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 做菜和做画

作品:《怪厨

    比赛厨艺有个规矩,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式做出干扰其他厨师菜肴味道的菜,就是说不能模仿,也不能做重口味的菜。

    四名评委绕着十六张台子转转看看,选手们都守规矩,于是开始品尝。

    这四个老家伙确实厉害,真的是品菜,每道菜只取一小点,品过后吐掉,再用清水清口,缓上一会儿再品尝下一道菜,最后的结局不用问,白路第一,兰腾和另一位四十多岁的厨师入选,其余十三人全部打道回府。

    听到这个结果,《厨者为尊》选出来的十名选手有些不爽,原因是参加节目录制时,节目组说过,胜者会代表国家参加亚洲厨王之争。可没想到明明已经取胜,要多比一次不说,更是被集体刷下来。

    有人当场提出疑问,四名评委中最年轻的老厨师看看他:“我说你不行,就是不行,没什么道理可讲。”

    其实不是节目组故意毁约,是他们也没办法。

    计划没有变化快。

    太多事情在最开始出现的时候会设想的很好,可随着事情慢慢发展,总会出现各种意外情况,发展到后来,事情也就发生变化。

    比如《厨者为尊》比赛,本是为白路搞出来的比赛,按照正常人的想法,应该先比赛,有什么事情等赢了以后再说。哪知道光头白嫌烦,说不玩就不玩了?

    他可以不玩,可别人还得玩,问题是选出来的十名选手达不到代表国家去比赛的水平,不能派出去丢人。没办法,美食节组委会才临时请人。

    他们请来的人,除白路以外。每一个都是北城餐饮界的大拿。惟有他不出名,被高远硬塞进来。

    好在白路技艺超群,评委们很满意。

    请来的选手很厉害,四名评委更是厉害,比如一直说话的年纪最轻那人是中国烹饪协会副会长,单英雄,今年六十有六。

    在这里简单说一下协会,协会是同行业从业人员组成的私人性质的不盈利的组织,要在民政局备案。

    这玩意分的很细。有国家级的、省级市级,还有区级的。协会成员不领工资,是一个闲散组织,没事就凑一起瞎琢磨。

    但是协会的头头脑脑多有公务身份,比如作协老大。必须有编制。国家需要这些人管理各种协会。时不时把会员拽过来,聊聊思想动态、花花钱。

    也就是说在一般情况下,协会老大对业务并不是特别精通,他们就是来管人的。

    单英雄是例外,能做到国家级烹饪协会副会长,不但是关系通天,手腕极硬。更有一身本事,从七十年代开始,可以说每一位国家领导人都吃过他做的菜。

    这家伙极傲,等闲人看不到眼里。也不出席任何商业活动。

    这次能被美食节请来,是不想丢中国厨艺的面子。

    因为有本事,他才能不顾及任何情面的当面斥责那个问话厨师。

    那厨师还想反驳,被身边人拽了一下。意思是闭嘴吧,别闹事。

    单英雄不在意小厨师在想什么。走到兰腾身前站住,笑着说话:“你是真能胡闹,万一输了怎么办?就不怕没面子。”

    兰腾笑道:“有单哥在,怎么可能输?”

    “又胡说八道,你得叫叔。”看得出来,他俩人挺熟悉。

    到这个时候,比赛已经结束,没人在意失败的人会想什么,厨房四角的摄像师暂停拍摄,在检查录制影象。

    正看着呢,门口把角的摄像师突然叫了一声:“我去。”引得大家转头看去。

    见大家看过来,摄像师赶忙道声抱歉,从高处下来,抱着摄像机来找四位评委:“老师,你们看。”

    摄像机的小监视器上是一副淡墨风景画,中有河流,河两边有麦田,有笋林,还有红花绿草,特别好看。

    单英雄看眼画面,马上走去白路做的席面仔细看,而后退到远处看,又爬到摄像机的位置往下看,再下来时便是叹服不已。

    走到白路身前说:“小伙子,不错,就这桌席面,比我强。”

    有了单英雄的说话,大家也学他样子重看白路那道席面,这一看之下,赞叹声再起。

    白路选用白盘白桌布,从近处看,盘是盘,菜是菜,桌子是桌子,每一个都分的很清,可你退远看,桌布的白和瓷盘的白近乎于同色同体,隐约可见轮廓。如此就显出六道白盘中的菜肴,好象同装在同一个盘中,用各自的形象、各自的色彩堆出副图画,完美统一。

    看到这个景色,大家才知道白路为什么要白桌布,又为什么摆成古怪形状,敢情人家把做菜当成做画。

    “服了。”另一位微胖评委说道:“不光是好吃,就这构图,佩服。”

    最后一名评委笑道:“只凭这一手,美食节你赢定了。”

    一旁站着邹小樱,这家伙从第一次见面时就把白路当成对手,一直不服,有事没事都要表现出浅浅的敌意,他认为自己更牛更厉害。

    可惜,认为了这么久,一直都是错的,今天终于见到白路做菜。

    按照一般故事的流行情节来说,今天比赛前见到白路,这家伙应该表现出不屑,应该鄙视,还应该嘲讽白路,说他自不量力等一堆废话,然后等着被打脸。

    可邹小樱是个活人,就再瞧不起白路,再鄙视白路,大赛将临,也不会给自己找麻烦,选择无视是最好的应对方法。所以从见到白路时就当没看见一样。而做菜时也只冷眼扫过几次,仅此而已。

    在白路做好菜后,他也过来看,想看看这家伙到底凭什么这么拽,可看来看去,觉得是中等水平,一堆胡乱搭配,不知道所谓,完全比不过自己的全鱼宴。

    不过他也承认有创意,居然用黑米做土地种出一片庄稼,这得多白痴多无聊的家伙才会这么干?

    后来,四位评委同时选定白路的席面之后,他就不淡定了,想着说要去品尝品尝,可还没品尝,被摄像师揭露玄机,许多人凑到小屏幕上一看,桌子盘子融成一张白色画布,白路的六道菜在画布上画出精致美丽的山村图画,只凭这一张画,邹小樱不得不承认,白路确实比自己厉害。

    同样是一个小时,同样是刚知道题目,人家就能想出这等主意,而自己不过是做全鱼宴,纵然做的再好吃,只一个创新就落了下风。

    所以,尽管很不甘心,却只能冷然站立,听着大家的啧啧称奇,也在听着单英雄跟白路说话:“在哪开店?”

    白路还没回答,厨房门推开,走进来四、五个衣着得体的中年人。

    见他们进来,厨房里马上有几个人迎过去:“刘主任,钱主任,你们来了。”

    走在最面前一个人穿一套深色薄西装,笑着问话:“王秘书长,比赛结果出来了?”

    厨房里有选手、评委、摄像师,除他们外,还有五、六个看热闹的。在这里面有个胖子回答问题:“刚有结果,来,几位师傅,给你们引见引见,这位是市商务委员会刘长德主任,这位是钱正强主任。”介绍完两位大人物,又介绍厨师:“这位是北城饭店中餐部头把交椅兰腾兰老师。”

    兰腾是场面上的人,笑着上两一步,双手去握:“王秘书长谬赞,混口饭而已。”

    刘长德笑道:“兰老师谦虚。”

    王秘书长继续做介绍:“这位是叶海河叶老师……”

    话没说完,被刘长德打断:“我们见过的,昆仑中餐部老大。”很热情的过去握手。

    一共选出三名选手,介绍过前两名,再找第三个人,没了,仔细找找还是没发现,问单英雄:“单老师,人呢?”

    单英雄转头看看,疑问道:“人呢?刚还在的。”

    大家都在门口,如果白路出去,应该能看到才是,又仔细找找,发现那家伙摘了帽子,脱去衣服,和摄像师蹲在灶台后面说话。

    白路指着小监视屏幕说:“还是你厉害,照的真漂亮,咱可说好了,回家就给我发一份。”

    那师傅点头:“没问题,不过你也说好了,改天请我喝酒。”

    “多大点儿事啊,能不能把那哥三个的视频找过来一起看看?”问的是另三个摄像师拍到的视频。

    摄像师学他说话:“多大点儿事啊,等我回去把我们的视频都搞出来,只要有你的,剪出来给你成不?”摄像师手里抓着一块蟹肉,一点点咬着吃:“真好吃,咱可说好了,请我喝酒。”

    “罗嗦是不?号码没记错吧?打一遍看看。”白路不放心。

    摄像师就真的拨出号码,于是片刻后,厨房里响起荡气回肠的“天不下雨也不刮风”的牛皮铃声,那山寨手机叫唤的是钢钢的,自带混响。

    看白路拿出大手机,摄像师称赞:“牛皮,也就你敢用这么嚣张的手机。”

    这句话说的明显不是好意,白路琢磨琢磨:“你是表扬我还是骂我?”

    摄像师呵呵一笑:“一个意思。”

    “郁闷个天的,这能一个意思么?”白路还想继续掰扯下去,单英雄招呼道:“你过来。”

    到目前为止,他还不知道白路的名字。

    白路看看他,再笑着嘱咐摄像师一遍:“你要是不给我视频,我弄死你。”起身回话:“来了。”

    溜达过去也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