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四百二十五章 先下手为强

作品:《怪厨

    又十分钟之后,一个黑衣汉子走进院子:“七少。”

    “找个人,干掉白路。”

    小四应声是,转身离开。

    柴定安不想再等了,他和白路之间矛盾太大,这样的人不能再存在下去。

    他原本想的是如果白路去打拳,咱就香港见,找高手在打拳的时候弄死白路,当然,最好是打残,让白路残疾窝囊一辈子。

    如果不去打拳,就找人杀他。总之是不想再见到这个人。为避嫌,柴定安兴许会等上三、两个月时间,等彼此间仇恨渐渐淡忘,寻个恰当机会解决白路。

    可就在刚才,白路的说话让他改变主意。

    白路说思考两天,他在思考什么?依白路往日行事风格,绝没有思考一说。柴定安想了好久,决定不要冒险,先下手为强。

    单就这一点来说,他俩有点像,都想先下手解决掉对方。

    柴定安他们这一代,在北城里混得比较好的有六个人,六个人是六种风格,比如罗天锐家里涉黑,下手不留情,有事情多是自己出面解决。柴定安人多势众有钱,喜欢拿钱砸人,遇到事情多是花钱找人解决,自己从不出面。

    现在他想用钱解决掉白路,而白路正在粤菜馆演大戏。

    有柴定安挡在前面,辉煌公司这帮人实在不算回事,白路放低条件,打算腾出精力收拾柴定安。

    可辉煌公司那白痴见白路口风软下来,不要钱了,于是开动猪一样智商的阴谋脑袋猛劲儿琢磨是怎么回事,不敢要钱说明光头服软了?就这德行也敢跟我炸刺儿?拿出电话按上几个号码,说上两句话,热情招呼白路坐下:“坐下说话,有什么事情。咱好好商议。”

    知道他在叫人,白路郁闷道:“道个歉很难么?最后提醒你一遍,你只有这一次机会。”

    中年人嘿嘿笑着:“你看你,搞得这么严肃,坐下说。”

    白路点点头,成,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那。跟白雨说:“你先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呆会儿,一会儿给你打电话。”

    黑脸中年人当然不肯:“别啊,都坐下。坐下慢慢说。”

    白路随手抓起桌子上的盘子飞拍过去,那家伙准的,直接砸个满脸花。

    再跟白雨说:“你先出去。找没人的地方躲会儿。”白雨说好,开门出去。

    白雨出去,屋里有人想跟出去,被白路拦住:“老实坐着。”这会儿时间,地下爬着那俩已经站起来。白路抬抬下巴颏,示意道:“坐。”

    再跟正擦脸的中年人说话:“刚才打电话叫人了?好啊,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是战神。”拽把凳子坐下,表情平静看着屋里人。

    他表现的太过强势,直接震住屋里人,尤其是倒霉蛋中年人。本以为白路服软,准备一展王霸之气,没想到光头说动手就动手。根本不是正常人!只好继续开动猪一样的大脑琢磨是怎么回事。

    有个女孩起身说道:“我想去卫生间。”

    白路笑笑:“在屋里尿。”

    女孩小声说:“大的,要憋不住了。”

    “在屋里拉。”四个字,只改动最后一个字,其它全无变化,连语气都没变。

    那女孩涨红着脸。气道:“你这么能这样?流氓,你不得好死。”

    白路愣了一下。跟着笑容满面:“你还真是个战士,憋会儿吧。”

    那女孩气道:“你好歹也是明星,怎么能这么做?不怕我们暴光你?”

    白路皱下眉头:“谢谢你的提醒,把手机放桌子上,你们也放。”

    虽然很不情愿,可是看白路严肃认真的表情,为避免挨打,大家很配合的把电话放到桌子上。白路扫上一眼:“关机。”

    “不能关。”另一个女孩喊道。小明星小歌手最怕联系不到自己。

    白路扫她一眼:“不关机,我就砸电话。”

    现在的白路跟座山雕一样威武霸气,是极佳的反面教材,屋里每一个人都想打倒他,可是不能,因为代表正义的子荣兄还没出现。

    无奈之下,大家关上电话。中年人在等待奇兵救驾。

    白路向来没耐心,等上十分钟,见那帮人还没来,问中年人:“你手下走着过来?这都什么黑社会啊?连个车都没有,鄙视。”

    中年人脸色铁青,个别地方是红的,还有伤痕。心里早把白路骂到上面十九代,听到白路说话,也不接话。

    白路挠挠头:“这大好时间的,怎么可以浪费在你身上?”拿过两把匕首,在手里掂掂,跟中年人说:“给钱吧,三十万,不然……”看看周围一堆人,大怒:“你说你个王八蛋,想找我麻烦还带着这么多人?太不方便了,我都不好下黑手。”

    听到大光头惊世骇俗的言论,中年人越发吃不准白路背景,沉声说道:“适可而止啊,生意上的事,买卖不成仁义在,别搞成生死对头就不好了。”

    白路愣了一下,仔细想想,认真说道:“多谢你提醒。”

    走到门口,扭扭门锁,拽过来一把椅子斜着卡到锁上,别说,居然正好。白路很满意:“这家饭店真有良心。”

    “你要干嘛?”中年人觉察到不对。

    白路拿起两把匕首走回去:“私人恩怨,都别动,谁动我攮谁。”从桌子一侧绕去中年人身边:“给个痛快话,三十万。”

    中年人也是混黑道出来的,按说不该怕这玩意。可越是混黑的越明白,有些愣小子绝对不能顶撞,那些人冲动起来,什么都敢做。你可以事后报仇,当面必须服软。

    从目前迹象来看,白路就属于愣小子的一种,中年人想想,再试探一次:“你先坐,咱好好说话。”

    这是听不懂汉语?白路抬手刺下匕首。他想给中年人一个教训,可是眼瞅着要刺进肉里,手腕一滑,匕首刺破衣服,一直滑下去,把衣服分成两半。

    他本想当场搞定这家伙,可屋里还有别人,做人不能太张狂,于是收手,然后笑道:“别紧张,我是来跟你道别的。”把匕首放到桌子上,转身往外走。拿起自己的帽子、墨镜,在挪开椅子的时候回头补上一句:“明天,我去你公司拿钱,如果你不给钱,到时再说。”

    扔下一句话,开门出来,给白雨打电话,片刻后,前面房间有铃声响起来,白路苦笑着去推开房门:“怎么不走远点儿?”

    白雨刚接通电话,正在说话,就看到白路进门,赶忙收起电话,问道:“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走,带你吃饭去。”

    “我吃不下。”

    “吃不下就喝点,喝多了酒就能吃下了。”白路领着白路下楼。

    在他身后是服务员,快速跑进包房,查看餐具、桌椅是否有损坏。

    从饭店出来,白路骑自行车带着白雨去找烤肉店,这大晚上的,在街边吃点烤肉喝口啤酒,一定很爽。可是连续骑过三条路,硬是没看到有串店开门,一问才知道,敢情市政治整治雾霾,把烤肉炉子一起整治了。于是随便选家麻辣汤店吃饭。

    没想到这种小店的生意还真好,居然要排队。

    白路很愤慨:“这到底是什么社会?吃个饭咋就这么难?”

    白雨被他逗笑了:“你这属于反社会罪,应该被抓起来。”

    他俩边说边等,十五分钟后等到座位。饭店正中是一根大柱子,除正常餐桌外,饭店老板绕着柱子做出个圆桌,许多客人围在一起吃东西。

    白路过去占位子,让白雨买东西。白雨很高兴,她终于能为白路做点事情。

    结果在买回东西之后,被边上一个粗眉毛的家伙用鄙视的眼神扫量一遍又一遍,大致意思是白瞎这么漂亮的妹子,居然遇到个吃软饭的小白脸。

    饭后送白雨回家。白雨又说起老话题:“你做我经纪人好不好?”

    白路想说不好,记起家里还有个丁丁,于是说道:“你问下丁丁,她现在也没有经纪人。”

    “那正好啊,你做我们俩的经纪人。”

    白路吧唧下嘴巴:“我考虑考虑。”

    他想说的是,自由散漫是我的梦想,就别给我找活儿了。他只想着玩。

    比如说打年前、打去年深秋那会儿就琢磨去三亚转转,结果琢磨到过年、琢磨到春末夏至,也没能去成那个鬼地方,反是一件事情一件事情没完没了的处理。

    有时候,白路会感慨这个世界努力工作的人们,每天有许多事要处理,又有工作要做,居然能活的很快乐,多么不容易。

    比如生病,比如处对象,比如结婚生孩子,比如搬家,比如装修房子,比如买车,比如撞车,比如被偷被抢被骗被讹诈……等等等等,有句话是简单是福,活的简单一些,事情会少一些,也就会幸福一些。他就想活的简单一些。

    他的敷衍话语,让白雨很高兴:“你考虑一晚上,明天给你电话。”

    说起来,需要经纪人的不光有白雨和丁丁,还有周衣丹,如果饭店那些丫头再出来几个演戏的,肯定也需要经纪人。

    白路琢磨琢磨,认为扬铃运气真好,又找到一份工作。

    夜晚的北城是最美的,汽车减少,行人减少,雾霾和沙尘也被夜色盖住,只有朦胧的路灯照出这个世界的真实,光芒却因此变得柔和许多,也好看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