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三百八十五章 带回自己家

作品:《怪厨

    艾尼那帮人真恨,哪种方法打人痛,他们就用哪种方法折磨小孩,折磨的这帮孩子再也不敢逃跑或是反抗。文学网[]

    哪怕是被警察抓到,也不敢出卖艾尼。

    除去殴打折磨,艾尼再给这帮孩子希望,说是偷多少多少钱就送你回家,和父母团聚。而如果你不听话,就杀了你。

    在四个人的口供中,有提到过三个失踪少年,因为逃跑,因为不听话,因为不偷东西,因为出卖他们……因为种种原因,后来就失踪了。

    艾尼吓唬少年,如果不听话,就会和他们一样失踪,也就是被杀了。艾尼说,只要敢出卖他,哪怕追到天涯海角也会杀了你,还有你的家人。

    一面是赶尽杀绝的残忍手段,一面是美丽期许,偷上几年就可以回家,无数混蛋就是凭借这样的简单招数,轻易操控许多懵懂少年,把他们带入罪恶深渊。

    从维族罪犯开始在大江南北四处为祸时开始计算,不知道有多少少年被拐入贼行,一个又一个的纯真少年就此走上迷途。

    就是这帮混蛋,不但败坏维族人的声誉,更是祸害了无数孩童的未来。

    邵成义说:“在边疆地区,这是一条产业链,那面专门有人拐带儿童出来,送到大城市,经过训练后变成小偷,每一个地区都有蛇头,有黑帮控制。”

    白路睁开眼看他:“是不是还有警匪一家?”

    老邵气道:“会不会说话?”

    白路撇撇嘴,把口供交到老邵手里,起身道:“把那三个少年放出去,我要给点儿教训。”

    邵成义郁闷之极:“你到底有完没完?”

    “我想让他们好好活着,必须揍这一顿。”

    “什么狗屁歪理论?”老邵不理会白路,转身出屋。

    白路是真想揍人啊。不过老邵不配合,他也不能冲进刑讯室大发神威,只好继续陪奎尼玩游戏。

    小奎尼一个五岁孩子,仅仅和这帮混蛋呆了俩月,心底就有了阴影,玩一会儿,小心抬头看看门口,然后再继续玩。

    小奎尼正玩着,何山青打来电话。剧烈震动突如其来,吓得小奎尼一哆嗦,手机滑落下去。

    白路探手接住,接通电话问:“怎么事?”

    “你在哪?不是说没事了么?这么久还没回来?”

    “一会儿就回。”

    “别跟我装大个儿啊,有什么事说话。哥们给你搞定。”

    “吹,不吹有灰啊?”白路挂上电话。

    小奎尼很瘦,皮肤略显铜色,长得很好看,尤其一双大眼睛特别水灵。不过,此时却是有点手足无措,小声跟白路说:“哥哥。对不起。”

    他在道歉手机滑落的事情。

    白路笑道:“没事,你就是把手机砸了都没事,来,接着玩游戏。”又把手机递过去。

    他俩又呆上半个小时。邵成义再一次回来:“路子,你不回家?”

    白路抬头:“废话,你不让我揍人,总该把孩子给我吧。”

    邵成义看眼奎尼。冲白路招手:“出来。”

    白路起身,跟奎尼说:“你先玩游戏。我去下厕所。”

    奎尼马上不玩游戏了,仰着小脸说:“我也要去。”

    白路愣了一下,然后抱起奎尼:“走,咱俩去厕所。”

    邵成义一看,得,跟着吧。

    说是跟着,其实是头前引路,领着俩人去厕所。

    白路让小奎尼自己上厕所,他说:“我在门口等你。”一步走出来,问邵成义:“怎么?”

    邵成义小声说道:“四个录口供的孩子,有俩不知道家在哪,有俩说出大概住址,可是打电话过去问,当地派出所说没有他们父母的记录。”停了下,指着厕所里说:“那个小家伙,更是没法找。”

    白路一听就怒了,这帮混蛋王八蛋,别地方偷孩子是为卖钱,买主多是为了传承香火。边疆这帮王八蛋却不一样,不但逼孩子做贼,还断其归路。

    他现在极想骂脏话,也极想打人,如果不是厕所里有小奎尼,他一定大骂脏话。

    当下牙着脾气咬着牙轻轻点头,小声跟邵成义说:“拜托你一件事,帮我盯着大丰区那七个混蛋,如果他们放出来,你不告诉我,我和你没完。”

    这句话说的很冷,邵成义贵为一局之副长,却也无法发脾气,只好苦笑着点头。

    厕所里传出稚嫩喊声:“哥哥。”

    白路马上走进厕所,抱起小奎尼出来:“晚上跟我回家,好不好?”

    小奎尼认真想了想:“好。”

    一个简单的好字,对于奎尼来说,却是绝对的信任和托付。

    白路又跟邵成义说:“把四个同意录口供的孩子交给我。”

    “不……”邵成义刚想说不行。白路直接打断道:“你敢说不行,我现在就揍你。”

    邵成义定了定神,眼前这家伙是个疯子,没必要和他对着发疯,于是说道:“你可以带回家,但是得保证他们一直在,我什么时候找他们,他们都要回来。”

    “没问题。”白路说道。

    “那就好,他们的照片已经发去边疆,那边的同事在核查,一有消息,马上告诉你。”

    白路点点头:“麻烦了。”

    邵成义苦笑着摇头:“你等下,我去带人过来。”

    十分钟后,西日和另三个少年回来。白路说:“走,去我家。”抱着奎尼当先往外走。

    四个少年互相看看,又看向警察,见他们没有阻拦的意思,赶忙跟白路出去。

    白路在前面走,边走边说:“别想着跑,你们就算跑了,我也不在乎;如果你们不跑,我会想尽办法送你们回家。”

    四个少年再互相看看,西日问:“你说的是真的?”

    白路回头看他一眼。没回答问题,反是说起另一件事:“我把艾尼他们七个人全部打成骨折,腿都断了,家里财产被没收,住处被查封。”

    意思是告诉你们,别打歪主意了,就算逃跑也没地儿住。

    听到这句话,四个少年果然老实许多,乖乖跟白路回家。

    从分局出来没多远。斜对面是一家桑拿浴,白路看见后,领他们过马路去洗澡。洗过澡,带着五个小孩回家。

    幸亏是小孩,后面挤四个不成问题。白路抱一个,司机师傅才没拒载。

    因为这一晚上事情颇多,白路回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可是一进门,客厅依旧坐着许多人,何山青、鸭子等人都在。

    看见白路带着一堆小孩进门,何山青好奇道:“你干嘛?绑架小孩去了?”

    等四个少年全部进屋。白路关上房门:“今天,他们住在这里。”

    见白路没事,并且很不意外的带回一帮小孩,何山青一撇手:“神经。”上楼回去睡觉。

    鸭子等人也是笑着上楼。不一会儿,客厅里只剩下柳文青,大美女笑着看白路:“怎么回事?”

    白路看看小孩:“先睡吧,明天再说。”

    柳文青笑着说好。转身回房。

    房间很大很豪华,几个小孩都看晕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大又这么豪华的房子。白路说:“上楼。”领他们回去自己房间。

    他屋里是一张大床,白路说:“脱衣服,上床睡觉。”

    四个少年自然没意见,乖乖脱衣服睡觉。小奎尼想了想,也是脱衣服去睡觉。

    等他们上床,白路找来两条毛毯,大家挤挤,安然度过一夜。白路则是去到二楼客厅睡觉。

    不是没有房间,是白路不放心这帮小孩,客厅是下楼必经之处,只要有人出门,他马上能发现。

    一觉睡到大天亮,那帮小孩还挺乖,老实呆在屋里。

    白路起床后回屋,五个少年老实坐在床边,毛毯和被已经叠好。只是身上的衣服略显脏破,看上去很不协调。

    白路看的一笑:“下楼吃饭。”

    他像孩子头一样带着五个小孩下楼,楼下厨房,柳文青和丁丁在忙碌。见他过来,丁丁随口说道:“不多睡会儿?”

    白路走过去:“我来吧。”替掉两位大美女,开始做早餐。

    早餐做的很丰盛,勤快的白路做出八种咸菜,两种粥,还带着馒头、包子。当所有这一切摆到餐厅中的大餐桌之后,何山青正好下楼,看见这一桌食物,摇头道:“你还真下本钱。”

    白路好奇问道:“这么早?”

    “必须要早,昨天晚上你不在,我们和珍妮弗谈好,十六号下午做慈善演出,晚上带演员回饭店,饭店正式开业。”

    白路琢磨琢磨:“倒是个好办法。”

    “你觉得好就成,今天白天开始做宣传,当然得早起。”说完这句话,何山青喝口水继续说:“邀请嘉宾,珍妮弗他们三个人答应以个人身份献唱一首歌,其他的人,你得上去,丁丁、周衣丹,再随便找些人。”

    白路点头说好,招呼大家来吃饭。

    五分钟后,巨大餐桌硬是坐满人,三个老外,柳文青等一帮女子,又有高远一帮男人,还有奎尼一帮小孩,显得格外热闹。

    让白路感到意外的是,何山青一帮公子哥,居然没嫌弃那些小孩的污脏穿着。

    饭后,何山青让沙沙和小丫带一帮少年去楼上健身房玩,剩下人等审问白路,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白路把昨天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一遍,何山青挠挠头:“以前常看到这帮小混蛋偷东西,今天才知道是可怜虫。”

    白路说:“以后在街上再看到维族小孩偷东西,一定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