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三百九十一章 这一天很爽

作品:《怪厨

    四个美女服务员,两两站到龙爪前,从后方又走过来四个服务员,分别站到前面四个服务员的对面,取过对面服务员盘中杯子,小心拔开塞子,金黄色酒液汩汩流出,流入杯中。

    杯是古典杯,就是矮粗的广口杯,为照顾宾客,每一杯酒倒到八分满,然后快速换杯,动作快到不流失一点酒水。斟好的酒杯便是放在后面服务员的托盘中,等装上五杯酒,服务员端托盘走下台阶,分给宾客品尝。

    在这名服务员离开后,自有下名服务员过去接着装酒。

    宾客们看的新奇,难道说这样的酒水还能喝不成?

    第一批,两个托盘,十杯酒,分给两位老爷子,再加上一干明星。老爷子不须说,明星们出力了,免费演出,该最先得到享受。

    这一批人中,只有元龙和赵船没品尝过白路的手艺。尤其元龙,虽然对目前的花招感到新奇好看,却真没觉得这酒能喝。

    酒这个玩意……好吧,不光是酒,所有物品都是一分价钱一分货。以元龙的身家,任何东西都可以享用最顶级的。而白路只是使用酒桶中的酒倒入冰中,哪怕酒桶再好看,元龙也不会认为他会有很好喝的酒。

    不过,元龙很会做人,这么多年活过来,做人是第一要务,当下笑吟吟接过酒杯,当是凑个趣。可是杯子一入手,马上感觉不同,丝丝冰凉,竟然是冰杯。

    不夸张的说,喝过那么多年酒,却是第一次使用冰杯喝酒。原因很简单,这玩意不好搞。大冷天喝冻手;天暖点喝,饭没吃完,杯子就化了。

    纵是乍暖还寒时使用此杯,也要担心手的热度会融化酒杯。

    不过白路明显有此考虑,杯底垫有透明塑料底,以掌托杯,可以稍稍隔绝一下热度传递,冰杯能多使用一点儿时间。

    第一批客人拿到冰杯,两位老人家赶忙品尝。他俩喝过白路的果酿。肯在饭店等到现在这个时候,就是为了贪个口欲。酒一入口,马上长吸口气,过瘾。

    元龙不知道这俩人是谁,不过知道何山青是谁。见第一批尝酒的没有他,而何山青还能够平静从容,说明两位老人家不简单。便是跟着喝酒。

    这一口喝下,沁人心脾。不是夸张,是真的那么爽。一道凉意从口进入,顺着食道进入肠胃,凉意入肚。稍暖后化做芳香从体内向外扩散,一个字,爽!

    喝到这种酒,元龙眼睛登时就圆了。他就是个酒货,没事就喝酒,也能喝,可几十年过来。却是第一次喝到如此美味,赶忙问明臣:“这是什么酒?”

    明臣托着杯底慢慢品。怕嘴唇化掉杯口,竟是扶着酒杯一点一点往嘴里倒。听元龙问话,明臣回话:“我也是第一次喝。”

    在他俩说话的时间,第二批十杯酒斟好,服务员端给何山青等人。然后是第三批、第四批。

    白路是低调开业,一共没通知多少人,五十杯酒发过,连马战等人都人手一杯酒,然后就没了。其它人多是记者和看热闹的居民。

    五十杯酒倒过,冰雕里的酒水减少许多,冰龙只剩下一少部分还是金黄颜色。白路又倒进去多半捅酒。然后吩咐服务员和饭店厨师过来,每人分杯冰酒,大家一起庆贺。

    当大家都分发完毕,看着还剩几十个冰杯,便都是倒上酒,过不多酒,冰雕中的酒水全部倒空。

    由柳文青举杯:“感谢大家到来,干。”

    白路酿酒,度数一向很低,这个冰酒的酒精度甚至比不过啤酒,一杯下去,只觉得甘甜清冽、味美纯爽,完全不会喝多,且还想多喝。

    一杯酒喝过,应该一帮人举锤砸碎冰雕,讨个喜庆,然后进店等待吃饭。可俩老头子不让,三位老外明星也不让,这么好的品酒佳器,岂能轻易碎断成屑、跌落荒尘?劝说白路一定要保存下来。

    司马爷爷比高爷爷无耻多了,叫过来白路,吩咐道:“冰雕不错,送我了,桌子后面不是还剩三桶多酒么,一起送了。”

    白路叹服:“你比我无耻多了。”然后干净利落拒绝:“休想!”

    有过老人家劝阻,白路想想雕冰时的辛苦,很是从善如流,招呼厨师把冰雕搬回冷冻库先存起来,好在酒水颇冰,不至于太过融化冰雕,以后还能多用几次。

    司马爷爷很不爽,叫来司马智训话:“你看你认识的什么狗屁朋友,要块破冰都不给,太不给面子了,他也真好意思和你混,你也真好意思和他混。”

    司马智想了想:“老爷子,咱回家?”

    “休想!没吃上饭就走?当我是傻子?”司马爷爷抢先走进胡同。

    不去理会他们之间的说话,单说记者。开始时有记者不满,这是什么破饭店,开业庆典不招呼记者,反是先照顾服务员和厨师,这是要疯么?

    而等他们喝下冰酒,自然也有不爽,但是更多的情绪都是用来吃惊和感慨。这家店主太牛了,在居民区里开个小饭店,不但有此佳酿,还能请来许多大明星祝贺,也太牛了吧?

    当下纷纷打听饭店背景。

    很酷的白路只当他们不存在,开业第一天是招待席,主要招待三个孤儿院的一百多个孩子。孩子小,不能饮酒,白路特意下厨做上一道甜汤,每个孩子一大碗。而晚上的招待宴席,所有菜肴,也都是先给孩子们端上。他们吃过,才是别人开吃。

    不过,白路只做了这一道甜汤,除孩子们以外,只有沙沙、奎尼,还有两位老爷子等少数人喝到。

    其余客人吃到的,全是由小厨师们按照流水线式操作流程制作出的精美菜肴。

    其中有三道菜是特色,一道烤牛排不须说,使用白路酿制的酱料。另两道菜,一道是麻婆豆腐,还一道是酱口蘑,同样使用白路做出来的酱料调味,味道也是不错。

    一桌席,酒水无可挑剔,再有三道美味菜肴,宾客们吃的爽极再爽极。都是惟恐不够吃的架势,绝对的下筷如风。

    一堆饭之后,宾客们没有不满意的,这才是吃饭,这才是享受。

    只可惜胡同外面的许多记者,在品尝过美味冰酒后,剩下的便是想念,却无缘品尝佳肴。

    孩子们要早睡,吃过饭,由院长或老师带队,分乘三辆大巴离开。郑燕子也要早走,白路让林子送回去,并打包几样菜肴。

    在他们离开之前,白路叫来柳文青,当着所有客人的面打开箱子,查点其中金钱。

    他们在查钱,别人都往这里看,尤其元龙几个人想看白路怎么做。

    经过会计和柳文青等人的三遍查点,今天下午演出共收入十一万两千二,其中有学校捐献的一万块。

    白路按人数分配,爱心之家独得六万两千二,另两家分别得到两万五。

    看了演出又有钱拿,三家院长自是感谢连连,然后才是离开。相比较而言,那几家一上来就谈分成的院长,绝对是二货中的二货。

    孩子们离开后,两位老爷子很是满意,却也没表扬白路,只是起身道别。然后又有卫生牛、公安邵等人起身告辞,陆续离开。

    没多久,饭店里只剩下高远等人,再加上一干明星和整店的服务人员。

    白路大手一挥,拿出三桶果酿,喝光了算。

    果酿是年前用苹果和梨酿制的酒,不须冰,常温喝正好。方才许多客人喝的便是这种果酿,确切说是苹果酿,卫生牛和元龙等第一次品尝白路手艺的人尽是感慨连连,这么好喝的酒,是哪里来的?

    吃饭时候,陆续有人问白路,美酒来自何处?

    白路一指外面:“标准饭店独有。”

    现在,关系稍远一点的宾客陆续离开,剩下的都是核心成员,元龙大爽,当其中一桶酒倒剩小半桶之后,这家伙直接抱住酒桶,拿过汤碗,倒满酒,一碗接一碗的喝。

    他抱着一桶酒喝,自然有人和他抢,旁人不好意思,珍妮弗和茱莉却不管那些,追过来要酒。

    待时间再晚一些,司马智请来的安保公司离开,公司员工也是下班回家,苦守在外面的记者没了阻拦,纷纷窜进胡同开始拍照。

    奈何大门紧闭,概不接待外客。纵有记者想要闯入,可门口还守着厨师。于是,许多人只好在店外拍照,便看到元龙等人猛喝酒,也看到服务员和厨师同样上桌吃饭。

    最有意思的不止这些,在门外有个木制凉亭,很好看。更好看的是凉亭外侧有个巨大碾子磨,虽然有木制箱笼罩住磨盘,可还是能看出是什么东西,于是猜测饭店走的是农家菜风格。

    白路不理会记者,只管招呼好一帮明星,今天他们有大功。

    他清楚知道自己是谁,人家给面子,你就更要给人家面子。尤其元龙和赵船俩人,一个是大影星,一个是大歌星,虽是为善演出,可做为主办方来说,你总该做些什么才是。

    到这个时候,白路终于肯亲自下厨做上两道小菜,元龙品尝后,大赞美味,说以后要常来。

    那就来吧,白路笑着解释饭店规矩,想来吃饭,起码得先打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