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五十九章 相同的心思

作品:《怪厨

    白路相当给面子,酒到必干。 高速更新于是在喝酒的时候接到新任务,副所长让他给学生们做思想报告。

    这是少管所的主旋律,改造就是改造思想。

    白路猛摇头:“开玩笑,喝酒可以,其它都不行。”

    他年纪小,副所长开玩笑说道:“不能白吃我们的饭,总得做点什么,否则不让你出门。”

    白路琢磨琢磨,只有给孩子们希望,他们才能往正道上走,那么什么样的希望才是最好最美丽?回话道:“我考虑考虑,你们给我留个电话,我回去考虑好,给你们打电话商量。”

    这没问题,一顿酒下来,白路又多了几个朋友。

    饭后,大家既然成为朋友,少管所派车送白路回城,白路去银行取出两万块钱,自己留五千,剩下的一万五交给司机带回去,同时给霍震打电话,告诉他又给孩子加了一万五,多吃点好东西长身体。

    乌市是个特美的城市,这地方最多的就是美女。一个个都是大高个大长腿,带着异域风情的容貌,十分勾人。

    五月初的夜晚,各种小吃充斥街道,各种美女也充斥街道。在司机离开后,白路在街上乱转,这等美色,不仔细看看,多对不起美女们。

    乌市不光美女多,打架也多,在看美女的同时,顺便看到起打架事情,那家伙是真动刀啊,从长街一头追砍另一人,硬是追出一条街才骂骂咧咧回来。

    白路估算下距离,街长两百米,那俩家伙好象是一眨眼就从这头跑到那头,这速度快的,不由感慨道:“人还是很有潜力的。”

    一个人走走停停,溜达到五一夜市,在五一节逛五一夜市,实在是无聊的浪漫。好在街上充斥着各种美食,白路逛的很开心。

    太多好东西了,当街卖烤全羊,多震撼。烤肉串,肉片大的吓人,差不多有去掉手指的巴掌那么大,用木枝串起来,看着就有食欲。其它各种特色菜肴不一而足,远不是在北城的维族饭店所能比的。

    可惜只有他一个人,这若是多俩个人在身边,就着这些美食,一起喝点老酒……想想就很美。

    白路随便买几串肉,边走边吃边看。

    等看过繁华,也是撑的不愿意再动,寻酒店入住,订明天机票。然后就是上楼洗澡,看电视,顺便打开手机。

    和上一次一样,一开机就是各种短信息冲进来,有许多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还有许多移动小秘书的来电提醒。

    大概翻了翻,看见高远打过电话,随手拨回去,电话接通后,高远问他什么时候回北城。

    白路问什么事。

    高远气道:“你是猪么?五一了,再有几天就是美食节,赶紧滚回来。”

    “这就回了,矿那面怎么样?”

    高远说:“没事了。”

    没事了是什么意思?白路想想问道:“柴定安死了?”

    “没死,他突然收手了。”

    白路笑道:“还是高大少厉害。”

    “滚蛋,我厉害个屁,你赶紧回来,另外有件事,传琪建议你搞场演出。”

    传奇妹子让我搞演出?白路回话道:“拉倒吧。”

    “让你搞你就搞,废话真多,赶紧滚回来。”高远挂电话。

    白路琢磨琢磨这句话的含义,片刻后明白过来,传奇妹子在为他考虑。

    如今的他连续上头条新闻,算得上是名头无双,可身份是什么?厨子?半拉艺人?这些身份都不堪大用,等于没有身份一样。

    白路擅长胡作非为,极具破坏力,比如饭店被封,不用出面就有人帮忙解决这件事情。又比如去政斧抗议,硬逼得政斧承认错误。

    可是,这是一个合格公民该做的事么?仗着有点名气就敢挑衅政斧?

    他做过许多事情,引起很多人的敌意。你现在风头正劲,成,我们忍你。你不可能一辈子上头条吧?等你的新闻成为历史,渐渐被人淡忘之后,我们再收拾你。

    白路做事肆无忌惮,对于领导干部来说,最不喜欢这样的人,从这一点来说,他是大多数干部的公敌,白路不出事则已,一旦出事,肯定有无数只脚疯狂踩上来。

    所以,白路需要一身虎皮挡住某些暗箭。

    就目前来说,做一个成功的小号艺术家是最简单易成的事情,做到像肯尼金、克莱德曼、雅尼那样,成为世界级的表演艺术家,绝对会减少许多麻烦,再有人想对付白路,得先掂掂分量,起码能刷下去一批不够档次的对手。

    想明白这些事情,白路有点儿郁闷,他喜欢的是自由自在、无忧无虑、也是无拘无束的轻松生活,不喜欢当名人,不喜欢放到聚光灯下被人观瞧。

    可若是不被人观瞧,就会有许多事情发生,比如矿区遇到的两个杀手。

    想到矿区,就想到柴定安,那家伙去折腾一番,没捞到任何好处就快速退出,是在做什么?

    还有标准饭店被封,同样是折腾一下就收手,不做任何挣扎和抵抗,又是在做什么?

    想起丢到废矿井中的两个杀手,白路轻轻一笑,可以确定了,那两个杀手是柴定安请的,这家伙想杀自己。矿区和饭店的事情都是烟雾弹,乱搅和一下,希望能搅乱自己,给杀手找机会杀人而已。

    想不到啊想不到,柴定安还真看得起自己。

    事情如他猜想,柴定安确实很看得起他,尤其现在,特别看得起他。

    在白路琢磨柴定安的时候,柴定安也在琢磨白路。他认为已经足够重视白路,搞事情搅乱白路心神,找两名杀手去杀人,可没想到会出现意外,杀手失踪了。

    杀手一到矿区,人就没了,好象从没出现过一样。

    柴定安借着整顿矿区的机会,让人找那两个杀手,生要见人、死得见尸,可到底没找到。

    而就在杀手失踪之后的几天时间里,白路又上新闻了,那个混蛋玩意居然跑到老远老远的边疆去上头条新闻。

    看到这个新闻,柴定安很生气,我x他大爷的,这家伙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猴子么?

    他曾以为俩杀手是追踪白路去了边疆,可种种迹象表明没有,白路依旧活得很好。

    到现在这个时候,柴定安最想做的事情不是和高远斗气,而是杀白路。他越想越不平衡,我是未来撑起柴家的人物,我是故事的主角,怎么可能搞不定一个秃子,所以停掉所有小动作,让小四重新请杀手,不计钱财请最好的杀手,一定要灭掉白路。

    如果不是因为身份问题,他甚至想搞出悬赏令那种玩意,就是不论是谁,只要做掉白路,他就给一百万酬金。

    可惜不能这么做,为维持柴家形象必须小心行事,做事情要有度,不能留下这么大把柄。

    他不想留下把柄,打算悄无声息解决白路。殊不知白路也是这个想法,只是苦于查不到他的落脚处,正在努力想办法。

    这大晚上的,他躺在床上瞎琢磨,何山青打来电话:“你可算舍得开机了。”

    白路好奇问道:“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骂你一句过过瘾。”何山青挂上电话。

    郁闷个天的,白路很气苦,这个倒霉玩意,刚想打电话骂回去,忽然想起件事,二晃是怎么死的。

    最开始听到这件事的时候,白路没太在意。后来想想,据说是意外死亡,那么是谁制造的意外?极有可能是第三方出手。

    如果要灭掉柴定安,必须要考虑到第三方,到底是谁在其中推波助澜?

    白路一直有个怀疑目标,罗天锐和他的三叔罗天宁。

    如果真是他们在背后使坏,无论自己和柴定安谁赢谁输,他们一定都有后手。

    于是给邵成义打电话,电话一通,便迎来大骂:“有病是不是?大晚上的,你不睡觉,别人不睡么?”

    白路当没听见,说道:“邵叔,帮我查查二晃是怎么死的。”

    邵成义非常不喜欢白路乱来,粗暴回话:“不查。”

    白路说:“你不查,小三他们也会找别人查,我问你,是告诉你,我不会背着你乱来。”

    “说这句话,你自己信么?”邵成义冷哼道。

    白路笑笑说话:“我等你电话。”

    “先别挂,沙漠是怎么回事?你去沙漠也能整下来俩干部?你到底想干嘛?”

    白路开玩笑说道:“我又没想把你整下来,你担心什么?”

    “老子是担心自己么?我是担心你被人爆头!”邵成义气愤挂电话。

    打过这个电话,白路看会儿电视,闭目睡觉。第二天上午坐飞机回北城。

    他回家的时候,正赶上柳文青一大堆人回来。一见面,扬铃就说:“大明星,你又上头条了。”丁丁笑着说:“真该去塔城一趟,我也能上头条了。”

    何小环过来说谢谢。白雨也来说谢谢。反正乱成一团。

    最后是柳文青和付传琪跟他谈工作。柳文青谈的是饭店事情,说上几句话,被白路打发走,继续让柳大美女全权做主。

    付传琪谈的是演出的事情,正好借着连续上头条的机会大做宣传,把白路捧为最火的一线艺人。而且不能光吹小号,最好拍几个动作大片,元龙不是发邀请么,咱就去演一个,总之要把自己炒的越来越热,名气也是越来越大。只有名气大了才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