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四百三十五章 还没吃午饭

作品:《怪厨

    白路很痛惜:“牙长的真好?怎么越混蛋的人身体就越好呢?”

    似乎是这句话让他很生气,站起来对着壮汉的肚子就是一脚。

    连续踩了几下,蹲下问:“要不要报警?”

    这家伙是真打啊,壮汉终于不敢说狠话,冷着声音、忍着痛问道:“我怎么得罪你了?”

    “你在医院里骂我,这么快就忘了?”

    医院大门口,行人往来,有人打架,行人快速围成一个圈看热闹。

    这就是不能打了,白路站直身体热情做介绍:“他闺女读高三,被他打进医院,住上面外科病房,这家伙不给钱看病不说,反是来医院骂人、抢东西吃,你们说该不该打?”

    没有人接话,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不过么,前两天的白路刚上过报纸,有人看着眼熟,问道:“你是不是白路?”

    白路摇头:“不是,我是雷锋。”

    “你一定是白路。”有人拿手机拍照。

    白路很郁闷,看来不能出名,这一出名,想揍个人都不行,得考虑社会影响……好吧,这个是狗屁借口,真实情况是疯可以,要有度,公众人物当众胡闹,倒霉的只能是自己。

    可怜的白路摇摇头,扶起壮汉:“你闺女叫张蔚然,因为你打她,在学校跳楼,被我救了,回家后你又打,打昏迷了不送医院,是我来付的医药费。好吧,咱不说钱的事,就说你,来医院以后,不去问孩子的病情,倒是跟你闺女说‘能不能死,不能死就出院,老子没钱给治病’,这话是你说的吧?张蔚然在做什么?胳膊上是吊针,一天没吃饭。全身伤痕。躺在病床上听你骂她,你就是这么当爹的么?”最后一句话的声音特别大,暴怒喊出。

    本来他是想跟围观群众做个交代,告诉大家事出有因。可说着说着。越说越气。后面是真情流露,大喊一声之后,拳头握的紧紧。十分想揍人。

    可是不能够,围观人群中最少有十个以上的手机在拍摄。

    白路很恨,以后打人都得找个没人地方打,再不能嚣张了。于是把气愤全发在这个混蛋身上,恨声道:“我现在想揍你,可我不能啊,算你运气好,没错,你身上的伤是我打的,你可以告我,我不在乎,可你闺女被你打成那样,她能不能告你?”

    说到这里,松手退开:“站住了,要么报警,要么进医院做检查,随便你。”

    暂时丢下这个人渣不管,白路跟举着手机拍照的人群说:“我不介意你们拍照,不过有个请求,别进医院打扰病人。”说完话,颇有些无奈的转身离开。

    可以预见,最迟今天晚上,网上一定有他打人的这段视频,白路心下叹气,珍妮弗啊珍妮弗,好好的你亲我一下干嘛?还有茱莉,你们是想玩死我啊。

    这家伙郁闷往外走,因为太多人围观,不方便去开跑车,只好随意乱走。

    世上总多巧事,百多米远处有个过街天桥,白路溜达上去,遇到个流浪歌手,大长毛子随风飘荡,脚下是琴包,手里是吉他,在唱一首老歌《姐姐》。

    白路走上桥的时候,流浪歌手正好唱道:“我的爹他总在喝酒,是个混球,在死之前,他不会再伤心不再动拳头。”

    就这一句歌词留住白路,站住了听歌手演唱,听着听着有点心酸,一个人得多失望,才能写出这样的歌词?

    摸出一百块钱放到琴包里,问歌手:“能再唱一遍么?”

    歌手说可以,从头唱这歌。

    四月末,午时正暖,空气却是一般,和这首歌一起给白路的心情带来阴霾。

    等歌手唱完后问道:“你写的?”

    歌手笑了:“哪儿能啊。”说完话有点好奇:“这么有名的歌,你没听过?”

    白路摇摇头,歌声沙哑撕裂,挺震撼人心的。

    在桥上站了会儿,下桥,原路返回。

    医院门口已经没人看热闹,白路进门,上楼,去病房。刚到走廊,看到那个混蛋人渣在和张妈妈撕扯,边打边从对方兜里掏钱。

    张妈妈哭着喊是孩子的看病钱。混蛋人渣不为所动,有护士好心来劝,被一胳膊推开,差点摔倒。

    白路稳步走过去,抓住男人往后一扯,然后狠狠一拳砸在肚子上,那个人渣直接瘫倒在地。

    打倒他,白路拿电话报警,然后跟张妈妈说:“对不起,刚才是我大意了,不应该离开。”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特别感谢方才的流浪歌手,如果不是那首歌,他不会又走回来。

    张妈妈对他说谢谢,又是哭,被护士劝了几句,擦干眼泪进病房。

    病房里张蔚然也在哭,同房病友好心劝慰,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白路没进屋,过不多时,警察到来,白路跟他们说明情况。

    俩警察一听是家暴,有些不想管,其中一个随口说:“劝劝吧,夫妻哪有不吵架的?”

    白路眼睛一瞪:“再说一遍。”

    另一个警察扯他一下,问白路:“是这样的,你不是受害人,需要受害人报警,取证后交到法院,才有可能立案、判刑,我们需要和受害人说话。”

    白路指着病房说:“里面哭的娘俩就是。”

    于是,俩警察让他帮忙看住人渣,进屋去问话。

    如果是以前,白路才不会管那么多事,直接把人渣打残,随便一扔,死不死活不活关我屁事。今天不行,他想帮助张蔚然,就得多用些时间,要麻烦一些。他报警就是这个原因,让法院判其罪。便于张妈妈离婚。

    他在走廊里站着,发现又有人举着手机拍摄,顿时无奈之极,刚想过去说话,电梯口响起急促脚步声,蹬蹬蹬跑来个高根鞋女人和摄像机男人。

    在他俩身后跟着个大妈,不用问,一定热情大妈给电视台提供的新闻线索,每条新闻或五十块、或一百块的,总是个收入不是?

    见到白路。大妈马上说:“就是他。刚才在医院门口打人,我都录象了,又问了医生,这件事情好象是真的。”

    得。记者来了。老实点儿吧。白路靠在墙边站的像木头人一样。

    如今的白路好歹是个名人。别人可以不认识他,记者一定认识。女人走过来说:“我是北城电视台早新闻的记者韩冰,请问白先生。今天发生什么事情?”

    白路指指拿手机拍照的人说道:“可以先去采访他们,还有那位大……姐。”差点说成大妈,多得罪人啊。

    说完这句话,心下暗暗叹息,唉,学坏了,学的圆滑了,这还是我么?

    他打定主意不说话,记者却不肯放弃新闻点,追着猛问,幸好,高远打来电话:“我在门口,你在哪?”

    白路跟记者解释:“我接个电话,你先采访别人,对了,这个是当事人。”指着坐在地上的人渣说上一句,拿电话走进男厕所:“三楼外科病房,男厕所。”

    高远脾气很不好:“你有病啊?出来。”

    “你上来吧。”

    “出不出来?不出来我走了。”高远说道。

    “高老大,厕所外面有记者堵我,你上来吧。”

    无奈,高远来到外科病房的男厕所,扔给他两张纸:“离婚协议。”

    “我问一下啊,是不是双方都签字,去法院折腾一下就成?”

    高远上下打量他:“你病了,你不是活佛。”说完话转身离开,过了会儿又回到厕所:“签好字给我就成了。”这次是真的离开。

    白路在厕所又呆上半个小时才出来,这时候警察已经带人渣父亲离开。记者在采访张蔚然母女。

    白路懒得凑热闹,趁记者不注意,快速离开。

    下楼给邵成义打电话:“组织,帮我个忙。”

    听这说话语气,一准儿没好事儿,邵成义说:“忙,没空。”

    白路直接说话:“我要打人。”

    邵成义气道:“你是不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猴子?”

    白路说:“有个人渣在派出所,你帮我忙,我就不插手,由你们折腾;你不帮我,我就打断他四条腿,爱谁谁。”

    打断四条腿,好吧,看来这家伙确实是人渣,邵成义叹气道:“怎么回事?”

    白路简单说明经过,提出要求:“我要去派出所见他,让他签离婚协议书。”

    “他要是不签呢?”

    “打到他签。”

    “那不能带你去,我是警察,不能犯这种错误。”

    白路气得大叫:“老子进派出所的时候,你们警察和黑社会一起来打我,大棒子、电棍猛劲儿招呼,那时候怎么不说不犯错误?”他说的是最开始被抓进艺院路派出所那件事。

    邵成义没好气回道:“能不能说句人话,那几个人不是被处理了?”

    “那成,我等他放出来再说。”白路挂电话,开车去吃饭。

    最近这两天的事情有些不顺,没找到佛爷和二晃;不知道柴定安住哪;去饭店比个赛,遇到几个想吃白饭的所谓官员;想揍个人渣,被人围观;记者又找上门……搞到现在还没吃饭。

    在街边选家面馆,随便弄几个小菜一碗面填饱肚子,正吃着,扬铃打来电话:“公司成立了,第一批艺人有丁丁、衣丹、白雨,传奇妹子。”

    “付传琪?她算什么艺人?”白路问道。

    “她是导演、编剧,另外为壮大本公司,你也得签约。”

    “不签。”白路拒绝。

    “必须得签,不然我就辞职。”

    “郁闷个天的,你是老板,辞个屁职?”白路又郁闷了。

    “谁说老板就不能辞职?”扬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