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八章 夜深好办事

作品:《怪厨

    走到矿场外面,电话忽然响起,是边疆区号,是他很熟悉的地方。接通后是大老王:“回来一趟。”

    “什么事?”

    “张老三不行了。”

    白路一听就炸了:“怎么回事?我才出来多久?怎么就不行了?”

    “年后的事儿,你回来再说。”大老王挂上电话。

    这还什么都没问明白,怎么就挂电话了?白路赶忙拨回去,大老王说:“别打电话了,我现在得带他回去,他不喜欢在医院呆着。”

    医院?白路猛地惊醒:“咱那就是个小县城,什么病都治不了,带张叔老北城,不用,你等我,在城里等我,留个地址,我去接你们过来。”

    大老王说:“张老三不肯,你先回来再说。”又一次挂上电话。

    白路捏着电话久久无语,瞬间不饿了,只是乏,什么都不想做的乏。停好自行车,认真梳理梳理最近发生的事情,想了会儿,给高远打电话:“我有急事,得回边疆一趟。”说完挂上电话。

    推自行车回到矿场,把自行车还给办公室大姐,说临时有事,得回北城一趟,谢谢你了。然后慢慢走出矿区,稍一活动下手脚,闭目调息片刻,再睁开眼睛,整个人发生变化,好象从兔子变成狼那般夸张。

    抬步前行,一步步走到先前被伏击的地方,慢慢上山,寻到三百米开外的伏击点,先是站着看,仔细看上许久,将这一块地方整个印入脑海,再卧下去嗅寻。

    查过这一个地方,起身下山去寻找另一个伏击点,这个地方稍微麻烦一些,因为没来过,只凭估算和猜测,多用些时间才寻到地方,然后是同样记忆整块地方的特征,也嗅了嗅残留味道。虽然不一定有帮助,但是多些准备总是好事。

    做完这些事情,再回到被伏击的地方,辨认出枪手的脚印,跟着轻淡几不可见的印记,一步步朝山上走去。

    那时候枪手要追他,跳下车往山上跑,每一步都跑实,追出很远才停下。白路就沿着这行脚印又一次上山。

    白路懒,不愿意动脑子,懒得满世界追踪敌人,况且未必能追到,所以方才一直没认真追敌。可现在知道张老三出事,逼得他不得不勤快起来,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也得努力。

    想杀我?好啊,先被我杀了再说。整整一下午,白路都在很夸张的、好象猎犬一般追踪敌人。

    从山的另一头绕下去,当走到这里之后,白路确认没有认错。从这个地方开始,脚步变成双人的,是两双军用皮靴。

    跟着脚印继续走,慢慢晃下山,再慢慢的走入镇子,在这里停步,终于失去两个人的踪迹。

    镇子里是柏油路,又有煤尘满天,车来人往,强大如白路也是无能为力。

    站在镇口往里看,随便找家服装店,买帽子衣服裤子,衣服裤子都要大一号,换好后走回到街上。

    拦辆三轮车,让司机带着在街上转,他坐在塑料棚子里往外看。

    一条小街走上四遍,在一家小饭馆门口停下,白路进店,选个靠窗位置坐下,随便叫一碗面,继续往外看。

    镇子不大,小旅馆和饭店倒是不少。白路坐了许久,慢慢吃完面,却不离开,他在找形迹可以的人。

    一直呆到傍晚,没找到枪手,倒是看见三个小偷。其中一个是在偷老人的钱。

    白路憋了一天的气没处撒,终于逮到机会,跑到街上直接开干,什么话都不说,一口气把小偷干残干晕,然后一声不响离开。

    如今的城镇,无论南北东西位于何处,有人当街打架,更多的人只是退开看热闹。白路痛打小偷,然后轻松离开,连一个阻拦的人都没有,更没人报警。

    打完小偷,白路去长途汽车站。

    这地方夜间不通车,他来买明天早上的车票。买好后挨家旅馆转悠,询问有没有两个外地人入住。

    住旅馆的都是外地人,问来问去没有结果,服务员不可能让你挨间房查看。眼看天色全黑下来,白路只好随便找家旅馆住下。思来想去,决定暂时放弃那两个混蛋,还是回边疆看张老三要紧。

    刚住进房间,鸭子打来电话,说是放出来了,问他在哪。白路说你先回北城,这地方的事有些怪。

    鸭子不肯走,说高远明天过来,你安心办你的事。白路说:“好。”俩人又随便说几句话,挂上电话。

    这地方的事不是一个怪能够说明,鸭子被抓走整整一天,到现在才放出来,绝对有人故意为难。哪怕在高远使力之后,依旧被多关一个下午。

    打电话的时候,白路边说话边走到窗边。挂电话之后,随意往下一看,惊喜出现,看到一个穿长袖衣服、戴帽子的男人慢慢往前走。

    那家伙低着头,脚步缓慢、稳健,好象是个普通男人在沿街遛弯。可穿着、行为,都与别人格格不入。

    见到这个男人,白路无声一笑,真是狂找烂找找不到,不找了,你一下就出现。这家伙穿一双军靴,登山裤,上衣是冲锋衣,好象是驴友出来游玩。可天底下绝对没有这样的驴友,来矿区找乐子。

    那家伙的行动也有些怪异,每走出一段距离,就很随意晃一下头,好似在打量店面,其实是在查看有没有人跟踪。

    见他很警觉,又只有一个人,白路没追下去,拉上窗帘,隔着缝往外看。

    那人走出很远,一直走到街头消失不见。

    白路很有耐心,继续等待。。

    十分钟后,那个人溜达回来,选家小饭店进入,三十分钟后出来,拎着打包的一份饭往回走。

    他一直很警觉,确认没人跟踪,才慢慢走进街道对面的一家旅店。

    就在刚才,白路去过那家旅馆,一楼是门市,是服务台,宾馆在二楼,从单人间到四人间,一共有十二、三个房间。

    这家旅馆最棒的就是,所有房间都临街,另一面只是走廊。

    白路盯着楼上一排房间看,亮灯的有七间,在男人走进这家旅馆之后的二十分钟里,依旧是七间房间亮灯。

    七间房,有四间挂着窗帘,另三间房有四人间和双人间,屋里多是俩男人在喝酒。

    剩下四间房,有一间窗帘微微掀起一道缝,可是看不到人。这道缝一直存在了五分多钟,才又合上去。

    白路嘿嘿一笑,小样,看我今天怎么玩死你。

    从这个时间开始,白路就靠在窗户边往对面看,连续看上四个多小时,看到所有房间都黑了灯,连服务台都熄灯之后,他才开窗跳下来。

    镇子里的临街商家,多是自家的二层小楼改建。楼下是简单的防盗门。

    旅馆的防盗门尤其过分,竟然是铁栅栏那种拉合式的,一开一关都会闹出巨大动静。

    白路费事去挑战安静的夜晚,走到距离那间房稍远的地方,爬上二楼房顶,翻身下来打开一间始终没亮灯房间的窗户,悄悄进入,房间果然没人。

    脱去鞋,小心打开房门。一看之下,大喜过望,这家神奇的旅馆,走廊竟然黑着灯。

    慢慢往前走,数过房门,站到其中一道门口停住。

    耳朵贴在门上听听动静,从兜里掏出小铁片,插进锁芯。

    这是个神奇的镇子,因为有煤矿,夜间常有大车开过。夜间装车,夜间出发,省钱啊。

    白路站在门框外面,侧着身体,双手握住门锁和铁片,竖起耳朵听街道上的汽车声音,等了会儿,终于听到轰轰大货车的响动。趁货车快速驶过时,白路伸手一扭,只听喀哒一声,簧片弹开。

    小旅馆的房间没有厅,进门是空地,贴着门边墙壁放着一张床,中间是茶几,对面又放一张床,电视正对着茶几位置。

    也就是说房门打开,睡在里边床的人只要一睁眼,就可以看个清楚。

    白路扭开门锁没有动,静静站立半个小时之久,在这黑暗走廊中,好似雕像一般。

    半个小时后,抽出铁片插进门缝,往下轻划,再一勾一搭,轻轻推开插销,稍等片刻,推开房门。

    走廊没点灯,但是有窗,窗外的亮被门挡住,这一开门,亮光同时照进来,同时进入房间的还有白路。

    房间里有两张床,只住着一个人,睡在窗边。白路进入房间就是猛冲过去。

    那人也算警觉,觉察到房间里出问题,快速睁开眼睛。可白路动作实在太快,猛扑过来就是凶猛一击,狠狠打在太阳穴上,那家伙直接昏过去。

    白路全力施为,落地时闹出点儿动静,在打出一拳之后,马上回到门边,轻轻关上房门,贴着门听动静。

    听上好一会儿,走廊里一片安静。白路赶忙走回床边,略一检查那个人,再在房间一顿摸索,找到手枪两把,匕首一把。另有刀片和钱夹子一个。打开钱夹,除去一叠钱一张身份证,再没有任何东西,连银行卡都没有

    这家伙没狙击步?收起枪和匕首,用衣服紧紧勒住这家伙的嘴和手脚,然后慢慢弄醒。

    那家伙清醒后一睁眼,看见白路,眼神瞬间黯淡下去。

    白路抽出匕首,抵在杀手的肚子上,小声问话:“另一个人在哪?”

    杀手说不出话,只能乱哼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