到电梯口,一会儿那帮混蛋全过来。”

    “二十二桶?哪个王八蛋多两桶?”何山青依旧很气愤。

    “给小黑的。”白路看守大门,在搬出二十二桶之后,关门上锁。

    何山青说再给两桶,白路说,我只有两桶,剩下的被文青包圆了,说是新饭店全指望这酒,你忍心让我的饭店一开门就关门么?

    何山青说:“忍心。”

    刚把酒搬到电梯口,鸭子他们也来了,每个人都是一辆大面包车,很踊跃的来分赃,也是很踊跃的多索要酒水。

    白路说:“找高远要,那家伙有一百桶。”

    “高远和你一个德行,每人分五桶,我真想弄死你们俩。”鸭子气道。

    “为了点酒至于么?”白路悠然说道。

    “至于!”哥四个玩男声小合唱。

    “再问高远要两桶不就成了?”白路把火力引到别人身上。

    何山青叹了口气:“他家老爷子想往上走,要拿酒送人情,保守估计,得送出五十桶。”

    对于那些老领导来说,不在意钱不在乎穿,无非在意一点食和色。色么,咱管不了,还有人不喜欢这玩意。食却可以管,只要这酒一送上去,谁会不喜欢?比房子金条好用多了。

    第一,是纯果酒,没添加化学制剂。第二,度数低,男女老少都能喝。第三,味道非常好。第四,对身体有好处,可以促进血液循环,可以缓解精神疲劳。第五,独此一家,街上没卖的。

    只要高家老大把这酒往外一铺,这个酒的价格马上变成天价,买不到喝不着的东西才珍贵。到那时候,高老大行情看涨,人情做足了不说,还会有人求他要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