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有关电视剧

作品:《怪厨

    “你靠谱?老子活这么大,再没见过一个像你这么不靠谱的!”鸭子反鄙视。文学网

    “郁闷个天的,你跟老子说清楚,我怎么不靠谱了?”白路据理力争。

    “鄙视你!”这家伙的不靠谱人神共知,鸭子懒得说。

    白路想继续反鄙视回去,丁丁的电话响起,接通后说了几句话,斩钉截铁回道:“不去。”挂上电话。

    何山青随口问道:“怎么了?”

    丁丁说没怎么。

    “没怎么是怎么?我发觉和你们这帮女人说话真费劲。”何山青有点不高兴。

    白路听出语病,问何山青:“最近认识哪个女人了?”

    “滚蛋。”何山青骂道。

    自接了电话之后,丁丁虽然表现的很平静,眼神里却有失望之意。

    隔了会儿,电话再次响起,丁丁依旧回话说不去:“对不起,帮不上忙。”挂上电话。

    这下连白路都好奇了,问道:“你要去哪?”

    “哪也不去。”

    “郁闷个天的,我这爆脾气……”白路现学现用:“我发觉和你们这帮女人说话真费劲。”

    丁丁笑了下:“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制片人让我去参加个酒局。”

    鸭子不干了:“什么制片人?你下部片子是我的,我才是制片人。”

    “滚你的蛋去,连本儿都没有,拿屁拍啊?”白路为丁丁伸张正义。

    丁丁解释道:“年前那部戏。”

    拍电视是一个件特麻烦的事情,前期事情不说,就说后期销售,得卖给电视台、得电视台愿意播,这部戏才算成功。

    至于收视率如何,很多制片公司根本不考虑这玩意,那是牛人大腕才考虑的事情。对于小制作公司来说。收视率是卖出片子之后的刮刮乐,好了是中奖,不好是正常。

    听到是年前那部戏,白路问道:“剧组都解散了,还叫你去干嘛?”

    “你是白痴么?能干嘛?”鸭子趁机打击他的智商。

    “那就不去。”白路明白过来,问鸭子:“你的破戏拍了以后,能上演不?”

    “废话,老子的戏,哪个台敢不放?”鸭子吹大牛。

    “拉倒吧,你的戏?就这么干下去。世界末日都未必拍成。”何山青落井下石。

    “别太高看自己,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下面电视台就不理你。你有个屁办法?”林子也落井下石。

    白路很喜欢看别人痛打落水狗,也热爱这项运动,知趣加上一句:“哪个台是什么台?哪个省的?”

    鸭子用眼神杀了他们一遍,然后转移大伙注意力,问丁丁:“你那戏咋样?确实好。咱就想办法播一次,不好就算了,不值当折腾。”

    “会不会聊天?哪有说自己戏不好的?白痴。”白路替丁丁出气。

    丁丁倒是看的开:“不用麻烦你们,有好几部戏都这样,最久的七年了。”

    七年?如水光阴便是这样流走,除去你自己。没有人在意。

    何山青以一副过来人的派头说:“电视剧都那样,习惯就好。”

    “我习惯你个脑袋。”白路骂了一句。

    见丁丁不开心,柳文青转移话题。跟白路说:“过两天,冯宝贝和乐苗苗会住过来。”

    “为什么?”白路问话。

    “给服务员做培训,形体训练。”

    “有用么?就这么几天时间,你哪天开业?”林子问道。

    “看情况,预计是十八号。时间有点紧。”

    这就又有一个饭店要开业了?白路吧唧下嘴巴:“随便吧。”人多有个好处,沙沙放学有人接。也会很安全。

    一群人边吃饭边聊天,娱乐新闻突然出现一张熟悉脸孔,白雨在接受采访。

    到今天为止,珍妮弗开了三场演唱会,白雨变成固定班底,每一场都要演出两到三首歌。小丫头很聪明,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用心和珍妮弗、和监制、编曲等人仔细商议,让每一场演出都做到最完美的表现。

    珍妮弗的巡演能多出一个华人女子,无论唱成什么样,她已经成为名人。尤其有视频在网上传播,白路、白雨、珍妮弗三个人的完美演出,在给白路带来名气的同时,也给白雨带来关注。

    有时候,想要名气真的很简单,如果你和天皇巨星天天一起出现在聚光灯下,想不出名都难。

    有了珍妮弗的帮忙,白雨可以说是一飞冲天,将将三场演出而已,不到十天时间,白雨比国内大部分发片歌手还有名气。

    电视里,白雨表现的很谦虚,说感谢白路,说感谢珍妮弗,感谢唱片公司给机会,问什么都是感谢。记者问无可问,问她和白路的关系。白雨回答是朋友,顿了下,画蛇添足说是对她很好很好的朋友。

    看着电视上的白雨,丁丁突然就笑了,跟白路说:“等着吧,明天还有绯闻。”

    “要疯么?我都憋一个星期了,还让不让出门?”白路很郁闷

    一堆人,只有何山青有些不高兴,鄙视白路:“你纯粹吃多了撑的!”埋怨白路帮助白雨的事情。

    他和白雨的关系很赤裸,可是和白雨关系赤裸的还有一个于善扬,何山青很不爽。

    鄙视完白路,何山青问鸭子:“于善扬那个王八蛋在做什么?”

    “废话,你说能干什么?”鸭子回道。

    于善扬绝对是人间传奇,一生没有任何爱好,除了女人。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拿钱砸女人睡觉。

    林子接话道:“你还别说,于善扬的模特网站,就是免费给模特拍照那个网站,最近连续捧出好几个小明星,挺火的。”

    “靠,公共汽车。”何山青不管桌上有女人,什么话都说。

    从某个角度来说。那个网站是个拉皮条的传奇所在,模特来拍各种美丽照片,图的是什么?图的是被导演或是有钱人看到,让她们拍广告啊,拍电视啊,甚至最直白的就是谈价钱上床啊。

    可以肯定说一句,那个网站稍微漂亮一点的女人都跟于善扬睡过,八成以上可能被拍照留存。

    不过人家愿意这么做,别人说什么都没用。

    何山青粗俗的说完这句废话,别人刚想反驳。丁丁的电话第三次响起,还是制片人:“来见一面成不成?”

    丁丁回话:“我不能去。”

    丁丁的回话很明白,不论你有什么企图。我完全不问,只告诉你不去。

    制片人苦笑一下:“丁大小姐,有人和你说话。”把电话交给别人。

    那人接过电话,大咧咧说道:“我叫兰建,湘南台审片部主任。在海王阁吃饭,如果丁小姐不是很忙,希望能见上一面。”

    丁丁摇摇头,没说话,直接挂上电话。

    白路问:“怎么回事?”何山青跟着起哄:“谁啊?干什么一遍一遍?”

    丁丁又摇下头,看电视一眼。娱乐新闻播放完毕,在放广告,广告里是一个穿睡衣的美女电视明星推荐洗衣用品。

    丁丁说:“其实白雨现在也不错。”

    但凡听到有人说这样一句话。就是说她有了羡慕,或是说她对现在不满意。

    白路不干了:“你要疯啊,好好的活着不成?给要和何山青那个混蛋扯到一起才开心?”

    何山青气道:“老子还在呢!”

    丁丁看看沙沙,笑了笑:“我想喝酒,水果酒好不好?”

    白路叹口气。起身去拿酒。

    他离开后,高远问丁丁:“你那部戏到底是怎么回事?”

    丁丁苦笑一下。简单说明情况。

    这部戏很传奇,不是剧情传奇,是能拍成戏才传奇。

    整部戏除去丁丁之外,从导演到演员到编剧,没有一个有名气的。但是呢,预算高的吓人,而事实上,丁丁的片酬却非常低,一集一万。

    女主角啊,一集一万,开玩笑一样。

    离奇的还有剧本,一万块钱买下一个网络写手的小说,小说十万字出头,没给写手赚到一分钱。有人肯买,他卖的屁颠屁颠的。

    还有个传奇的地方是这部戏有很多监制、制片、总制片,除去现在给丁丁打电话的这位,别的人从来没出现过,因为他们是电视台的高层,只负责挂名领钱。

    别的不说,先说传奇的一万块钱。丁丁演一集拿一万,剧组要求对外宣布是十万一集,多出九万是别人的。按常理来说,这样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

    大家都贪财,可是你的吃相未免太难看了!

    一般情况有五五分,或一集二十万,报三十万返十万的,哪有收一万返九万的?稍有点名气的演员就不肯干。所以会轮到丁丁演主角。

    丁丁去拍戏的时候犹豫过,那时候不愿意离开小王村路,可是犹豫来犹豫去,到底接下这出戏。

    除去上述情况,这部戏还有个传奇之处,它是内定的。

    电视台每年有拍摄任务,这部片子不是,可大部分拍摄资金都是从电视台拨出来的。

    原因很简单,有人在搞钱。

    湘南台有个副台长,应该今年退休。临走前想赚点钱,找人运做此事,让小公司出面拍片子,只要拍出来,电视台马上高价收购。

    正常情况,制片方想卖片子给电视台需要大费周折。一条龙服务是起码的,送钱也是应该的,最好能送个小明星,才有机会把片子卖给电视台。

    《为奖金恋爱》省去这许多麻烦,那位副台长只要钱,下面人殷勤办事,那还需要琢磨其他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