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苍蝇真多啊

作品:《怪厨

    她在胡乱找借口离开那些人,而白路听过扬铃的翻译,笑笑问道:“弹钢琴?不会!我会吹口琴。”

    当这一堆商业人士冲过来之后,分身乏术的扬铃只好暂时抛开明臣大明星不理,专心给丽芙翻译。于是,很有礼貌的珍妮弗借着语言不通的机会,跟纠缠她的窦成歉意微笑,然后离开,挽住白路的胳膊说:“走吧。”

    白路好歹也是去过美国的人,终于碰到个能听懂的单词,认真说道:“以后就说简单一点的,简单的,知道不?”

    珍妮弗不管他在说什么,只管点头说:“ok。”可见被窦成逼成什么样了。

    于是,在这一时候,二秃子白路的身左身右分别是丽芙和珍妮弗两位大美女,身边还跟个美女翻译扬铃。

    窦成色胆包天,坚决不肯放过珍妮弗,快步走过来说道:“珍妮弗小姐,还没吃东西吧?北城大饭店是国内最好的饭店之一,厨师特别厉害,可以去品尝一下,绝对不会后悔。”

    扬铃好忙,一个人给八个人做翻译,累到她不想说话,却还是不得不跟上珍妮弗继续做翻译。

    吃东西?做为一个吃货,珍妮弗当然不会错过这种机会,拽着白路走向餐台,边走边问:“为什么不叫我吃东西?”

    扬铃继续跟着做翻译,这孩子真命苦,不但累嘴,还累腿。

    白路更命苦,认真看了珍妮弗一眼,叹口气没说话,你来饭店不吃饭还怪我?

    餐台上摆满现成食物,有制作好的生耗、扇贝、剥好皮的大虾,当然也有龙虾。有客人不愿意等。就吃这些玩意。

    另有二十来人喜欢吃新鲜菜肴,也是借机攀关系,边看厨师忙活,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人群最前面是于善扬,这家伙的目光不在厨师身上,而是在两个端盘端碗的女服务员身上。

    北城大饭店的服务员都很拽,当然也漂亮,这俩女孩都是一米七以上的身高,穿着高跟鞋短裙。尤显个儿高。

    于善扬边看女服务员,边拿身边的女孩做对比,对比来对比去,还是身边的女孩漂亮丰满,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个子不够高。看服务员那两双大长腿,啧啧,看的他连连摇头。

    本来,他可以看丽芙和珍妮弗的长腿,可惜俩大美女全是长裙及地,根本看不到,只能等待下次机会。

    他当然也想染指二美。可这俩人没一个简单的,一个是柴定安想要合作做生意的女强人,一个是国际巨星,于善扬有自知之名。不像窦成那样奋勇扑过去自找打脸。

    于善扬身后隔着几个人站着柴定安,双手抄兜,静静看着料理台上的厨师做菜。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转头扫了一眼。便又是一声冷笑。

    他在嘲笑那些人不自量力,他就不信。如果自己想要和丽芙合作做生意,谁还敢横插一手不成?

    片刻后,白路被两个外国大美女拽到料理台前面,这俩吃货盯着厨师的动作看,顺便问白路:“是不是每一个中国厨师都像你那样厉害?”

    白路说:“这不可能。”

    他这么说话,引得前面人回头看,打量打量白路和他身边的两个外国美女,到底是没有说话,转头回去继续看厨师工作。

    “为什么不可能?”珍妮弗问道。

    “因为我是唯一的。”

    他们聊天,扬铃一直做翻译,声音稍大一些,附近几个人听的很清楚,有人忍不住冷笑一声,却也没说话。

    这些人肯在这里等待厨师做饭,是因为知道条案上的现成食物是普通厨师、甚至学徒做的,没什么可吃的。

    他们来北城大饭店吃饭,吃的是手艺,吃的是最好吃的东西,而此刻,料理台后面的厨师便是北城大饭店能做出精美菜肴的大厨师之一,那个人是中餐厨师长兰腾。

    白路见过兰腾,以前在花园饭店和许多厨师比赛做豆腐,其中就有兰腾一个。白路做的豆腐汤被罗天锐故意打翻,兰腾还安慰白路刀功不错,如果用心学习,一定会成为好厨师。

    总的来说,这个人不错。

    白路刚才走过来,看见是兰腾主厨,心道向天来还真有面子,能把北城大饭店唯一的中餐大厨请来为他们服务。

    兰腾是北城大饭店中餐厨师长,地位仅在总厨师长之下,在正常情况下,一个礼拜也不见得有一次出手的时候。今天显然是破例了。

    不过,他的表现中规中矩,动作标准,不快不慢,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没有油炸食物,多是入锅清炒或着微煮,菜品也仅限于身后展柜里的那些菜。

    因为是现场制作,且偏清淡,更有些像日餐或西餐。

    珍妮弗看了会儿,跟白路说话:“帮我推荐两道好吃的菜。”丽芙说:“我也要。”

    听过扬铃的翻译,白路淡声说:“他做菜不错,不用推荐,随便点两道菜就成。”

    这句话分明是居高临下点评别人的语气,前面客人终于忍不住了,转头说话:“年轻人,别太狂。”

    白路抬头看一眼,笑道:“你也就三十多岁,叫我年轻人?”

    那人不想吵架,只是不喜白路用随意的语气评点兰腾。见白路不再说那些废话,他也就懒得接话,当没听见一样。

    白路同样懒得计较,因为在这个时候,向天来和窦成一帮苍蝇又围过来了。

    听到扬铃翻译珍妮弗的话,窦成硬凑过去说道:“这位是北城数一数二的厨师,最擅长做京帮菜,让他做一道京酱肉丝,十分好吃。”

    窦成凑到珍妮弗身边,向天来也凑到丽芙身边,刚想说话,见服务员走向过来,跟刘世荣小声说了几句话。

    刘世荣面色一变,压着声音质问服务员:“搞什么?早早预定好乐师,为什么会找不到人?”

    临到年前,稍微有点名气的艺人会很忙碌,要多走电视台接通告。

    接不到通告的大部分无名艺人,会趁着车票好买的时候,早早买票回家。所以很多演艺场所会趁着这个时候清人换艺人,还能留在北城的艺人多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万一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事情,短时间里很难找到人替班。

    服务员小声做着解释,刘世荣完全不听,拽着她走出多功能厅,然后就是大发雷霆。

    料理台附近一共就这么些人,清楚看见发生事情,有人不屑有人无动于衷。柴定安又笑了笑,他是真心认为这些人完全不够资格和自己站在一起,转头问何小环:“唱歌么?我给你伴奏。”

    何小环点头说好。俩人走去小舞台。

    白色三角钢琴,柴定安轻轻一抚按键,手感很好,顺势坐下,问何小环:“唱什么?”

    何小环看眼珍妮弗,轻声问道:“她的歌?”

    今年夏天,珍妮弗是最火的外国明星之一,不用出面,也不用唱歌,满电视都在播放她的歌曲,没想到,连柴定安也熟悉她的歌曲。

    柴定安弹的是珍妮弗的成名曲《你在哪里》,何小环唱的是翻译过来的汉语版,琴声一响,多功能厅瞬间安静下来,只有兰腾做菜的声音不时响起。

    白路吧唧下嘴巴,小声嘟囔:“真讨厌这帮公子哥,不是会弹琴,就是会画画,还懂外语,一点不让人省心,就不能出现几个专心吃喝玩乐的废物纨绔?”

    没人在意他嘟囔什么,在这一刻,房间里只有琴声和歌声,两种声音和谐融在一起,很好听,吸引住所有人。

    等一曲终了,许多人开始鼓掌。白路没鼓掌,只管小声嘟囔:“无聊,虚荣,幼稚……”

    扬铃问:“你说什么?”

    “我说菜要好了。”白路指着料理台说道。

    这首歌唱了四分多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兰腾已经做好三道菜。听白路说菜好了,排在前面的客人赶忙过去取菜。

    今天,大多宾客是占了丽芙的便宜。

    丽芙是重要贵宾,因为要接待她,银行和招商局先后打招呼,一定要准备最丰盛完美的食物。再加上向天来肯花钱,于是,兰腾亲自出马。

    而过了今天,再想吃到兰腾亲自做的饭菜,会很有些难度。

    白路鼓动人们惦记食物忘记歌曲,可是人们不听他的,大部分人还是在给柴定安鼓掌。窦成边鼓掌边跟珍妮弗说:“你的歌,我也会唱。”

    有人演唱自己的歌曲,于情于理,珍妮弗都得有回应。慢步上前,来到柴定安和何小环身前,轻轻拥抱何小环一下:“唱的真好。”又冲柴定安微笑示意,柴定安傲然一笑,转头问何小环:“想和她拍戏么?”

    当然是想,何小环笑着点头,于是,柴七少用流利英语与珍妮弗聊天。

    白路很气愤,你一个纨绔少爷居然懂外语?还让不让我这种草根活了?

    他更气愤的是,柴定安明明懂外语,刚才硬是只说汉语,还让自己好一阵臭美,以为找到同盟军,哪料到这个同盟军竟然是叛徒、间谍。

    柴定安和珍妮弗说了会儿话,跟何小环说:“今年好象不行,她的档期都满了,只要过了年,马上回去美国拍戏。”停了下又说:“我不想让你去老美那里演配角,没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