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四章 大树小白脸

作品:《怪厨

    这女人是要造反啊,白路转身就走,去何山青那里拿来车钥匙,顺便问下夜店地址,戴上帽子转身出门。

    许是以为白路还在边疆,如今又是晚上,小区门口竟然没有记者。白路开着红色跑车去超市,新买一套衣服一双鞋,又有一双丝袜,放到车上,开去999俱乐部。

    夜店营业时间晚,这个时间段刚刚开门,服务员收拾卫生。

    白路停好车,在附近溜达溜达,随便找个地方坐下,低着头玩手机,抽空监视大门。

    低头懒散坐在街边,整个人显得特普通,就是熟人打身边过,都未必能认出是谁。

    又等一会儿,夜店开始上人,许多个俊男靓女呼啦啦往里进。尤其那些女人,每一个打扮的都跟手机上不停刷微播的白富美差不多模样,尽是高跟鞋,小短裙,露出一双或黑丝或肉色的大长腿。

    电视上总说只有懒女人,没有丑女人,夜店就是这样,每一个女人都打扮化妆的很好看,在昏暗灯光下,都是美的朦胧模糊。如果你近视还不带眼镜,来到这里就是来到了众香天堂。

    白路眼神很好,隔着马路也不耽误看美女,看来看去摇摇头,一般而已。他饭店的几十个服务员就没有一个比这些人差的,长相最普通的来到这里,起码也是个中等水平。稍一打扮就是上等佳丽。

    正坐着,老邵打电话问:“你在哪?”

    接到电话,白路忽然想起传说中的定位系统,问老邵:“你没追踪我吧?”

    “为一个没边没影的消息追踪你?你以为自己是谁?”老邵没好气说道。

    “没追就好,还有,过会儿千万别打电话,等我消息。”

    “说你位置,我过去看看。”

    “不着急来,我还没看到目标呢。”

    他在打着电话,边上走过来四、五个文身小青年,每一个都是精短发型,一脸不屑表情,全是短衫牛仔裤运动鞋。

    几个小青年分两排走,边走边说话,打头一个脸上有道疤,往边上吐口痰说道:“草他马的,今天又没戏了。”

    他身后一个青年又高又壮,拍了他一下骂道:“管不住你裤裆里那点儿玩意?”

    刀疤脸气道:“放屁,昨天弄了俩,一个被你抢了,一个被刀哥看中了,老子憋了一天,今天过来,靠,不卖药,不卖药还玩个屁。”

    壮青年笑道:“别说,你还真有眼力,音乐学院的小妞就是水灵,皮肤好,下面也好,人还好,早上起床,什么话不说,穿上衣服就走。”

    “你没留电话?”

    “留个屁,跟你睡一觉不错了,当人家是白痴?人家就是来寻个刺激。”壮青年说:“除非像眼镜哥那样,找几个妞吃药,离不开了,想怎么弄都行,玩腻了就甩。”

    “全是废话,弄点小药都快倾家荡产了,哪来的钱搞粉?”刀疤脸说道:“就算搞到了,以后供的起么?”

    后面一个青年说:“拉倒吧,不弄正好,找地方喝酒去。”

    几个人边聊边走,从白路身边经过。

    白路听着大感好奇,这几个家伙为什么不弄了?店里不卖药了?问电话里的那个人:“老邵,今天的事情你告诉谁了?”

    “没告诉谁啊,老宁,再有几个干警。”

    白路叹气道:“拉倒吧,消息漏了。”

    “草。”难得听见老邵说脏话,沉思片刻说话:“你回吧,今天的事就这样,我通知老宁。”邵成义挂上电话。

    既然人家晚上都不来这里搞那些玩意了,白路只好更改计划,站起身晃进夜店,找个双人高台桌坐下,背后是大柱子,让服务员上两瓶啤酒,靠着柱子看别人玩乐。

    很多人想搞明白来夜店玩什么,就白路看来,女孩想猎奇,男人想猎女人。

    他在家里浪费些时间,在路上浪费些时间,在外面又浪费些时间,进店没多久,夜店变得燥热起来。

    台上有人大喊大叫,有女孩穿着三点式热舞,台下是一群疯子大喊大叫,有许多女孩跟着乱晃。

    正坐着,过来一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女子,长发飘飘,穿一身服装,凑到白路身边,俯子问:“要伴儿么?”

    白路以为自己帅气凌人,即便带着大帽子,也压制不住与生俱来的帅,吸引得美女主动上前,不料竟是遇到个现代版的老鸨子。打量打量这位看起来年轻漂亮的身体行业的女精英,叹气道:“好好的漂亮女孩,咋干这个呢?”

    “你说什么?”音乐声太大,女人没听清。

    “我的意思是让你亲自出山。”白路认真建议道:“这相貌,这素质,一定很受欢迎。”

    女人瞪他一眼,转身离开。

    “怎么走了,不聊天了?”白路追问一句,然后瞪着大眼睛左右乱看,很有小流氓的英姿。

    如此完全不像名人,再有大柱子的遮挡,坐上半天,硬是没人发现到他。

    在巨大的音乐声中,度过很无聊的半个小时,白路准备离开。

    走过来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指着他的啤酒问:“请我喝点儿?”

    白路摇头:“自己买去。”

    “小气。”女孩转身就走。

    白路很痛惜,现在的孩子啊,咋就知道呢?

    女孩离开,走过来一个妖娆男孩,冲他妖媚一笑:“帅哥,请我喝点儿呗?”

    白路愣了一下,跟着很骄傲,看我这魅力,连男人都能吸引过来,于是很爽快的点头道:“两瓶都给你了。”起身离开。

    他往外走,经过吧台的时候,有人在他耳朵边大喊:“原来是个大玻璃,死兔子。”

    白路转头看,见方才的女孩冲她伸中指。

    白路吧唧下嘴巴,刚想说话。那女孩突然大叫一声:“你是那谁,你是那谁,那谁……”想啊想的没想起来。

    白里就又骄傲了,完全不计较女孩骂他的事情,走到女孩身边站住,微笑等她记忆起来。

    那女孩很给面子,想啊想的想起来了:“你是王宝强。”

    “我有那么丑么?”白路很愤怒:“为什么不说我是赵本山?”

    “因为你不像。”

    白路很受伤,去场子里乱转悠一番,熟悉地形。

    那女孩追在身边:“你就是明星,名字就在嘴边,可是想不起来,特眼熟,感觉这两天老见你,提个醒呗?”

    白路不说话,在人群里溜达,转啊转的,寻找电视里的某些故事情节。可看来看去都是失望,没意思,电视里净瞎演,哪有男的给女人下?甚至连个灌女人酒的都没有,那帮编剧太不贴近生活。

    溜溜达达回到吧台,看到个妖艳白富美跟身边一男人说话:“请我喝杯酒呗?”

    白路很痛惜,怎么可以这样?走过去大声说话:“请你喝一瓶好不好,不许拿走不许存酒不许给别人喝,就伏特加吧。”

    女人扫他一眼:“神经。”踩着高跟鞋离开。

    白路很开心,拍拍被搭讪的男人肩膀说:“不用谢我。”

    “我想谢谢死你。”那男人起身离开。

    好象保镖一样跟着他的女孩哈哈大笑:“你太有意思了,我想起来了,你是大树小白脸。”

    “这是曰本名字?”

    “什么曰本名字,你就是传说中的天下第一小白脸,什么本事都没有,靠着和女明星闹绯闻也能闹成当红明星的最牛小白脸。”女孩记起白路的辉煌简历,可还是没记起名字。

    白路要哭了:“我会那么多本事,怎么就小白脸了?”

    “反正网上都那么说,说你下面一定很有料,连女老外都搞得定。”说着话,女孩视线往下移。

    白路很愤怒,这是污蔑啊,大喊一声:“老子是处男。”转身就走。

    走着走着想起出门前,沙沙捧着笔记本看自己笑的样子了,郁闷个天的,那丫头一定也知道自己小白脸的称号,竟然不说,唉,好好一孩子都学坏了。

    女孩大笑着追过来:“大树哥们,真是处男?你可是明星啊,好意思?”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难道你好意思不是?”说完话,嗖的跑没影了。

    女孩愣了一下,仔细琢磨琢磨这句话,想明白后刚要说话,白路没影了。到这个时候,她终于记起白路的名字,白路,对,大名人白路,忘合影了。

    白路走上二楼。

    一楼是散座和大沙发座,二楼有玻璃房和豪华包房,有些房间可以看到楼下情况。

    去溜达一圈,玻璃房挡着窗帘,包房关着房门。正转悠,后来走上来一群人,多是寸头,脖子上挂金链子。

    路过他身边,每一个都用眼光打量他,进去最里面一间包房。

    一堆人,硬是没有一个女的。

    熟悉过地形,白路准备直接找小刀,于是下楼去吧台。

    就这时候,电话震动起来,刘晨打来电话:“我们在猫步。”

    白路说知道了,挂上电话。出门后也没开车,打车去猫步。

    不是不想开,实在是不知道猫步在哪。就这个999俱乐部还是出门前问何山青知道的。

    上车告诉司机师傅地址。司机笑道:“年轻真好,就是玩啊。”

    夜生活丰富的男男女女,常有人玩过一个场子再换个场子继续玩。

    白路坐在后面位置,压低帽子没接话,他突然想起一件事,猫步是佛爷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