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二百五十四章 人比人得死

作品:《怪厨

    学生们想的却是不同,好不好的得告诉我们啊,另外,前三名有奖金,谁不想得到?有学生提醒道:“老师,前三名……”

    中餐厨师是一个十分依赖经验的活计,大师傅做菜基本不太在意份量,都是学徒配好菜,他上锅炒而已,多点少点没所谓,考的是对火候的掌握。

    但是对于这帮学生来说,他们的水平远远达不到那一步,为了提高整个饭店的菜品质量,白路才会出此下策,做流水线式的中餐。这么做,可以降低员工成本,不用高价聘请大师傅;另外,即便有人辞职也没事,反正是流水线作业,每一道工序都有大量人手,能够随时补充。

    在白路的设想中,视觉感官和欣赏力优秀的学生去摆盘,刀功好的专门切菜,为人仔细的去过油或是蒸煮,总之,每个人分管一摊,也是每个人都贡献出最强厨艺,这样做出来的菜,标准会很高,也会一直保持水准。

    只是如此一来,太公式化的工作激不起员工兴趣,而且培养不出好厨师,针对这一点,白路依旧有自己的设想,当一个人熟悉并且十分擅长某一道工序之后,换岗,大家都要轮着来,要持续发展,齐头并进。

    同时有激励手段,每周都会有技能比赛,就是饭店出钱,你来做菜,只要有新意,只要白路认可,就有奖金可以拿。

    除此外,饭点的早午晚三餐全部由厨师练习新菜,可以不在乎成本,但是必须要求认真准备,精心制作。

    正是为了学生们以后的发展,也是因为将投入大量资金培养他们。白路非常在意学生们是否听话。

    现在,他尝过十几道不满意的菜肴,又听学生问谁能得前三名,笑笑说道:“巴老师,你觉得呢?”

    巴雨时仔细尝菜,有点拿不准意见。学生做的菜都差不多,就是街边小店的水准,没有特别差,也没有特别好。反正就那样。

    见巴雨时在犹豫,白路说:“先上菜。”

    爱心之家有四个煤气灶和两个冬天取暖用的烧煤的大锅台,十二组人分两拨做菜,每道菜做七遍,白路很有耐心。耐心看他们做菜,也是耐心品尝菜肴。每道菜尝一口,等七组十二道菜之后,他已经吃饱了。

    事实证明,他想出来的方法很管用,同一道菜连续制作七遍,都是一遍比一遍好。最后一遍的菜堪堪达到及格标准。

    他满意了,学生们更满意,一个个扒着窗户看孩子们吃饭,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招待客人。看着孩子们吃的很高兴。他们也高兴。

    因为孩子们多有残疾,有人眼睛看不到,有人手不听使唤,学员们问白路:“我们能不能进去照顾他们吃饭?”

    白路说不能。不做任何解释。

    这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饭后。院长李莹过来感谢白路。

    白路也在谢她,让自己的学生有实习机会。顺便约定好下次过来的日期,让学生收拾厨房,然后离开。

    他们伺候好小孩,可是自己还没吃饭,学生们竟然都不太饿,一个个很兴奋,因为有很多人在很开心的吃他们做的菜。

    因为他们的认真表现,白路请吃火锅。等进到火锅店的时候已经一点半还多,没有客人,大家等于包下整间饭店一样,六十多个人挤满饭店,嘁嘁喳喳很是热闹。

    有学生很善良,很可怜爱心之家的许多残疾小孩,来问白路:“以后能不能常来爱心之家。”

    “必须要常来,标准饭店所有厨师必须来爱心之家……不对,是所有员工,标准饭店的所有员工必须来爱心之家服务,和那些孩子做比较,你们应该感谢老天、感谢父母,把你们生成健全人。”说到这里,站起来看看六十四个学生:“你们今天的表现让我很满意,我希望从今天开始,谁也不要被我开除掉。”

    学生们大声叫好,有人问:“标准饭店是什么?”

    “未来,你们工作的饭店名称。”

    “这么难听?谁起的啊?老师,这名字也太没文化了。”

    “胡说八道,我起的名字怎么没文化?”白路大声说道。

    “老师取的啊,那绝对有文化。”有学生大拍马屁。

    吃饭的过程中,白路选出今天表现比较好的三组学生,一一分发奖金。饭后,让学生们坐地铁去东三环,在十八中门口集合,去参观新饭店,顺便安排十七个外地学生的住处。

    因为临近过年,外地学生要回家,本地学生也想过一个爽年,白路决定修改实习计划,提前结束实习期,外地学生离开北城的日期就是大家放假的日期,有什么事情,待年后重做安排。

    既然这样,外地学生只能在北城多呆个一、两天,鉴于新饭店一直处在装修过程中,住着不安心,索性让他们住宾馆。

    学生们很爽,这帮家伙事实上没有上过一天班,也没有创造过一分钱的利润,却已经领了七天工资,老板又对他们不错,每一个人都很高兴。

    大家来到新饭店的时候,柳文青正好在,白路认真做介绍,这是标准饭店总经理柳文青。

    学生们一见,如此漂亮的女人竟然是他们的经理,一个个挺胸凸肚的想留下好印象。

    柳文青冲他们笑笑,把白路拽到一边,从包里拿出沓白纸:“招聘员工的计划书,广告在年后投放。”

    白路不接手:“你瞧着办。”

    “你得懒死。”柳文青说:“我打算请乐苗苗和冯宝贝给服务员做形体训练,另外,也真的需要请员工了,比如人事、会计什么的。”

    白路依旧是无所谓的态度:“按照你的想法,大胆去做。”

    柳文青叹气:“知道你为什么不给沙沙老师送礼了,实在太懒了。”

    白路点头。同意她的判断,顺便说道:“正好找你有事,安排十七个外地学生的住处,帮他们买车票,回家过年。”

    柳文青很气愤:“你想累死我么?”

    白路摇头:“你可以安排别人去做。”跟学生们宣布下班,让十七个外地学生去车上拿行李,再去找柳文青安排住处,他则是偷懒跑掉。

    刚到家,电话响起。是扬铃,让他明天去机场接机,丽芙泰勒要来过中国年。

    白路不干:“爱找谁找谁去,一百块钱的工资还想让我接机?坐公共汽车去。”

    “别太过分啊,跟你说件好事。只要你伺候好丽芙,还有她带过去的一个朋友,那个朋友会在你的饭店免费演出,你的生意一下就火了。”

    “不感兴趣。”

    “少装,知道是谁不?”

    “爱谁谁。”白路想挂电话。

    “你明天必须来接机,不来接机会有大麻烦。”

    “谁有麻烦?”白路问:“你是在威胁我么?”

    “不是你,是珍妮弗。”

    “我不认识珍妮弗。”

    “你见过她。在罗斯的小型餐会,那个大个子美女。”

    “罗斯又是谁?”白路很善于忘记老外的名字。

    扬铃耐着性子做解释:“罗斯是丽芙的朋友,是米其林的美食观察员,咱们在他家吃过饭。珍妮弗也是丽芙的朋友……”

    白路有点迷糊:“慢点慢点,用汉语说。”

    “我是用汉语说的!”扬铃大声说道。

    “可名字不是。”白路挑毛病。

    “就是那个厨师,罗斯……”扬铃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白路却突然啊了一声:“想起来了,罗斯是丽芙的朋友。是米其林的美食观察员。”

    扬铃很郁闷:“你在重复我说的话?”

    “我是真的想起来了,不过。珍妮弗是谁?”他确实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时候,付传琪从边上经过,听到白路说话,微笑停步。

    扬铃不解释了:“明天你来机场,就知道谁是珍妮弗了,要不现在上网去搜一下也行。”

    “好吧。”白路要挂电话。

    扬铃大喊道:“中午!来接机!”不等白路拒绝,直接挂电话。

    白路摇摇头:“这孩子越来越没礼貌了。”一抬头,看见付传琪穿的板板正正,好象是要出门,随口问道:“出去?”

    付传琪笑问:“你说的珍妮弗是谁?”

    “鬼知道是谁,不认识,高远呢?”

    “他在上班,我去接他下班。”

    “你,接他下班?”白路甚是无奈,这世界要疯了。这么漂亮的大美女上门倒贴,高远却是不干。而高远越不干,这女人就越倒贴,唉,我已经老了,理解不了年轻人的想法。

    付传琪又问一遍:“你刚才说的珍妮弗是电影明星么?”

    “不知道,没见过。”白路去沙发上坐下。

    付传琪笑了笑:“晚上想吃什么,我会做饭。”

    白路终于震惊了:“你还会做饭?”

    昨天,这女人做牛排,算不得什么本事,再笨的人也会煮个方便面不是?可是现在,这女人宣称会做饭,这等美女子,这等……白路看了看付传琪的双手,白白嫩嫩,也能拿菜刀?

    “我为什么不会做饭?”付传琪笑了笑:“说好了,晚上我做饭。”开门离开。

    白路叹服,人比人得死,这个中国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和高远一比,真是得死个几十遍的才能平衡过来。

    家世不说,相貌不说,钱财不说,只说有这等啥玩意都会儿的传奇妹子上门倒贴,唉,老天推不公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