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 手续办好了

作品:《怪厨

    戒毒,一般是第二天到第四天最难受,今天才是第一天,依刘晨的状况,不应该这么快发作。仔细看看她,白路问话:“怎么了?”

    “让我走,我受不了了。”

    白路轻声道:“那玩意是魔鬼啊。”

    刘晨看着他重复道:“让我走。”

    “让你走?你能去哪?”白路摇摇头:“我和你保证,只要离开这间屋子,警察就会抓你,不想毕业了?”

    刘晨一时沉默不语。

    她现在的状态还算不错,起码没歇斯底里玩命折腾,还算有些自控能力。

    一旁看热闹的何山青不满道:“就你好心,就你是菩萨,白菩萨,我没吃午饭。”

    “买去。”白路随口说道。

    “我鄙视死你。”何山青气道。

    白路不理他,看刘晨似乎有些焦躁不安,叹气道:“你这样的话,我只能送你去戒毒所,不过你可以放心,我和警察都不会通知学校,也不会找家长,我会是你的家长。”

    刘晨急忙摇头:“不要,我不要去。”

    白路挤出个笑容:“我把你弄回来,得负责啊。”跟着又说:“戒毒所有全套的治疗方案,有药物缓解瘾症,最多也就是现在这种程度,不会太难受,只要按时按量吃药,很快会没事。”

    刘晨还是摇头不去。

    白路耐心劝道:“相信我,我会去看你,会接你出来。”

    何山青又看不过眼了,他最见不得大男人低声下气跟女人说话,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反正就是看不惯,冷声道:“就你事儿多,把她丢给警察不就完了?”

    白路转过头叹口气跟他说话:“我没请你唱双簧吧?你在这唱的什么白脸?”说完这句话,想想问道:“红脸和白脸,哪个脸是坏人?”

    “我是坏人。”何山青去厨房拿水喝。

    刘晨小声说:“我听话,别送我去戒毒所好么?”

    见她如此害怕,白路很好奇:“你进去过?”

    刘晨摇头,过了会儿说:“他们说里面打人,经常打人。”

    白路瘪了瘪嘴巴,在正常人眼中,玩粉、扎针的这些人根本不能算是人。在戒毒所里面更不是人,欺负你都是轻的。

    不过,刘晨必须进戒毒所。一个小丫头片子,如果丢在外面戒毒,白路怀疑她能不能挺过七天。

    轻声安慰道:“再相信我一次好么?咱把那玩意戒了。”

    刘晨没有说话。

    人越长大,就越不相信人。如果碰到一个很容易相信别人的人,这个人又不傻,那就要好好把握住,这样的人都是好人。

    现在的刘晨在怀疑白路说的话,从去年到现在,短短一年时间见过太多事情,好象是另一个世界一样。她怕白路把自己丢进戒毒所,然后就不管了。

    就这个时候,白路电话响起,邵成义催他:“快点啊,我在单位。”

    白路说知道了。

    按掉电话,跟刘晨说:“半个月,最多二十天,我去接你出来。”

    刘晨突然说:“不会的,不会的,别人说进去了就出不来,最少要呆三个月,有的还要呆上一年。”

    白路轻声道:“你说的是强制戒毒,是被抓进去的,你没有被抓进去啊,我送你进去,等你瘾没了,就去接你出来。”

    门口站着何山青,拿着矿泉水无声冷笑,他就是不喜欢看白路这个德行。挺猛挺干脆一小伙子,怎么一碰到女人就变个人一样?

    猛地一甩手,矿泉水瓶砸向白路。

    白路正说话,忽然觉得身后有点不对劲,回身看见何山青高举右手,然后砸过来塑料瓶。白路习惯性的反手一拳打出去,砸开瓶子,然后当什么都没发生,继续劝刘晨:“我出钱送你进去,你不信我?除了我,还谁肯这样为你花钱?好吧,咱不说钱的事,就说你自己,如果还想当人,就跟我走。”

    说完这句话,走到何山青身前看他,看了许久,摇摇头说道:“你真应该揍孙佼佼一顿。”

    他们几个人,高远喜欢过何小环,后来被传奇妹子绑住。林子和陶方冉处对象。鸭子找了个于欣欣,虽然只是玩,可也没像何山青这样。一堆人里,只有何山青特不在意女人,无论其长相,能玩就玩,玩够了就甩,坚决不动感情,好象对待货物一样。估计是被孙佼佼欺负出后遗症了。

    何山青听的一愣,说声:“滚蛋,走了。”转身出门。

    在他走后,白路再回去刘晨身前,静静站立一会儿,小声说话:“咱也走吧。”

    刘晨变得有点儿傻愣愣的,哦了一声,拿起小包往前走。

    白路拿过小包:“电话让苗苗带着,你家人找你,让她们打掩护,有事情我会通知你。”

    听到这句话,刘晨右手突然使力抓住小包不撒手。

    现在还没去戒毒所,只是要拿走包、拿走手机,她就感觉好象和这个世界诀别了一样,要去另一个不一样的充满黑暗的世界。

    白路勉强挤个笑容出来,硬生生从她手中抽出包,带着她出门。关门后下楼,打车去东三分局。

    当出租车在分局门口停下的时候,刘晨没来由的打了几个哆嗦。

    这是害怕了,白路抬手在她头顶揉了几下,小声说:“没事的,没事的。”

    给老邵打过电话,老邵让他俩进屋。进去后才知道,要对刘晨进行问讯。

    老邵在外面陪着白路:“没事的,就是走个程序,已经审过那几个人,刘晨没有犯罪行为,一个聚众吸毒而已。”

    白路郑重说道:“谢谢邵叔。”

    邵成义笑道:“你还是叫我老邵吧,每次你一叫邵叔,我的小心脏啊,那绝对是狂蹦狂跳。”

    白路陪着笑了一下,不管怎么说,老邵对他确实够意思。昨天晚上的案子亲自出马,今天又网开一面,安排专人问讯刘晨,然后大假期的,还一直等白路。

    老邵问:“钱带够了么?”

    白路苦笑一下:“忘了,现在去取。”

    老邵点头:“快去快回。”

    白路怕不够,取了十万块回来。又等一会儿,老邵带刘晨出来,招呼白路:“走吧。”

    老邵开车,白路和刘晨坐到后面。在路上,老邵说:“咱去的是女子强戒所,那地方不错,以前和女子劳教所是一个牌子,现在停止劳动教养,正折腾呢,不过戒毒所还在。”停了下又说:“和刘晨一个案子的那俩女的没送过来,没人认识刘晨,应该能好一点,我跟所里的管教说是朋友进来戒毒,瘾消了就出去,得收费,你随便给个三千块吧。”

    白路说谢谢。

    汽车南行,开啊开的,不知道开出多久,来到一处围墙外。从外面看,女子强戒所环境不错,进入看更不错,有树有河,春意盎然,而且干净整洁。

    这里的所长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短发女人,精神利落。在邵成义的车开进院子没多久,她从楼里出来,热情握手:“邵局。”

    老邵快步迎上去:“李所,打扰了。”

    “这打扰什么,我们干的就是这个活。”目光移到刘晨身上:“是这位姑娘?”

    老邵说是,又说:“麻烦了。”

    “干嘛这么客气?里面请。”引着三个人上到二楼办公室。

    略做寒暄,李所问:“邵局,这位是白路先生?”

    白路笑道:“不是先生,就是白路。”心道还是女人靠谱,知道自己是名人,上午那群白痴居然没几个人认识自己。

    见白路承认身份,李所笑道:“你可是大名人啊,问一下啊,你和这位姑娘是什么关系?”

    白路随口说道:“我的员工,被人骗了。”

    “员工?”李所明显不相信这个答案。

    老邵打断道:“先办手续吧。”

    李所说好,叫进来一个女警,带着白路和刘晨下楼。

    强戒所多是免费,治疗不花钱。不过这里有小卖部,也有食堂小炒,从这点来说,和学校食堂没太大差别,反正是有钱就能吃到好的。

    刘晨不是被收进来的,等于插班生,需要额外交钱。

    为刘晨考虑,白路直接放下一万,又塞给刘晨一千零花,当住院一样。

    后面的事情就是按正规程序走了,收监,发被子衣服,安排房间,和坐监狱其实差不多。

    在女警带刘晨离开的时候,白路分明看到她眼中的不舍。

    可是又如何?不想被管制,就不要犯错误。

    等刘晨走没影了,白路回去办公室。屋里,俩警察在聊很俗的待遇问题,都是说自己那一摊不好过。李所说:“你们平时有外捞,我们只能在食堂搞个小炒,外面搞个小卖部啥的,除去方便一些,根本赚不到钱。”

    邵成义更正:“我们那是办案补助,不是外捞。”

    李所笑道:“一个意思。”

    见白路进门,李所笑问道:“手续办好了?”

    其实没什么手续,就是交钱登记,略加询问,比住医院还方便,起码没那么多检查。

    白路说:“谢谢李所。”

    “这谢什么,诶,你和珍妮弗到底是什么关系?”

    白路郁闷,女人怎么都这么八卦啊?笑道:“咱不说这个,今天我请客,麻烦您通知不值班的警察姐姐们,必须得来,咱好歹是个明星,这点面子该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