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 总是说跑题

作品:《怪厨

    “你知道老罗家的事?”何山青问道。文学网

    “恩。”高远说道:“出这么大事,他们家封住消息,就是想让对手大意、出错,然后解决麻烦。”

    白路听了会儿别人的故事,咳嗽一声说道:“咱是不是说跑题了,不是说老柴家么?”

    高远没听到方才说的话,问道:“柴定安又惹你了?”

    “他倒是想,老子已经很久没打架了,手正痒呢。”白路摆出个嚣张姿势。

    “很久?前几天不是把国家队教练都给揍了?”何山青摇头:“路子,跟哥哥交个实底,对你来说,几天以上算久?”

    “你们又说跑题了。”司马智叹气道,打电话问了问胡重这个人的风评,然后告诉白路是怎么回事。

    第一,胡重好色。第二,重业绩。只此两点,可以理解他为什么会亲自出面和柳文青说话。

    好色不用说,单说业绩。党的发展路线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想升官做业绩,就得多招商多增长生产值。

    东三区是市中心,建不了工厂,也没什么地可卖,难得有外资进入,这可是外资啊,绝对的业绩。同时还可以帮忙原来的商户重新开业,等于是双倍业绩。尤其听说老板是美丽妹子,胡重动心了。

    听明白是这么回事,白路去找柳文青,告诉她:“没事,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柳文青说起另一件事,经过乐苗苗和冯宝贝的宣传,艺术学院舞蹈系有十六个妹子肯过来上班,算上她俩共十八人,和原先招聘的人数正好相当。

    白路有些不明白:“怎么来这么多人?她们去伴舞,也不只拿这么钱吧?”

    柳文青解释说:“舞蹈系两个班。有七十多名学生,肯来的毕竟是少数,还都是外地生,图的是有吃有住有钱拿,我和她们达成的协议是,如果有好的演出,一律放行,前提是大家认为那确实是好演出,否则一律开除。”

    “这也行?”白路有点小吃惊。

    “有什么不行的?你应该看看我的规章制度。一天工作六小时,一周休息一天半,比空姐都闲,最主要是自由,绝不绑着你。你凭什么不来?”

    白路看看她,突然没头没尾说道:“别让自己太累,赚不到钱也没事,我不怕赔钱,好好活着比什么都好。”

    柳文青怔了一下,小声说:“知道了。”转身离开。

    尽管白路信任她,不过问饭店事情。可那么多钱交到她手里,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万一真赔了,拿什么偿还白路?用身体?人家未必稀罕。而这种压力不能跟别人说,也没地方没时间宣泄。只能一直憋着,憋的久了,很难有快乐。

    白路知道她有压力,所以决定开业前出去旅游。尽量减减压。可是事情没完没了,连旅游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成为奢望。

    看柳文青离开。白路走回大客厅。何山青拍他肩膀说话:“放心,胡重敢乱来,我们替你搞定他。”

    白路说:“拉倒吧。”搞定正厅级干部,不像搞小警察那么简单,每一个高级干部背后都有强硬势力,盘根错节的,你知道能搞到谁?为减少麻烦,这样的对手是能少则少,最好没有。

    林子说:“不对啊,按道理说,在东三区这片地界里,路子多少有点名气,就算胡重不知道,他身边总该有人知道,为什么要为难路子?”

    “路子有个屁名,除去公安局,谁还知道他?”何山青说道。

    司马智也跟着解释一下:“新饭店的楼面是沙沙的,饭店法人是柳文青,胡重就算去查,又能查到什么?”

    沙沙没成年,由柳文青做法人。按正常人的理解应该是柳文青租用商铺开饭店。如此一来,就算胡重再小心,也只能查到两个女孩的名字,而官场谱没有这两个女孩、尤其是柳文青的关系,所以才会大着胆子进行接触。

    见大家说的热闹,白路笑道:“不说这个,给你们下任务,饭店开业那天,在街上摆满高级轿车,每人都领个大明星过来。”

    “这算个屁任务?”何山青笑话他:“老美那面谈崩了?找不到人?”

    “少废话,你们谁认识元龙,一起叫来。”

    ……

    随着试营业时间的临近,柳文青运去饭店十桶酒,全部放在三楼办公室的隔间里,只有她有钥匙。

    又将白路用冻梨酿造的所谓冰酒运一些放在一楼厨房冷藏间里,同样只有她有钥匙。

    可毕竟地方太小,存不了多少东西。柳文青试着购买或是租用地下室,物业公司不肯。原因很简单,人家不缺钱,也不着急用钱,打算放着等升值。

    白路知道这件事以后很不爽,专门找了趟物业公司老板,奈何人家软硬不吃,就是不卖。哪怕是高价买都不成。

    就这个时候,胡重给柳文青打电话,约她去区政府谈卖饭店的事情。

    胡重算得上有耐心,第一次是派人接触柳文青,隔了两天再亲自接触柳文青,然后一直等待到现在。

    换正常人来说,如果一区之长来找麻烦,起码要找人出头。无论柳文情背后是谁,都应该有所行动才对,可柳文青偏偏一点儿动静都没,所以胡重第三次联系她,再做一次试探。

    为了表示其确实在公事公办,请柳文青到区政府会议室进行商谈,主要是劝说柳文青卖出租赁合同,让出新饭店。

    柳文青回话说不卖。

    看着这个美丽性感的漂亮女人,胡重很是心动。再次劝道:“不如我把朴先生请来,也许他的价码会让你无法拒绝。”朴先生就是那个要买饭店的韩国商人,全称是朴仁宗。

    柳文青歉意回话:“真的不卖。”

    胡重开始试探:“你一个人做买卖想必很辛苦,不若让出那块地方,我给你找一块更好的地方,价钱绝对便宜,到时候有我帮忙照应,生意绝对没问题。”

    这就是开始勾搭了。柳文青笑道:“真的不能卖,胡区长,告辞了。”她是给区长这两个字的面子,才会走上这一遭。现在已经给过面子,当然要走。

    在柳文青走后,胡重叫来秘书:“查的怎么样了?”

    秘书回话:“房子是一个小孩的,还没成年,查不到家人消息,按档案上说的,父亲被判无期,奶奶死了,母亲失踪。”

    “这样一个小孩?哪来的钱买房子?”

    “查到一个户头,从国外转进大批美圆,我猜测应该是继承遗产吧?”见胡重没说话,秘书接着说:“我试着找前任房主,可那人已经办理好移民,是知名画家,不知道在国内还是国外。”

    北城有钱人多了,也多有关系和背景,胡重懒得自己去碰撞,愤怒秘书:“把房主的消息告诉朴仁宗,让他自己联系。”

    秘书说好,出去打电话。于是没过多久,白路接到陌生人电话,问他是不是张沙沙,说愿意高价买他在军体路的房子。

    白路直接回绝,这个时候的他在小王村路接受批评。

    这家伙东跑西颠地永远不务正业,终于又一次惹怒高老爷子,高爷爷恨其不争气,在保镖的陪伴下,来五星大饭店训人玩。

    白路对小孩和老人多有礼貌,尽管不太认同高爷爷的批评,却依旧耐心听着。

    高爷爷说他不稳重,做事乱冲动,找全国有名的厨师培训他参赛,竟然一声不响退赛,这么干对得起谁?

    高远叹气道:“老爷子,咱不带这样的,你想吃饭就直说,我去给你做,别训了我还要吃饭,不应该啊。”

    “怎么不应该?对了,听说高远跳海里,你在边上看热闹?”

    “老爷子,又听信谣言不是?事实是我在努力撮合远公子和传奇妹子的爱情,你应该代表老高家感谢我才是。”

    “感谢你?万一淹死怎么办?你赔得起么?”高爷爷怒道:“赶紧去做饭,四菜一汤,两荤两素,不许糊弄我,另外多做一份打包。”

    “老高家的人有遗传?连打劫都如此理直气壮。”

    “谁打劫了?我给钱,是买你的!”

    “不卖。”

    “那就打劫,赶紧去做。”

    莫奈何,白路只有去厨房忙碌。连做饭带被训,足足折腾俩小时才把老爷子送走。然后赶紧给高远打电话:“下次你家老头再想训我,你提前说一声,我马上出国。”

    高远利落回个好,挂掉电话。

    这个王八蛋还能再敷衍一些么?白路挂上电话,去厨房拿上多做的一份饭,去给郑燕子送饭。

    严格说,是给郑燕子的姥姥送饭,老人家胃口不好,多吃点东西补身体。

    前次安排郑燕子给陶方冉调音,在那一次之后再没联系。今天,郑燕子打电话说要过来买饭。白路哪能让她跑一趟,主动要求送饭。

    因为交通状况,白路越来越不喜欢开车。这一次亦然,溜达去地铁站,坐地铁去燕子家。

    铛铛敲两下门,门开后是刘小璐,白路好奇道:“你怎么在?”

    “我来看小白行不行?恩,大白?”刘小璐在气他。

    “行,完全行。”白路拿饭盒进屋。郑燕子出来迎接:“谢谢你路子,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