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 老子比你帅

作品:《怪厨

    说完话想逃跑,被何山青拦住:“后天是小齐爷爷的生日,别忘记你答应的蛋糕。”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白路要怒了。

    “什么时候不重要,反正你答应过。”何山青看看他高出一块的左肩,叹气道:“本来还想让你露一手的,唉。”叹气一声之后,眼睛转了转:“你一只手能不能做饭?”

    白路点头道:“能。”转身去厨房,片刻后拎把菜刀出来:“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何山青瞬间失忆:“谁?刚才谁说话了?谁刚才说什么了?是你说话么?”指着明臣问。

    明臣可是知道白路有多疯狂,赶忙起身往外走:“那个,我走了,你们不用送。”

    柳文青追过去:“别走啊,吃了饭再走。”

    明臣到底没有留下,开门跑掉。柳文青有点儿小失落,跟白路说:“你就不留一下他?”又看看他受伤的胳膊,问道:“你想吃什么?我去做。”

    白路笑着说:“你这么喜欢他?要不要处个对象看看?”

    “瞎说什么?我是喜欢他演的角色……和你这种不看电视的人就没法沟通,想吃什么?”柳文青又问一遍。

    “那你到底喜不喜欢他?”白路追问道。

    柳文青气道:“你到底吃不吃午饭?不吃的话,我去睡觉了。”

    “吃!你做什么我吃什么。”

    柳文青哼了一声,去厨房忙碌。

    白路琢磨琢磨,给明臣打电话:“小明,赶紧回来吃饭!别找借口,必须回来吃饭!你不回来,我拿窦成出气。”

    于是,刚刚走出小区的明臣只好再坐电梯回来。

    搞定明臣的事情。何山青笑嘻嘻凑到白路跟前问话:“你和珍妮弗是什么关系?如果没有关系,我可去追了。”

    “爱追不追。”白路晃晃肩膀,略有点不适感,其他还好。

    “那我可追了。”何山青大喜过望。

    “白痴。”白路表扬他一句,打开电视问明臣:“哪个台演你的片子?”

    明臣问:“你想看古代的还是现代剧?想看警匪的还是爱情剧?”

    白路愣住:“你演过多少片子?”

    明臣很谦虚:“倒是没演过多少角色,正好赶一起了,年前这段时间有九个卫视放我演的三部连续剧。”

    白路呵呵一笑:“用不用这么火?”

    他打开电视的时候,演的是广告,这会儿才说了两句话,广告放完。节目一换,正好是明臣好大一张脸在痛哭。

    白路转头一看,吓一激灵:“郁闷个天的。电视里那个在哭,身边这个在说话,没个适应阶段还挺吓人。”

    明臣有点不好意思:“我最不喜欢演哭戏,每次一看见自己哭,心里就难受。”

    “哦。那换台。”白路按遥控器。

    似乎在为明臣做证明,只要是放连续剧的频道,有一半是明臣这张脸,一会儿古装一会儿西装,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还胡说八道。

    白路叹息着摇头:“这要是乱看一气。搞不好会人格分裂。”换了好一会儿台,随口问道:“丁丁也没少演戏啊,怎么看不到她?”

    明臣没说话。

    拿着遥控器按了会儿。看见许多个明臣,甚至电影频道都在放明臣主演的一部电影。白路叹服:“我终于相信你是明星了。”

    刚丢下遥控器,门铃响起,丽芙她们回来了。

    珍妮弗一进屋就直奔白路而来:“律师说,警察说的。你可能有三帮仇人。”

    正巧高远和付传琪下楼来到客厅,付传琪要去做饭。听到珍妮弗说话。付传琪问白路:“要不要帮忙?”

    “帮什么忙?她说什么了?”白路很郁闷:“这里还有不懂外语的没?”

    何山青很无耻的举手:“算我一个。”

    扬铃走过来,翻译一遍珍妮弗说的话。白路点头:“要帮忙,去帮我弄死他们。”

    付传琪笑笑,走去厨房。

    “你是帮还是不帮啊?”白路大声问道。

    “帮你个脑袋,正经点儿。”高远坐下说:“刚才忘了说,一共三帮人为难你……”

    “你会不会聊天?那叫为难么?”白路大怒。

    高远不理会他的喊叫,继续自己的话头说道:“第一帮是窦成,可以忽略不计,作为你放过窦成的回报,第二帮为难你的那帮文身青年,全部加重判罚,算是帮你出口气,第三帮是两个杀手,弩和箭在现场找到……”

    “那是现场么?箭插在我的身上!”白路继续大怒。

    高远依旧不理会,只管说话:“都是自己打磨的,可以肯定的是弓手很不一般,那只箭是合金的,让人查了下材料,反正商场没得卖。”

    “告诉我,你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么?”白路准备继续看电视。

    珍妮弗却是大喊一声:“绿箭侠。”

    “什么玩意?”白路问道。

    扬铃做翻译:“她说绿箭侠。”

    “绿箭侠是什么玩意?”

    明臣咳嗽一声解释道:“美国连续剧,很火,说一个美国高富帅遇难后一不小心就有本事了,然后回美国行侠仗义,他用的武器是弓箭。”

    听到这个解释,白路气鼓鼓跟扬铃说:“你问问她会不会聊天?拿箭射我那家伙是绿箭侠,我是坏蛋呗?”

    扬铃忍着笑做翻译,珍妮弗很不诚心的道了个歉,白路很违心的回了句没事。

    过了会儿,柳文青和付传琪做好饭菜,出来招呼大家吃饭,一眼看见明臣,惊喜道:“你没走?”明臣模糊回话:“吃饭比较重要。”

    午饭时,自认为遭遇到不公平待遇的白路开始折磨人玩,先把柳文青和明臣安排坐在一起:“小明啊,你看我们家文青好看不?处个大象呗?”

    柳文青怒了:“再胡说揍你。”

    “好吧,我现在受伤。不和你一般见识,珍妮弗啊,何山青要追你,你同意不?”

    珍妮弗还没说话,扬铃先气道:“我吃饭呢,能不能等吃完饭再折磨我?”

    白路哼了一声:“又没让你做翻译,传奇妹子,帮我翻译给珍妮弗听。”

    付传琪笑着做翻译,珍妮弗打量下何山青,干净利落回道:“no。”

    白路哈哈大笑。太开心了,这才是生活,这才是人生。大笑着嘲笑何山青:“死了你的色心吧。”

    何山青大怒:“你个王八蛋。有你这么干的么?”

    白路不说话,只管大笑,笑了会儿,开始进攻高远:“那什么,你家表弟数不清。把我打成这样,给两万块就了事了?下午把窦成叫出来,我打他一顿给十万。”

    高远和他认识这么久,早已经锻炼出来,冷笑道:“别跟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有本事跟我家老爷子说。”

    见高远不上钩,白路继续说:“一会儿辛苦下,把你的表弟列出来。以后见到你表弟就跟见到上帝一样供起来,免得被人欺负不能还手。”

    高远冷声说话:“你供吧,别看我们这一辈儿是独生子,但是每个人都有一堆亲戚,何山青。林子,鸭子。司马,谁家也跑不了,想知道原因么?我告诉你啊,我们上一辈差不多都是门当户对结的婚,可是门当户对的就这么些人家,结来结去的就成了亲戚,如果仔细算,我和柴定安也有可能是亲戚。”

    “我去,这不是家天下么?”

    “你也就这么点智商了,周总理和蒋总统还是亲戚呢,孙权和刘备也是亲戚。”高远鄙视他一眼:“还有什么招儿,尽管使出来,这么点本事也想打击我?”

    “老子比你帅!用的着打击你么?”白路喊道。

    “好吧,你比我帅。”高远用一副看弱智的表情看白路。

    沙沙说:“我哥确实比你帅。”

    高远怔了一下:“你说的对。”专心吃饭。

    他没被白路打击到,但是被沙沙打击到了。

    见高远吃瘪,付传琪笑的很开心,不过么,再怎样也是她的男人,于是用英语问丽芙:“听说你想进军中国股市,做哪一种生意?”

    白路道:“饭桌上,都给我说汉语。”

    不得不说,在很多时候,白路的存在感特低,比如现在,他的话又一次被人忽略掉,一群人用英语说话。

    丽芙说:“我没想太多,公司的重点还是国内保险,在中国这里,我们的评估小组认为房价会跌,但是股市会升,我们就是来买些股票,等夏天时再做打算。”

    这句话说一半藏一半,说的一半就是这句话,藏的一半是他们会很慎重的购买一些实体企业的股票,比如机械厂钢厂之类的。作为保险巨头,他们并不看好保险业在中国的市场,根本不想进入。他们宁肯不吃这块有着巨大利益的蛋糕,也不愿意轻易涉险。

    “就这么简单?”付传琪学过很多东西,其中也包括股票。

    做为现代经济的贸易模式之一,股票最赚钱也最神奇。为什么神奇呢?因为绝大多数百姓都不知道这玩意到底能做多少事情。

    这玩意存在的目的是借老百姓的钱生钱。它是为资本服务的,说白了是为少数人服务。

    股票的最初形成模式很单纯,一看就能明白。可是这些少数人不满足,想出更多主意用股票赚钱,然后出现多种所谓的盈利模式。比如基金,一个基金可以搞出许多名头,什么开放的不开放的半开放的,甚至可以拿基金进行期货交易。

    为了方便赚钱,各种公司应运而生,有借你钱炒股的,还有借给你钱炒股的,前一种是股票经纪,后一种是股票配资,你不是没钱么?按你本金的多少多少倍借给你钱,一般是五倍,你可以拿我的钱去炒股。

    作为很有钱的保险集团,付传琪不认为丽芙会甘心交纳高额税金而只做简单的股票买卖,她应该有更好的盈利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