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去厨师学校

作品:《怪厨

    警察彻底怒了,举着警棍继续往前冲,另一个警察看出苗头不对,呼叫支援,同时跑向白路,大喝:“不许动。”

    白路高举双手:“我没动。”

    他本来还想继续玩下去,可惜老天不给机会,远处忽然传来警笛声响,嗷嗷的起码有三辆车以上。白路有点感慨,用不用来的这么快?

    不到一分钟,开进来一个车队,头前第一辆警车下来个浓眉大眼的国字脸警察,三十多岁,很威武,下车后扫眼现场,喝道:“全部带走。”

    然后走向白路,冷冷扫他一眼:“带走。”

    再看向两名同行:“你们是?”

    两名警察赶忙敬礼自报身份,无非是某某派出所的某某人,接到报警电话,正在出警。被扇耳光那家伙多告白路一状:“他袭警。”

    国字脸警察转头看白路,眼神漠然,好象看到空气一样,又跟那两名警察说:“这个案子,海淀区刑警中队接手了。”然后跟手下说:“带走。”

    林子就找来这等鸟人?白路看看他:“假如说揍你一顿,能判我几年?”

    那两名警察正在郁闷,海淀?也太远了吧?我这里是通县,关你们什么事?尤其挨打那家伙,实在想把白路带回所里赐与一顿胖揍,正努力琢磨如何留人,忽然听到白路这句话,那家伙也不琢磨借口了,专心看白路,就看他能不能揍刑警队的人。

    听到白路的挑衅,国字脸警察眼睛一缩,表情更加冷漠:“希望你配合我们的工作,不要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不愉快的事情?白路琢磨琢磨,算了。给林子一个面子,指着地上的手枪零件说道:“那个胖子的,开枪打我,没打中,把他们老大肩膀打伤了。”

    国字脸早看到手枪,但不知道是谁的,所以没问。现在听到白路说话,心里暗松口气,起码不用费心找借口解释这次行动。让手下收集物证,带着白路坐上警车,然后开车离开。

    两名派出所警察愣住,万豪被抓?这是大事,赶忙给所里打电话汇报情况。

    才说明情况。就迎来电话那头的破口大骂:“你是死人么?他们说带走,你就让他带了?会不会给我打个电话?”

    那警察也挺委屈:“来不及啊,他们抓了人就走,我已经马上给你打电话了。”

    “废物。”电话那头按死电话,开始想办法留下万豪。

    他们忙碌他们的,白路和国字脸警察坐一辆车,车里有四个人。司机,副驾驶是国字脸,白路坐在后排,身边是一名小警察。盯着他看。

    汽车开了十多分钟,国字脸说:“路边停车。”

    停车后,国字脸转身对着白路说:“下车。”

    听到这俩字,白路甚是无语。不带这么玩的好不好?笑嘻嘻问道:“我下车以后,你会不会说我是伺机逃跑。然后放个冷枪啥的?”

    国字脸不说话,冷冷看他。白路叹口气:“你真无趣。”开车门下车,刚把车门关上,汽车呜的一声开走了。

    白路挠挠头,这事情闹的,人是打了,可也没给李强出气啊。

    国字脸把他丢在一条小路上,车流少,行人也少。白路叹口气,在路边坐下,顺便等出租车。

    等了好几分钟,没等到空车,反是等过来一个小女子,穿件长羽绒服,挎个包从他面前快步经过。走过去以后,回头看他一眼,想了想,又走回来,从兜里摸出五块钱,慢慢放到白路面前,然后再次离开。

    白路愣了,仔细打量自己,郁闷个天的,居然一身尘土。叹口气拿起五块钱,好人啊,真是个好妹子。

    又等了会儿,终于等来出租车,坐车去农场,开大黄蜂回家。

    回家的路上,林子打来电话:“这件事情,你再别插手了。”

    白路说好。

    林子很够意思,知道他要查人,不管那人和白路有什么纠纷,既然和白路做对,林子就义不容辞主动帮助白路。

    只冲这一点,他就不能让林子难做。

    挂电话后,白路又接到张正义的电话,让他方便的话,下午一点半去厨师学校。

    看眼时间,马上十二点,白路应声好,汽车拐上主路,一路往西行驶。顺便往家打个电话,让丁丁给沙沙弄午饭。

    厨师学校太远,在西五环附近;而他此时位置都快到东六环了,绝对的两头跑。幸好是大直道,不用考虑怎么走。

    一个多小时以后,汽车停在厨师学校门口,白路去附近面店吃面。

    眼看时间接近一点半,张正义再打一遍电话,问他到哪了。白路说在学校门口吃面。张正义说在门口等他。白路说好,然后继续吃面。

    一点半,白路准时出现在学校门口,张正义和一个五十岁的男人在小声说话。看见他过来,张正义给俩人介绍:“烹饪学院成海山院长,北城著名厨师。”

    成海山急忙摆手:“在老师面前可不敢这么叫。”

    张正义继续介绍:“白路,非常不错的厨师,就是他请实习生。”

    成海山跟白路握手:“白经理你好。”

    白路笑道:“成院长太客气了,叫我路子就成。”

    “也成,我听张老师说,你聘请实习员工,工资日结,每天三十?能简单跟我说说么?”

    白路想了想,问张正义:“老师,你大老远叫我来,就为说这个事?”

    张正义一听,这个混蛋玩意又开始玩个性,赶忙解释道:“烹饪学院在期末考,下午还有一科,我把你请人的消息和成院长一说,他觉得对学生对学校都有好处,很是支持,只是有点儿疑问,所以叫你过来,有什么话,咱当面说清楚,再签个协议,对你对学生都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

    白路点点头,问成海山:“成院长想了解哪方面的内容?”

    成海山真有涵养,完全不计较这家伙方才的无礼表现,问道:“第一,你的饭店什么时候开业,地点在哪?第二,为什么日结工资?第三,能收下多少学生?”

    白路说:“饭店开业,最早要在年后;工资日结是为减少麻烦,只有我满意的,第二天才可以再来;至于能收下多少学生,多多亦善。”

    成海山摇头:“有些不规范,对学生没有保障。”

    “他们要的不是保障,是学到本事和拿到钱,实习期日薪三十,如果考核合格,会涨到五十,如果能被我的饭店正式雇佣,工资是周结,每周不低于七百。”

    每周七百,月薪就是三千,对于厨师学校新毕业的学生来说,绝对属于高薪。

    成海山还想为学校多争取些利益:“三十块是不是有点低了?不说我们学校如何,只说往年毕业生,每一届都有很多学生送去北城的各大饭店实习,四星级、五星级宾馆都有我们的学生,我们的学生素质很高。”

    “高不高是由我说的算,工资也一样,我可以保证一点,只要按我说的去做,无论你有多少学生,我都会留下,每天工作时间不会超过六小时,每周会休息一到两天,工资绝对高于同类饭店,最主要的一点,不会一毕业就失业,不得不去一些小馆子打杂练手。”

    成海山知道白路说的对,想了想:“我们需要签个协议。”

    白路拒绝:“我不会和你签任何东西,只有你的学生正式成为我的雇员之后,会由饭店总经理和他们签定用工协议,该有的保险和待遇,一样不会少。”

    成海山抓住漏洞,说道:“按你所说,学生们太没有保障,万一你一直不雇佣他们,他们就只能一直是打短工。”

    “我要培养的不是打短工的小工,我没有那个精力,我希望他们会留在我的饭店,待遇自然要让他们满意;另外,新饭店营业会签定许多合同,包括服务员,我都会给她们一个很好的合同,何况厨师?”

    成海山只是不信:“目前还都是你说而已。”

    张正义忽然插话:“反正有寒假,寒假里让你的学生先赚一个假期的钱,赚钱的同时可以接触社会,还可以学到本事,难道不好?”

    有了张正义这句话,成海山想了想,点头道:“好,这一届即将毕业的一共是四个班,接近两百名学生,一会儿我广播一下,如果有人想去实习,要麻烦白总做下解释。”

    白路点头:“没问题。”跟着又说:“只是还有个小小要求。”

    成海山看看他:“说。”

    “新饭店没开业,这些学生招来以后,没有地方实习,我想借用你们学校的练习厨房。”

    “不行。”成海山马上拒绝。

    “每天付租金。”

    “和租金没有关系,学校要统一管理,寒假时清校,本地生和住宿生都不得留校,这是规矩。”

    “规矩不就是给人打破的?”

    “我们这里不行。”成海山的态度很坚决。

    白路想想:“那我借用几天行不行?在学校清校、老师正式放假的时候,我们就撤出来。”

    成海山思考片刻:“可以,一天三百块租金……”

    这个时候,丁长宁也来了,一走进校门就看见白路三个人,笑着走过来说:“刚想打电话找你,在这站着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