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 强大新饭店

作品:《怪厨

    柳文青说:“我们提供最优质的服务,最精致的菜肴,甚至,客人可以点菜单上没有的菜肴,如果我们做不出来,会登记备案,最多一到两个星期,肯定会做出让客人满意的菜肴,另外,我们的菜单会随时增加,一周可以增加一到两道菜。”

    这是保守说法,如果厨房不是很忙碌,按照假期时的工作进度,三十名厨师分成六组,每两天就可以有六道新增菜肴。

    “你们的备料真足。”陶方冉说道。她身边是柯强、林高、邓海等一帮厨房里的精英,看的是连连咋舌。大家都是厨师,太了解厨房事情,知道备菜有多难。

    简单来说,比如鲨鱼等海鲜,多需要特定环境才能生存,大饭店会专门有人饲养。

    黑标目前的菜谱还没有这类奢侈菜品,不是饭店养不起,是白路和巴雨时老爷子一起商议后的结果,所谓美食,是美丽美味的食物,有很多食物并不见得有多美多好吃,惟其少,便惟其贵而已。

    白路的观念是,先伺候好土豆大葱、猪牛羊肉等家常能看到的菜品,然后再说其它的。

    事实也是如此,让这帮学生仔完全没经验的去做高档菜肴,是打算浪费多少?

    听到陶方冉的说话,柳文青过来介绍道:“所有蔬菜或肉类,都是在最适当的保存状态下保存,只要一过保鲜期,马上取出不用。”

    陶方冉看看这个比自己还漂亮的女人,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是问怎么知道每种蔬菜的保养方法。

    “老板告诉我的。”

    听到这话,白路挠挠头:“我没告诉你吧?”

    “你让学员进行各种数据记录,其中便有蔬菜存放一项,我只管记个大概数据就成。”

    见柳文青说的如此谦虚,陶方冉叹道:“真想挖你去我那里上班。一个月十万都成。”

    柳文青不光漂亮,不光认真肯干,还聪明,聪明比认真肯干重要的多,人才不是干出来的,是先聪明、然后才干出来的。

    经过这会儿说话,每个人都点了两道或三道菜,反正人手一个菜单,不点白不点。

    白路倒有是有些好奇。问柳文青:“找到会计算机的员工了?”

    “在电脑公司借的,全套菜单加上餐厅管理系统,还有后续服务,全是在他们公司买的,借个人不算什么。我打算试用一段时间,如果表现可以就高薪挖过来,另外财会要和报税联系在一起,再找两个会计稍加培养即可。”说到这里,柳文青又说:“我申请买辆大面包车,再雇请司机。”

    “这个不用申请,想做只管做。”这么奢侈的饭店都搞起来了。连软件都买正版,还差一辆面包车?白路当然不在意。

    这个时候,厨房开始忙碌,客人在iad上点的菜。按桌号汇集到电脑系统中,系统终端有一个os机连接在厨房,就是超市结帐时的那种小机器,接受电脑指令打印出点菜单。由厨房工作人员分配到厨师组中。

    没错,这里是厨师组。一个小组一个小组接点菜单,按照最开始学习时那样,每个人职有分工,组长接过菜单,剩下的事情就是大家各行其事,做好自己最擅长的工作,把最好的手艺奉献给客人。

    每一个流程都有严格的时间及火候控制,只要不出意外,可以保证每一道菜肴都是最佳呈现。

    所以,十分钟后,许多服务员如同许多朵会漂浮的莲花一样在厅堂里曳动,将一道道菜肴送到客人们的桌上。

    半个小时后,所有客人都是赞不绝口。尤其是柯强、林高这样在北城厨师界略有些地位的高手,一边吃着菜一边连连摇头:“你是想让我们失业么?”

    这个我们是指拥有高技艺高水平的高级厨师。

    中餐厨师是最讲究经验的职业,任何一个出名厨师,多是四十岁开外、连续做了十几二十年菜的老手。

    多年摸爬滚打,才能让每一位大厨拥有自己的特色菜拿手菜。可是在黑标饭店这帮小厨师的流水线式操作下,特色菜可存,拿手菜却是被无数次的实验记录比了下去。按照老匠人的说法,这是泯灭个性、让技艺失传的绝户方法。

    当然,我们也可以说是老匠人们多虑了,君不见如今的奢侈品市场,纯手工制作的东西才最昂贵,精美菜肴亦然。如果不是找不到好厨师,白路也不会想出流水线的制菜方式。

    白路解释道:“他们目前是学徒,熟记每一道流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对他们的规划是,在这里工作五年,开始形成个人风格,然后做不同培养,让他们成为不一样的特别牛的厨师。”

    林高笑道:“像你一样?”

    白路完全不谦虚:“谁也像不了我,我是唯一的。”

    一顿饭吃到下午,大家吃的十分之嗨,白路做主,给所有员工每人发三百块的开业红包。然后问柳文青:“这帮女孩穿旗袍很好看,还买名牌么?”

    “买,每人最少两套,每年看情况或再增加一套,我要用最好的待遇留住这帮丫头,你没看见她们,有那么几个人的电话特忙,心思可活了,不过也正常,小丫头没见过世面,容易被误导、引诱。至于你说的旗袍,我决定再增加两套特色工装,反正是怎么漂亮怎么来,你算有眼福,开了眼了。”

    “郁闷,我开什么眼?”

    就在大家吃的很嗨的时候,外面停下两辆工商局的执法车,进来几个人大声说道:“怎么回事?不是不让营业么,你们搞什么?老板呢?”

    白路听的一愣,看了司马智一眼,你居然没搞定这些人?

    司马智正吃的开心,看见这些人进门,脸一下就红了,猛地起身冲出去:“滚蛋。”

    “你谁啊?小伙子别捣乱,我们在执行公务。”一个胖子说道。

    “捣乱?我还就捣乱了,你叫什么?”司马智很有些生气。

    前次,柳文青打电话给他,说你帮着办的执照被收走了。司马智没当回事,回去跟二叔说一声就完。最初办全套手续,就是打着他二叔的名头轻易搞定。这次他也这样以为,只要二叔说句话,应该没有不开眼的家伙故意为难,事情也就这样了。

    司马、何山青这些人有个共同点,他们的父辈全是中央干部,哪怕是后来被调到地方任职,比如说北城或是申城,但都是有中央任职的经历。

    司马的二叔就是中央某个部门的干部,一般情况下,依法办事,只要打个招呼,没有人会为难他们。这次也一样。

    不一样的是,在胡重想要为难标准饭店后,中央干部说的话就有了那么一点的不好使。当然,也不是绝对的不好使,人家会找出各种借口拖延,告诉你不是不办事,是实在没办法。

    现官不如现管,假使我这次做事得罪了你,你想报复我,总要有个合适机会才行。而我若是帮了你,得罪到顶头上司,兴许明天就下岗。谁重谁轻自然心里有数。

    所以,在司马跟二叔打招呼之后,二叔也跟下面人打招呼,大家都没当个事。可下面人受于压力,偏偏不敢做了,而又不敢报回消息,便是一直想办法拖延。

    可是司马不知道啊,他以为工商局和卫生局早把证件还回来了,哪知道会发生今天的事情。

    现在朋友都在,司马智简直臊死了,怎么丢这么大一个人?当时就想发火,所以询问对方姓名。

    北城的大部分工作人员都是老油子,听到司马这么问话,边上一个三十多岁的瘦子说:“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们接到报案,说有人非法经营,我们就是过来调查一下,如果不是,马上就走。”

    是不是非法经营你不知道么?工商执照都被你们没收了!司马智眼睛一瞪,轮起拳头砸了过去。

    他没打到对方,因为白路站在身后,抓住他的手腕,笑着说话:“是找我的。”

    白路走到司马前面,对着制服男说话:“我不管你们是谁,回去告诉你们局长,最迟后天以前,把执照送回来,拖一天,后果自负。”

    一堆制服男齐愣住,这家伙怎么这么狂?是真有本事还是虚张声势?

    白路说完这句话,再不看他们,随口说话:“走吧。”有点不耐烦的意思,反正是轰他们出门。

    胖子男犹豫一下,低声说道:“这位先生,我们是正常执法,希望您能配合。”

    胖子身高一米八,起码有一百八十斤,看上去比白路壮多了,可是在说完这句话之后,这个很壮的人忽然没了。

    他们进来执法,店门大开。白路猛地一脚踹出去,胖子好象皮球一样滚出店门。

    “你怎么打人?”制服瘦子大声问道。

    “再废话连你也打。”

    好汉不吃眼前亏,瘦子赶忙闭嘴退到门外,拿电话想要报警。

    白路跟出去,看到这家伙拨打110,笑着说话:“报警?不错,真是好孩子。”同样一脚踹出,想要报警的制服瘦子摔出更远距离,躺在地上起不来,电话摔在一旁。

    “还报警不?”白路看看其他制服男:“请问,你们还有啥想法不?可以尽情诉说。”

    想法?有俩人比较机灵,去搀扶摔倒在地的胖子和瘦子,准备离开后再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