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四百一十三章 好一通练拳

作品:《怪厨

    这一通打更为疯狂,时不时来个全力重拳,拳击手套打到沙袋上的声音也是逐渐变响许多。

    他在和沙袋玩命,林子等人赶过来,见到许多人看白路打拳,走进来问话:“怎么了?”

    何山青没回答他的问题,随口问道:“你说,他能不能打爆沙袋?”

    健身教练站在边上,摇头道:“不可能,别的沙袋我不知道,就这个沙袋,泰森也打不爆。”

    鸭子不服地扫他一眼:“你是说路子的拳没有泰森的拳重?”

    健身教练笑笑,没有再接话。

    人群中间中的白路依旧在砸拳,砰砰声好象低音鼓一样沉闷响起,却又连贯不断。

    又过一小会儿,能看到白路身上的衬衫湿透。

    林子惊讶道:“用不用这么夸张?”

    何山青指指白路脚下:“看那。”

    额头出汗,如雨下,把他脚前和沙袋下方的这块地方变成小小湖泊。

    司马智大声说:“路子,别打了。”他怕白路会虚脱。

    白路没回话,也没停手,再砸过十几拳之后,脚步略退,深吸口气,抡圆拳头,凶狠一击重拳砸出去,这一下响声又变大一些,沙袋竟然被打的荡了起来。

    这一拳打过,白路连续大喘气,苦笑着往回头:“身体变虚了。”从表情可以看出来,这家伙对自己目前的身体状态极是不满意。

    何山青瞪大了眼睛:“你这样还是变虚了?”

    白路抬起手:“帮个忙。”

    鸭子和林子抢出来,一人解一个手套。在拿开手套的一瞬间,白路身体肌肉自个很自然的退缩反应。

    鸭子和林子不知道,拿下拳击手套一看,白路两只手居然全出血了。

    左手稍轻一些,只是轻微擦伤。右手较重,尤其最后一拳,骨节处殷红一片。

    “我去,至于不至于?”何山青让健身教练去找酒精和纱布。

    白路耍耍手:“没事。”

    这还没事?何山青去看沙袋,沙袋没事;去看林子和鸭子手里的拳套,从外面看,拳套也是没事。

    回来嘲笑白路:“真有本事,手套没事,沙袋没事。就你有事,这水平也想打黑拳?”

    说话的时候,健身教练拿碘酒和纱布回来,边给白路上药边说:“应该缠绷带的。”

    事实上,不光是缠绷带的问题。另有俩原因。一是拳套稍有点儿大,一个是没有系紧拳套的腕带。

    听健身教练说缠绷带,何山青气道:“不早说?”

    “谁知道你们用这么大劲?”健身教练也没想到客人会这么拼命。

    不一会儿缠好纱布,白路笑道:“打拳时不缠,打完了才缠。”

    何山青鄙视道:“白痴。”举着两个大拳头去打沙袋。

    如今的沙袋下面是一滩汗水,还没来得及擦,何山青过去假模假式打几下。然后开始得瑟练蝴蝶步,不想,一个没踩好,啪的摔倒在地。

    白路等人哈哈大笑。纷纷赞扬他出招迅猛,有鬼神莫测之术,谁都不知道下一招会是什么样的攻击。

    何山青很郁闷,爬起来后大喊:“干嘛不擦地?”举着两只拳头让健身教练解拳套。然后走到依旧哈哈大笑的白路面前说:“我好歹没出血。”

    白路笑了笑:“跟马战联系一下,我替他打拳。”

    “真要打?”林子问。

    该开玩笑时开玩笑。开胡闹时胡闹,可是打黑拳?哪怕白路再能打,他们也不想白路去冒险,万一出现个更能打的呢?

    白路点头:“真要打,来北城大半年,身体懈了不少。”

    何山青说:“懈了就练,你又不缺钱,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知道不?”

    白路说:“是不是不相信我?怕我吃亏?”

    “废话,打沙袋的见多了,把自己打一身血的可是头一回见到。”何山青也不想他去打黑拳。

    白路笑着走到刚才那沙袋前面,用手按按皮子,问何山青:“如果说,我能把这个沙袋一拳打破,你信不信?”

    “吹。”

    白路笑道:“有一个前提,不带拳套。

    “你是要疯,走吧,吃饭去。”何山青当先离开。

    白路喊:“等会儿啊,我还没活动开呢。”

    “那你活动,我们去休息区等你。”何山青先去换鞋,然后去休息区和林子等人汇合。

    白路在沙袋前面站了会儿,双手握拳,轻轻触及几下。健身教练赶忙走过来说:“先生,你得带上拳套。”

    白路笑笑:“不打了。”转身往外走。

    休息区里一帮色狼正在看妹子,许多个或年轻或不年轻的漂亮妹子穿运动装在喝水、聊天、看手机。

    看到这一幕,白路坐到何山青身边说话:“难怪你是这里的,果然厉害。”

    林子笑道:“去年,不对,是前年,小三在这里和人家争风吃醋,惹了个散打教练,笑死我了,差点被人胖揍一顿。”

    白路就喜欢听这类事情,追问:“后来呢?”

    “后来?后来小三散发出一身王八气,硬生生用钱把那小子砸倒了,十万块,那女的和那小子说再见。那小子也真是个汉子,如果是小三调戏他女朋友,他拼命也要打小三,可是女友提出分手,那家伙……”说着话往门口看,指着那个方向说:“就在对面饭店边上,瓷砖,那小子就一拳,瓷砖碎了,那小子手也出血了,就像你刚才那样……”

    说到这里,林子觉得有点不对,歪头想想,问鸭子:“珍妮弗是上午才走的吧?”

    “你白痴啊。”鸭子气道。

    林子蹭地站起来,大叫道:“我靠,路子,你喜欢珍妮弗?”

    “你要死啊。”白路气道:“能不能说句人话?”

    “我靠。真的真的,上次和小三闹别扭那小子是女朋友离开,气得一拳砸墙,你是珍妮弗离开,来砸沙袋,都是在发泄郁闷情绪,顺便虐待自己,我靠,我靠。我……”

    林子十分感慨,被白路粗暴打断:“你要死是吧?”

    有了林子说胡话,何山青也不看美女了,鸭子和司马也凑了过来,都在看白路。司马想了又想问道:“你真恋爱了?”

    “我恋你个脑袋。”

    “不恋爱,你打沙袋干嘛?”何山青帮腔。

    白路站起身:“好,不打沙袋,来,我打你们四个,都站起来。”

    哥四个一听,鸭子马上跟林子说话:“能不能行了?你说你讲个故事。扯哪儿去了?赶紧地,接着给路子讲故事,讲小三的光辉历史。”

    林子点头:“对,说岔了。书归正传,那小子一拳把瓷砖打碎,然后离开,当何大少爷不存在。何少爷很生气,就把那女的狠狠蹂躏一个月。然后甩掉,故事讲完。”

    白路听的很气:“就知道你们不是好东西,以后离我家饭店远点儿,那都是好姑娘。”

    何山青“嘁”了一声:“好个屁,就你店里那些人,十万块钱砸下去,多了不敢说,最少有一半肯跟我睡觉。”

    “我先砸了你,信不信?”白路瞪眼了。

    “也就看你面子。”何山青说了句半截话。

    白路很气,踹了何山青一脚,又问林子:“后来呢?”

    “后来?啊,散打教练辞职,女的一个月后辞职,都走了,就这样了。”林子说的风淡云轻。说完这句话之后,看看白路脸色,然后又风淡云轻的说声:“晚上啊,没人的时候,你问问自己,心里面最惦记哪个女人?”

    鸭子赞同道:“就是,你得选择,咱是社会主义国家,不是旧社会能娶七八十个老婆,你这个……你看啊,柳文青、丁丁、珍妮弗,哪个都漂亮,还有冯宝贝那些小丫头,虽然没这几个漂亮,但是年轻啊,有活力,胜在清纯……”话说一半停住,因为白路正用凶狠的目光瞪他。

    鸭子赶忙起身跑到大厅里一个穿健身服的年轻女孩身边,小声问道:“不好意思,有点唐突,我想问一下,你是学舞蹈的吧?”

    女孩有点警惕的意味,站住了看,没说话。

    鸭子笑了两下:“就是觉得你身材真好,气质也好,你没化妆吧?气质特棒,我猜是学舞蹈的,是不是舞院的?”

    鸭子说话的地方,距离白路不过四米远,说话声一点不耽误的传到白路耳朵里,白路边听边笑,问何山青:“你以前就这德行?”

    “骂谁呢?我要是这样还不如去死。”

    不知道鸭子怎么谈的,一会儿回来说:“晚上龙王阁,四个妹子,我们一人一个,路子,我知道你不要。”

    白路说:“不对啊,林子要结婚了,应该是林子不要才对。”

    林子接话:“瞎说什么,我怎么就不要了?”

    白路进行威胁:“小心我告诉桃子。”

    “你就告诉鸭梨也没用。”色字当前,林子很快沦陷。

    他们五个人在乱说话,过不多时,从女子更衣室方向走出来四个年轻女人,每一个都打扮的十分漂亮,尽是青春装束,要么瘦身长裤,套么贴身短裙,反正都是瘦且好看的白富美形象。

    她们四个人边走边说笑,目的地十分明确,朝着鸭子而来。

    鸭子五个人,除却白路一天到晚穿一身帆布鞋牛仔裤之外,每一个都打扮的十分得体,不能说是穿名牌,但一身衣服绝对不便宜,只有深浸此道的人物,才能一眼看出来他们的不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