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我要占便宜

作品:《怪厨

    家里没人,自从新饭店开业以后,龙府别苑的大房子便是冷清下来。文学网虽然住的人很多,可基本都不在家。甚至于乐苗苗和冯宝贝都没回来,和同学住在饭店宿舍玩,更不要说新住客林子、鸭子等人。

    回家后,沙沙和小丫去学习,柳文青接着干活,周衣丹和丁丁没事做,上网看电影。白路一个人在屋子里转来转去,转了好一会儿,上楼顶穿轮滑鞋打篮球。

    玩了会儿,觉得无聊,琢磨要不要养条狗的时候,接到个久违的电话,赵平,风画室的原主人,拥有绿卡的国内知名画家。

    赵平很直接,上来就是小声问话:“华哥那事真不是你做的?”

    华哥是纽约唐人街上、那个很倒霉的华人社团老大,想敲诈白路,反被敲之,顺便丢了财也丢了命。

    白路想了好一会儿:“你说的是哪个华哥?华哥是谁?”

    赵平一时无语。他是美国新移民,按规定每年得回去住半年才能保住绿卡。可前次华哥出事,他害怕被黑帮报复,再没去过美国。眼瞅着时间一晃而过,该回去住几天了,心有担忧,于是给白路打电话套消息,想多了解一些当时情况,如果很危险,会考虑搬去别的城市。

    哪里想到,白路完全忘记华哥那个人,自己的担心好象是笑话一般。

    赵平咳嗽一声问道:“饭店开业了吧?”

    “你不说我还忘了,那什么,你答应给我五幅画,这两天就送过来吧,你不是还认识个段大青?问他也要两张画,一起送过来。”白路记性真好。总能记住该记住的事情。

    赵平很郁闷,这个混蛋记不住华哥是谁,倒是能记住段大青,是故意的吧?深呼吸几次,平缓情绪,慢慢说话:“我没答应过你。”

    “男人不带这样的啊,答应了不做,好意思啊?你看我一直没催过你,这才是男人表现。什么时候送过来?我请你吃饭。”

    和这家伙是越说越说不清楚,得,送吧。赵平说:“好,给你五幅画,不过段大青我没把握。他一幅画能卖个几十、上百万,不好意思白要。”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就说我要,对了,别给我画抽象画,你们那种弄根线、涂一片油漆的画能吓死人,跟你说,如果不是你们几个有点名气。我才懒得要画,单说画画,你们未必有我画的好。”白路随口胡咧咧。

    “知道你画的好,你还活着就是更好。”每次给白路打电话。赵平都会被气到,这次亦然,所以很直白说出此时想法,顺便气气那个混蛋。

    “废话。你不也活着么?”白路回道。

    “对了,听说下个月你和珍妮弗开演唱会?给我留几张票。”

    “没有票。”

    “那就没有画。”

    “好吧。我投降,给你五张票,你给我五张画。”白路很擅长讨价还价。

    “成交,见票给画。”

    “我弄死你得了,先给画,演出时再给票。”说完这句话,想想问道:“连你都知道我有演出了?”

    现如今演唱会做宣传,主要手段是网络,通知专属歌迷;在各大商场门口,或是地铁站等人群密集的地方做广告。宣传力度大的,会在最有名气的网站做连接,或是包下整版报纸。

    一般来说,顶级歌手,也就是最能卖出票的那一类歌手根本不需要后几种宣传手段,只要开个记者发布会,在网上说一声开演唱会,确定好日期和售票方法,很容易卖出去票。

    这一类歌手里就有珍妮弗一个,她的名气大到甚至不用开记者会,只在网上多做几次宣传,然后票就卖光了,提前半个月卖光。

    演唱会在工体,加临时座位近八万张票,两天十六万张票轻易卖空。甚至有很多歌手影星也买了票。

    这个女人实在太火,唱歌好,演戏好,吸引大批影迷歌迷来捧场。

    正因为她太火了,宣传方面几乎不用投钱,所以白路就没看过演唱会的广告。不过话说回来,这家伙不靠谱到极点,他自己就有演出,却不知道演出是哪天,更不要说那些可有可无的广告。

    现在,听白路问这么句话,赵平不愿意多费口舌,说道:“演唱会前给你送画,段大青那面,帮你打个招呼。”

    “也成。”又占到一点便宜,白路心情很爽。

    挂电话后,继续打篮球,累出一身汗才下楼洗澡睡觉。

    第二天上午,白路在家偷懒。柳文青从饭店打回电话:“中午过来,有四桌订桌。”

    新饭店开业没做过任何宣传,怎么就有四桌客人?白路好奇问道:“四桌客人这么多?”

    “对呀,你快过来。”柳文青催道。

    白路随口说声好,挂上电话。

    现在是上午十点,扬铃打回来电话:“丽芙建议买时装。”

    “什么意思?”白路问。

    扬铃解释道:“买同款同系列时装,每件衣服看起来稍有不同,但一眼就知道是一起的,好象情侣装那样。”

    情侣装?白路好奇道:“问我做什么?衣服的事和文青说就成。”

    “如果按照丽芙的建议,春夏秋冬,每季都要买上一、两套,还要搭配鞋子、包,加一起绝对是笔不小的花费,也绝对超出文青的预算,所以丽芙让我问你,难得珍妮弗开次演唱会,她想多带几套衣服回来。”

    “几套?女装很贵吧?一套就好几千,甚至上万。”白路琢磨琢磨,光给服务员买衣服,沙沙和文青怎么办?

    扬铃说:“不管你买几套,我肯定要有,我是高级员工。”

    “成,有你的衣服,不过你回国后要去饭店帮忙,文青一个人太累了。”

    “没问题。反正一直给你打工,不过我要多一套衣服。”

    “你和丽芙商议就成,就一条,不论买什么衣服,一定要有沙沙和文青的。”

    “沙沙、文青?没有丁丁的?”扬铃问道。

    “买吧,让丽芙先垫钱。”

    “你同意多买几套了?”扬铃多问一遍。

    “买吧,不是还有打折衣服么,只要能凑齐数量,不管是同样式的。还是同系列的,都成。”白路很下本钱,用名牌衣服帮柳文青留人。

    “那成,知道了,我会和文青商议的。”扬铃多嘱咐一句:“二十八号演唱会。别忘了。”说的是珍妮弗三月巡演最后一场。

    白路说知道了,跟着又说:“有件事你问问珍妮弗,我打算在北城演唱会之后,搞一个小型义演,问她能不能参加。”

    扬铃想想说道:“别消费她了,她是美国人,她的市场在美国。在中国搞这么一场慈善演出是怎么回事?而且跟在两场商演之后,这样很不好,凭你和她的关系,不如找她做观众会更好一些。”

    我消费她干嘛?不过扬铃说的有道理。白路惊讶道:“你还很聪明么。”

    “废话,以为都像你那么笨?还有事儿没?没事儿挂了。”扬铃挂掉电话。

    白路则是收拾收拾出门。

    何山青躺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见他往外走,问道:“去哪?这几天都没人做饭。想饿死我?”

    “饿死你才好。”白路往外走。

    “等会儿。”何山青跳起来,蹬蹬蹬上楼。又蹬蹬蹬下楼,手里是轮滑鞋,顺便关上电视,追出门。

    白路问:“这不是我的鞋么?”

    “借用一下。”在家呆着无聊,这家伙想跟饭店小姑娘练习摔交。

    白路说:“送你了。”

    俩人下楼,上车,等红色跑车上路后,白路问:“大巴的驾驶证搞好了没?”

    “谁让你年限不够的?”何山青随口说话,然后扫白路一眼:“跟哥哥说实话,你到底多大?”

    白路吧唧下嘴巴:“我睡觉。”闭上眼睛,再不理会何山青。

    没多久到达饭店,何山青进入饭店就坐下大叫:“上酒上菜。”

    白路没好气说道:“没营业呢,老实点儿。”上楼找柳文青说话。

    中午有四桌客人,有一桌是昨天来吃饭的卫生牛的朋友预订,就是那个微胖中年人,姓唐。一桌是胖大海预订。一桌是司马先生订桌。最后一桌是个叫高大全的人订桌。

    白路拿过订桌单子扫了一眼,放下说道:“丽芙会多买一些衣服。”

    “多买一些也好。”柳文青问:“巴叔跟我报帐,说你要买水果,往哪运?”

    “送到高远借的别墅里,酿好以后,运来地下室。”白路回道。

    “知道了。”柳文青便丢下他不理,专心干活。

    白路就拿出山寨手机打游戏。

    很快十一点钟,清扬的钢琴曲低声响起,饭店开始营业,员工开始上班。

    没过五分钟,服务员敲门进来:“老板,三哥要吃饭,说是签你的单。”

    白路一听,老子还没签过单呢,你想签单?关闭游戏,大步下楼,坐到何山青对面:“你要疯么?”

    “少废话,老子饿了,要吃饭。”

    “交钱。”

    “就不交!再说了,老子帮你交的物业费,你还没还呢。”

    “一码是一码,那个钱算我借你的,这个钱你得付。”

    “一样的人民币,怎么是两码?”

    俩人辩论的很热闹,附近服务员偷笑不已。这时候,今天第一拨客人上门,一个大胖子带着四个漂亮女孩进门,每一个女孩都是白富美的标准打扮,长发、大眼睛、白皮肤、一身名牌、却是穿的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