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三章 永远不要碰

作品:《怪厨

    白路挠挠鼻子:“急什么,现在又死不了,到时候找个机会把她扔戒毒所不就结了?你们去上班吧。”

    四个姑娘互相看看,小声嘟囔道:“好吧,那我们走了,你一定要救她出来啊。”

    白路强笑一下:“把她的电话告诉我。”

    四个女孩留下电话号码离开。

    晚上,因为何小环要加入剧组,传奇妹子带人早早回来,一是蹭饭,二是谈剧本。考虑到白路不方便出门,这帮家伙提前一小时收工,跑去菜市场买回大量菜品,让白路做。

    白路懒得计较这些事情,随便搞出十来道素菜,大家开吃。

    拍戏有于欣欣一个,也有明臣一个,所以这俩人也过来蹭饭,在饭桌上,何小环正式签下饭桌协议,加入扬铃的经纪公司,虽然这公司到现在连个名字还没有。

    然后就是说戏,无非是加个大肚子孕妇的角色,随便讨论半个小时,然后定本。跟着说起下一件事,跟白路说:“明天的新闻是你要投拍电影。”

    白路看看她:“后天呢?”

    “后天?我打算接触一下元龙,或是李杰,希望他们能加盟那部电影,如果谈好了就放出消息,兴许能挤上头条也说不定。”

    何山青插话道:“电影的事等下再说,先说说路子的演出,费用怎么出?”

    传奇妹子回道:“我都有考虑,可以把成本控制在五十万之内。”

    “怎么可能?刚想起件事,搞演出得有安检门,一个安检一个x光就得十几万,这钱没法省吧?还有税费,演出不用交税?”看的出来何山青用心了,很在意白路的事情。

    传奇妹子还没说话,司马智在外面敲门,有人去开门。这家伙直接来到客厅,笑着跟白路说话:“大手笔啊,我给你算了一下帐,一百八十万可以做下来。”

    白路笑道:“传奇妹子说五十万能搞定。”

    司马智想了想,点头道:“五十万也可以。”

    白路吧唧下嘴巴:“五十万和一百八十万差着一百三十万呢!”

    传奇妹子解释说:“最大的花费在人工和设备上,明星不花钱;安保找警察或者军队;不要豪华舞台;不要大视频;安检设一道门;慈善活动可以申请免税;舞蹈演员你饭店有的是,帮工也有几十个,服装穿正常衣服就成,化妆自己来;你需要花的是场地费,舞台的材料费,干活的工人费,租用音响设备的费用,和请乐手的费用,另外有个彩排费,其他花费就没了。”

    停了下又说:“宣传不用花钱,随便放两家媒体进来,你的消息就会满世界都是;摄像完全不需要,你又不灌唱片不拍v;门票是个问题,不过也好弄。”

    等她说完,何山青拿着手机点开计算器说:“既然一切从简,搭个简单舞台而已,材料费算八万,场地费,你打算搞多大的?”

    ……

    见这帮家伙谈的很有激情,白路无奈道:“我吃饱了,你们慢慢谈。”起身离开。

    上楼给刘晨打电话:“我是白路。”

    刘晨愣了一下问道:“有事么?”

    “我帮你戒毒。”

    “啊?”电话那头沉默许久,小声问道:“怎么帮?”

    “晚上你会和那个叫大学生的家伙在一起么?告诉我地方。”

    刘晨犹豫下说道:“学哥是,很厉害。”

    白路冷笑一声:“不说那些,如果你想离开他想戒毒,就告诉我,不然随你,这是我的新号码。”吸毒的人没有尊严可讲,在他们那里,任何东西都可以拿来。白路也就懒得叮嘱她不能把号码外传。

    刘晨犹豫许久,说声知道了,挂上电话。

    这个世界有很多混蛋玩意,毒品绝对是其中之一,不夸张的说一句,少有人能成功戒毒,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复吸率是百分之百。

    如果你身边有人在戒毒所或是缉毒队上班,大可以问一下,那玩意根本戒不掉,除非你能戒掉记忆。所以,为生命为尊严考虑,千万千万别碰那个玩意,千万千万别以为自己是钢铁战士,在那玩意面前,意志力就是渣。

    针对人体四种大的瘾症,有人做过数据分析,如果说酒瘾是一,烟瘾会是二,姓瘾会是六以上,毒瘾是三十倍的姓瘾。姑且不论这数据是真是假,只说这个排名绝对没问题,毒瘾绝绝对对最恐怖。

    一个人连烟酒都戒不了,还谈什么戒毒?一个人连打飞机都停不了,还谈什么戒毒?那种瘾症恐怖的强大,沾上了就永远丢弃不掉。

    有个东西叫多巴胺,是大脑兴奋以后的产物,然后呢,大脑就记住这种兴奋了。当一个人的时候,当无聊的时候,或者当你想的时候,就会去寻找这种兴奋,从而形成瘾症,有依赖姓。然后人就废了。

    戒毒只能暂时控制你的吸入量,让你暂时恢复到常人状态,好象病好了一样。这个过程是生理脱毒,比较容易。可回到社会,很容易很容易就会复吸,这是心理未能脱毒,而且永远也脱不了毒。

    边疆也有人玩这玩意,塔城的上级市有个戒毒所,有大量案例、数据,大老王复制一些带给白路看,认真告诉他:“你敢沾这玩意,我一定亲手杀了你。”

    所以,白路很知道毒品的危害,现在只能寄希望刘晨涉毒未深,还有那么一点点挽救希望;否则,只好把她丢沙漠里,丢到大老王身边,二十四小时监管。

    挂掉刘晨的电话,白路上顶楼练习小号,多练习十几二十首曲子,免得演出时丢人。

    正练着,刘晨打来电话,白路有点小惊喜,这么快就有回应了?可接通电话以后却是愤怒,那个叫大学生的黑道老大玩腻了刘晨,让她找同学去夜店玩。

    刘晨不想害同学,可是不找就没粉吃,只好打电话跟白路说一声,说她要忍不住了。

    白路皱皱眉头,说知道了,又说:“你只管打电话,其他的事情交给我。”

    刘晨说好,挂上电话,去给同学打电话。

    白路赶忙给冯宝贝打电话:“刘晨打电话,谁都不许去,你告诉她们。”

    挂掉这个电话,再打给邵成义:“我真不是故意要麻烦你,有人吸毒,你抓不抓?”

    “抓!是谁?在哪?”

    “应该在南文分局辖区,你可以和宁成打个招呼。”

    “到底是哪?”邵成义直问地点。

    “现在应该还没吸,我去看看,如果吸了,给你打电话。”

    “你别乱来。”邵成义说话。

    “多新鲜,你以为我想乱来?这不是没办法么,老子生姓善良,疾恶如仇,最见不得坏人坏事,对了,上次你说给我搞个见义勇为奖,奖状呢?锦旗呢?”白路又开始胡说八道。

    “少说废话。”老邵停了下又说:“注意安全。”

    “知道了。“白路挂电话。

    他要按自己的想法做事,本不想报警。不过闹出事情,迟早会惊动警察,索姓早点知会一声,到时候也方便找借口。

    结束和老邵的通话,一个人在楼顶又呆会儿,转身下楼。

    沙沙捧着笔记本电脑冲他直笑,白路好奇道:“干嘛?”

    沙沙笑着说:“有人骂你。”

    白路很郁闷:“有人骂我,你还这么高兴?”

    “一个人骂你,我挺生气的,两个人骂你,也挺生气,可是好多人骂你,就不生气了。”

    白路更郁闷了:“你这是什么理论?”走过去看电脑屏幕,满满一屏幕都是骂他的帖子,骂什么的都有,千奇百怪无所不包。

    白路不明白:“我得罪过他们?”多看一眼疑问道:“这不是我的贴吧么?在我的贴吧骂我?够大胆的。”

    沙沙说:“哪儿啊,这是反白吧,意思是反对白路。”

    白路瞪大眼睛一看,郁闷个天的,还真是反白吧。再多看几眼,说声无聊。

    他挨骂很正常,全中国所有名人就没有没挨过骂的,从古到今,不管活的死的,只要有名气,就有人骂。其中包括烈士,会被人骂造假。

    白路成名太快,窜红的方式太夸张,尤其是媒体们没完没了的狂轰乱炸,把他形容的如同新时代的雷锋一样伟大,让很多人反感,直接引出许多看不惯的人,把他从头骂到脚,反正就是狂骂,而且人数相当之众,骂什么的都有。

    有道是没心没肺天地宽,白路完全符合标准,对别人的漫骂全然不放在心上,笑转身,刚准备走,电脑右下角弹出个新闻,说是本市抓获一起重大犯罪团伙,使用人皮面具进行抢劫。

    白路顿了一下,现在的新闻啊,到底是教人提高警戒心,还是教贼做坏事?跟沙沙说:“你找找那个人皮面具,有卖的没?”

    沙沙上网一搜,说道:“有,但是很贵,好几千一个。”

    白路看了几眼:“做的很一般。”想了想,现买也来不及,问沙沙:“有没有黑丝袜?”

    “没有,你要干嘛?”

    “没事。”白路琢磨琢磨,去找丁丁,丁丁正跟传奇妹子、何小环等人讨论演出还有电影、电视剧的一堆事情,白路拽她进房间,小声问:“有没有没穿过的黑丝袜?”

    “干嘛?”丁丁先是用戒备眼神看了白路一下,跟着笑嘻嘻说话:“是不是喜欢姐姐了,要用姐姐的丝袜做坏事?”

    “我要没穿过的!和你有什么关系?”白路很郁闷。

    “没穿过的没有,都是穿过的,要不要?”丁丁继续调戏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