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六章 你在这看她

作品:《怪厨

    俩人在楼上呆了会儿,白路电话响起。寂静漆黑的办公室中突然闹出很大动静,吓刘晨一跳。

    看眼号码,接通后说:“邵叔。”

    邵成义的声音很冷:“你在哪?”

    “在十一层。”

    “在那做什么?”

    “废话,当然是等你们离开。”

    “服务员说看见一个人带个女人离开,那个人是不是你?那个女人是谁?”邵成义继续问话。

    “是我,女人是刘晨,你还有什么想问的?”白路说实话。

    “那个女人是不是也吸毒了?”邵成义追问。

    “是的。”白路继续说实话。

    “带下来,送戒毒所。”邵成义命令道。

    “这个人我认识,肯定不会给你。”

    “你能不能不由着性子乱来?”邵成义声音很大。

    “由着性子?由我性子,根本不会告诉你,别忘了,是你手下有人泄密。”白路的声音也变冷。

    “两回事,必须把那个女人交出来。”

    “交出去干嘛?送戒毒所?然后呢?十五天以后放出来?既然如此,为什么要送进去一次?邵叔,她是个学生,马上毕业,进去以后就废了。”

    老邵沉默片刻,轻声道:“她……严重么?”

    这句话其实是废话,毒品那玩意沾上就没戏了。

    “不知道,我琢磨着得帮帮她。”白路声音放软。

    邵成义沉默片刻,又问:“这会儿时间,你下楼没?”

    “老大,我从八楼出来,担心遇到你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带人上楼,你们不走我下楼干嘛?大厦有监控,你不会查啊?”白路没好气说道。

    他决定带走刘晨,倒是在一定程度给自己收拾学哥做了掩护。

    邵成义冷哼一声:“在什么位置,我上来。”

    白路说:“十一楼走廊。”

    老邵挂掉电话。白路跟刘晨说:“走吧。”把毛巾丢在屋里,带她出办公室,在走廊里站着。

    三分钟后,电梯叮的一声响,邵成义拎个女士小包走出来,左右看看,走到走廊里。

    走廊里很黑,白路选在这层落脚,就是因为这里没开灯。在黑糊糊的情况下,只要稍加注意,有摄像头也是白费。

    邵成义稍微站会儿,低声道:“出来。”拐出走廊,回到电梯间。

    白路和刘晨慢慢走出来。

    老邵仔细盯着刘晨看,很好看一姑娘,皮肤、头发完全没问题,还象以前那样好看,就是眼神有点不一样。

    看过刘晨,老邵再看白路,沉声说道:“你走的时候,房间里有没有人发生意外。”

    “我哪知道啊?我进去的时候,他们八个人全在躺尸,女孩连衣服都没穿,我怕他们跑了,给捆起来,然后上楼躲着。”

    老邵琢磨琢磨:“幸好你通报及时,我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跑了,费点事才抓到人。”

    白路撇撇嘴,就不告诉你我是故意的。

    为给自己洗清嫌疑,白路做了几件事情,一个是弄昏刘晨,让她以为俩人一直在一起。一个是让服务员发现学哥出事,可以证明白路只带刘晨离开,其它什么事都没做。还一个是在监控前出现,大厦大堂有很多摄像头,只照到他上楼,没照到他下楼。

    邵成义见问不出什么东西,把包递给刘晨:“拿着。”又跟白路说:“过来一下。”转身走进楼梯间。

    这是有秘密?白路跟进去。

    邵成义关进门,小声跟白路说:“有很多事情不能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什么意思?”白路问。

    “那个女人必须要去戒毒,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有事情要问她。”邵成义看着白路脸色说道:“她和奎尼不同,她吸毒,就应该接受审讯,希望能找到上家,退一步说,就算她是无辜的,也得审讯以后才能知道。”

    白路说:“她进去,会没有毕业证的,会让学校和同学知道,你让她以后怎么办?”

    “这些事情不归我们管。”老邵说话。

    按道理说,像今天这种案子,完全不用他这个级别的干部出马,就因为白路牵扯在内,他不放心,才会走上一遭。

    听他这么说,白路不乐意了:“你不管,可我得管!”

    邵成义看看他:“咱这样,今天你带她走,但是明天得送回来,直接送去戒毒所,还有,你得交钱,明天下午两点,我在单位等你。”

    白路还是不同意。老邵正色道:“这事没得商量,不过我答应你,不通知学校和家人,联系人是你。”

    见老邵绝不肯让步,白路思考一会儿,点头说好。

    老邵拍拍他肩膀:“傻孩子,别把自己搞这么累,你不是神。”转身下楼。

    他相信白路一定知道该怎么做,不会做傻事放跑刘晨或是给刘晨买粉。

    等老邵离开,白路回去电梯间,刘晨问他:“你会送我去戒毒所么?”

    “想什么呢?”白路撇嘴道。

    一般人吸毒被抓,第一次强制戒毒是免费的,以后再犯再被抓是戒毒劳教。现在劳动教养被取消,不知道能搞出什么新名头。反正除强制戒毒以外,别的戒毒都要花钱。

    “那你带我去哪?”刘晨又问。

    “把你卖了,卖非洲伺候黑人。”白路随口回道。

    刘晨想了想:“你不会这么做的。”

    白路没接话,开始回想今天做的整件事情,漏洞是否明显。

    老邵之所以上来找他,主要原因是学哥死了。看表象可能是车祸致死,问题是要不要这么巧?老邵对白路不放心,上来询问一番。

    这次谈话算得上一次试探,如果尸检出问题,还会有第二次询问。

    白路当然不希望尸检有问题,拳头打出来的伤痕和玻璃撞的不同。裹上层层毛巾打下去,和垫电话本打下去是一个道理,希望能蒙混过关。

    至于蒙混过关以后,会给酒驾那人带来麻烦,白路则是全不在乎。酒驾是麻烦的开始,你既然都酒驾了,惹麻烦在先,冤枉一下也是应该的。

    他在琢磨事情的时候,楼下警察在忙碌。

    案件本身是抓毒,后来出车祸,由交警来人查勘,按流程走上一遍,简单取证后,带人回局里。隔天上班后,由法医出结果,如果没发现疑点,这案子就算过了。

    警察们忙碌近一个小时后收工。白路在楼上等了约一个小时,去拣回毛巾,关好所有门,在警察走后带刘晨离开。

    打车去小王村路,带上三楼,来到二叔家。关门后,指着王某墩巨脏无比的大床说:“你的床。”

    大床很脏,刘晨厌恶看几眼,把被拽到地上,坐到床垫上。

    白路不去管她,大开房门,去隔壁空房睡下,那里有新买的被褥。

    他没心没肺,很快睡过去。第二天起床,看见刘晨蜷在床垫上面睡觉,白路给何山青打电话:“带两份早饭来小王村路,再带根绳子。”

    何山青很有兴趣:“你这是要收拾谁?”

    “别废话。”白路挂电话。

    一个小时后,何山青打电话问在哪。

    白路说清地址,没多久,何山青进门。

    这时候,刘晨已经醒了,看见何山青手里的绳子,没来由的一阵害怕。

    白路拿过早饭,招呼她吃饭。

    刘晨犹豫一下,和白路吃早饭。

    吃好早饭,白路跟何山青说:“上午,你在这看着她。”

    “凭什么?”何山青不干。

    白路说:“就一上午,实在不行就把她捆起来。”

    刘晨马上说:“我行,没事的,不用捆。”

    白路摇摇头,多嘱咐何山青一句:“勤快点儿。”

    何山青大叫:“老子凭什么勤快?”

    白路懒得废话,开门出屋,打车去中成饭店。

    到地方后,直接去厨房。

    看见他过来,有小厨师说:“白哥,老大在贵宾间等你。”

    白路点点头,去问服务员贵宾间在哪。

    他常来中城饭店,和老总关系也好,很多服务员认识他,笑着引去贵宾间。

    大包房分里外间,外间沙发座坐着五个人,兰腾、叶海河、张发财、单英雄,中成饭店的林高负责招待。

    林高不算,前面两位是和白路一样的参赛选手,后两位是比赛评委。单英雄地位最高,是中国烹饪协会副会长。

    见白路进门,单英雄笑道:“白大厨来了。”

    白路抱起拳头,跟五个人每人拱了一下,坐下问道:“考核什么?”

    兰腾笑道:“一会儿就知道了。”几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二十分钟后,有服务员来请他们去隔壁房间。

    隔壁屋更大,外间一大圈沙发坐着九个人。

    白路扫看一眼,一个个儿的都是四、五十岁模样,很有官威。

    单英雄走在最前面,跟大家互相做介绍。

    一番介绍下来,敢情全是大官,其中有烹饪协会的会长和另一名副会长。还有北城市某位副市长,这家伙妥妥的副部级大员,居然跑来接见白路?

    其他又有这个部门领导,那个局办领导的,反正这九个人很不简单。

    这九个人,有六个是美食节筹备小组的领导,眼看美食节举行在即,为确保万无一失,趁五一假期,过来看看三名选手,如果发现问题,可以及时处理甚至更换选手。

    事实上,这等比赛早有后备选手,随时准备冲上去。

    做过一番介绍,当中坐着的副市长笑着招呼白路坐下,拿张照片问道:“你就是以菜做画的白大厨?”

    照片上是用菜拼出来的水墨山水画。白路看眼照片,笑着回话:“做不好,瞎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