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有人买饭店

作品:《怪厨

    “这是撂挑子啊,你的思想苗头不对,不可以这样。【】”白路表示抗议。

    “我能去就不错了,做人别不知足。”珍妮弗回道。

    “必须不知足,好大一个饭店开业,你不给我找俩明星,显得我多无能。”

    等扬铃翻译过这句话,白路直接问她:“上次你说见过莱昂纳多?是谁?能不能骗来?”

    “你说呢?”扬铃白了他一眼,跟着传达珍妮弗的最新指示:“赶紧排练,有什么话,等演出结束再说。”

    “不给找明星,我还演个屁?”白路准备撂挑子。

    “你敢不演,我弄死你。”珍妮弗叫道,扬铃笑着做翻译。

    “好吧,那就演。”白路拿着小号和乐队开始排练。

    看到他加入演出团队,白雨很高兴,凑一起说会儿话,然后又是感谢,感谢白路给机会,还肯帮她。

    白路回话说是你自己有本事。

    这些只是小插曲,包括第二天的演出,对他来说都不重要。相比较而言,他更在意心情的愉快,比如:何山青那些人每一个都玩的开心快乐,他却被捆在演出团队里,努力准备演出。

    无奈不能离开,只得认真练习两首新曲子,都是珍妮弗的歌,要给她做伴奏。

    经过第一场演出的惊艳,芝加哥的演出要显得平淡一些。白路的表演只能说是一个很厉害的小号手。

    其实任何东西都一样,在没见过的时候突然被震一下,会惊为天人,会不断吹捧,会无限吃惊。等熟悉以后重新再听,新奇感消失。便也不再惊艳。

    哪怕你是再强大再有名的歌手,也逃不过这个怪圈。

    不过还好,白路的小号演奏水准绝对属于大师级,再配上一个独奏曲目,加上第一场完美演出的光辉,使他获得无数掌声和叫好声,比白雨多出许多。

    演出结束,一大帮子人凑一起吃饭。饭桌上,珍妮弗跟白路说:“还剩几场。跟我演完得了,我帮你找明星去捧场。”

    白路义正严辞的拒绝掉:“少勾引我。”

    ……

    晚饭吃的很热闹,人多,做什么都热闹。期间,鸭子表扬白路:“你一站上舞台。还真像那么回事。”期间,珍妮弗询问付传琪发生什么事情。期间,白路接了个电话。

    柳文青打电话说,国内时间的今天上午,有人和她谈卖饭店的事情。简单来说,有个韩国商人看中新饭店,尤其是隔成两段的粉标和黑标。十分中意,那家伙想要在北城投资,决定买下来。

    白路听的很闷,随口说道:“不卖就是。用的着打电话告诉我么?”

    “那个人说是区里的意思,希望我好好考虑,并留下电话。”

    “考虑他个脑袋,明天我就回去。”

    柳文青说好。挂上电话。

    听到这家伙暴粗口,扬铃问:“出事了?”

    “不知道打哪冒出来个神仙。想买我的饭店。”白路摇头说道。

    “标准饭店?听我的赶紧卖了吧,那个狗屁死胡同,交通不方便,没有人流,你赚谁钱?”何山青说道。

    “你懂个屁股,吃饭。”

    ……

    饭后,大家回宾馆睡觉。起床在城市里最后转悠一下,坐中午飞机回北城。

    来的时候是五个人,回去的时候是七个人。十几个小时后,一行人回到龙府别苑。

    何山青鼓动鸭子、林子、司马智把十七楼给买了,大家住一起多方便。遭到三个人鄙视:“你不花钱住在大房子里,我们花钱住小房子?”

    回到家里,传奇妹子去洗澡换衣服。丁丁追问发生什么事情,白路简单叙述一遍,无非是痴情传奇妹子倒追高远的罗嗦故事。

    丁丁听的杏眼圆睁:“好浪漫,好幸福。”

    白路无语,女人连任性都是幸福浪漫,完全不用考虑男人的感受?

    在屋子里转一圈,没看到高远,想了想,去到三楼楼顶,看到那家伙好象动画片里的流川枫一样,靠着篮球架发呆,脚下是静止不动的篮球。

    “干嘛?耍酷?”白路走过去拣起篮球,随手一勾,轻松入篮。

    高远没理他,又站了会儿,离开篮球架,想要下楼。

    白路有点好奇,问道:“你不生气?”事情发生好几天,现在才有机会询问。

    高远问:“生什么气?”

    “传奇妹子把你骗去美国,你不生气?”

    “白痴,沙沙要是这么骗你,你生气不?”

    “你才白痴!两回事好不好?”

    高远不屑道:“为什么你的是两回事,我就该生气?”

    “和你这种人就没法聊天。”白路继续打篮球。

    “老子找你聊了?白痴。”高远下楼。

    “那你上来吹什么风?发傻?发神经?”白路喊道。

    高远没说话,用关门声代替回答。

    高远下楼,换白路在楼顶吹风,吹上好一会儿,终于找到点日本漫画主角的感觉,电话响起,柳文青问他在哪,怎么不在家?

    白路挂电话下楼,在一楼客厅看见柳文青。柳文青拽他去小客厅说话:“刚才我去区政府了,区长说是招商项目,对方肯投资一个亿,希望我能把饭店卖给韩国人,他会帮我另找一个好地方,还可以帮忙免除一些税收,如此一来,既不耽误发展,还能造成三赢的局面。”

    “区长?堂堂区长会在意一个亿的项目?”白路有点不屑。

    这个城市的大区长是正厅级别、实职干部,过手不知道有多少钱。一亿人民币不应该放在眼里,可现在不但是放在眼里,还帮着韩国人说话,这就有点意思了。

    柳文青想了想,跟着又说:“区长请我晚上吃饭。我没同意。”

    这就更有点意思了,白路问:“那个区长叫什么?”

    “叫胡重。”

    白路点点头,去大客厅找何山青:“你知道胡重不?”

    “区长?”

    “恩。”

    “不知道。”何山青想了想:“好象和老柴家有点关系。”

    “老柴家还真是根深叶茂,什么事都能扯到他家。”

    “没办法,他家人多,不过也好,人多了,没希望登顶,他们家主要是搞钱多一些。”

    太庞大的家族。没人会愿意他们登顶,容易变成家天下。各大势力角逐高位,在面对类似家族之时,会默契达成公识,小利益可放。大位置绝对不给。

    另外,也没人愿意和他们生死相拼,拼到最后,只会两败俱伤,所以这类家族多能很好的延续下来。

    比如说上次,柴定安非法操控股市大赚一笔,却只搞了两只替罪羊。罚点钱了事,完全不伤筋骨。

    听说老柴家人多,白路有点好奇:“他家到底有多少人?”

    “他叫柴老七,你自己琢磨呢?”林子凑过来说话。

    鸭子也凑了过来:“很早以前。六、七十年代吧,他们家一家被整,死了好几个,后来八十年代给补偿。他家一下就火了,可以说是如日中天。好在人多麻烦多,慢慢走下坡路,就走成今天这个样子。”

    白路听的乱迷糊:“你说了半天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对于你这种没文化的简直就没法说,话不能说的太透知道不?他们家是开国将领后代,你不会上网搜一下?以前最辉煌的时候,新闻联播念吊唁,他们家的名字排在前几位。”鸭子鄙视道。

    “我去,这么吊?”白路想了想:“这个胡重不算他们家嫡系吧?”

    “没听说过,我们又不从政,可惜小齐在外地,诶,你们说,咱把高老大鼓动去当官怎么样?”一句话的工夫,何山青成功说跑题。

    “我觉得成,那家伙学法学的,应该可以。”林子附和道。

    白路郁闷道:“你们能不能行了?说我的事,扯到法学干嘛?再说了。罗天锐不也是当官的么?又能如何?”

    “对啊,你不说都忘了,小罗子还活的吧?”何山青又开始跑题。

    “我打个电话问问。”鸭子往外打电话,说了几句话之后,面带吃惊之意,跟着又拨了一个号,说了几句话之后,又打出第三个电话,等说完这个电话,鸭子跟哥几个说:“神转折啊。”

    “怎么?”

    “老罗家撞铁板了,罗天锐中枪,公安去抓人,被杀了好几个,老罗家带人过去,又被杀了好几个,通缉令上四个人集体消失,其他抓了些小喽罗还没判,冀北地区从公安厅往下算,一共撸了十九名干部,还没撸完,现在老罗家回缩北城,要么住进集体宿舍,要么住进武警部队宿舍,罗天锐养伤的医院也是秘密,这下玩的太狠了。”

    “我去,这么暴烈?”白路感慨道:“比我还狠。”

    “你闭嘴吧,最近都低调点儿,别自找麻烦。”何山青说道。

    “咱够低调的了,低调到这么重大的消息都不知道。”林子说道。

    鸭子笑道:“老罗家流年不利,去年遇见白路,今年遇见四个杀手,够喝一壶的。”

    有敌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有敌人却看不见,必须要小心。

    “这么大的案子,肯定惊动公安部,全北城严密布控,那四个人不敢出现在公共场所,等天再暖和一点儿,他们行动会更不方便,那时候适合收网。”何山青分析道。

    “你替老罗家操什么心?别看现在装的像龟孙子一样,你死了他们都不带死的,放心吧,没事。”高远从楼上下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