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孤单吹这歌

作品:《怪厨

    见女主出现,如同电影情节一样,西装男忽地单腿点地,双手奉上鲜花:“宝宝,嫁给我好么?”

    他身后的男男女女明显是亲友团,鼓励道:“嫁给他,嫁给他。文学网[]”

    白路挠挠头,往门里看,发现很多客人都不吃饭了,聚到门口看热闹,最边上是柳文青,面无表情看手下服务员如何回答。

    “快起来。”女服务员有点急,脸色越发红。

    “你答应我,我就起来。”西装男依旧高捧鲜花。

    “答应什么答应,你怎么这样?”女服务员左右看看,一眼看到白路,小跑过来问道:“老板,我请个假成么?”

    “成。”白路回话。

    服务员回去拽起男人,拖着往外走,走到街上小声说话。

    白路一看,这女汉子真有劲啊。

    不知道俩人是怎么谈的,不一会儿一起回来,西装男带着十来个人进入饭店,找张大圆桌坐下,那名服务员去跟柳文青小声说话。

    白路推门进入,问四位美女门神:“怎么回事?”

    “那男的是客人,今天订桌就是来求婚的。”

    啊,白路摸摸下巴,小声问四位美女门神:“那女孩多大?”

    “什么那女孩,人家有名字,叫宋佳佳,和我同岁,二十四。”

    “二十四?”白路转目去看西装男,那张脸怎么也有三十五、六,大着十来岁呢。

    因为这桌客人多,由两位美女服务员分发iad菜单,然后就是点菜呗。

    这些人就是中午的第四桌客人。

    宋佳佳和柳文青谈过话后,上楼披件外套和那些人坐到一起,小声说话。

    白路在门口站了会儿,饭店里。何山青冲他招手。

    这厮明显没安好心,白路假装未见,转身出饭店。

    过不多时,胖大海出来找他:“路子,卖我点酒,我开那么大买卖,得弄点镇店之宝。”

    “别逗了,你镇店?我还镇呢。”白路不考虑任何因素,直接拒绝。

    正巧,陶方冉打来电话:“有事儿没?”

    “咋了?”

    “给燕子接了个活儿。那家人住香山,你能不能送她过去?”

    “香山?还能再远一些么?”白路挠头。

    “又没说是今天,明天早上过去。调完琴再回来就是,人家还出车费,让燕子多赚点。”

    “你也算是富二代,这么大北城,你就香山的朋友家有钢琴?”

    “那就改天。我还没告诉燕子。”陶方冉说。

    “改天吧,这两天都在折腾新饭店,不够累的……”说到这里想了想,问话:“你明天有事没?没事请燕子过来吃顿饭,咱这是高档饭店。”

    “我去,你得扣死啊。你开饭店让我请客?”陶方冉差点说脏话。

    “刚开业,来捧个场也不行?”

    “我饭店开好多年了,也没见你来捧场。”

    “得。你是大爷。”白路挂掉电话,却看见胖大海满眼闪光的看着他。

    “你要疯啊?”白路往小区里走,想看看地下室的工作进度。

    胖大海跟上来:“你需要钢琴?”

    “你有啊?”

    “没有,不过你想要,我马上去买。就说什么牌子的。”

    “什么牌子也不卖酒。”白路走进小区。

    地下室是双入口,一个在小区里面。一个在保安室边上。以前只开一个,现在从中间把地下室一分为二,一小半给保安住,一多半租给白路,入口便是全部开放。

    现在靠里面的地下室入口一片狼籍,各种垃圾成堆。什么出租屋的隔断,铁架子床摆了一堆。地下室在做最后清扫。

    白路过去看了会儿,柳文青打电话找他,询问宋佳佳的事情怎么处理。

    “这有什么可处理的?”白路不明白。

    简单点说,宋佳佳是外地人,本来想当演员或是空姐来着,试了几次,发觉前路难行。就随便找个工作养活自己,认识一位叫高大全的客户。

    高大全是本地人,比宋佳佳大一旬,离婚有一子,开个小公司,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按长相说,宋佳佳算是六、七十分标准,打扮起来有七、八十分,配上很良好的身材,很吸引人。因为这个长相,被许多人追逐。

    高大全算是有点钱,加上岁数够大,会哄小女孩开心,于是追到宋佳佳。

    在外面漂泊的人很寂寞,宋佳佳不讨厌和高大全在一起,当是慰籍孤独心灵,可问题是嫁到北城?在二十四岁,在所有梦想都没实现的时候,嫁来北城?老家的父母怎么办?自己以后要怎么办?

    宋佳佳有点不甘心,不太想嫁。

    二十四岁的女孩幻想会有白马王子、会有踩着七彩祥云的英雄追求自己,尤其是漂亮女孩,幻想的更多。在宋佳佳心中,高大全未必是自己的真命天子。

    后来换工作来到标准饭店,喜欢这里的氛围,有段时间没和高大全见面,哪知道高大全会搞出这么一出。

    宋佳佳把情况跟柳文青简单说一遍,说不想嫁。柳文青却是借着她的事情想到别人,宋佳佳是不肯嫁,万一再有别人来求婚,万一有姑娘决定嫁了怎么办?

    这是柳文青打电话的目的,所以跟白路解释:“宋佳佳不是问题,问题是再发生此类情况怎么办?饭店刚开业需要稳定,目前这批员工起码得坚持半年以上,我想跟他们签个协议,恋爱可以,不要影响工作,结婚可以,要等半年以后,或者一年以后。”

    白路笑道:“你这个太狠了,违法了吧?”

    “就是个协议,提个醒而已,你在哪?出去了?”柳文青问。

    “我在高天之上看流云飞舞。”一句话之后,白路很高兴:“太有才了,我太有才了,你帮我记下来。以后出书用。”

    “神经。”柳文青挂掉电话。

    白路拿着电话保持傻笑的状态:太有才了,太佩服自己了。正在努力哄骗自己的当口,电话响起,是何山青的号码。

    想骗我回去接受考验?休想!白路按死电话。

    片刻后,司马智打来电话,白路同样按死。

    再片刻后,电话第三次响起,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小样,想让我上当?白路继续按死。

    没一会儿,胖大海带着司马智跑进小区。司马智说:“你要死啊?”

    白路瞪着胖大海:“你这个叛徒。”

    后面的故事情节很俗,白路被叫回饭店,由司马爷爷给他上课。好象高爷爷曾经做过的那样。

    白路很郁闷,这帮老人家怎么都一个德行?是不是官做久了,不教训教训人就不舒服?

    不过呢,司马爷爷和高爷爷明显还是不同的。高爷爷去训白路,都是吃顿饭了事。司马爷爷没这么客气。第一次见面,饭后让白路赠送果酿,先来二十斤再说。

    看看老爷子很瘦的身体,白路怀疑他只拿得动二十斤,应声好,起身去厨房。

    进入厨房。拿出一百块钱给距离最近的厨师:“我请你们喝可乐,要最大瓶的那种。”

    小厨师拿着钱往外跑,不多久抱回一箱。白路让他们把可乐倒出来分掉。往里灌果酿。装满四个瓶子,用绳子捆着拎出来:“老爷子,以后再别来了,饭店很忙,我也很忙。”

    “哼。”司马老爷子负手出门。司马智拎起四个大饮料瓶跟出去。

    白路想了想,问服务员:“结帐没?”

    “没有。”

    “我靠。小三,这顿饭算你的。”白路吩咐服务员:“看住他,不结帐不让走。”

    何山青说:“本来就没想走,我要和妹妹们一起住,三十多个美丽妹子,想起来就激动。”

    白路鄙视他一眼,转身走开。

    饭前,有唐姓客人打招呼,说是宴请重要客人,让他上上心。

    想要好好混,就得人抬人。白路不差多送一坛酒,让服务员多拿坛酒送给唐客人,说是本店老板特意赠送,给他长长面子。

    送酒后,又过一会儿,客人们陆续结帐离开。员工下班,一帮青春男女拿着轮滑鞋进小区练摔交。何山青硬是凑了进去。

    没人理会的白路去买新鞋,捎带脚的买了滑板、小轮车,拿回大房子,玩一个名叫孤独的游戏。

    大下午的,太阳暖暖,照的人特别无聊,心里会空。

    白路玩够几样东西,隔着铁丝网往外看,看了好一会儿,脱下轮滑鞋,下楼找出小号,拿回天台,爬到篮球架最上面坐住,开始吹《小小鸟》。

    离开沙漠半年多,日子一天天过去,总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好象都是假的,只有此刻才是真实的,而别的,不过是梦境。

    如今的他有许多朋友,身边有许多漂亮女孩,可很奇怪,当这些人不在身边时,他竟是感觉格外孤单。

    也许,以前总是孤单,所以才不孤单。现在变得不再孤单,独处时就有了孤单。

    白路很喜欢这首歌,在无垠天地中,我们真的不过是一只小小鸟。

    那时在沙漠,孤单的他常坐在高处吹这首歌,比如凌晨三点半爬上旗杆、或是坐在房顶吹这歌,吹的很热闹,换来许多人的漫骂。

    此时,在大城市的高楼顶端吹这歌,看着空旷天空,好象又回到沙漠一样,吹的很放松、很自由、很投入,畅快淋漓宣泄情绪,如果有人恰巧听到,才会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天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