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三百五十六章 美丽服务员

作品:《怪厨

    当然是没买好,巨大的北城,拥挤的交通,随便办件事都得耗用半天以上时间。文学网【】

    白路对食材调料的要求颇高,巴雨时不敢马虎,多方联系,约定第二天上午,供应商带样品过来,大家现场谈。

    说完这个情况,巴雨时又说:“饭店要有高档菜肴,不能只凭现有菜谱打天下,咱是不是该进些货,熟悉熟悉?”

    高档菜么,无非是龙虾、鱼翅、鲍鱼、松露等玩意,如果有可能,还要加上产地,不如此不足显其名贵。

    白路回话:“一直在琢磨这事儿,我觉得燕窝、鱼翅等菜肴,可以从菜单中剔除出去。”

    “啊?”巴雨时有点意外。

    “另外呢,像鲨鱼、牛蛙这等古怪玩意,也可以剔除出去。”

    “啊?”巴雨时再意外一次。

    “其实,我不建议做海鲜,并不是海鲜酒楼就一定是高档酒楼,我们要有自己的风格,比如借鉴素宴,最顶级的素宴比海鲜要贵上许多。”

    “啊!”一再感到意外的巴雨时忍不住了:“老板,这么干的话,怎么招揽客人?”

    “招揽?不需要招揽,我们要做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高档饭店,巴叔,给你个任务,你去列一下素菜的高档菜,比如松露,好象很难弄到?松茸?好象也很难搞到……要不咱自己种这玩意?”白路异想天开。

    “老板,不是打击你,那玩意没法种,能种的话就不值钱了。”巴雨时暗叹口气,老板这是想做死的节奏么?

    “知道难种,我琢磨琢磨。”白路继续异想天开:“你看啊,世界上顶级饭店的顶级食材,比如日本菜的牛肉、鱼肉等物,人家都是去市场买成货,根本不自己杀,你能不能找到那种渠道?”

    “找不到。”巴雨时直接回道。

    日本菜的高档食材根本不出口,本地都不够用。比如堪比黄金的神户牛肉,那玩意是有户口的,你吃的肉是什么品种的牛肉,几岁,吃什么长大,有没有生病,吃的是什么部位的肉,只要你想查,可以知道的一清二楚

    “恩,我也觉得挺难。”白路认真异想天开:“不然,咱也养牛?顺便养猪养鸡。”

    “老板,您说的是以后的事,现阶段怎么办?”巴雨时提醒道。

    在北城这个地界,有许多人做高档食材生意。这个城市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市场,无数达官贵人愿意花数倍于原价的价钱去吃一顿所谓美食。比如年前,何山青、小齐等人送给白路一大堆高档食材,只是好东西没法量产,不能用于饭店经营。

    听巴老爷子问话,白路回道:“现阶段?做辣酱啊。”

    得,刚才说了半天全是废话,巴雨时苦口婆心劝道:“老板,你对我好,所以我得劝你,你不能这么干,会赔钱的。”

    白路呵呵一笑:“我开饭店又不为赚钱,家里挺好吧?”

    不为赚钱?买这么大房子,做这么豪华的装修,进购大批顶级厨具,你却说不为赚钱?巴雨时咳嗽一声回道:“挺好,谢谢老板。”

    “挺好就好,改天带家人过来,饭店请客,我下厨伺候你们一顿,你和他们不一样,那帮猴子年轻,抗折腾,你可得注意身体。”

    饭店的年龄构成,李小丫最小,厨师次之,都是十九岁左右的学生仔,后面是白路,然后是一帮艺术学院的毕业生,再有社会招来的美女服务员,最后是柳文青和巴雨时。

    听老板这么说,巴雨时笑道:“成啊。”

    白路左右看看:“没什么事就下班吧,反正没客人。”

    巴雨时有不同意见:“不行,无规矩不成方圆,该上班上班,该下班下班,没特殊事件,必须坚持到岗。”

    白路笑道:“听你的,我去看看那帮丫头。”

    一大堆美女丫头,虽然不见得都是特别美丽,但身材好、皮肤好,长相中上,只要稍一化妆,便是绝对的美女如云。

    柳文青选服务员比选空姐还严,选空姐有可能走后门,有可能选到条件并不完美的。

    在标准饭店,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她不光看你是否美丽,还看你是否努力。她不在意你有点小毛病,但是社会油子坚决不要。总有些人以为什么都看穿了,以自我为中心,这样的人一概不用。

    柳文青比较喜欢艺术学院的那帮学生,身姿窈窕不说,也要单纯许多。这帮丫头还没毕业就被骗到饭店工作,心思再复杂也有个限度。

    事实证明她很有眼光,选来的丫头都认真、努力。比如现在,空无一人的厅堂,每一个美女服务员都是笔直站立,面对空气做最完美的服务。

    白路就喜欢认真、肯干的女孩,见她们完美表现,自己便也开心。

    当然,女孩们看见他也开心,也喜欢和他说话,主要原因有三,一个是脾气好,会和她们说说笑笑;一个是有钱;一个是会吹小号,认识丁丁和珍妮弗等明星。

    所以一看到白路,每个美女都是发自内心的微笑:“老板好。”哪怕是重复问候,也要见一次问一次。

    白路回话:“你们更好。”上楼找柳文青。

    从昨天开始营业,柳文青把办公室搬到二楼靠近粉标的房间里。办公室下面是厨房,隔壁是传菜间,设有小电梯。总经理办公室和传菜间都有两个门,分别通向粉标和黑标。

    房间里,李小丫和柳文青在埋头做事。一个是处理业务,一个是学习业务。

    见白路进门,李小丫招呼一声,麻溜去倒水。

    柳文青抬头说话:“开业两天,剃俩光头。”意思是零收入。

    “别在意这玩意,现在是磨核,不着急。”白路走到窗口往下看,窗外是小区内的景色,宽敞干净的街道,当中有花坛有树木,有小孩在玩,也有人在遛狗。

    “不能不着急啊,老大,能不能把珍妮弗的日子定下来?你定不下来,我就没法定日子开业,也没法打广告。”柳文青的压力一直存在。

    李小丫端水过来,白路接过喝口,换话题问道:“你是不是忘件事情?”

    “什么事?”柳文青神色一整,别是出岔子了?

    “年前说带你去海南,眼看三月份过去,也没能去成,不想去啊?”

    “想,谁不想玩?可走不开。”

    “有什么走不开的?先打招聘广告,争取一个星期配齐人手,然后去旅游。”

    “广告谈好了,明天开始刊登,连登七天,现在小丫是人事主管,她先过滤一遍,然后交给我,我面试以后把名单给你……”

    “不用给我,以后把扬铃也骗来,让她帮你。”

    “这敢情好,扬铃真的很厉害。”

    “切,一个翻译,有什么可厉害的?”看眼墙上的时钟,白路说道:“下班就回家,没必要在这熬。”

    柳文青说声好,又说:“还有件事,我和刘杰联系过了,价钱有些贵。”

    白路问:“刘杰是谁?”

    柳文青瞪他一眼:“你给我介绍卖衣服的。”

    “啊,想起来了,是什么牌子?”

    “阿马尼,刘杰说很麻烦,一个是价钱减不了多少,一个是不可能提供那么多同款式的女式职业装。”

    白路琢磨琢磨:“一会儿问下丽芙。”想不到买工作服也很麻烦。

    柳文青叮嘱道:“别忘了。”

    “不能忘,员工尺码你有吧?”

    “有。”

    “那就成了。”白路往外走:“你先忙。”

    又呆了一个多小时,饭店下班,刚才还平静的饭店突然热闹起来,有服务员来找白路说话:“老板,在三楼弄个卡拉ok吧。”

    白路笑着拒绝:“楼上是居民,不能扰民。”

    “那帮我们搞点娱乐活动。”又聚过来一个女生。

    娱乐活动?想起刚才看到的小区景色,花坛周围有很大一块平地,机动车禁行,于是问道:“滑旱冰怎么样?”

    “没有鞋。”

    “你们想玩,我就一人送一双,无论男女,不过有一条,不想玩的提前说声,别买了东西你不用,那是浪费。”

    “用用用。”这帮家伙异口同声回话。

    “那成,你们去两个人找物业,问问在小区里滑旱冰行不行,如果可以,回来统计鞋码,明天去买。”

    “不用去买,咱可以给厂商打电话,让他们送鞋,还能便宜许多,或者上网买。”有丫头提建议。

    白路无所谓,让丫头们自己去折腾。

    何山青笑道:“有你当老板真幸福,要什么给什么,不赚钱也成。”

    白路想了想,认真说道:“我是在收买人心,给她们小恩小惠,她们会认真给我干活。”

    “切,你自己信不信?”何山青问旁边一个女孩:“听见你们老板说什么了吧,你信么?”

    女孩回道:“轮滑鞋很贵的,不是小恩小惠。”

    何山青笑道:“还有更贵的呢。”

    “是什么?”那女孩问话。

    “以后就知道了。”何山青低头玩手机。

    林子插话问道:“饿不饿都?白老板,管饭么?”

    “管,打电话订餐。”白路随口说道。

    声音很大,听到这句话的人都回头看他,有服务员小声嘟囔:“老板,咱就是开饭店的。”

    “啊,我忘了,那什么,你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白路乱下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