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四百一十六章 混黑的佛爷

作品:《怪厨

    晚上有拳赛,大家都很克制,没有贪杯。白路也不想喝酒,只管猛吃。可是没吃几口,接到一个人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沉:“我是大佛,想请你吃个饭。”

    “大佛?大佛是谁?”白路一边啃大螃蟹,一边随口回话。

    听到这个名字,房间突然安静下来,何山青和马战等人都在看白路。

    突如其来的安静,让白路有点不适应,抬头问:“嘛呢?”

    电话那头的大佛说:“不用管我是谁,我想请你吃饭,给个面子吧。”

    “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

    大佛也不生气:“你现在在哪?我来找你。”

    “我?龙王阁二楼最里面的大包,你几点来啊?”

    大佛没回话,直接挂上电话。

    “没礼貌。”白路收起电话,继续吃螃蟹。

    马战问:“你不认识大佛?”

    “为什么要认识他?很有名么?”

    何山青笑了下说道:“你见过他,前次赛车,咱赢了好几亿那次,收钱坐庄的就是他,外面叫他佛爷。”

    白路认真想想:“没印象。”

    “和你一样是光头,不过很高很胖。”

    白路再认真想想:“还是没印象。”

    马战问:“你得罪他了?”

    “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得罪?”白路扔下螃蟹壳,转攻大虾,边吃边说废话:“你说你们吃个饭,一点品位都没有,不是吃螃蟹就是吃虾,难道没别的东西可以吃了?对了,今天谁请客。再点个龙虾打包。”

    他在胡说八道,桌子上的美女们皆有点吃惊,光头好歹算是个明星,怎么会这等做派?

    马战笑道:“龙虾没问题,不过你和佛爷有没有问题?”

    “管他呢,有问题我也给打成没问题。”白路动作很快,片刻间干掉五只虾,又去拿鲍鱼。

    “如果真有事情,我可以说和一下。”马战说。

    “一会儿再说。”吃鲍鱼最省事。不用扒皮去壳,夹起来就吃,很爽。

    马战笑笑,既然当事人毫不在意,他也没必要帮着着急。于是吩咐服务员:“龙虾,打包。”

    白路拦道:“等会儿,四点多再做,你们给送餐不?”

    马战笑道:“钱够了,什么都送。”让服务员下单,但是晚上才做。

    一群人边吃边聊,二十分钟后。包房门推开,走进来个大胖子和一个长毛。

    看到房间里这么多人,佛爷先是愣了一下,跟着仔细看。心道:这几个人怎么都在?

    他不在意白路是谁,但是在意马战和何山青等人。

    佛爷混黑道混了三十多年,混到现在不但没死,还越混越好。只能说相当有本事。按地位来说,他和罗天宁罗家老三相当。不过老罗家要混仕途。罗天宁这些年都在努力漂白,单拼实力,已经拼不过佛爷。

    佛爷专注黑道三十年,那是相当有号子,和北城公安各大分局的关系都算不错。

    一个人能混这么久混这么开,有两点肯定没跑,第一会做人,第二够狠。

    前次赛车,因为涉及钱财太多,也是因为四大公子哥各带着一帮人出现,为避免出现差错,佛爷才会亲自出面,一面维持当晚治安,一面收取赌金。

    给四大公子哥做中人,一般人没资格。能给四大公子哥做中人,也说明佛爷确实混的好。

    比如现在,他要找白路谈事情,硬是不带手下,一个人就来了,可见有多牛皮。

    却没想到马战也在。看看眼前一堆公子哥,就这帮男人,没有一个低于千万身家的。暗叹口气,再看长毛一眼,然后跟马战拱手:“马少。”

    马战也不起身,指指脑袋说道:“前几天被残了,晕着呢,就不站起来了。”

    佛爷笑道:“都听说了,说马少勇则勇矣,却被算计了。”当天打拳,到现场才知道对手是谁,等于是被算计一样。

    马战摆手:“没什么算计不算计的,既然要打拳,哪还能管对手是谁,坐。”

    佛爷笑着找空位坐下,这才跟何山青和马战身边几个人拱手:“大家好,就不一一问候了。”这就是底气,他可以站着给马战问好,是因为马战是头羊,其他人没有这个资格。

    “别玩那些虚的,找路子什么事?”何山青主动说话,想把事情揽上身,意思是告诉佛爷,路子不是没根的,你想欺负人得先考虑清楚。

    佛爷笑道:“手下人不懂事,得罪到白兄弟,我带他来赔个不是,说和说和。”

    马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问道:“怎么了?”

    佛爷说:“一帮当官的和有钱人去吃饭,在饭店闹事,被白兄弟打了,然后那些人找到长毛这里,长毛不懂事,硬替人出头,结果得罪白兄弟,就这么个事情。”

    简单一句话说完,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还站着的长毛。长毛板着脸,目光下敛,一动不动。

    “还不道歉?”佛爷喝道。

    本来呢,他想和白路摆摆道儿,我是混黑的,你别逼我,见好就收得了。可进门后发现马战居然和何山青等人凑在一起,这是两帮势力啊,在没搞清楚情况之前,佛爷先退一步。

    听到佛爷吩咐,长毛双手抱拳,冲白路说:“白哥,长毛有眼无珠,还请白哥原谅。”

    白路看看他:“咱俩无所谓谁原谅谁,明天晚上八点之前,八万块和光头。”

    对于屋里这些男人来说,八万块实在不算多,原本不至于劳动佛爷亲自出面。不过有件事要说明一下,混黑道,想要混的好,也要讲口碑。尤其是替人收帐这批人,想要维持生意长久存在下去,就得说话算话。堪比正规企业。

    长毛不怕打不怕杀,怕没面子,没面子就没的混。比如说现在这件事,他赔得起八万块钱,甚至十八万也行,但是不能理光头。

    近十年时间才混出长毛这个名字,突然剃成光头,还是被逼的,传出去以后怎么混?

    这是原则问题。也是面子问题。

    为保住头发,迫不得已求到佛爷身上。佛爷曾经欠长毛个人情,于是应下此事,先跟邵成义联系,让老邵帮忙说和。结果没成功。佛爷只好亲自出马。

    他就不信,以他此时地位此时势力,还会有人敢不给他面子?

    现在听到白路说话,佛爷笑了笑:“白兄弟,出来混呢,最好是一人让一步,大家变成朋友。以后可以共同发财。”

    白路摇摇头:“要么剃光头,要么杀了我。”

    这句话一出,佛爷和长毛马上变了脸色。用不用这么绝?

    杀人?长毛有过这个打算。明着打不过你,咱玩暗杀不行么?可是找相熟警察一打听。光头太猛了,一个人搞翻好几个流氓团伙,比如通县万豪,比如东三这块的唐龙。全被他送进局子。甚至于得罪了罗老三,还能活得好好的。如此一来,长毛只好改为柔情战术,找人出面说情。

    此时听到白路这句话,长毛冷声说道:“我要是不理光头呢?”

    白路无所谓说道:“你可以试试。”

    “就不怕我离开北城?”

    白路笑道:“随便你去哪。”

    佛爷有点挂不住脸,沉声问:“这事情没的谈?”

    白路扫他一眼:“谈,怎么不能谈,您老人家出面,必须得给面子,钱就不要了,理光头就成。”

    佛爷很怒,在北城混这么久,居然被个毛头小子当面顶撞,当下冷笑道:“年轻人,别太狂。”

    “我还就狂了。”白路站起身:“既然你来了,顺便把头剃了,省得明天多走一趟,服务员,拿把刀给我。”

    “你敢?”佛爷怒了。

    服务员也摇头:“不好意思先生,我们没有这项服务。”

    “这事儿闹的。”白路翻翻兜,问一桌客人:“谁有小刀?小剪子也行。”

    佛爷冷笑着站起来:“你真想这么玩?”

    “玩?我没心情和你们玩,赶紧理个光头,然后赶紧滚蛋,老子很忙。”见实在没有刀,白路叹气坐下:“记好了,明天晚上八点,我要看见你的光头。”

    经过这会儿的唇枪舌剑,马战等人尽是吃惊看白路,至于么?就为一口气,要把佛爷往死里得罪?

    马战不怕佛爷,可是也绝不会往死里得罪他,都说佛爷手里有人命,那家伙要是真急眼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于是咳嗽一声说道:“那什么,咱坐下好好谈成不?既然大家都在,就把事情说开了,有什么解不了的仇恨?”

    “我和他没仇,理个光头就成。”白路又开始吃东西。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就算长毛想理光头都不行了,现在理光头,是在打佛爷的脸,长毛会死的更难看。

    听白路坚决不肯让步,佛爷反是笑了:“那成,我明着告诉你,这个光头肯定不会理,有本事你来找我。”说完话,起身要走。

    白路看他一眼:“你傻么?我找你?”

    被人当面骂傻,佛爷面沉似水,转过身看白路,心里动了杀机。

    白路叹口气:“我知道你不服,咱这样,看在佛爷面子上,也看在马战面子上,我让一步,晚上十一点我要打拳,和柴老七手下那个泰拳手打,你们也可以去,你随便找人,等我收拾掉泰拳手,你们就可以派人上,只要能打倒我,怎么说怎么行,如果打不倒我,长毛理光头,再加上八十万。”停了下补充道:“如果泰拳手赢了,你们也怎么说怎么成,可以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