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三百八十章 美丽的蓝色

作品:《怪厨

    这个时候,马路对面的维族成年人早跑过来,看见白路这么狠,他更狠,也不说话,抬手在腰间一摸,抽出把二十多公分的刀砍向白路。

    白路在沙漠监狱长大,里面住着很多维族老犯。了解了这些老犯,也就了解了一部分维族人。

    有些人像狼一样,是打不服的,心狠手辣,却又欺软怕硬,比如眼前冲过来的这个人。

    白路裂嘴笑笑,原地一个纵跳,扭动腰身,来了个很漂亮的回旋踢,只一脚,维族汉子被抽倒在地,刀也掉在地上。

    对待大人,比对待小孩狠多了。不但凌空一踢很用力,接着来更是走到维族汉子身前,抬起右脚踩下。

    同样是一脚踩下,少年只是捂着肚子大声叫疼,大人却是骨折掉,喀嘣一声脆响,在春日的午后,显的那样响亮。

    白路蹲下身子,笑着慢慢说话:“知道么?我最恨的就是你这样的人,让小孩出来犯罪,仗着是少数民族出来胡搞?来,告诉我,来北城多久了。”

    听到是这样一句话,维族汉子有点迷糊,这事情还没完了?

    于是凶狠望向白路,用边疆普通话说:“你会倒霉的,我会杀了你。”

    “你说的话,我也会说。”白路也用边疆普通话回道:“我不会放过你的。”

    他在边疆长大,知道这片土地上的百姓是多么热情、善良。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总会有人别有用心,东北不是出过一个李红志么?在川豫陕皖等地更是出过新时代的皇上。

    白路是汉人,是在边疆长大的汉人,也是边疆人,爱之深。责之切,他尤其痛恨那帮出来胡搞的维族人,搞坏了整个地方的名声。

    正想继续折磨那家伙,有人大喊:“住手。”是动物园保安。白路和维族人在动物园门口打架,都动刀了,保安不得不来制止。

    白路看他们一眼,当没听见,拎起汉子,高屈膝猛地一掂。然后松手,那家伙像瘫烂泥一样倒下去。

    “还打?再打我报警了。”保安大声说道。

    白路叹口气,走回少年身边。

    少年已经坐起来,双眼凶狠看向白路,硬是一点凶性不减。

    郁闷个天的。还打不服你了?也不管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走过去就是大耳光子连扇:“不好好回家念书,出来当小偷?老子弄死你。”

    这番话用边疆普通话说出,周围人群完全搞不懂情况,咋的?自己人打自己人?

    白路不管那些,扇够了,扇的少年满脸血。一把扯住他:“跟我走。”拽着少年离开,路过骨折维族汉子的身边,顺脚再踩一下,然后拖着少年离开。

    维族汉子反应过来。大喊:“绑架,绑架啊,警察,报警啊。”

    他乱喊乱叫。却没一个人帮他,可见这十几二十年来。维族人给人留下多少坏印象。

    见白路扯着小偷离开,鸭子有点搞不清状况,给他打电话:“干嘛呢?”

    “你们先玩,我一会儿找你们。”挂掉电话。

    白路揍了小偷,并且当街劫走活人,很是轻易简单,从头到尾都无人报警。

    小偷也认命了,闭紧嘴唇不说话,他就不信这人能杀了自己。只要不杀死自己,对于自己来说,还有什么好怕的?

    往前走没多远,是一家四川饭店,白路扯着少年进去。

    他们进来的时候,饭店已经歇业,过来个服务员问吃什么,白路说:“啤酒两瓶,花生米一碟。”

    服务员很快端上这些东西,只是在上酒的时候,看着有点不自然。

    白路坐的的是火车座,也就是四人卡座。可白路硬把少年压在里面位置,他坐外面,空出对面那两个位置。

    没有人知道这个时候的白路在想什么,服务员端上东西以后离开。少年则是低头看着啤酒瓶,估计是在琢磨一啤酒瓶能不能砸晕白路。

    白路说:“你打不倒我,另外呢,我喝一杯,你喝一杯,你不喝,我就揍你。”说完话,喝掉一杯酒。

    少年想想,给自己倒酒,然后一饮而尽。

    世界上没有傻子,在挨打和喝酒之间选择,就是再不能喝的人,也会选择喝酒。

    白路很满意少年的态度,又倒一杯酒,轻声说话:“跟我说说,国家大道东段,央视附近,商业中心那一块,归谁管?”

    这个问题有些大,他把少年当黑帮对待。少年回答不出,看着酒杯发呆。

    白路也没为难他,换个方式问道:“你偷了钱交给谁?”

    不夸张的说,白路是贼祖宗。可是贼祖宗的朋友被人偷了十万块钱,而且这钱还是贼祖宗的,不郁闷才怪,当然想问个清楚。

    可惜少年依旧不回话。

    白路笑笑:“是不是觉得你未成年,又是少数民族,就能一帆风顺?”

    国家法令,十四岁以下少年犯罪,情节不是特别严重,基本不予判罚。不要说偷窃,就是杀人都没有死罪。另外还有古怪的少数民族政策,很多维族罪犯进入派出所,没多久就会放出来,所以他们才会肆无忌惮。

    维族老犯多是利用这一点,到处祸害。

    听到白路问话,少年喝口啤酒,用挑衅的眼神看过去:“你能抓我一辈子?”

    意思是说,你总要把我丢给警察、甚至不丢,就要随便放掉我;而在那以后,我还是我,你却得罪了我。

    白路呵呵一笑,突然有了玩乐的兴致:“服务员,结帐。”

    花生米没吃,一人喝一口酒,付了十八块钱出门。白路拽着少年回去动物园。

    动物园里,珍妮弗在问:“白路没有事吧?”

    茱莉问的是:“他怎么打小孩?”

    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一大帮子人,只是带着三位老外明星在动物园内转悠。

    从北门走。最近的景区是海洋馆,何山青买的就是海洋馆的门票,比动物园门票贵出许多。

    作为公子哥,他宁肯先买了最贵的门票,你可以不去玩,咱不跌份。而不是买了最便宜的门票,当你想参观其它景点的时候,还要额外花钱,这是最基本的态度。买海洋馆的门票。就不用再买其它门票。

    此时,大家在海洋馆里面转悠,无非看些蓝蓝海水和珍奇海洋生物。

    白路打电话问:“你们在哪?”

    “海洋馆鲨鱼区。”

    海洋馆里面分成六个区域,有海豚也有鲨鱼,还有一些古怪生物。

    白路说:“在那等我。”

    他拽着少年回到动物园北门的时候。维族汉子已经不知去向,围观群众也早已不在。白路买两张门票,拽少年进入动物园,然后走向海洋馆,要寻找鲨鱼馆的位置。

    少年搞不清白路到底想要做什么,凶狠眼光变得柔和起来,低声问:“大哥。你要带我去哪?”

    白路哈哈一笑,什么话都没说,拽着他找大部队。

    这家伙就是个路痴,真不知道在沙漠里是如何识得方向的。走来走去都是走不到地方。于是持续打电话,接电话。

    何山青怒了:“大哥,电话费都花了十好几块了,你到底在哪?”

    白路拿着电话回道:“开什么玩笑。就说了一会儿话,几块钱而已。”

    何山青叹服。问道:“你在哪?看见鲨鱼没?海豚也行?我去找你。”

    白路显得很惊讶:“还有海豚?我周围没有水……”

    “我去你大爷,从北门进,走不多远就是海洋馆,你花了十多块电话费,硬是没找到地方?去死吧。”何山青挂上电话。

    林子笑问:“怎么了?”

    “那头猪又迷路了。”何山青回道。

    又过去十分钟,白路终于和大部队会合。

    鸭子有点郁闷:“带着他干嘛?”说的是那个维族少年。

    “冯宝贝丢了十万快,他们不是能偷么?他们偷别人的钱,我就偷他们的钱,饿死他们。”伟大的白路果然有一颗非常伟大的心。

    听到这个答案,何山青哥儿五个互相看看,同声说道:“我们支持你。”

    不管他们支持与否,白路饶有兴趣在海洋馆里乱转,看鲨鱼,看海豚,可惜,海豚有固定的表演时间,错过时间,只能等待明天。

    有意思的是一种类似岩石的海底生物,色彩浅红、又有白色表皮,看上去五彩斑斓,很像是海底石头。如果不是额外介绍,根本想象不到是一条鱼。

    看见这个玩意,白路很开心,给大家上课:“告诉你们,沙漠里就这玩意多,看着像石头,其实是活物,咬你一口就受不了。”

    可惜,没人翻译他的废话。

    珍妮弗和茱莉等人看见这等怪物,也是大呼惊奇,以前从没见过。

    海洋馆有六大区域,进入这个世界就是进入到一片澄蓝之中。你往前走,左面右面都是蓝色海洋,其中游弋着各种生灵,很美。

    维族少年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看着比他还高的玻璃帷幕中游着海中生物,眼中终于消失仇恨和凶狠,稍带好奇的看着许多游鱼,一直看着,不想离去。

    少年喜欢看,白路就不走,静静站在身后,一动不动,好象雕像一样。

    世上有无数种颜色,澄蓝是最美的,这里面有空远,有纯净,有生命。

    天空是蓝色,孕育了海洋。海洋是蓝色,孕育了生命。我们就是生命。

    世间万般颜色,纯白要么是雪原,要么是雾霭。红色要么是火焰,要么是血腥。绿色要么是森林,要么是草原。还有其它的许多颜色,各有不同意义,只有澄清蓝色是我们的开始。

    那种蓝,只有亲眼见到,才知道有多美丽。

    维族少年在看蓝色,白路在看蓝色。看了好一会儿,少年回问白路:“你抓着我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