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五十章 白路回家了

作品:《怪厨

    “别不敢啊,坚持坚持,再揍你个十分钟八分钟的就好。”这次改掌为拳,结结实实砸到小偷身上,啪啪啪一通狠捶,笑眯眯问话:“报警不?”

    “不报不报。”

    “别,你还是报警吧,我觉得吧,你这样的人就会偷,我要为社会做点贡献,废掉你一只胳膊才对,趁胳膊还能动,你得对自己负责。”

    “别啊,大哥,救命,饶命啊。”小偷大喊起来。

    “体力真好,挨这么多揍还能喊这么大声,小的甚是佩服,学过美声?”说着话亮出手中的小刀片。

    收拾杀手时该处理的东西都处理掉,只留下这个刀片和一叠钱。

    “大哥,咱有话好商量,我有眼无珠,该死,但是您不值当和我较真儿不是?我就是一垃圾一臭虫,啊……”小偷一声大喊。

    白路看看刀片,真不错,居然没沾血,看眼小偷,正左手握右手的不停喊痛。白路冷笑一声,转身上路。

    小偷不怕打,你打的越狠,他以后偷的越多,只有废了技能,以后才能稍微老实一些。

    揍过小偷,也出了气,可问题出现,这么一大早,郊区道路上根本没车。白路懒得往回走,就慢慢往前溜达,边走边跟来往车辆招手。

    一直走了一个多小时,同方向车辆大概过去三、四十辆,可无一人停车,最后是个进城卖菜的三轮农用车停下来,一个五十多岁、满脸褶子的老汉问话:“小伙子,去哪?”

    “进城。”

    老汉指下车厢:“不嫌脏就上去。”

    车上是几张薄麻袋片,下面是满满的卷心菜。白路问:“不怕压么?”

    老汉笑了:“一看就没干过活,这怕压什么。”

    白路道声谢,小心爬上车,脚踩车边,坐在后面围栏上。

    老汉看他一下:“靠稳了啊。”三轮车突突突的往前走。

    白路看看表,已经七点多钟,不由疑问道:“都七点多了,等你开到城里,早市都下了。”

    “我这菜不进市场,就是沿街卖,卖到晚上回家,你不知道啊,今年卷心菜太便宜了,来收菜的心太黑,你猜多少钱?”

    白路想了想:“五毛?”

    “怎么可能,两毛二,都什么年月了,还玩二分钱,我一生气,就自己来卖了。”

    “两毛二?市里一般都是卖一块五、两块吧?”

    “是啊,钱都被菜贩子赚了。”

    看眼卷心菜,卖相还不错:“你打算卖多少钱?”

    “一块,赶紧卖完回家,可不能给城管逮到。”老汉笑着说:“我就往小区走,城管再厉害也不可能进小区不是?咱一个小区呆一个小时,运气好的话,下午就能回来。”

    看着冒尖的菜堆,估算一下,应该不到两吨?按两吨算,全卖掉是四千块钱,如果都能卖到这个价钱,还是挺赚钱的。不过这钱赚的挺辛苦。

    约莫过去半个小时,老汉说:“前面就进城了,城里抓的严,我都是在城边转悠,你在哪下?”

    白路笑道:“这里就可以。”

    “这不行,还大老远呢,再往前带带。”又往前开出五分钟,周围车流明显变多,老汉在道边停下:“就这了。”

    白路跳下车,拿出一叠钱,也不数,直接塞到老汉手里:“谢谢。”

    “这哪行呢?太多太多了。”老汉不要。

    白路扫一眼周围,还成,没什么人往这看,便是硬把钱塞进老汉兜里:“财不可露白,别让人看到。”转身往前走。

    这大清早的,老汉临时发个善心,倒给自己带来一、两千块的外财,心情自是极好,追上去说:“这钱真不能要,要不送你些菜吧。”

    白路笑着摆下手,正好看到一辆出租车,赶忙拦车离开:“去最近的订票点。”

    算他运气不错,有上午去边疆乌市的飞机,赶紧订票赶去机场,然后就是等着呗,可等着等着等出个有意思的事情。

    他居然有粉丝了,有个微胖女孩拎个琴箱走到他面前,犹豫下问道:“你是白路?”

    白路看眼箱子,按这个尺寸来说,不是小号就是单簧管一类乐器,笑着点头:“你好。”

    微胖女孩约莫有个十六、七岁,和沙沙差不多年纪,但是要矮要胖一些,长相也有点普通。听到白路承认下来,赶忙拿出手机:“偶像,拍一张好不好?”

    这有什么不好的,白路笑着跟她合影。然后赶紧说:“低调低调,坐下说话。”

    女孩先跟不远处的一个女人挥挥手,然后很激动地坐到白路身边:“我可佩服你了,那个野蜂飞舞,从听你吹奏过之后就一直在学习,可总也学不好,我们老师也佩服你,他说咱国家玩艺术的、像你这么大岁数的大多有些虚浮,你绝对不是,偶像,你多大?”

    白路笑道:“保密可以不?”

    “必须可以,偶像,留个电话呗,对了,你这是去哪?”

    白路认真说道:“可不敢留电话,就现在,每天有无数电话打进来……”话说一半,柳文青突然打来电话,说饭店被封了,物价局接到群众举报,认定饭菜价位虚高,需要调整,暂时封店,请加快时间整改。

    白路听的迷糊,挠挠头问道:“物价局也能执法?”

    “废话,饭店怎么办?要不要和何山青他们说一声?”

    说一声的意思就是寻求帮助,白路笑道:“封店就封店,难得有机会轻松一下,你和巴老爷子带队,领丫头和那帮学生出去旅游,钱由我私人赞助,让厨房那帮混蛋盯紧点儿,一定不能让丫头们被欺负。”

    听到这个答案,柳文青很惊讶:“老板,你也太不负责了。”

    “少废话,给沙沙请个假,现在这个天气,去南方海边转转,咱自己包车,你算算人数,包两辆大巴,走一路玩一路,玩爽了算。”

    听到这个宏伟的计划,柳文青小声道:“老板,刚开业呢,就出去玩?”

    “物价局不是在整顿么?就让他们整顿,等我回来再说。”刚杀过两个人,白路的脾气见长。

    柳文青仔细想想:“不包车,直接坐飞机过去,万一有事情,也可以赶紧飞回来。”

    “你做主就成,先给他们发点旅游钱,每个人给个八百一千的,巴老爷子可以带家人一起去。”

    “知道了。”柳文青挂上电话。

    白路也挂电话,正巧开始登机,跟身边女孩说道:“我得走了。”

    “偶像,留个联系方式,qq也行。”

    白路拿出手机好一阵翻,说出号码,又说:“我很少上网,有事情可以留言。”然后告别登机。

    临上飞机之前,白路还在考虑要不要带沙沙一起回去,不过张老三没说,大老王没说,就暂时不带。依大老王的形容,张老三没那么快去世,应该还有机会。

    登上飞机坐好,然后就是起飞、降落,改乘长途客车回去沙漠。

    塔克拉玛干沙漠,全国最大的沙漠,武侠书里经常描写,被称为死亡之海。在沙漠边上有一座小城,叫塔市,也可以称呼塔县,人口接近二十万。

    从塔市往西行,开车大约一个半小时是一个基地,原来驻扎有兵团,忙着农垦,后来又多出一个单位,监狱管理局下属某单位,监管着沙漠附近监狱,主要职责有二,一是抓越狱犯,二是配送物资。

    这类下属单位有很多,差不多每一座沙漠监狱附近都有,办公地点各异,有的在市里,有的在县城,监管的大部分监狱都位于沙漠边缘,交通不便,需要专门配送物资。

    所有关进去的犯人,每天主要做的事情是防沙治沙。

    这里面有俩家监狱算得上是深入沙漠地区,关押的都是重刑犯人。不夸张的说,关在这里的犯人没有手铐脚镣,也没有围墙,你愿意跑就跑,只要有信心能活着出去。比如特别特别夸张的某监狱,海拔奇高,距离奇远,自然条件极差,平时连只鸟都看不见。如果你能从这里逃跑出去,估计世上也没什么事情能难住你了。

    不过这些监狱和养大白路的那个地方一比,马上变弱。

    这几个地方勉强还能通车,而那个地方最好是乘直升机过去。原因很简单,一个是方向和距离问题,一个是流沙问题,开车过去的成本远大于开直升机,且有危险。

    当初建立这个地方是出于军事目的,由无数热血男儿肩抗手提的搞出片大好基业。可后来又有更好的军事驻地,这个地方就空了下来。

    这么好的地方,是大批男儿抛洒无数鲜血才建立起来的地方,怎么可以随意抛弃,于是改成监狱。大老王是第三任监狱长。在他成为监狱长以后,塔克拉玛干公路通车。

    于是,这条公路就成为白路飚车的场地。

    别看白路在城市里总是迷路,可在沙漠里,他比最敏捷的沙狐还敏捷,辨认起方向完全不成问题。在十五岁的时候,一个人开辆破解放展开逃亡计划,后因汽车没油,被同样恐怖的大老王抓住,吊起来揍了一天。

    大老王说:“我揍你不是因为逃跑,而是因为你没跑成。”

    白路气得破口大骂:“要不是没有油,老子早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