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 想不出名字

作品:《怪厨

    半个小时后,小黑开着子弹头过来,白路下车一看,子弹头又变样了,轮胎换成薄宽型,很好看,却又不是赛车轮胎那么夸张,很配车型。

    白路笑了下:“改车不花钱么?”

    小黑笑道:“几个轮胎没多少钱,倒是你给的那个酒,我的天,以前看书总能看到什么好喝好喝的,我还琢磨,咱也喝了十好几年酒,怎么就遇不到那种特别好喝的酒,现在遇到了,这酒真棒。”说着话,从车里拿出个油桶,给白路的大黄蜂加油。

    加好油,小黑说:“车里又加了个发动机,没多少钱,很普通的跑车款。”

    白路问:“你在我这两辆车上花多少钱了?”

    “没多少钱,就算花点钱也早赚回来了,因为你的原因,让我多了许多生意,谢谢。”

    “别谢来谢去了,回家。”俩人分开两辆车去龙府别苑。

    家里面有很多人,司马智带个女职员和柳文青在客厅开会,沙沙和丁丁旁听。会议内容是饭店名称。

    白路进屋就被叫过去,司马智指着茶几上三张纸说:“你拿主意。”

    三张纸上是三个名字,第一个是名仕。柳文青做解释:“根据饭店的装修风格,我把新饭店一分为二,一小半是女子专用饭店,没有包房,全部是散台,实行会员制,每个月有最低消费,只要拥有会员卡,饭店随时为她们服务,可以不进行任何消费。另一半是混合餐厅,同样实行会员制,区别是二楼有六个大包房,其他都是散台。这里有效果图。你可以大概看一下风格。”拿给白路一个文件夹。

    白路大概翻了翻:“名仕挺好。”仕有贵族女性的意思,也代表着仕途,起名叫名仕,可以让两个饭店共用一个名字。

    第二个名字比较有个性,左右。

    共有两个标牌,女子餐厅是左字小右字大,混合餐厅是左字大右字小,同时还有颜色区别,按颜色来说。本该是红男绿女,也就是红左字绿右字;可是红绿两色略显浮躁,格调要低一些,所以改成黑左字白右字,用那种带颜色的磨砂玻璃砖。雕成方体字,显得大气美观厚重。

    第三个名字比较无聊,叫沙路,取沙沙和白路的名字。

    白路想了想:“我还是觉得五一不错。”

    “能不能说点有用的?”司马智说道。

    “你们想了好几天,就想出这么三个名字?”白路问。

    司马智说:“我就想到一个名仕,另两个都是柳文青的想法。”

    柳文青想把新饭店打造成北城最高端的饭店之一,不是说价钱高。是格调高,第一点,所有客人必须预约才能进门吃饭,鼓励办年卡。有意想不到的优惠。第二点,会员要审查,不是阿猫阿狗有点钱就能进的。

    因为想法完美,所以饭店名字很重要。可是越重要就越想不出,像什么锦什么宫。甚至阁台楼都想了许多,觉得每一个都不好,和饭店的装修风格完全不符。

    如此一想,倒是沙路最合适。反正谁也看不懂,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最棒的是这个名字不但难懂,还和装修风格一点儿都不搭,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感慨,怎么会起这个破名字。

    白路把三张纸拢到一处,跟司马智说:“就你这水平也敢开广告公司?怎么没赔死?”

    司马智淡声说道:“如果我开公司都赔钱,别人就不用活了。”

    “你这是赤果果的炫耀么?”

    “我说的是事实。”

    “事实你个脑袋,名字先扣下,再想一想。”白路说道。

    柳文青有点为难:“不能再拖了,现在要做广告,看装修进度,大年初十就可以营业,今年过年是三十一号,也就是说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必须要早做准备。”

    白路说:“我觉得五一好,可你不让用啊。”

    “格调太低,其实名仕和左右的格调也很低,名仕好象是一群伪小资假精英喜欢去的地方一样,左右更白费,只有个性,别的什么都没。”

    “你知道还拿给我看?”白路问道。

    “这不是想不出来了么,再说了,你是老板,只要你拿定主意,叫什么不一样?”

    听柳文青这么说,白路问司马智:“你们公司有多少人?”

    “干嘛?”

    “给他们打电话,明天上班,每人想一个饭店名字,要大气高端,特别奢华的那种名字。”

    “好吧。”司马智有气无力回道。

    这时候,白路电话响起,是何山青,问他在哪?

    白路说:“我在廊坊,这有一家卖牛肉面的,很好吃。”

    “好吃?打包回来,我去你家等你。”何山青完全不上当,说完就挂掉电话。

    白路冲屋里人大喊:“一会儿小三过来,谁都不许开门。”

    没有人接话,柳文青抱着图纸去问丁丁的意见,丁丁说:“叫月亮怎么样?”

    月亮?还不如沙路呢。白路回身招呼小黑:“过来坐,把这当成……我家。”

    司马智赞叹:“你真有本事,把人晾半天了。”

    “我高兴。”白路去冰箱拿啤酒给小黑。

    小黑说:“换常温的吧。”

    白路说出在黑河时听到的笑话,认真问道:“你确定?”

    小黑没明白:“怎么?”

    白路努力讲好笑话:“常温是零下十度,这个是零度,你喝哪个?”

    他很认真,也很努力,可惜完全不好笑,所有人都好象看个大马猴一样看着他。

    “没有幽默感。”白路嘟囔一句,落寞走向厨房。

    何山青玩牌的地方距离这里不远,十五分钟后,他和高远到来。虽然白路下了命令,却是没人遵守,早有人过去开门。

    何山青进屋就去找白路:“郁闷死老子了,居然输了一张,给我做点好吃的,消消愁。”

    白路不知道这家伙在打麻将,问:“又开车去了?”

    “开个脑袋,老子和于善扬那头猪打麻将,居然输了一百万,憋屈死老子了。”

    “啊,输钱了啊,恭喜。”算一算人数,今天又要做许多份饭,白路回到客厅,认真跟司马智说话:“你是不是该回家吃饭了?”

    司马智当没听见。白路就去问高远:“你什么时候走?”高远冷冷扫他一眼:“老子输钱了,别惹老子。”

    “输钱?”白路嘿嘿一笑:“打麻将不?咱打麻将吧,司马、小三,高远,咱四个打,别玩太大,一把一百万的就成。”

    没人理会发疯中的白路,丁丁大声说道:“沙沙饿了。”

    白路幽怨的看她一眼,回去厨房继续干活。

    正忙活着,林子和陶方冉、鸭子和于欣欣先后到来,白路大怒:“拿我家当游乐园了?”

    “游乐园哪有你家好?”林子扔下句话,拽着白路到一边小声说道:“那件事已经可以定性了,有公职人员涉黑,正在找证据,估摸着明后天就有消息,你千万别冲动。”

    “当我像你那么闲?”因为事情涉及到林子的人情、以及许多人的计划,白路没告诉李强发生什么事情,等过几天出结果再一起通知。

    后面的事情就是白路糊弄着对付出一桌饭菜,大家开心、热闹地聚会吃饭。于欣欣知道要和丁丁拍戏,态度摆的很端正,一直小心说话,很热情主动。

    人多凑一起,反正就是喝酒,喝到兴尽而散。

    半夜,喝多了啤酒的白路起来上厕所,发现厨房亮着灯,走过去看,何山青在找吃的。

    白路迷糊着点点头,上完厕所回去睡觉。

    第二天,在吃早饭的时候,白路又看到何山青,问道:“这么早就来了?”

    何山青没说话,只管吃东西。

    白路想了想,突然大叫道:“你昨天晚上没走?”

    何山青点头:“喝多了,不能酒驾,就没走。”

    “哦。”白路点点头:“你不是就住在前面那栋楼么?”

    “住在哪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酒驾。”何山青很有正义之士的派头。

    白路再点下头:“你比我无耻多了。”

    吃过早饭,白路去厨师学校。

    去厨师学校最方便的方式是坐地铁,在九点钟的时候,他准时来到学生练习大厅。

    大厅中或站或坐的,是近两百名学生。毕竟多三十块烤肉钱也是件好事,如果活儿不累,大家都想赚这个钱,就当是继续上学。

    白路拿出个本子,往桌上一放:“签名。”

    学生们一个接一个的过来签名,一共是一百九十三人。

    白路拿出一沓钱:“两个人一组,或者三个人也成,每个人分二十块钱,上街买土豆去,买你们能看到的、种类不同的土豆,回来后或煮或切或炸,怎么做由你们,把土豆的不同点记下来,要记清楚品种。”

    啊?这就是上班第一天的内容?学生们都有些愣住。

    “记住,钱是我的,我希望你们能善待买回来的每一颗土豆,如果有人回来的早,中午就在这里吃饭,午饭是你们自己买的土豆,不许加任何肉菜,仔细品尝每一种土豆的不同。”

    说着看看众人表情,多补充一句:“你们努不努力,取决于你们自己,而我,能决定你们明天谁还可以继续上班,所以,请珍惜这次机会,现在过来领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