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三百八十二章 一人一条腿

作品:《怪厨

    白路猛地一退,退到他怀里,勾脚往后踹,踢中裤裆,那青年喊一声痛,双手捂裆。文学网白路顺手接过铁锹,往另一边拿棒子那家伙的脑袋顶上一拍,铛的一声响,好象敲到铁棍上一样震颤几下,那家伙直接被拍迷糊,就地摔倒。

    光头是真狠啊,拍倒拿棒子的倒霉蛋,右手往后一抡,身后那家伙正捂裤裆,铁锹侧着拍在他脸上,又是一声脆响,然后呼嗵一声,又打晕一个。

    他下手这么狠,艾尼四个人愣住,用不用这么狠?比我们还狠?艾尼沉声问道:“你是谁?我们得罪你了么?”

    “我丢了十万块钱。”白路以铁锹拄地,笑眯眯说道。

    “误会,一定是误会,我们从来没偷过这么多钱。”艾尼眼中闪着寒光说道。

    “那没办法,我找不到贼,就找到你们了,你说怎么办?”白路往前走,铁锹变拄为拖,好象武侠电影里大侠拖着长刀往前猛冲的那种姿势。

    艾尼是老贼,发觉不对,大喊一声:“上。”身边三个汉子马上围上去。

    白路撇撇嘴,这是让手下做替死鬼?

    他本来往前走,此时往后一退,再往侧面一让,抡起铁锹就是一下。

    刚才两下是拍,这一下是削,嚓的一下砍破衣服,削在一名汉子的左臂上,只一下,那哥们就残了,不敢相信的看白路,他真是敢下死手。

    白路削中他,往后一抽,铁锹离开身体,那家伙的左胳膊瞬间就红了。不过也真狠,硬是忍着没发出声音。

    白路一看:“还是条汉子呢?我去你大爷的。”

    在他说话之时,另两人已经冲过来。挺刀就刺。

    说打架,白路最擅长两件事,第一件是挨打,第二件是闪避,这是和大老王十几年血淋淋的对斗中练习出来的本事。

    他往侧面轻轻一闪,躲到胳膊受伤那家伙身后,左手一拍他右臂,顺手接过匕首。

    打群架时,如果你够冷静。只管往人群里扎,只要动作够快,对手越多,你的护盾就越多。

    白路躲到那家伙身后,抬脚猛踹屁股。那家伙往前扑,挡住一个人。白路再丢出匕首,噗地一声轻响,匕首扎破另一个人的衣服,刺在肚子上,入肉起码有三公分多。不知道刺中哪里,中刀的倒霉蛋丢下手里匕首。抱着肚子就坐下了。

    白路再往前冲,抡起铁锹拍向胳膊被削那家伙、还有被他挡住的另一个汉子。大铁锹铛铛两下,又拍晕俩人,然后笑眯眯看向艾尼:“该你了。”

    他动作太快。对方几个人甚至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打倒。而且敢下狠手,随便几下就放倒全部人,完全不考虑后果。

    艾尼很郁闷。心底暗骂西日,怎么招惹来这样一个煞星?满心愤怒却不敢说。忍下怒气平静说道:“你想要什么?”

    “你傻么?”白路拖着铁锹走过去。

    艾尼自问不是对手,沉声问道:“你要怎么才肯放过我?”

    “放过你?简单,捅自己一刀。”

    艾尼眼露凶光,大叫一声跑回房间,片刻后又跑出来,双手举着一把四十公分长的砍刀。

    白路笑道:“你要疯?”

    艾尼没说话,一步一步慢慢接近白路,双手高举砍刀,准备玩个一击毙命。

    “你叫什么?艾尼?是什么意思?”白路停住脚步,等艾尼走近一些之后,抡起铁锹朝下猛劈。

    艾尼也是老打架的,见白路举锹,他猛往前冲,手中长刀变劈为刺捅过去。可惜动作还是慢上一些。白路抡圆了胳膊,好象打棒球那样,大铁锹啪的一下砸在艾尼左边肩膀上,只一下,艾尼马上失去战斗力,横着摔出去,长刀掉地,他也掉地,发出当啷、呼嗵两个声音。

    就这一下,左上臂肩胛骨碎裂,艾尼右手支地,好容易坐起来,怒看白路,忍着痛问道:“我到底怎么得罪你了?”

    “得罪我?你得罪的人多了,说吧,偷了多少东西?”

    他们在院子里打架,呼嗵轰隆地,烤肉店仅有的俩客人被惊动到,好奇过来看,便见到一地昏迷的倒霉蛋,还有个肚子上中刀的倒霉蛋。

    这俩人一愣,下意识地转身就跑。

    白路打开房门喊道:“回来。”

    傻子才回来,俩家伙直接跑出烤肉店,远远跑开,跑到安全地方打电话报警。

    见那俩家伙跑远,白路一看,得,又得惊动警察,我这日子过的啊,唉。走到艾尼面前说话:“偷几年了?”

    艾尼当然不会回答问题。

    白路摇摇头,走进正当中的房屋,进去随便一翻,轻松找出一箱子的手机,还有一小包钱。至于屋里面被他下午打骨折的倒霉蛋,白路过去再揍一顿,打他个满头包。

    白路收起钱,把一箱子手机搬到外面,看看左右两个屋里的小脑袋,冷声道:“出来。”

    没有人出来。

    白路拣回铁锹,冷声道:“三个数,谁不出来,我就砍谁一铁锹。”

    光头杀神这会儿就没停止残忍折磨人,实在太凶残了!说不害怕是假的。两间侧房里的少年想了又想,慢慢往外走。

    吱哑吱哑两声,两扇门开启,亮灯房间走出四个少年,黑灯房屋走出三个少年。看表情,虽然都有些害怕,可也都有些无所畏惧。

    白路丢掉铁锹挨个看,黑灯屋子出来的三个少年年纪稍小,看走路动作,好象身上带伤。

    仔细打量一下问道:“怎么回事?”

    七个少年,最小的五岁,最大的十三岁,没人回答白路的问题。

    白路叹气:“就我这暴脾气,唉,你们也就是个小孩吧。”

    亮灯房屋有个少年个头最高。脸上有道伤疤,白路走到他面前问话:“偷几年了?”

    少年不回话。

    白路是真想一个大耳光子扇过去,这帮完蛋玩意,就不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么?

    转头看看那个五岁小孩,走过去问话:“来北城多久了?”

    看见这个小孩,白路忽然想起白胖白胖的林迪生,同样是孩子,那个是家中皇帝,这个是社会流蚁。

    小孩看看年纪最大的少年。不敢说话。

    白路叹道:“你说吧,谁敢打你,我帮你打他。”

    小孩想了想:“两个月了。”

    刚说完一句话,高个子少年喝道:“奎尼。”

    小奎尼吓得一哆嗦,赶忙闭上嘴巴。

    白路笑笑。走到高个少年跟前,抬起就是一脚,那个十三岁少年直接被踹飞,轰的一下砸在门上。白路冷声说道:“不想缺胳膊少腿就给我闭嘴。”

    然后又走回奎尼身前,柔声说:“没事,有什么话都可以说。”

    这里有七个孩子,加上西日。一共八个不到十四岁的少年,他就不信偌大边疆,会有这么多混蛋家长让自己的孩子出来做贼出来挨打,其中必有隐情。

    奎尼看看被踹飞的少年。想想说道:“我想回家。”

    白路说:“我帮你回家,有什么想说的,尽管告诉我。”

    奎尼说:“他们打我,让我偷东西。我不偷就打我,很痛。我不想挨打,可他们总打我。”

    白路听的摇了摇头,轻轻握住小奎尼的手,小手上有好几道伤口。撸起袖子再看,胳膊上也有伤痕。

    白路笑了,哈哈地出气,干张嘴不出声的笑,转头看向一地混蛋,小声问奎尼:“谁打你?”

    “他,他,还有他。”第一个他是艾尼,第二个他是被白路砸晕的青年,第三个他是被踹飞的十三岁少年。

    白路想了想,小声说:“打人是不对的,我保证,他们再不会打你。”

    奎尼太小,说不清是怎么回事。白路抱起他,站直身体问其余五个少年:“谁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五个少年互相看看,有两个八、九岁的少年跑过来:“我们也想回家。”

    到这个时候,白路全明白了,拿出电话打给邵成义:“老邵,算你运气好,我帮你破获一起绑架儿童的大案子,地点在大红门桥往南,工业园区附近,具体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你赶紧来,有人报警了。”

    这时候的老邵吃过晚饭,去洗桑拿浴,刚脱下裤子就接到白路电话。当下没有二话,跟朋友打个招呼,穿上裤子就走,边走边电话通知区刑警队,赶紧整装出发。

    虽然明知道是跨区作业,可邵成义完全不在乎,不管怎么说,先把功劳抢到再说,其它事情可以慢慢谈。即便不得已,把案子还给大丰区,也得要点好处不是?

    这个时间段错过下班高峰,交通状况良好,邵成义开车先过来看情况,其他刑警也是各自赶来。

    白路打完电话,走到艾尼身边狠踢一脚:“你大爷的,大好社会,你拐带儿童做小偷?成,算你狠。”说着话,为了履行对西日的承诺,这家伙是一个人一个人踩过,所有人都被他踩断腿。

    光头白冷血无比,满脸凶气,吓得几个少年不敢说话。一地六个倒霉蛋,加上房间里的倒霉蛋,每一个都是痛得哇哇大叫。

    白路很温柔的对待他们,把那帮家伙痛醒了。

    “闭嘴。”白路冰冷目光扫过每一人,这帮平时凶猛的维族汉子终于变老实,忍痛闭嘴。

    白路抱起小奎尼:“今天跟我走好不好?我送你回家?”

    奎尼有点犹豫,他就是这样被人从家乡骗来这里,他不敢再上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