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四百三十四章 揍你没商量

作品:《怪厨

    单英雄做介绍:“给你介绍几位大人物,这位是北城商务委员会刘长德主任,这位是钱正强主任,这位是市餐饮协会王伟秘书长,你做下自我介绍。()”

    白路挠挠头:“我叫白路。”

    二秃子白路没有礼貌,刘长德眼中闪过一丝不豫神色,却是笑着伸手道:“英雄出少年,真不错。”

    白路愣了一下,还得握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勉为其难的伸手握下,然后又不说话。

    他现在想走,为了照顾大家面子,才忍下脾气多呆会儿。

    见过三名获胜选手,刘长德又和其他选手见见面,寒暄两句,然后从他身后走出个三十多岁的青年,凑到王伟秘书长耳朵边说上几句话。

    王伟点点头,过去请刘长德参观十六个席面,从头到尾走一遍之后,着重介绍三位获胜选手的席面,跟着说:“两位主任亲临比赛现场,让我等餐饮界同仁等不胜喜悦,在下有个提议,大家听听。”

    清了清嗓子接着说:“今天难得,选出技艺精湛的三位老师代表中国美食参加亚洲厨王之战不说,还能见到我北城、乃至全国的餐饮精英,更有百忙之中的诸位领导来视察工作,诸位见面是缘,我提议,不如就在此处,醇酒美食共飨一室,由三位获选的老师为我们献艺可好?”

    当然是好,落选选手喊声最大,一帮看热闹的可以白吃,当然也是好。刘长德还假模假式的询问:“方便么?这样不好吧。”

    回答自然也是好,兰腾笑道:“只要陶总没意见,我就露一下怯,不过得先说好。吃的不满意千万别骂我,我喜欢听好话。”

    叶海河也是笑着同意:“一切听从大家安排。”

    人群里站着陶方冉,一听到这句话就知道要遭,白路绝对不会给他们面子。

    如她所料,在两名大师傅应下来之后,众人目光看向白路,等他说话。

    白路却是吧唧下嘴巴,当没听见,面无表情看着对面墙壁。

    兰腾赶忙捅他一下做提醒。白路好象刚反应过来一样:“啊,开完会了?那我走了。”跟大家拱拱手,挤过人群径直而去。

    白路走掉,选手们还好,事情和他们无关。而那些先来的、后到的。加一起十来个看热闹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尤其王伟、刘长德等人,脸色很沉。

    在这里简单介绍下这帮人的身份,单英雄不用说,国际烹饪协会副会长,很酷很拽。

    先说一下王伟,王伟是市餐饮协会秘书长。对于正规干部来说,这职位没实权,餐饮协会不过在市民政局报备的私人组织而已。

    但是对于饭店来说,这个协会很讨厌。比如收会费,比如收其它费用,比如制定饭店经营准则等规章制度,不交不遵守还不行。他们还就有这个权利。当然,你可以选择退出。

    加入协会。名义上是自愿申请,可如果你生意够好够大,协会会给你发邀请。

    你说要不要加入呢?

    这个组织是半官方的,加入后就是有组织的人,不加入,会被排挤在外面,万一有些卫生整顿什么的,你说倒霉的是谁?

    这是餐饮协会,再说商业委员会。市餐饮协会归北城市商务委员会管理,也就是归刘长德和钱正强他们管理,这俩人都是副主任。

    商务委员会是市政府下面的业务部门,下辖多个科室,和商业有关的事情多能插上一脚。这些人是正经八百的国家干部,委员会的大领导是主任,也就是说,身为副主任的刘长德和钱正强的位置其实很高。

    说过他们,再说厨师。除少部分厨师以外,绝大部分厨师文化知识不高,自身素质有限。在旧时代,更是被评为类比下九流的行业之一。

    新社会也好不到哪去,家里但凡有个老师、医生啥的,也不会让自己孩子去当厨师。

    简单来说,厨师没地位,哪怕兰腾和叶海河再厉害,工资再高,也还是没地位。

    现在,餐饮协会和商业委员会两个主管单位的领导让他们做菜,为个人和饭店考虑,他们必须得做。

    可同为被管理的厨师白路却不给面子,管你们是谁?关我屁事。一个人晃出中成饭店,开上跑车回家。

    他走的潇洒,刘长德面色急变,刚想说话,陶方冉抢先走出来说道:“诸位领导这边请,先去包房歇息,这就上菜。”引着一帮人去贵宾大包房。

    对于陶方冉来说,她是五星级酒店经营者,不光要给餐饮协会和商业委员会的面子,还有旅游协会,酒店协会,商业联合会,商业文化研究会等一大堆各类组织需要给面子,着实难为这个小女子。

    从这里可以看出,开个饭店多难啊,不光工商、卫生、消防、税务……这么多部门管你,还有这个协会那个委员会一样能管你,大家必须的小心度日、小心赚钱。

    在她带领下,一大群人进入包房前面的休息室,好象是电视里那种会务室,周围是大沙发,大家围着并排坐,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废话。

    聊了会儿天,刘长德好似无意问话:“方才那个人做的是什么菜?确实很好?”

    这就是不满意了,想把白路刷下去。

    屋里面大部分人是协会和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另有四名评委,听到这句问话,三名评委看向单英雄。

    别人怕刘长德,单英雄却不在意。你管天管地也管不到我头上,当下回话:“那个小厨师很有水平。”

    刘长德恩了一声,再没说起这个话题。

    美食节是市政府牵头主办,事情分派下来,商业委员会也得出力,所以贵为一个市直单位的领导,两位大主任也逃不了干活的命。

    既然是干活,就得把活干好,然后才能顺便占便宜,比如让三位高级大厨给他们做饭吃。

    他们等着吃饭不说,白路开车回家,眼看到达龙府小区,看眼时间,转车头开去一家小饭店,打包上几个菜,送去医院。

    不管怎么说,既然救下张蔚然,就希望她赶紧病好。同时呢,这家伙是打心底里想揍那个混蛋老爸一顿,所以去医院撞运气。

    他去医院的时候,教导主任已经离开。张妈妈在床边,张蔚然在打吊针。

    白路刚走进病房,还没说话,身后快速跑来一个中年人,一米七五、七六的样子,很壮实,头发凌乱,眼神暴戾。

    这家伙猛地冲进病房,撞白路一下,却好似没感觉一样,直接越过去,跑到张蔚然病床边上说话:“你他马的不在家做饭,想饿死老子?我草,居然有钱住院,哪来的钱?你他马的是不是背着我藏钱了?”一把扯起来张妈妈,眼神凶狠在母女俩身上打量来打量去,然后看到床头柜的大堆食物,松开张妈妈,随口骂道:“我草,还真舍得花钱。”过去拿起根香蕉吃,又开袋牛奶。

    看见这家伙出现,白路的心情变得极好极好,那真是晴朗的开心的极好。

    壮汉快速吃完一根香蕉,拿过凳子坐下,看张蔚然一眼:“能不能死?不能死就赶紧出院,老子没钱给你看病。”说完又问张妈妈:“哪来的钱?钱呢?”

    张妈妈小声说:“借的。”

    “我草,你能借到钱?跟谁借的?说说呗?给我也借点儿。”说着话,壮汉打量张妈妈的衣兜。

    白路走过来,把床头柜略做清理,放下饭盒。

    壮汉愣住,站起来问:“你他马的谁啊?”

    白路没理他,笑着打开饭盒:“两盒饭,四盒菜,你俩慢慢吃。”

    壮汉抬手抓他:“你他马的……”话没说完,就感觉眼前有黑影一闪,脑袋好象挨了记重锤一样,轰的一下向后倒下。

    白路一拳砸倒那个混蛋,跟张妈妈说:“你们先吃饭,我找他聊会。”说完话,拖着那家伙的胳膊,好象拖死猪一样拖去走廊,然后拖进电梯,拖下楼,拖到楼外面。

    这里是医院,很多人看到他的嚣张,却是没说话,倒是有两个医生问话:“怎么了?”

    “喝多了,拽他出去醒酒。”白路随口胡说。

    一直拖到楼外面,把他扔在大门口,拿出电话打给高远:“老高,给你介绍生意。”

    高远没说话,直觉有些不对劲。

    白路说:“来区医院,帮我办个离婚。”

    高远怒道:“那得找民政局,找婚姻管理处,关我屁事!”

    “你给起草个离婚协议,就是男方什么都不要,净身出户那种,赶紧弄好送过来。”

    高远很无语,忍了忍问道:“您老人家一天到晚到底惹多少事才算完?”

    “怎么说话呢?赶紧的。”白路挂电话。

    壮汉被他一拳砸的晕晕的,耳朵鸣响不止,眼前全是金星,这会儿刚缓过来,还没站起来就开始骂人:“草你……”

    只骂出两个字,白路一个大耳光子扇过去,起码扇掉三颗牙。

    白路面无表情说:“继续骂。”

    壮汉终于认清形势,不过这帮家伙老喜欢玩光棍,怒瞪白路说:“最好把我弄死,不然我弄死你。”

    白路笑笑:“不擦擦血?”停了下又说:“也对,不用擦,擦了还得流。”说完这话,反手又是一个大耳光,这半边脸也掉了两颗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