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 问这个干嘛

作品:《怪厨

    “该有。”李所笑道:“网上说你要办慈善演出?得花一百多万?是不是真的?”

    啊?白路愣了一下,李所在想什么?

    李所又接着说:“还说你要拍一部正能量的电影,内容是边疆流浪儿童?”

    “啊。”白路等她继续说下去。

    李所问:“这些都是真事儿吧?”

    “只要我不死,应该都是真的。”

    李所笑问:“那演出,我们能不能去看?”

    白路摇头:“这个不行,没有赠票,所有人必须买票进入。”

    李所点下头,又说句话:“你给那帮小孩拍完电影,能不能拍拍我们戒毒所?”

    啊?白路甚是佩服这位警察同志的跨度式思维,苦笑道:“李所,咱不带这样的。”

    李所哈哈大笑:“看把你吓的,就是问问,不过,晚饭就不用吃了,心意到了就成。”

    白路说:“晚饭一定要吃,得感谢你们,真的。”

    其实他是想给钱来着,把所有警察叫到一起,拿出钱一拍,每个人五千一万的,只要照顾好刘晨就行。这多有派头,多有魄力!

    可问题是,这真的是行贿。白路不在乎法律,但是在乎这件事本身的意义。自己办事都行贿,还有什么脸骂别人不好?

    所以改成吃饭,吃饭可以当是联络感情,无论吃了多少东西,反正没给警察钱。

    于是,新问题产生,没人在乎他一顿饭。不过还好,白路是名人,邵成义也在一旁帮腔,于是晚上大家去吃饭。

    女子强制所一共没多少人,单开出来没多长时间,被强管人员大概有一百多人,分成两个中队,每个中队十几名管教,再加上领导干部、管理人员,也就三十人左右,白路打算都请。

    因为是长假期间,除去不在单位的,串休的,晚上值班的,算上所长,单位里一共有十个人,白路全给叫去,一定要伺候好这帮人。

    由此可见警察有多辛苦,大放假的居然都能凑出这么些人。

    既然要请吃饭,就得吃好吃的,索性带回标准饭店,打车过去,然后用豪华大巴专车送回家。

    十来个人,共上了十六道菜,每人一坛酒,让柳文青负责招待,再由乐苗苗、孟兵四个女孩过来服务。

    在吃饭之前,女警们并不在意一顿饭,无非是李所看在邵局的面子上,干警们看在李所的面子上,才会呼隆隆过来一趟。

    等进到饭店,看到这里的不一样,又有许多个身穿时装的美女给大家服务,女警们的心思被触动,知道这里很不一般。没多久,饭菜上齐、配有一小坛果酿以后,女警们直接坐不住了。

    开始时候,最少有一半女警说不喝酒。老邵笑着劝道:“我只劝这一次,这酒呢,能喝的话最好还是喝一点,如果不喝,可以都给我,你们有多少我喝多少。”

    听老邵说的夸张,有女警稍稍品尝一口,然后就不撒手了。有一个带头的,其他人全部跟上,然后全部不撒手,不管会不会喝酒,这酒肯定得喝完。

    眼见女警们大口喝酒,老邵只好再劝:“这酒每人只有一坛,慢点喝。”

    女子强制戒毒所不光犯人年轻,干警同样年轻。进来戒毒的平均年龄不到三十岁,干警们也是差不多岁数,正是青春、喜欢玩闹的岁月,于是有人在吃饭前拿手机照相,照每一道精致菜肴,照晶莹果酿,照饭店的美景,然后发上网。

    白路说:“今天这顿饭不算,等五一长假过去,你们集合全部干警,把今天没来过的都叫来,我专车接送。”

    女警们当然说好,李所笑道:“会不会不方便。”

    邵成义瞪着眼睛说道:“幸福吧你,丫的是求到你,你才能来吃饭喝酒,就这酒,花多钱都不卖,我一直想喝来着,丫的不请我,自己还吃不起。”

    白路吧唧下嘴巴:“邵叔,咱不骂人好么?”

    老邵瞪眼道:“说两句能怎么的?吃饭。”又跟女警们解释:“路子玩个性,这里的饭菜不许剩,不许打包,只能在这里吃。”

    女警们在吃饭,冯宝贝四个人十分殷勤,以最完美的服务招待她们,就是想让刘晨在戒毒所能好过一些。

    一顿饭吃上一个多小时,临结束时,白路说出目的:“就一个奢望,别让刘晨和别人交流经验,麻烦诸位姐姐了。”

    强制戒毒所是好地方么?不是!不但犯人打犯人,犯人之间还互相交流经验。基本上大部分成功戒毒出去的,多会被这帮结识的人再拽进泥潭。

    李所笑道:“没有问题,不过我想问问,下次来,能不能不带家属。”

    “能。”白路说道:“只要你们肯来就成,咱这样,一碗水要端平,今天这顿饭不算,改天呢,麻烦李所回去组织组织,把诸位姐姐分成两班,让她们换换班,一天来一些人,其余人隔天再来,你看怎么样?”

    李所笑道:“你真要请?今天这顿饭不便宜吧?”

    白路难得作陪,笑道:“绝对要请,不过不能太多人,两口之家、三口之家可不可以?你要是每家来一堆人,我这里可坐不下。”

    “那不会。”李所笑道:“就这么定了,刘晨那里你放心,我们当自己的姐妹照顾,绝对没问题,你就等着请客吧。”

    “谢谢谢谢。”

    在大家吃饭的时候,可怜的何山青再次被抓苦力,从家里开来大巴车。等女警们吃完饭,由白路和何山青亲自送她们回家。

    不管怎么说,白路是大名人,而且是英雄名人,女警们很高兴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吃饭时高兴,被送回家时更高兴,让大明星白路亲自送回家,几个人有这种待遇?所以纷纷跟他说,放心,所里的事情一切都放心。

    等送这帮警察各回各家之后,晚上十二点。

    大半夜的,二环路都没人了。何山青开着车跟白路说话:“我说真的,这辈子,你是我最佩服的人,你太神经了!”转头问道:“你是济公转世吧?”

    白路气道:“看路。”

    何山青叹道:“济公都未必有你伟大。”

    等他俩回家,屋里人全部没睡,都挤在客厅。

    白路问:“干嘛?”

    乐苗苗、冯宝贝四个女孩站出来,朝白路深深一鞠躬:“谢谢你。”

    白路挠挠头:“不用谢我,你们好好的就成。”

    柳文青说话:“以前在电视里、新闻里看谁谁谁吸毒,总觉得遥远,没想到咱身边就能遇到,这个世界上的事真的,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白路正色说:“有的事情永远都不要遇到!”

    丁丁笑嘻嘻走过来,摆出一副调戏他的架势,用手指勾勾白路下巴:“帅哥,你真帅,我越来越喜欢你咋办?”

    白路脸都绿了,气道:“故意的是不?这一屋子人呢?真有那心,等没人的时候再说。”

    丁丁哈哈一笑:“做梦呢你,睡觉了。”她第一个走回房间。

    扬铃终于拿出一张写满字的纸来找白路签字。打眼一看,别的条件不说,期限竟然是二十年,白路气道:“我呸你一大脸。”

    扬铃哈哈一笑:“这是沙沙的建议。”

    白路摇头:“沙沙不会这么做。”

    对于沙沙来说,白路是最重要的人,她不会骗白路,会主动替白路着想。

    柳文青做总结:“散了吧,明天还上班。”

    很快,一堆女人各回各房,沙沙也要回房,被白路叫住,带她上三楼的大房间,就是只有一张椅子的空屋子。

    进屋后,白路关上房门,和沙沙走到窗边往外看。

    这里的窗户也是巨大无比,几乎一面墙都是玻璃。透过窗户映影,能看见玻璃中、房间外的自己。

    沙沙聪明敏感,问道:“出事了?”

    白路思考片刻,小声说:“这次回边疆,是你爹出事了。”

    “哦?”沙沙语气很淡,想想问道:“死了?”

    白路说:“是。”

    沙沙静立不动,看着玻璃外的黑夜,看了会儿说道:“我回房睡觉了。”转身往外走,开门时转头说:“我从没见过他,就当没有这个人,我很好。”走出房间,下楼回房。

    白路回身看着房门无语,他不想让沙沙不开心,可这等大消息总不能一直隐瞒,越早告诉她越好。

    听沙沙的脚步声轻轻响起,越响越远,他坐到椅子上往外看。

    就这个大半夜的时候,电话突然响起,是越洋电话,丽芙问他是不是和珍妮弗恋爱了?

    白路很好奇:“问这个干嘛?”他可以肯定丽芙不是吃醋,他不相信丽芙会看上自己,一个傻小子和一个巨美丽的有钱公主见面,然后喜获芳心?那是童话故事!

    丽芙说:“你不知道么?”

    听到丽芙第二句话,白路才发现问题:“你会说中国话了?”

    “我一直在学。”丽芙笑道。

    郁闷个天的,这才几天就能流利对话了?白路故意使坏,快速说出一大堆话:“你学中国话干嘛?十分难学,干学学不会,还总考试,其实特无聊,你应该好好学习英语,最好过个四、六级,要为祖国人民争光。”

    一口气说完一堆不着四六的废话,让美国人丽芙过英语四、六级,这家伙真有思想。

    丽芙没有马上回话,等了大约半分钟以后用汉语慢慢说道:“我是不是还应该考个托福?再申请留学?然后申请绿卡,办个移民啥的?”

    “对啊,业务挺熟啊。”白路笑道。()