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第四百三十七章 又上电视了

作品:《怪厨

    俩人再碰一杯,白路问:“出事了?”一个出租车司机,不年不节,大下午的不去赚钱跑来喝酒?没出事才怪。

    司机摇头:“没事。”

    “那就没事,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刘长海。”

    白路听的一乐,上午见刘长德,下午见刘长海,够巧的,随口问道:“认识刘长德不?”

    “不认识,你朋友?”

    “我也不认识。”

    “哦,喝酒。”刘长海举杯。一口干掉这杯,又说:“今天就想喝酒,也想吃涮肉,所以犒劳自己一次,平时不舍得,都是买肉回家涮,可是你说吧,一个人喝酒推无趣,我朋友多是司机,他们要赚钱,不是司机的也在上班,喊谁都不方便,正巧看到你留下的电话号,就琢磨打一个试试,你要不来,我就把号码给扔了。”

    后面那句是实话,你是名人又如何,别看我是司机,如果你瞧不起我,我又何必在意你是谁?他打电话也有赌气的成分在。

    “你这话说的有点绝对,万一我下午有事儿呢?”白路给他满酒。

    剩下的事情就是喝酒,开始还好,后面刘长海发牢sao,说出租车公司领导是一群王八蛋,就知道收钱。

    他到底没藏住事,唠叨一遍今天发生的事情,大意是撞车了,赔钱不说,修车不说,扣分不说,公司还要罚钱,总之特烦,所以想喝酒。

    一顿酒喝到傍晚,白路抢着算帐,把刘长海送上出租车,让司机送回去。他也打车回家。

    在进家门之前,一直在想怎么安慰高远,那家伙真的很很很喜欢过何小环,如今何大明星未婚先孕,不知道高同志会怎样。

    上次见何小环是珍妮弗第一次来北城的时候,从那以后再没见过面。

    前几天赌拳,何小环也没出现,不知道是在家安胎,还是被柴定安甩了。

    如果真被甩了,高远会不会冲动一次?

    很奇怪,一进房间,居然所有人都在客厅。一面看电视,一面胡说八道,还有四个人在打麻将。

    白路服了,就算客厅巨大无边,可家里这么多房间,用不用挤在一起?

    打麻将的是付传琪、孙佼佼、丁丁、扬铃,高远和何山青在边上坐着看热闹。

    见到如此整齐的阵容,不用问,全是因为何小环怀孕的事情而来。

    男人有个毛病,如果真爱某个女人,即便是以后不在一起,假如这个女人出事,男人也多会想帮忙。

    他们不怕高远帮忙何小环,是怕他冲动做错事。

    白路走过去,把车钥匙丢给何山青:“车停在东来顺门口。”

    “我弄死你二十块的信不信?你去吃香的喝辣的,不带我不说,还让我自己去取车?”何山青大怒。

    高远看见白路手里的两张纸,走过来拿起看看,跟着一起发怒:“你个王八蛋,既然没签字,就不会晚上回来再说?还让老子亲自送一趟。”

    白路解释道:“意外,意外,那俩人都挺忙,一个有记者陪着,一个有精察陪着。”

    “意外你个脑袋。”高远把离婚协议又丢回来。

    柳文青好奇,凑过来看一眼:“你和谁离婚?”

    白路吧唧下嘴巴:“大晚上的,你不在饭店呆着,怎么回家了?”

    柳文青的借口很好:“我送沙沙回来,你去喝酒,我不得接她放学啊?”跟着又说:“沙沙没吃晚饭。”

    白路无奈看她一眼,大声问道:“你们是不是也没吃?”

    “是。”大家集体回话。

    白路叹口气:“老子欠你们的,住我的吃我的,还得我亲自下厨。”叫沙沙一起去厨房,问她想吃什么。

    林子跟进来:“我听方冉说,你上午做了道画一样的菜,现在做一份呗?”

    白路又无奈的吧唧下嘴巴,刚想说话,电话响起,是上午的摄像师,让白路请他喝酒,说视频剪出来了,一共五分钟,传上网了,上网就能看。

    白路说成,你什么时候有空了,我请你喝酒,电话联系。跟着要来网址,让沙沙回房间去看看咋样。他留在厨房给大家用菜做画。

    家里没有那么多种盘子,也没有饭店那么多种食材,不过么,做画而已,随便用什么菜都成。

    因为不是比赛,白路格外轻松,一道黄瓜丝拌金针蘑,在拌好以后,硬是被他整齐分成两色,依照画布颜料的样子摆放菜品。

    然后又是肉又是蛋,正做的起劲,客厅有人大喊:“路子,过来。”

    “什么事?”白路不愿意动。

    “快来。”何山青跑进厨房,帮他关火,然后拽他出去。

    北城电视台在放新闻,类似于记者观察的一档节目,一个叫韩冰的女记者在叨叨说话,话题事件是白路做好事,话题内容是家暴问题。

    白路看了眼:“这家伙不是早新闻的么,大晚上的也出现?”回去厨房继续做菜。

    韩冰是早新闻的记者没错,可这件事情太有宣传点了,值得好好宣传,所以单独做出一期节目,紧急挪到今天晚上播出。

    电视台做节目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任何录播节目都要审核、签字,基本要提前两天、甚至更长时间安排好。

    临时更换节目更麻烦,要协调人员、重新录制、编辑,还得努力说服领导。

    记者观察这类节目属于新闻类节目,但时效性不强,节目内容可以是上星期的,也可以是去年的。

    台里为了抢收视率,在仔细检查过韩冰的采访资料后,决定换节目。

    原因,白路的事情不能拖,今天不播,明天被别的媒体抢先播出,损失的将是他们。

    韩冰很努力,在医院采访之后,跑去学校采访,再跑去派出所采访,一直忙到下午五点钟才回去台里,然后就是打电话找领导换节目,在等领导回话的时候,急忙编辑节目,一个半小时以后,领导回话,可以换节目,简单审查过后,同意节目播出。

    如今电视台追求的是时效性,新闻组永远有大把专业人才随时待命,做个节目实在轻松简单,好象白路做菜一般轻松。

    韩冰的节目经过重新剪辑,加上题头后播出。

    节目一开始出现的场景是十八中,张蔚然跳搂,整个学校无人不知,节目里的第一件事就是这件事,韩冰采访许多老师、学生,主要是教导主任。

    为学校声誉考虑,教导主任不想接受采访,可韩冰说,她已经采访过当事人,她们同意播出。就是说,无论你们学校让不让采访都不重要,白路救人的事件肯定要上新闻。

    大家立场不同,想的问题自然不同。

    见韩冰放下狠话,教导主任知道拦不住,于是同意采访。原因有二,一是就算今天能拦住她,明天有中央台的记者过来怎么办?

    二是有好处,通过电视向社会解释,张蔚然受伤住院不是学校的责任,是他爹打的。

    不过呢,教导主任还是提出个要求,改掉班主任骂张蔚然那句话,只说因成绩不好被老师批评,加上家庭原因,导致想不开做傻事。

    韩冰做这期节目有两个宣传点,第一个是白路,第二个是家暴,老师说过什么不太重要,所以同意学校要求。

    于是就采访呗,等离开学校后,再去派出所继续采访。

    得到消息的派出所领导很紧张,北城台的记者实在没办法得罪,在第一时间把情况汇报到局里。

    无论好事坏事,大部分精察不愿意上电视,高危行业的人,想法也很高危。

    局里接到派出所汇报,领导们赶忙商量对策,待知道是采访家暴事件,又有白路殴打家暴当事人的事情,邵成义提建议:“不管怎么采访,要宣传正能量,树立白路的正形象。”

    这是很应该的事情,依照白路往昔表现可以得到见义勇为奖,精察们一直憋着不发,总该帮忙说上几句好话。

    白路做过许多事情,当街抓绑匪,制止小偷,给精察报案抓获流氓团伙等等,只要抹去那些血淋淋的暴力手段,任一件都可以拿上电视说。

    于是,在局领导的授意下,派出所民精说出白路解救边疆流浪儿童那件事。

    采访到现在,韩冰是除了惊喜就是惊喜,没想到一个小号表演艺术家竟然还是个见义勇为积极分子,所做事情无不充满正能量。

    待挖出足够新闻点,匆忙赶回台里。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跟栏目组领导如实汇报,领导也被这样一个人震住,真的假的?不是传说故事?现在还有这等完美的人?

    国内媒体有个任务,要宣传正能量,平时没有正能量,弄些假的也要播,现在有了,肯定要马上播出。栏目组跟上面领导再一沟通,决定当晚播出。

    这件事情太有卖点,主角是最非常火的、准备逆袭国外白富美的光头吊丝,突然间化身成正义使者,好象神奇小子一般。

    节目上,学校教导主任说白路救人的详细过程,摄像师实地拍摄,模拟出当时有多危险。又采访老师、学生,充分说明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等学校采访过后,镜头一换,是一段模糊视频,手机拍摄的打人现场,白路在打人渣,不过只播放前半部,后面的慷慨陈词暂时切掉。

    此时出现主持人说话,大意是在疑问,救人英雄为什么要在医院门口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