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 强大的实力

作品:《怪厨

    吐音,顾名思义就是不断往外吐气,用气流奏响小号。连吐就是连续吐气,从头到尾的快速连吐,本就十分吃力。而这家伙,在吃力上更增加难度,继续挑战下去。

    听过这一遍演奏,没有人相信是刚刚学习、并且只吹奏几遍的乐曲。实在是太熟练,太震撼。

    更震撼的在后面,在大家以为这是极限,不可能再继续下去的时候,白路吹起最后四小节。

    一个长音,一口气吹下来四小节,学温顿刚才的表演,连续升调,连续超吹。

    如此一遍遍吹下去,曲调越来越高,高的吓人,好象声音随时会破一样。

    当然不能破,一直把乐曲吹到高八度,号声依旧很饱满。吹到这个程度,按常理来说,气息肯定不足,力量也跟不上,音阶快分不清楚。气息连吐也无法吐的很连续。

    可白路偏偏有本事做完美表演,他不但有一个强大的肺,可以长时间超吹,更有强大的舌头和强大的力量,将声调和声音一再提升,让明亮号声清晰、准确地破空而去。

    在把曲调提升到高八度只后,最后一遍吹奏结尾四小节,在吹之前猛吸一口气,然后无限放送,全身力气都在这一刻送进小号,号声奇绝却又饱满,拉长整个音阶,久久不歇。

    一秒,两秒……十秒,二十秒……这一个高绝的长音足足拖了四十多秒,白路一直还算平静的面容终于稍显狰狞,两腮微鼓,面色微红,猛劲收缩小腹,脸部肌肉微微颤动。看上去有些辛苦。

    在大家以为白路快要没气、号声无法继续下去的时候,高绝的小号突然又响起最后一个音,尖细的鸣音直接响在众人心头。与此同时,远处吧台上啪的发出炸裂声,一个空玻璃杯被振碎。

    小号最后的细音和玻璃杯的碎音几乎同声响起,给这首乐曲做了最好的结尾。接着长音突落,没入无声之境。

    所有人都呆了,这是小号么?用不用吹的这么夸张?连服务员带宾客齐被震住,房间里沉寂无声。好象没有人一样。

    这便是完美演奏,再无可能找到这么完美的演奏,只有亲耳听过的才知道什么是震撼力。

    野蜂飞舞,非常考较乐手的一首乐曲,白路从一遍没有吹过开始摸索。然后一遍两遍,一直吹到第五遍。每一遍都有增长,每一遍都有翻新,每一遍都更有难度。

    再到最后的结束部分,这家伙直接疯了,依靠无比悠长的气息、强大的力量,用超长高音收尾。甚至吹碎一个玻璃杯。

    这是天才的完美表现!

    乐曲结束后,宾客们的眼睛在白路和吧台上的碎杯子之间游离,足看了十几秒钟,才有人想起鼓掌。房间里才有了稀疏掌声,片刻后,掌声变热烈,每个人都很激动、很用力的拍巴掌。

    扬铃和白雨尤其激动。俩人巴掌都拍红了,同时大声叫好。在这一刻。扬铃感觉白路真可爱真帅真有吸引力,往昔对她的埋怨和责怪全部消失不见,什么礼貌不礼貌,什么气人不气人,完全不在意,这一刻的白路是加有光环的。

    珍妮弗也很激动,白路这种人是要逼的,只有逼他才能爆发出更大潜力和更多惊喜。

    在她身侧站着方才那个胖子,对白路的表演同样给出巨大赞美,口中不停说着好,双手不停拍动。

    温顿和小马同样在鼓掌。

    听过这样一遍小号,看过这样一次演出,谁赢谁输一目了然,已经再不需要比试。

    这一刻,世界是白路的,所有人都在为他喝彩。

    白路站在场中快速吸气,超高强度的表演,不累是不可能的。他足足缓了一分钟才缓过一些,而这时,掌声一直在继续。

    温顿笑着走过去,紧紧拥抱光头,用英语说:“你真棒。”

    白路皱下眉头,用汉语说:“小点力气成不?”

    有了温顿带头,珍妮弗、罗斯等人围过来,站到跟前给他鼓掌。

    温顿说:“应该给你换个小号,应该给你定制一把小号。”

    扬铃走过来做翻译,白路说:“你问问他,折现成不?”

    扬铃一直在为他激动为他高兴,可是吧,这个光头太不上道,随便一句话就能浇灭别人的满腔热情。扬铃冷哼一声翻译给温顿听:“他说谢谢你,又说不用了,现在这把很好。”

    温顿回道:“没事,也许不用额外花钱,只要把这段曲子放出去,我敢说,全世界的小号厂商都会主动给他送钱。”

    他俩说话的时候,白路一直盯看俩人表情,插话道:“不对啊,他表情不对,你跟他说折现了么?”

    扬铃刚高兴一会儿的情绪马上消失,又涌起拿鞋底抽人的冲动,小声说道:“你再敢胡说八道,老子马上辞职。”

    “是老娘。”白路小声嘟囔道。

    “你说什么?”扬铃问话。

    “性别错了,你是老娘,不是老子。”白路纠正道。

    看着这个可恨的光头,扬铃道气道:“我先杀你二十块钱的,你信不?”

    “信,必须得信。”白路认真点头。

    他俩说的热闹,温顿以为是在讨论小号的问题,告诉扬玲:“不用担心,这件事情由我来做。”

    扬铃顿了一下,她正说杀白路二十块钱,温顿突然插话说他来做,两句话连在一起,实在有点好笑。

    此时,白路是中心,一个人和他说过话,又有另一个人接上,罗斯冲白路抱拳:“你真棒。”这句话是汉语。

    白路看看罗斯的手势,问道:“你在学汉话?”

    罗斯听不懂这句话,看向扬铃,扬铃便帮着解释一句,罗斯回话:“在学。”说的依旧是汉语。

    “学吧,累死你。”经过这会歇息,可算是缓过来,白路跟大家团团一拱手,走向墙角沙发。

    罗斯跟过来:“没想到你吹小号比做菜还厉害。”这句话是英语,扬铃给做翻译。

    白路完全不谦虚:“我厉害着呢。”

    说过这句话,珍妮弗的朋友、那个胖子追过来:“加入我的乐队,咱俩一定会成为好朋友。”

    这是什么逻辑?白路问白雨:“他是谁?”

    刚才,白雨和扬铃一看见这个胖子,就好象看到偶像一样,一定认识。

    白雨叹气道:“你真不认识他?”

    “废话,认识还问你干嘛?”白路说道。

    扬铃主动做解释:“珍妮弗是千万俱乐部的你知道吧?”

    “知道。”这个千万俱乐部是说拍戏的身价是一千万美圆起。

    “这个男人的身价比珍妮弗高一倍。”扬铃说道。

    “开什么玩笑?这么个胖子?演个一百分钟的电影就能赚两千万,还是美圆?”白路有点不敢相信。

    “他叫基奴,以前不胖。”白雨说话。

    无论是美国还是香港,男星的价码都要高于女星。在美国,一线男小生演一部戏的价码,最高有超过三千万美圆的记录,两千万美圆一部戏的价钱很正常,基奴是其中代表。

    他曾经拍过一个系列的电影,每一集都大卖,依靠这一系列的影片,基奴轻松进入两千万俱乐部。

    只是吧,这家伙和白路有点像,永远的不务正业。相比较于电影而言,他更喜欢音乐,他是真正的喜欢,不像很多人是为了出名而喜欢。

    基奴已经相当有名气,可是投身音乐以后,没多久就变成默默无闻。

    他有自己的乐队,最喜欢和乐队成员坐着大巴车,在广袤的美国大地上到处巡演。可惜他在音乐上的造诣真的比不过演戏。所以长久下来,在他刻意的不再接戏之后,而音乐又一无建树的情况下,世界渐渐遗忘这个人。

    从现在这个时候算起,他已经有近十年时间没接过戏,现在的他完全是在吃老本。好在老本够厚,还能吃几天。

    听白雨说以前不胖,白路打量基奴,想不出来不胖是什么样子。

    从事实出发,现在的基奴不算太胖,主要是肚子和脸多些肥肉,体型稍有改变,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胖。

    见白路看自己,基奴认真建议白路:“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扬铃翻译这句话,顺便简单介绍一下基奴的辉煌过去。白路一听,这家伙这么拽?笑道:“有个性,我喜欢,可我还是不会加入他的乐队。”

    他们在说话的时候,唱片公司人员叫住珍妮弗说话,同意白路上演唱会,并希望他参加所有演出。

    这时候,院子里开来一辆小巴,下来个黑人,和工作人员说几句话,冲汽车打个呼哨,车上下来三个人,搬着简易调音台进屋,又有人抱着电脑和打碟机。接到客厅中的音响之后,丽芙上去,拿话筒大声说道:“节目开始。”

    在她声音落地一瞬间,客厅音箱传出隆隆鼓点声,强烈的躁动的乐曲响彻整个房间。珍妮弗的舞群马上走到场地中央,挤在一起热舞起来。

    方才是白路是主角,现在舞曲做主角,这些人把客厅变成,宾客多随着节奏开始摇摆。

    这一晚上很热闹,先是自助吃东西,然后看演出,最后是跳舞,大家玩了个畅快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