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四百三十六章 别人的新闻

作品:《怪厨

    “得,你是大爷,晚上回去签。”白路决定投降。刚挂上电话,陶方冉又打过来电话:“那些人是冲你来的,要吃豆腐。”

    “什么意思?”白路一时没反应过来。

    陶方冉简单解释几句。

    刘长德几个人是政府官员,但是不在美食节组委会的干部名单里。

    前次美食节组委会宴请日本客商,白路做大豆腐。领导们吃过大为赞扬,说的如同天上龙肉一般,轻易打败日本厨师的精心料理。

    领导说好吃,刘长德等人也想长长见识,趁中成饭店选拔厨师的机会过来,琢磨着尝尝鲜,不想到底没吃到。好在他们不知道今天不给面子的二秃子厨师就是那位能制作美味豆腐的超级大厨,不然会更生气,那是当面不给面子啊!

    听陶方冉说过事情,白路笑道:“想吃我豆腐?一群流氓。”

    陶方冉无奈:“你能不能正经点儿?”

    “能,必须能。”白路边吃面条边回话。

    陶方冉问:“你干嘛呢?”

    “吃饭,挂了啊。”按死电话。

    现在是下午时间,面馆里只他一桌客人,老板端上面以后就坐到边上看报纸。

    白路连续接过两个电话,老板好奇看两眼,然后再看两眼,等他挂电话以后,举报纸过来问:“你是白路吧?”

    我去,我还真成名人了?白路看向老板点点头,嘴里是面条。

    老板很热情。一屁股坐到边上:“说说,你和珍妮弗是怎么回事?”

    白路看看老板,四十多岁的中年胖子,居然也这么八卦?

    饭店里还有个小闺女服务员,听到他俩说话,走了过来,看其表情,明显是不看报纸也不上网的主儿,完全不认识白路,只是过来听热闹而已。

    老板说:“午饭我请了。你就说和珍妮弗同居没?放心。你跟我说了以后,没凭没据的,我说出去也没人信。”

    白路努力咽下一口面条,不知道怎么说。

    老板接着说:“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我觉得吧。不太配。你看啊,你多高?”

    这是激我,白路闭着嘴不上当。虽然很想问一句,我怎么不配了?

    老板就继续说话:“珍妮弗那家伙一米七八,穿上高跟鞋老高了,比你高吧?我还是觉得丁丁好。”

    他倒是谁都知道,这饭还怎么吃?白路摸出四十块钱:“够了吧?”

    “不用不用,说了我请,你拿钱就是骂我,收回去。”胖子表现热情。

    白路吧唧下嘴巴:“不好意思,我那个……”

    “等下,拍个照。”胖子拿出手机。

    白路急中生智,指着外面大喊:“飞碟。”

    胖子不为所动:“这招太老了,以前哄我老婆就用这招,现在连头猪都骗不了。”凑到白路身边喀嚓一下。

    白路很委屈:“这是我的第一次啊。”

    他想走,老板拿过来报纸说:“看过没?”

    白路接过报纸一看,今天的报纸,娱乐版内版右下角一块地方是他蹬自行车带沙沙出去玩的照片。算记者有良心,沙沙的相貌很模糊,主要突出的是他。文章大标题是,吊丝男又有新女友。

    说的是昨天下午他和沙沙出去玩的事情,又说该女子容貌清丽,看年纪,应该是某艺术学校的学生,很有艺术范儿。

    白路郁闷道:“现在报纸啥玩意都登么?我就骑个自行车,也能写篇文章?”

    老板指着文章开头的几个字说:“据网友微播说,看见没,人家是在网上摘的消息,娱乐新闻就那么回事,捕风捉影,趁你有点热度,随便放几条消息炒一炒吸引眼球,等热度过去,就是脱光了都没人理你,说真的,这妹子又是谁?你到底有几个女人?”

    几个女人?白路正色道:“没有,一个都没有!”

    “嘁,谁信呢?没劲了啊。”胖子老板不信。

    得,和你就说不清楚。白路扫眼报纸,我去,够牛啊,居然有娱乐新闻占据整版页面。

    这让他有点不爽,凭什么比我还牛?我都要逆袭外国白富美了,才占个屁股大的地方,你居然玩整版?

    从头看,更不爽了,居然没头,翻过来报纸这一面才看到开头。整整两版页面,说的是同一件事,巨大的女明星照片,看着很眼熟。

    “用不用这么夸张?”白路随口嘟囔一句。

    “你不知道?”老板有点不敢相信。

    “知道什么?”白路扫眼标题:“何小环未婚有孕,疑似双胞胎?” 白路直接震住了,我去,我去,我再去,这演的是哪出戏?

    这消息果然够劲爆,难怪龙府别苑门口的记者集体搬家,相比较于未婚而孕的女明星,自己那点事确实不算事,毕竟没把珍妮弗娶回家不是?不过说起来,那女人怎么那么高啊,要是和孙佼佼站一起……我的天,想想就可怕,绝对的两面墙。

    面馆老板问:“你也是圈里的,认识何小环吧?你说孩子是谁的?”

    “谁的?”白路说:“我看看报纸。”

    报纸上没什么玩意,除去何小环的个人简历,再介绍一下如何发现这件事情,剩下的就是历数情史,顺便猜测谁是孩子的爹。

    白路对何小环不甚了解,只知道两段情史,前一个是高远,用了好几年时间把她捧红,然后被传奇妹妹棒打鸳鸯;最近这两年半是和柴定安在一起。

    记者不知道这两个人,列出一大堆疑似对象,大部分是明星,每一个都写上一段介绍。轻易凑够两版版面,其中有明臣、元龙,反正就是闹点绯闻,拍戏时有点暧昧等一堆事情。

    整整两版版面,没有高远和柴定安,反是出现于善扬的身影,有人爆料说见到何小环和于善扬同车而往,并配有照片,于是用很多文字介绍于善扬是谁。

    不得不说,记者们甚是厉害。短短一天时间硬是挖出大堆内容。除去于善扬的家世没写,把他做过的事情基本介绍个遍,比如留学日本,回国后成立摄影公司、模特网站。投资影视公司。参与影视制作。另有不动产若干、身家若干等等,在这篇文章的形容下,于善扬俨然成为新一代有为青年。标准高富帅。

    简单扫完报道,白路笑笑,他这么不关心时事的人都看到这个新闻,高老大肯定看到了,想起中午还命令这孩子给自己办事,心底长叹一声,这就是命啊。

    放下报纸刚想走,电话响起,是一个不认识的号,接通后轻声问道:“喂?”

    “那个,还记得我不?”

    是个男人,白路没想起来:“给个提示成不?”

    “我开车拉过你,你说要请我喝酒。”

    司机?我请司机喝酒?白路一下记起来:“是你啊,总也不打电话?在哪儿?我请你喝酒。”

    最开始认识郑燕子的时候,他打车送燕子回家,司机大哥觉得白路在做好事,就也做次好事,没收车钱,白路过意不去,留下电话号和饭店地址,说请他喝酒,不过司机一直没打电话。

    “不用,我请你,有空没?东来顺。”

    “大馆子啊,用不用这么奢侈?”

    “建外分店,我等你。”司机大哥挂上电话。

    白路起身跟面馆老板说:“我有事儿,走了。”

    “钱拿回去。”老板把饭钱塞回白路手里:“有空就过来。”

    白路笑笑:“谢了。”

    有个只见过一面的人请吃饭,面馆老板又不肯收钱,到底是好人多,世界瞬间充满阳光。

    他没去过东来顺,这饭店开了老鼻子分店,东一个西一个,巨不方便,上车后先给何山青打电话:“你这玩意怎么用?”

    “什么玩意?”

    “gs。”他开车就没用过这东西。

    何山青琢磨琢磨:“你想去哪吧?我告诉你。”

    “我靠,你这是瞧不起我的意思么?”

    “说不说?不说挂电话了。”

    “建外东来顺。”

    “你脑子被驴踢了?下午三点吃的哪顿饭?”

    “你是不是要死?”

    许是感觉到电话这头的冰冷杀意,何山青说回正题:“你现在在哪?”

    “我在哪?”左右看看:“等会儿,看看路牌。”这家伙拿电话下车,过会儿说出地名。

    电话那头的何山青很无奈:“能不能说个我熟悉的地方?”

    “我哪知道你熟悉什么地方。”白路嘟囔着坐回汽车,发动上路,开上主路,找到路牌,告诉电话那头,然后在何山青的指挥下,用时二十分钟到达东来顺。

    大馆子就是好,下午三点依然有客人,左二右三的坐着几桌零星客人,最里面一桌只有一个人,是那位司机大哥。

    看见白路后,起身打招呼,白路笑着走过去:“早该给我打电话。”

    桌上放了四盘羊肉,一瓶二锅头,再没有别的东西。司机大哥说:“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

    白路笑着倒酒:“我刚吃完,这些挺好。”倒满后先碰一个。

    俩人喝上一口,司机大哥有点小感动:“你现在是名人了,我一个电话就能叫来,真给面子,谢谢你瞧得起我。”

    北城的司机师傅是最神奇的生物,天文地理、国家大事,乃至网络军火,就没有他们不懂的,一个个特能侃。当然会知道白路这位新晋名人。

    白路回道:“我算什么名人?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