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四百零九章 分享方便面

作品:《怪厨

    回家后,白路接到电话,陶方冉找他帮忙,说是市领导要在中成饭店接待外宾,点名吃特品白玉碑,让饭店联系那位大厨,希望能有口福。

    陶方冉和林子的感情越来越好,按这种趋势发展下去,再有个半年一年的,应该会结婚,不说陶方冉曾帮助过白路,单冲林子的面子,这个忙也应该帮,所以回话说:“定下来是哪天,招呼一声就成。”

    陶方冉说谢谢,挂电话去和市政府联系。

    这一天有一件好事,豹子打电话说熟了一批蔬菜,小葱、黄瓜、番茄、生菜,问什么时候送过来。

    这批蔬菜是应季菜品,许是天气原因,许是养了一冬的土地格外肥沃,这些菜生长的格外茂盛,也比正常成熟日期稍稍提前一些天。

    白路把巴雨时的电话告诉豹子,让他跟巴雨时商量,毕竟饭店每天用多少菜、用什么菜,多是由老爷子做主。

    这些菜的味道未必有多好,胜在安全放心。豹子很有心,用相机拍摄出菜品的成长时间,存入电脑,加上注释,比如哪天种下,哪天有雨,温度如何,湿度如何,多长时间收获……等等各种情况标注完美。

    这些事情,不是白路让他做的。那时候白路只想弄块菜地种一些放心菜,仅此而已,不想豹子竟是做的格外完美。

    因为豹子的优异表现,白路决定多承包一些土地,全部交给豹子管理,所种菜品直接供应标准饭店。

    有了这个想法,给柳文青打电话,让她去安排。柳文青苦笑道:“路子,我忙不过来。”

    饭店只在开业以前登过一次招聘广告,可惜除去服务员和厨师以外。没招来合适员工,比如说采购,比如说计算机人员,这种情况一直拖到今天。

    白路说:“从服务员里找人。”就不信有人愿意一辈子做服务员。

    柳文青怎么做是她的事儿,白路只管把任务吩咐下去。然后琢磨起帮马战打拳的事情,如果真能赚一千万,到底要不要做。

    想起过年时,珍妮弗第一次来北城,在北城饭店聚会,一共有三帮人找他麻烦。一帮是窦成,另两帮人一直没查出来背后主使人。如果估计没错,应该和柴定安脱不开关系。

    除柴定安以外。当时还有个叫向天来的家伙,也和自己不对付。

    想到这里,顺便想起胡重,郁闷个天的,老子竟然这么多仇人?尤其胡重。居然还没见过面,不行,找机会得见见那个混蛋。

    在沙漠的时候,大老王教他,监狱里那帮人也是这么教的,打击对手。要么一下弄死,要么就别招惹。

    可事到临头,哪有那么容易一下弄死人?杀人简单。想让他活下去可就难了。白路很难下狠心,即便是罗天瑞,也只是逼出北城而已。

    对上柴定安?柴家和罗家不同,老柴家人口众多,要是想收拾他。一定得有个万全之策。

    白路一直在琢磨,到底要不要取人性命那么凶残。

    他在瞎琢磨。扬铃说:“我去看拍戏。”刚想出门,被白路叫住:“什么时候有空,去帮帮文青,那丫头累着呢。”

    “我还累着呢,你咋不体恤我?”扬铃出门。

    郁闷个天的,又跟老子唱反调。

    在屋里转悠转悠,没多一会儿,高远回来。

    白路好奇:“你哪来的钥匙?”

    高远永远是酷酷的两个字回话:“白痴。”拿个皮包上楼。

    白路好奇心上来,追着问:“干嘛去了?”

    “打官司。”

    “啊。”白路想起来了,前几天还在看法律书呢,随口问道:“输的惨不惨?”

    “白痴。”高远进屋,把包一丢,把地炕上面的书全部搬到地上,躺上去看天棚发呆。

    “别总整一副台湾言情剧的死人表情行不?恶心不?”白路坐下说话。

    高远看他一眼:“输了。”

    “正常。”

    高远再看他一眼:“告诉你个好消息,你家童兄弟又失恋了。”

    “啊?”

    高远说:“王伊一把他甩了,另寻高枝。”

    白路没说话,依着童安全的经济能力,王伊一不太可能和他在一起,这是可以预见的结局,那就是个傻男人。

    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傻呢?做备胎做的心满意足,女人出了事,头拱地去照顾,值得么?

    高远躺了会儿,拿出手机打电话,挂电话后告诉白路:“美食节在五一假期后面,五月十号到十六号,一个星期,地点在新国展,你要不要展位?”

    “不要。”白路断然拒绝。

    美食节,其实也是旅游节,亚洲各国著名饭店会带来当地美食,及美丽景色做宣传。对于他们来说,相比较于赚钱,所谓的亚洲食王之争完全不重要。最感兴趣的只有中、日、韩三国。

    一般情况下,老外要考虑成本,比如展位、住宿、机票等等,还有展台和人工费,对这样的大型展览会多采取慎重态度,权衡利弊之下,常有企业选择放弃。

    这一次比较例外,政府牵线搭桥,各国有资格获得邀请函的酒店也是由当地政府推荐。北城市政府为了办好这次美食节,找企业赞助,政府再搭一些钱,将费用尽量降低。再加上这是传统意义上第一次真正的亚洲范围的美食节,无数饭店集团争相而来。

    这七天盛会,中央台会专门采访,新闻联播里也会提到。地方台更是鱼跃而上。在一个星期前,北城电视台已经有广告播放,还有报纸广告,及更发达的网络广告,说是铺天盖地进行宣传也不为过。

    有意思的是,全国各地的所有美食节目都在说这次美食节,希望能给观众带来更多更美更好吃的食物。

    更有意思的是,不光各国酒店集团来参加展览。许多食品企业也在抢广告位、抢展位,比如食用油,比如厨房用具。

    就目前情况综合来看,很不错!巨大的新国展,十几个独立展厅,几乎全部租用出去。

    为便于观众参观,每一个独立展厅风格各异,好象世博会那样,分出韩国厅、日本厅、泰国厅等等。更有厨房用具展览中心,及食品展览中心等等。

    为吸引顾客。达到车展那样人流如潮的盛况,本次展览企业,所有展品全部降价。比如一份台湾快餐。在台湾卖三十,在展会上只要二十、或是十五即可。如此,你只须来展会走一遭,就能很实惠地吃遍亚洲各地区美食。

    这场盛会,虽然最开始的目的稍有不纯。但是后面的发展却是超乎想象的好,市政府无意间又做成一件事情。要知道五月过后是盛夏,东南亚一带尽是旅游天堂,谁不想吸引中国游客去玩?

    此一役,天时,地利。人和,惟白路不甚热心。

    听白路干脆说不去,高远也不多话。继续看天棚发呆。

    白路琢磨琢磨:“马战为什么和柴定安打拳?”

    “马战一个小弟有个妹妹,被柴定安身边一个人睡了,开始时是爱情,后来男的喜欢别人,就给甩了。女的去找男的算帐耍泼妇,被打两下。回家诉苦,马战小弟出面把那个男人打一顿,然后柴定安放话,要收拾马战小弟,马战就站出来了。”高远简单说明经过。

    白路听的头大:“乱不乱啊。”

    “很多事都这样,人多了,一个不注意就能惹出一堆事情。”

    白路琢磨琢磨:“没错。”他深有感受,身边人多了,各种麻烦也多,粗俗点说,那是挨个儿擦屁股。

    高远看他一眼:“你想替马战出气?”

    “出脑袋气,他的事情关我屁事。”看看时间,白路出去做饭。

    高远跟出来:“做点好吃的。”

    “方便面,吃不?”

    “吃!”这哥俩是一个比一个凶残。

    去到厨房翻了翻,白路说:“就一袋,俩人分成不?要不你下楼买?”

    “分吧。”哥俩在比谁更懒。

    于是白路煮面,过会儿端两个碗过来,一碗是捞干面上撒着盐,一碗是汤。白路随手把汤碗递给高远:“你的。”

    高远问:“这是什么?”

    “方便面汤。”

    “那你的呢?”

    “我是盐拌面。”

    高远大怒:“老子下去买面。”

    白路吧唧下嘴巴:“早说啊,真浪费。”把方便面汤倒进自己碗里,略一品尝:“我去,咸死个人!”大声喊道:“远子,买两包。”

    高远没说话,回答他的是咚的关门声。

    白路摇摇头,这个王八蛋一定不会给自己买面。于是起身去水池,把汤倒掉,用开水冲一遍,再把水倒掉,然后开吃。

    可是直到吃完面,也没见高远上楼。白路琢磨琢磨,郁闷个天的,上当了,那个混蛋一定去剧组蹭盒饭吃,唉,失败啊!

    失败的他落寞回房间,想要一睡解千愁。柳文青打来电话说饭店出事了。

    救火队员白路抓起车钥匙下楼,开黑色子弹头出门,十多分钟后到达饭店。

    一楼大厅有些吵,一个胖子坐在中间一张十人圆桌上大声嚷嚷:“有你们这么开店的么?还想不想干了?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让你们关门?”

    此时大堂有六桌客人,不过是多一男一女,或是两个女子在吃饭。点的菜也不多,三四道菜配上几小坛果酿,平均每人花费一、两千块,不但菜美酒好,更胜在环境幽雅,两相一综合,吃的爽快、安逸、舒服,绝对是超等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