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四百零七章 乐器大采购

作品:《怪厨

    这地方如今是文化街,不光卖乐器,还有笔墨字画古玩等物。不过那些玩意多在街里头,乐器店在街外面。

    街道两旁少有高楼,多是平房,只看木制楹联,再有青瓦朱窗,很有古味。

    一下车,俩老外美女就喜欢上这片地方,问白路:“在这里买个房子吧。”

    白路不理会俩疯婆子,选家比较大的乐器店进去,拿出身上采购清单,直接交给服务员:“每样都要。”

    服务员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扫一眼清单,心说:这是大买卖啊。

    不过仔细一看,皱眉道:“老板,我们这不卖电视。”

    白路哦了一声:“看乐器。”

    如今卖乐器,假货多到无穷尽,尤其是名牌乐器,多是仿冒的低档货。比如说吉他,外国名牌琴,随便一把都能过万。这样的琴,琴行里几乎不卖。加上关税等一堆费用,弄到店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卖出去,押资金不说,还要担风险。所以大部分乐器都是便宜货,对外说是练习琴。

    除去品牌,材质也能做假,同样说吉他,木质不同,价钱就不同。可漆上油漆后,你知道是什么木头?更有复合板的,价钱更便宜。

    再比如说二胡,一把好二胡能卖到上千元,是乌木材质。可一把假的只要三百,至于是什么木头,那就看制作商想用什么木头。

    当然,乐器店做假有多种原因,最主要一个原因是生意不好做,费用大幅度上涨。琉璃厂是什么地方?这是老二环老民居,距离哪哪都不远,又没有高楼。多收点房租是应该的。

    房东应该了,店家就悲剧了,只能挖空心思多赚钱。比如一把吉他卖一千,起码要赚三百以上的利润才行。

    可是又卖不上,满条街不是只有你一家乐器店,你贵了,别人便宜了,你说买谁的?

    有店主直接把进货帐单摆在店里面,你来买琴是吧?诚心要买是吧?我把进货帐给你看。多钱多钱进的,进了多少把,你诚心买,我诚心卖,你觉得该让我赚多少合适?

    当然。帐单也可能做假,这就是另一回事了。

    现在,接到这张购物清单,起码几十件乐器,服务员当然心动,让另一个人去找老板,他引着白路做介绍。

    没多一会儿。从后面走进来一个快五十岁的胖子,拿过那张纸看一遍,来问白路:“这些都要?”

    “是乐器的就都要,如果你们能帮我去买回来画笔画夹什么的就更好。”

    七十四个孩子。有七十四个梦想,每人都想以后的世界会因为他们而精彩。

    店主笑了笑:“帮您买东西没问题,没多远就有文娱品商店,不过。乐器不是这么买的,您得说喜欢什么。你得挑,咱才能往下谈,不能我说什么好,你就买什么,回去以后,万一不满意了,对您不是不负责么?”

    白路说:“没事,一帮孩子用的,每样乐器必须带教材,带谱子,再就必须是好东西,不要求名牌,但是别拿破玩意糊弄我。”

    “这怎么敢?这样,您坐着,我给你挨样拿,您挨样看,过过目。”店主很尽责。

    扬铃突然插话:“珍妮弗说帮你挑,还说你真假,想让她帮忙却不说。”

    珍妮弗是老玩音乐的,打小学琴,对乐器多有了解,最合适做买琴的苦力。这就是险恶白路带珍妮弗来买琴的险恶用心,可他偏不说,让珍妮弗自动自觉做苦力。

    能卖乐器的,大多喜欢音乐。听到女人说话,店家这才打量三个女子,一眼看到珍妮弗,满不敢相信:“珍妮弗?”

    珍妮弗点头说是,店主马上过去握手。别看人岁数大,正经是音乐人,夏天凉啤酒,冬天暖心茶,摆弄乐器唱一唱,那是一个欢乐。

    这帮人涉猎颇逛,别说是珍妮弗,即便是大部分美国人都不知道的地下乐队,只要出过唱片,这帮家伙就有可能知道名字。

    店主很惊喜,吩咐服务员去拿相机,他要和珍妮弗合影,顺便再跟白路说话:“你放心,只冲珍妮弗,我绝对卖你好东西。”

    白路隐隐期盼:“你不觉得我眼熟么?”这家伙能认出珍妮弗,也应该能认出我,不管大小,咱好歹是个明星。

    可惜他想错了,店主还真不认识他,人家不看视频不看演唱会,去哪认识他?店主仔细打量打量白路:“你是,徐铮?”

    白路大怒:“我有那么老么?”

    扬铃好奇问道:“你认识徐铮?”

    “电视上老演,烦死了,我现在一看见秃子就烦。”白路继续气愤。

    这时候,服务员拿照相机回来,给店主和珍妮弗照相,完后问珍妮弗:“我能把照片冲出来,挂墙上么?”

    珍妮弗笑道:“完全可以。”

    店主很高兴,又扯着茱莉照相,顺便指着光头问服务员:“你认识这位客人不?”

    服务员正看茱莉发呆,想了想,名字就在嘴边却说不出来,反正是大明星,跟老板说:“我也要照相。”直接忽略掉老板的问题,也忽略掉白路这个人。

    那就照吧,照完以后挑乐器。

    白路很受伤,拽着服务员问:“我这么大明星,你不认识?”

    服务员也没看过有关于白路的一切视频,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确实眼拙。”

    “一定是眼拙,就是眼拙。”白路吩咐珍妮弗挑乐器。

    其实不用珍妮弗去挑,店主就替他们挑了起来,都是便宜又合用的。

    有这么一帮卖乐器的,首先是音乐人,然后才是商人。他们喜欢音乐,除了这个别无所长,又不能成为明星,才会靠卖乐器为生。

    这些音乐人遇到喜欢的歌手。肯定不会宰客,都是圈里的,丢不起这人。

    何况人家是大批量买琴,既能赚钱,又能和歌手拉上关系,没必要把自己的招牌给砸了,所以店主用心指挥着俩服务员搬乐器。

    店面很大,除去白路这些人之外,里面还有俩人在挑吉他。由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陪着,听到这面动静,好奇一看,发现大明星,也是闹着要合影。

    珍妮弗和茱莉很给面子。没有拒绝。店主却看出不对,赶忙关店门,暂停营业,专门服务眼前这位大客人。

    他们在忙碌的时候,何山青打电话问在哪。

    白路出门告之地址,过了会儿,厨师们也是打电话询问地址。同样告之。

    十分钟后,何山青和小厨师陆续赶到,大家在外面等会儿,店门打开。扬铃招呼白路进去。

    无非就是付钱,孩子们多是选择吉他和小号、萨克斯等乐器,更多孩子想读书,想读个好成绩以后找好工作。

    店主不错。价钱公道,东西也挺好。买好这堆玩意,又去文化用品店和书店转悠一圈。买书和教学光盘,顺便买回两个大电视,再配上dvd,置办一齐,开车去爱心之家。

    何山青边开车边摇头:“也就是你。”意思是也就是你这么烂好人。

    白路没接话,他做事不问后果,只问当下心情,他想这么做了,那就去做,至于以后会如何,和我有关系么?

    经过长途跋涉,终于把东西送到爱心之家,让厨师们帮忙做顿晚饭,然后回返。这时候才发现车上还有个箱子。刚想送下车,扬铃说是珍妮弗的。

    白路好奇,打开来看,是个琵琶,心道珍妮弗还真有雅兴。

    在往回走的路上,邵成义打来电话:“路子,你说请吃饭的。”

    “他们回来了?”问的是送奎尼回边疆的两名警察。

    “回来了,今天晚上成不?”

    “成,去哪吃?标准还是五星?”

    “五星吧,你多弄点好酒,好好喝一顿。”

    “成。”俩人约好时间挂上电话。

    何山青问:“你请客?”

    “恩。”

    “算我一个。”说着话给林子打电话:“通知人,晚上五星大饭店,路子下厨请客。”

    “说请你了么?”白路问道。

    “少废话。”何山青先开车去标准饭店,放下几个厨师,又去找柳文青拿酒。

    后来的事情就是回五星大饭店吃饭,一帮人喝的爽快喝的开心。老邵带了七、八个警察去蹭饭,加上何山青等人,轻易挤满五星大饭店。

    吃饭的时候,何山青指着对面问道:“丫的进入十强了?”

    对面的第一食堂门口是邹小樱的宣传画,《厨者为尊》节目评选出的十大主厨之一。

    说起这个事,高远抬头道:“下个月有美食节,邀请全亚洲高级饭店和高级厨师来参加,你想不想去?”

    原本呢,整个美食节都是为白路搞的,没想到这家伙一个不高兴说不玩了,后来大家也就淡忘此事,现在想想,美食节有八方大厨献艺,其中有竞技环节,如果白路肯去,拿个第一绝对没问题。

    以前说好给白路一个展位,那时候想的是先拿了《厨者为尊》的第一,也就是国内厨师的第一,再去美食节上拿亚洲第一,借着这股风,把饭店招牌打响。现在看看白路这个德行,再有标准饭店的定位和经营策略,未必需要上美食节做宣传。

    听高远问话,白路想了下说道:“这就要五月份了?”感慨时间过的真快。拿出电话打给明臣:“你那个评委还干么?”明臣是《厨者为尊》的评委之一。

    过了会儿挂上电话。明臣说《厨者为尊》的节目已经结束了。节目是录播,现在电视台在放大结局,就是最后的比赛结果。

    为保密,节目观众不知道谁是最后赢家,明臣等一干评委倒是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