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标准新饭店

作品:《怪厨

    李莹带着两个青年过来,一男一女,问白路需要帮忙不。[ ]

    白路说不用。

    李莹说:“怎么可能不用?每次做饭都得四个人,一做就是俩小时,你自己行么?”

    “绝对行。”

    这顿午饭做的非常丰盛,七十四个孩子,六名支援者,八十个人坐成七桌。

    这里没有饭店的圆桌,是学校淘汰下来的课桌,大家并到一起,吃了次爽饭。

    白路没吃,站在房间外面,隔着玻璃往里看。大部分孩子都有残疾或是疾病,李莹六个人根本没办法好好吃饭,伺候好这个再伺候那个,帮孩子们吃饭,很是辛苦。

    这里的规模算是比较大的,一般私人性质的爱心之家,也就有十几个孩子、一两个大人。

    一直看着孩子们吃好午饭,白路把身上的现钱留给李莹,开车离开。

    学校里,学生们悄无声息在练习空切,连续无数次的挥刀,当你停止动作后,右手还会不自觉的抖动。

    白路先去银行取钱,然后来学校。这一天,综合巴雨时的意见,以及自己最后看到的学生们的表现,剔除十个人。

    不是你动作做的标准,我就要你;是你符合我的标准,我才要你。

    发完工资,送巴雨时回家,在车上,巴老爷子建议道:“不能这么练,效果不好,如果长时间这样,会练伤的。”这个伤不是身体受伤,说的是心理的腻烦感觉。

    白路说:“再试两天,明天上午你直接过去,我就不去了,如果有谁对你不够尊重,不听话。直接剔除掉,我要的是听话的学生,至于工资,你就说我没在,先欠一天,看看他们的反应。”巴雨时说好。

    在东三环附近放下巴雨时,白路回家。刚进家门,小黑打来电话,告诉他改装大巴车需要一百万。白路说没问题。尽管改。

    第二天,白路送沙沙返校,在校门口等候。

    一个小时后,沙沙抱着一堆作业本往外走,白路去接过来:“寒假作业?”

    “恩。好多。”沙沙皱眉头说道。

    “不想做就不做,我做主了,就说被狗吃了。”

    沙沙眉头皱的更深:“你见过哪只狗吃纸的?”

    “那就说被虫子咬了。”

    “得多少只虫子才能吃完这一堆作业本?”

    “你就说家里着火了,烧了。”

    沙沙叹气道:“哥,可别瞎说了,万一家里真着火怎么办?”

    上车后,白路问:“放假了。好好庆祝,想去哪玩?”

    “不知道。”

    冬天是寒假,寒假里有大年,在以前。过年时只有自己,沙沙不喜欢寒假。

    白路替他做主:“吃龙虾去。”

    “可是小丫和丁丁姐怎么办?”

    “饿不死他们。”白路很绝情,开车去吃龙虾。

    走了好长一段距离,沙沙忍不住了:“怎么不问我考的怎么样?”

    “你们学校疯了么?返个校。就这么一会儿时间也考试?再说了,不是刚期末考试么?”白路认真问话。

    沙沙叹气:“我说的就是期末考试。”

    “哦。那你考的怎么样?”白路反应过来,是自己误会了。

    “不怎么样,才第三。”

    “才第三?”白路有点无语:“您老人家一共上了几天学,第三还不满足?”

    “可我第一次摸底考试,是第一。”

    学霸的世界,我们永远不懂。白路专心找寻龙虾店。

    还没找到龙虾店,沙沙的班主任打来电话:“是张沙沙的哥哥么?我是蒙慧,沙沙的老师。”

    “老师你好。”

    “是这样的,你妹妹学习成绩很好,我觉得不能浪费这个天赋,在放假的时候,最好多看一些书,像人大附中的题库什么的,好好培养两年,绝对是清华北大的苗子。”

    “啊,谢谢老师。”白路有点敷衍。

    他最不在意学习成绩,他的目标是让沙沙开心的活着。沙沙喜欢学习,那就学;如果不喜欢,谁也甭想逼她。

    蒙慧见过白路几次,知道这个光头特有些神经病,随时处在正常与不正常的边缘,继续劝道:“辛苦两年半,得到的是一辈子的光华,真的。”

    “谢谢老师,也是真的,对了老师,我俩现在去吃饭,你也一起呗?”

    蒙慧说:“不了。”叹着气挂上电话。

    她很在意张沙沙这个学生,第一学期,一共没上几天学,居然能考到第三,这样的学生谁不喜欢?好好培养,绝对是老师的荣耀。尤其,十八中是普通高中,出来个尖子学生,学校都高兴。可惜,家长白路完全不在意。

    白路收起电话,跟沙沙说:“你老师让你考清华北大。”

    “哦,过了。”沙沙表现的比他还不在意。

    “什么过了。”

    “那家饭店有龙虾,你开过了。”

    ……

    下午三点半,巴雨时打来电话,沉默好一会儿,小声说道:“白总,今天我开了五十六个人。”

    白路笑道:“挺巧啊,是不是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

    “你不生气?”巴雨时问道。

    “为什么生气?我需要的是听话的厨师,他们不听话,当然要开,你不用多想,赶紧回家吃饭,明天学校见。”

    挂电话以后,白路想了一会儿,给柳文青打电话:“三楼宿舍,加快些速度。”

    柳文青说好,又说:“正好要找你。”

    饭店要做宣传,可是实在想不出来名字,想出一个毙掉一个,没办法,柳文青只得找白路商议。

    白路说:“叫标准。”

    “什么?”柳文青没听明白。

    “标准,新饭店要成为行业标准,从装修到服务员到厨师。再到做出的菜,都要做到标准化,要做到尽量完美。”

    “标准好么?”

    “不然你再想名字。”

    “标准什么?后面是饭店?会馆?俱乐部?”

    “就叫标准。”

    “好吧,明天就去办手续,司马说他帮忙办,最多七天,可以全部搞定。”

    如此,便是定下一个很不像饭店名字的名字,甚至还不如大天堂。

    吃过晚饭。白路在健身房练拳,李小丫找上来:“老板,有事情和你说。”

    白路甩掉拳击手套,走到墙角的椅子:“坐下说。”

    李小丫走过来坐下:“我妈妈可能要来。”

    “来就来呗。”

    “家里人不放心我,也怕我过年不回家。所以要过来看看。”李小丫小声说道。

    白路笑道:“你做了什么坏事?”

    “我没做坏事。”小丫急忙说道。

    “开个玩笑,等你妈来了,就住在这,住你的房间,我给你假期,带着她多玩两天,然后……然后一起回去。回去好好过年,等过了年回来,别忘了带户口本复印件和身份证,还要派出所开个证明。”白路想让小丫也上学。

    小丫说:“我没做坏事。不过,我跟妈妈说是饭店经理,我妈不相信,就来了。”

    小丫第一次往家寄钱就超过五千。小丫妈妈十分害怕她做错事。

    对于某些人来说,笑贫不笑娼。甚至鼓励孩子用身体换钱。幸好,小丫妈妈不是这样的人。

    小丫给家里那么多钱,妈妈追问来路,小丫只好骗妈妈说是饭店经理,才会有这么高的工资。然后又买了手机,并把号码告诉家里人。

    小丫妈妈不信,哪有请十五岁孩子当经理的道理,可是家里头需要照顾,走不开。在年前,好不容易挤出时间,于是来北城了。

    白路听的一笑:“明天去印名片,五星大饭店经理,李小丫。”

    “真的?”

    “真的,你文青姐是新饭店的老总,这个小饭店你说的算。”

    “谢谢老板。”李小丫很高兴。

    “你妈妈什么时候来?我去接站。”

    “不知道,我妈妈没说,她就说到了北城给我打电话。”

    得,那就等电话吧。白路想了想:“明儿个,带你和沙沙去买衣服,经理得有个经理样。”

    “不用了吧?”李小丫算是运气好,有白路照顾,在险些被拐卖之后,迎来一世平坦。

    “再说。”白路继续打沙袋。

    这时候,何山青过来了:“老高搬来了,我靠,这家伙也太不要脸了,住那么远,也好意思往咱龙府混。”

    白路看看他:“我一直在怀疑,到底是你的脸皮比较厚,还是我的鞋底子更厚一些?”

    “靠,不带这样的。”何山青离开。

    听说高远搬过来,白路想了想,去找他。

    转了一圈,没看到人,给高远打电话:“你在哪?”

    “废话,在你家。”

    “你才废话!我知道你在我家,你在哪个房间?”房子太大也不好,想找个人都得打电话。

    “最把角那个屋。”

    过了会儿,白路又打电话:“你个王八蛋到底在哪?”

    “你在几楼?”高远问。

    “一楼。”

    “我在二楼。”

    “等我弄死你。”

    高远的房间很清净,两面墙壁有玻璃,房间里一个笔记本电脑,一张巨大的地炕,几本书,一床被一个枕头,别的东西再没了。高远坐在炕边看着玻璃外发呆。

    白路进来转悠一圈:“这是我家?我家居然有这么好看的房间?”

    “你是猪。”高远冷声说道。

    白路哈哈一笑,坐到他对面:“说吧,你在躲谁。”

    高远看看他:“我爷爷给你打电话了?”

    “没。”

    “哦。”

    “哦什么哦,谁为难你了?老子帮你搞定。”

    “我爸我妈我爷爷,让我相亲,你去搞定吧。”

    “我搞你个脑袋,再见。”白路转身就走。

    “我爷打电话,你就说没见到我。”

    “我不说假话的。”白路找了个很丢人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