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四百三十二章 看起来不错

作品:《怪厨

    这两道菜是整幅图画的对角线,按照构图来说,这是对称构图法。()可所有的图画都要突出重点,哪怕再是对称,也只能是一边强一边弱,一边衬托出另一边的美丽。

    在倾斜流淌的大河上方是那盘黑糯米饭,上面插着细丝、却又挺立的葱青,远远看去,好象是绿色麦田一般,尤其下面是黑色土地,映衬的更加相像。

    在长河下方摆着两个小长盘,一个是牛肉铺底、上面堆放些尖笋和菜花的牛肉炒莴笋,只是手法不同,摆放不同,因为牛肉有酱汁染色,看着也像是黑色大地,上面生长着青笋和绿草,特别清新。

    这盘菜的后面是薄薄生肉片和许多菜花拼成的红花绿叶图。衔接着上方的青笋图,看着像是从河边到林边,再到林间的蔓延。

    如此是五道菜,已经构成一幅完美图画,而白路还有第六道菜,那许多蟹肉虾肉蛤蜊肉鱼肉拼着的海鲜大餐,就是随随便便放到整幅图画的上面,近看有些突兀,有些不搭,而如果你离远看,或是站在高处往下看,你会发现,那许多海鲜美味,在浅浅酱汁的点缀和覆盖下,已经变成彩霞漫天,淡淡笼罩下面那一方山水景色。

    看到这样一幅席面,所有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真的是好看之极。

    如今比试厨艺,也是往养生靠拢,淡和浓相比,同样水准下必然取其淡,白路做的很淡。不但淡,而且好看。

    张发财小声问白路:“有说道么?”

    白路指着大河小声回话:“野舟自横。”只这四个字,再加上汤面那一个孤零零的土豆雕出来的小船,土豆丝汤马上变得高端大气上档次。只是,你还能再糊弄一些么?

    再指着土豆丝汤上方那盘清炒鱼肉说道:“游鱼戏荷。”游鱼有了。敢情那一片片圆形菜叶就是荷叶。

    大河上方的黑米饭是麦香两岸,其实叫葱香糯米饭更贴切。

    大河下面两道菜分别是山间林笋和春意昂然。

    桌子最上面的海鲜大餐是映霞满天。

    听过这六个名字,张发财除去摇头就是叹气,大家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好奇看过去。

    看大家如此好奇,张发财小声嘟囔:“白瞎这么好的菜,起的什么狗屁名字。”

    这些菜好么?当然好,而且是非常好!一桌席面有荤有素,有凉有热。有饭有汤,在白路这里,所有一切都有,且搭配的极其漂亮好看。

    大家都是名厨,见过不少世面。每一个都见过比白路做的更漂亮的菜。简单举例,比如说雕龙画凤,就那手艺,雕出来的菜品和雕刻师不差上下。

    不光是像,而且神似,一般雕像该有的颜色,厨师们都能雕出来。单说凤凰,不但可以有红的翎子,绿的羽毛,甚至连黄色尖嘴也能给你搞出来。每一片羽毛都好看就不说了。连眼睛、爪子也是极尽完美,最夸张的甚至能搞出来凤凰身外的隐约红色火焰。

    遇到这样的菜品,那不是菜,是艺术品。

    可有个前提。这类菜品一是不堪食用,二是极费时间。

    因为这两点原因。那些菜肴纵是制作再好看再精美,也全是无用。

    白路制作的菜肴却是不同,不但好看,不但有意境,用时还短,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制作出六道菜,且构成这样一幅完美画作。评委们如何不惊讶?

    有了白路开头,在他制作完没多久之后,陆续有人做好六道菜,然后就是摆到各自的席面上,待时间一到,所有选手离开炉灶,由评委们开始评判。

    邹小樱在做鱼,这家伙取巧,直接做个全鱼宴。取三种不同种类的活鱼,杀死后清理干净,其中鲤鱼为主味,杀两条,草鱼鲫鱼各取一条调味。先来个炸鱼鳞,再熬个鱼头汤。

    两条整鱼,一条取下鱼肉炸熟后拼成整鱼。

    一条鱼取一半肉,混以草鱼肉、鲫鱼肉,再拼出一条鱼,来个一鱼三味。

    这是四道菜,再来个炸鱼骨,配上三对鱼眼,尾鳍,同样炸熟后,配上葱丝等配菜清拌。

    最后一道菜最有想象力,四喜丸子,用三种鱼肉煮熟后,粉碎后配上蛋清面粉搅拌,先炸后蒸,弄出四个小丸子,再浇上汤汁。

    实在是时间不够,这家伙忙忙活活的居然能做完这样六道菜,不能不说有点本事。

    不光邹小樱有本事,能来参加比试的十六名厨师就没有一个白给的。说过白路和邹小樱,再说大天,这家伙是军队出来的快刀手,没别的,就是快。

    说起来退伍也有十多年,可他做菜依旧保持军队风格,六盘菜,每一盘都足份足量,是十六人中用料最足的选手。

    大天有本事,一直憋着劲和白路比刀功,所以今天的六道菜,不但料足,每一道菜都考验刀功。比如说牛肉,白路是切成片捏成肉花,大天直接切出一朵朵肉花。

    再有鱼,这家伙硬是先把整条鱼分离以后,每一部分都处理后再拼回去,比邹小樱做的全鱼宴还夸张。说起来倒有些像白路在美国吃的日式龙鱼宴。

    大天的六道菜,单看外貌,好象搭配不到一起。只有吃到嘴里才知道,六道菜的味道极其统一,虽然鱼肉和牛肉、乃至素菜都有不同味道,可是被他做出来之后,好象就剩一个味道了,好象军队般那么统一,而且好吃。

    连邹小樱和大天都做到这种程度,兰腾更不必说,这家伙也是真牛,完全配得上北城饭店中餐部老大的身份,六道菜,做出一个五福临门。

    所谓五福,是长寿、富贵、康宁、好德、善终。

    兰腾取其意,做一道面。做一道富贵菜。这里要说一下,富贵菜是青菜,据说原产南非,反正这道菜是素炒。

    再是康宁,如今橄榄油是健康食用油的代表,而橄榄油又不宜热食,这道菜便是凉拌菜花,做起来特别简单,菜花过开水后加盐加橄榄油清拌,非常好吃。而兰藤的摆盘同样不可小觑,在好吃的基础上还要好看。

    五福第四福是好德,好德最有名的一句话是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这道菜依旧是素菜。对于饮食家来说,菜品要吃当季的,反季节蔬菜有违自然法则,也与德不符。现在是四月末,当季菜品有黄瓜、番茄等物,都是些普通家常菜品。

    兰腾围着这些菜做文章,硬是弄出一道万紫千红,这道菜最费时间,调配酱汁时最为困难,要保持蔬菜的清鲜,还要入味,要吃出别样的味道,很是累人。不过兰藤既然敢做这道菜,自然有把握。

    第五道菜是善终,对于生命来说,没什么终不终的,佛家说生是死,死是生,是另一个轮回。道家说一生二,二生许多,兰腾的这道菜是双鱼拼。

    取同样大小的两条鲜鱼,处理后蒸熟,去骨去刺,拼成阴阳鱼的形状,外面是圆,再外面有菜梗拼出简易的八卦图。

    这样就有了五福临门的五道菜,而比赛要求是六道菜,所以第六道菜就是一个简单、好看、完美的福。

    什么是有福?对穷苦的老一辈儿来说,有福就是胖,有钱就是有福,吃猪蹄子就能搂钱,如此说下来,吃猪蹄子等于是有福一样。

    猪蹄子很好吃,酱着吃,炒着吃,烤着吃,怎么吃都有自己的味道,而且绝对不腻。

    兰腾在一开始就先做的猪蹄子。大厨的名头绝对不白给,拿过五个猪蹄,一把菜刀轻巧几下,猪蹄子就骨肉分离,分别丢进两个高压锅里煮。一个是时间不同,一个是调料不同。然后再调出第三个淡味酱汁。

    等前面五道菜做好之后,关火开锅,将煮好的肉入锅清炒几下,加入第三种酱汁入味调色。然后将炒好的肉拼回骨头上。

    和白路一样,兰腾取一个细长盘,平放在桌子下方,把五个分离开来的猪蹄摆成人手状,每一个指头指着上面的一道菜,是为一福。五道菜便是五福,被一手掌握,很有美好寓意。

    这样一桌席面摆过去,评委们自是连连点头。倒是有人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觉得五道菜做的稀烂,有面条,有素炒青菜,还有素拌菜花,更有个素菜大拼,然后有个八卦鱼?虽然每道菜都很好看,可搭配的什么玩意?分明是要疯的节奏。

    一共十六人比试,有十个年轻选手,另有六个外请选手,一个小时后高下立判。尽管那十个年轻人是电视节目上的全国十强,可任何比赛都是这样,会来参加比赛的都是资历浅的新人,他们十个亦然。

    十六个席面摆在一起,先看其形,白路轻巧胜之,兰腾的菜品大有寓意,同样胜之。然后再选一席桌面,依旧是外请选手烹制。

    看过形、色,再品香、味,到了这一步,几乎已经不用再比下去。能来到这里比赛,做菜水平当然不差。

    在这里要说一句,厨师比赛其实是最不公平的比赛之一,不论什么菜系都要凑到一起硬比一次。如果说鲁菜和川菜比试有些夸张,还有更夸张的,中餐和西餐也曾经同台竞技过,就好象美声歌手和流行歌手比唱歌一样,怎么比?怎么评判?

    厨师比赛只有最适合的和运气最好的选手,没有水平最好的选手。你让兰腾和张发财同时做自己的拿手菜,给我们吃起来,只能说好吃,而说不出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